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十三(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44.

第一次需要友人陪同进行的心理复核程序,Sebastian邀请的是Scarlet。

事实上,在整个激素治疗的过程之中,Sebastian的心理状况均需在专业医师的监控下,以便确认她对于女性身份的自我认知和社会关系不存在异常,这自然也影响到她最后能否能真正进行手术——

在进入激素注射的中后期时,医师们会开始积极倾听申请者家人或者是友人的建议,其实原本邮件或者是视讯也可以被接受,但是他们所有人都觉得亲自前往会对Sebastian的帮助更大,第一次是女性友人,而第二次则需要一位异性。

Chris成了第二次的人选,他为此雀跃不已,在诊疗室认真阐述了Sebastian的近况,证明这位姑娘目前的一切状态都稳定以及健康。

程序结束后他们站在街旁一人手持一杯冰美式,

“既然是周末,干脆找个地方去轻松一下吧?”他搓搓手掌提出建议。

Sebastian眯起眼睛瞧他,“我感觉你一定说不出什么好地方Chris。”

“嘿姑娘,”他斜靠到一个绿色邮筒上,对着Sebastian伸出胳膊,好似一位偶然路过的街头陌生人在邀约靓丽女郎,“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康尼岛。”

 

45.

“我不会喜欢这个的。”说出这句抱怨时,Sebastian正拧着眉毛、咬住腮帮将自己的头发用一根皮筋紧紧扎住。

“别太紧张。”他兴奋地拍了拍大腿,再次检查Sebastian和自己的安全带,“记得深呼吸,然后大叫——”

Chris用眼珠斜向因为紧张忍不住缩起脖子的姑娘,苦巴巴皱在一起的脸蛋都是讨人喜欢的。

两秒钟后,他和Sebastian被强大的动力抛上高空,和煦的暖风瞬间化为呼啸而过的狂风,铁轨的轰鸣为游人此起彼伏的尖叫做背景音,康尼岛所有的一切,海滩、木栈道、车站都在他眼前旋转,顺便将他的心脏也整个倾倒出来——怎么会那么高——

“Sebby!!!!!!!”

事后Sebastian告诉他自己的耳膜都被他的嘶吼震到发麻....

 

“你还好吧?——要不要...呕吐袋?”Sebastian把双腿打飘的他从过山车的座位上扶起,她扎紧的发髻有些散开,下眼睑处也泛着红,但是Chris知道对方刚才的表现可比自己强悍多了——

因为当过山车到达顶点Sebastian纵情地张开双臂大声“啊哈——”的时候,自己被安全带勒在座椅上试图干呕...

“我收回刚才的话,”Sebastian一边用纸巾将他的眼泪擦去——

他妈竟然有眼泪!——

一边微笑,“我喜欢这玩意儿。”

“Sebby,拜托——别告诉Scarlet他们?”Chris还在试图让自己在平地上能够站立平稳,“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就请你吃冰淇淋。”

“我很吃惊你居然认为我是一个冰淇淋就能打发的姑娘?”对方佯装惊讶地挑了挑眉,他瘪住嘴,眼前这眉眼间满是鬼精灵模样的姑娘是谁,反正不是他温柔腼腆又贴心的Sebastian。

 

他们紧接着去了水族馆,其实还有更多游乐项目,但是Sebastian坚持他需要缓一缓。

于是他们便站到了数百盏LED灯所照射的巨大水槽之前,头上是星点密布,眼前则是蔚蓝的波光,让人很难分辨是陷进了黑夜的云端还是掉落到了无垠的海洋。

海水仿佛正从Sebastian的面孔上淌过。

“我喜欢蓝宝石——”她和任何一个在这儿欢呼雀跃的孩子一样,踮起脚,手指点在亚克力的水槽上,“它们好像洒在海中的钻石。”

“那我喜欢这个,”他指着一群绕过珊瑚丛的小丑鱼,“一整群的尼莫。”

“我猜也是,迪士尼男孩。”

更多的鱼群从两人的身边穿绕而过,徒留下一串水泡,而他们克制不住自己伴随鱼群去做各种愚蠢的动作——例如用指头去戳根本接触不到的泡泡,或者试图模仿一头垂头鲨。

他还对着两个孩子哼哼小美人鱼的主题曲——

Sebastian呢,这位姑娘跟在他的后头,手臂曲起,五根手指不断合拢又打开。

“你在干什么?”他哼歌的间隙不解地回头提问,而站在身前的男孩则指着他们大笑。

“她在模仿Sebastian!”

“.....”

“迪士尼男孩名不符实,你忘了那头红色的寄居蟹了。”Sebastian对他翻了翻眼皮。他举起双手认输,

“好吧,是我的失误,需要惩罚——一枚硬糖——”

“Chris Evans,”姑娘抱起手肘蹙眉,“在一个冰淇淋后,你还想用一枚糖果打发我?”

“抱歉达令,这不是给你的。”他将硬糖放在掌心搓了搓,转身递给刚才发言的男孩,“这个给你小男子汉,但是你得告诉我你面前的寄居蟹小姐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姑娘。”

你瞧,没什么比糖果更适合来收买人心的了。那个男孩果断点头,用先前一样大的嗓门对着Sebastian一字一顿地说,“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寄居蟹小姐。”

现在,即使是波光粼粼,也遮挡不住姑娘脸颊上飞出的红晕了,而这红晕甚至一直到他们在水母馆里拍完了一大堆照片也没有散去。

 

46.

