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本周要出差,下周去休假,所以这两周的更新就暂停啦~回来之后我会继续铲铲真人秀的土,然后看下点梗作业的进度😍ོ

【柯TJ】拨云 番外四(ABO设定,一个军官和少爷的婚姻成长史)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篇十三 篇十四 篇十五  番外一(主锤基) 拨云 番外二.上  

育娃番外 


点梗作业的第三弹

番外四.孕期的两三事

1.

Omega的身体在孕期总会增加许多负累,例如嗜睡,容易气闷,呕吐以及全身的浮肿。不过幸好,Thomas的症状并不明显。

Curtis轻步上楼,却不进入卧室,只是靠在门框边,小心探查自己的Omega。在Thomas被确认怀孕之后,军士官就尽可能地将一部分公务安排在了家中,这样他可以更多陪伴Thomas——他的Omega是温室中滋养出的花朵,有着最娇艳的花瓣和扑簌簌惹人怜爱的花蕊,务必要好好呵护。

而眼下,大朵的太阳花正横在床铺,露出一截圆白的肚皮,上面立着两个木雕的玩偶,嘴中则在喃喃自语。能把自己的肚皮当做玩乐展台,大约只此一位。

Curtis扶住额头,踏进屋子,正午的阳光从窗台晕染进到屋中,衬的Thomas的脸庞更加明亮。这位年轻时就以惹眼外貌闻名的Omega即便在孕期依旧动人,脸庞只略略丰腴,皮肤仍然光洁,柔软的四肢开始圆润——所以Curtis近来爱上了傍晚时分为Thomas擦拭双腿和脚丫,对方的小腿横在他的膝上,像一截晶莹的藕节,他顺着柔腻的腿肚缓缓上移,对方只是哼唧一声,从指头缝里露出开始发红的眼皮。

 

“Tommy,现在阳光很好,你可以请Tania夫人陪你到林子里走一走。”

沉溺在游戏里的Omega转过脑袋,将自己肚皮上的玩偶拨落,堆到身侧精美的棕色木盒上——这只是来自Hammond家族众多礼物中的小小一件,用来赠给家族尚未出生的第三代的,却被孕育者提前拿出来把玩。

“我想再吃一点芋饼。”Omega绿色的眼珠子亮起来,手指囫囵地在唇边滑了两滑。

“女仆会为你再去拿一盘,但是你要起床走动下。”他忍不住伸手掐住对方下巴溢出的软肉摇了摇,“你要适度运动才行。”

Thomas的眼珠猝然瞪地大而圆,“我的肚子里正有宝宝呢Cunt——”Omega的双手紧抓住床架,摆出誓死不会下床的姿势。

 

2.

“他就是那样,甚至不愿意走出屋子。”Curtis为客人端上一份红茶加奶和杏仁饼,现在不是雪国的冬天,他们能得到丰厚一些的物资。

Loki Laufeyson只是慵懒地掀了掀眼皮,“要我说,你可以指挥一整个军队,尊敬的军士官大人——但是您显然还不足够了解自己的丈夫。”

Curtis对于Laufeyson医生的此番言论非常不满,愠怒地绷紧了下颚,但是却已有太多事实证明这位黑发的高个子医生可以解决一些他无法解答的难题。

Loki站起来,倨傲地抬起下巴,神色不耐,“今晚你们会有鲜鱼汤么?”

军士官能做出异常鲜美的鲫鱼汤,而Loki医生向来是所有蹭食者中最正大光明的,不但亲自登门,有时候甚至会带上自己的哥哥。

“有,还有有一些面包和奶酪。”

“好吧,那我留在这儿用餐。”Loki医生还擅长将任何事用施舍的语气说出,“在晚餐开始之前,我会同Thomas谈谈。”

待到了晚餐时分,Thomas端坐在长条桌旁谨慎地咀嚼一小份甜麦饼,“明天早晨我想去市集散步。”

“当然,亲爱的,”Curtis不无吃惊地瞥了眼正在品尝鱼汤医生,“我可以陪你——”

“我更喜欢鱼汤配上葱饼。”Loki抹了抹嘴开口。

“如果你明晚有空的话,请来品尝鱼汤和葱饼,对了,你可以带上你的哥