他还是为Sebastian买了冰淇淋,双分球,香草和葡萄味的。

不仅是冰淇淋,他们还买了啤酒和大份的汉堡套餐。Chris提溜着所有的餐食,而Sebastian只用举起一个甜筒走在他身前。

康尼岛的木栈道足够长,他们从一端缓慢地踱到了另一端,Sebastian才终于吃完了整份甜筒。期间,他也不是没厚起脸皮讨要一口,

Sebastian很小心翼翼地将甜筒举到他眼前,眼神戒备又谨慎,“喂,只可以一小口哦——”

那么小气,他气哼哼地舔了很小,很小一口。

 

Chris用自己的牛仔布衬衫铺到了木栈道尽头的台阶上,两人并肩坐下,脚就踩进绵软的沙滩。

美丽动人的海滩实在太多,已有很少人还会眷恋这座隶属于纽约小小离岛上的风景。

“我来纽约的第一年妈妈总带我来这儿。”Sebastian晃悠着自己赤裸的脚丫,风沙使得她的妆容褪去一些了,他也可以瞧见对方因为汗水开始斑驳的粉底,却只觉得更可爱。

“因为罗马尼亚没有海滩么?”

Sebastian轻声哼笑起来,眼尾飞扬,“你一定没好好背诵地理书Chris,罗马尼亚毗邻黑海,当我还住在康斯坦察的时候,每周妈妈都会带我去麻美亚海滩。而康尼岛和麻美亚很相似,不过又有很大不同。”

“不同在哪儿?”他忍不住出声提问。

“唔——那大概是,康尼岛上的姑娘们都穿比基尼——”

“什么?”

“真的Chris——”Sebastian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有点害羞地低下头,“我见到所有女人们都穿高开叉的泳衣短裤,肚皮露出来。她们的头发高高盘起来,扎在波点的缎带里,架一副墨镜躺在沙滩上,翻来覆去地晒太阳,好像自己是块烤肉似的。”

“罗马尼亚不会这样?”他因这形容乐坏了,脚掌踢着砂砾,Sebastian也学着他的样子甩动小腿。

“不会,我们穿的——更保守些...”她歪着脑袋,似乎在考虑合适的措辞,“我的妈妈,还有其余的女人。他们穿麻布制成的七分裤和短袖衬衫,偶尔还会提一个篮子,里头有橘子汽水和面包配上小份黄油。男士和女士好像害怕看到对方似的,即便在海滩上也分隔的很开.....”

“我以前总认为,美利坚是个很大胆的国度,大胆到在罗马尼亚不敢做的事儿都可以在这里进行——”Sebastian的脑袋垂下来,她的眼睛在风沙中显得迷恋,“比如,可以整天穿比基尼——或者是任何你想穿的衣服...”

他们的对话出现了瞬间地停滞。

但很快,低落就从Sebastian的脸庞褪去了,她的嘴角重新咧开,鼓起的脸颊肉显得十分俏皮,“好了,现在我们要想想怎么解决这些沙子了,”她抬起小腿,将沾满砂砾的脚掌对着他调皮地晃了晃,“你知道的,现在踩进运动鞋就是噩梦——”

Chris伸出胳膊小心地托住对方的脚踝,从餐包中拿出纸巾将那些粘在脚底以及指缝间的砂砾慢慢拭去。

Sebastian的小腿在扑簌簌地颤抖。

“嘿Chris——你不用,我可以自己擦的...”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Sebby。”他甚至没有抬头,只是细心地确保那双脚丫子上没有更多沙子残留了才重新直起腰。

Sebastian望着他,双唇微微打开,绿灰色的眼珠像被施了魔法似的定住。

“希望这没有吓着你....”他苦笑了一下,强迫自己直视对方的眼珠继续,“但是我仍然希望能明明白白告诉你。我爱上你,在你面前就会语无伦次和心脏乱跳,每一次看你的眼睛就好似坐海盗船——我,我我我——我不是个结巴....”

如果这段告白被Scott知道,他绝对就此钉在Evans家族的耻辱柱上。

“当然也许,不不,不是也许,是你有百分之百的权利因为各种原因拒绝我,尤其是所有过去我曾经做的那些——”

“我知道你愧疚,”Sebastian终于开口了,“在那个派对上——Scott举办的派对,我听到了很多关于你是如何保护弟弟的故事,所以我相信你是真心实意地道歉,我接受Chris。并且事实上是,当我成为一个成年人之后,我更能理解很多人童年时的焦躁,你做的所有事在当时不过是你觉得你在保护自己....”

Sebastian伸出手,握住他的,“Chris,在七年级时我很难说服自己忘记这些事带来的不愉快,但现在我不是七年级了。”她甚至偏了偏脑袋,嘴角带着一点笑意,“因为淑女不会和孩子计较。而你为弥补过去所做的也已经足够了。”

“但这决不是赎罪——”他将Sebastian的双手轻柔地拢在自己的双掌之间,“至少希望你能相信这个。我说我爱你Sebastian,也许萌发这爱意的有很多原因。或许是因为你那么美丽又坚强,也或许是因为你笑起来的模样十分迷人,甚至是因为你的棕色卷发和身上总是飘出来的柠檬香味——”

“但我爱你,不是对你的怜悯或者是内疚造成的,是因为你就像现在这样,坐在我身前,你身体的每一寸都好像被大海轻吻过。”

TBC


评论(73)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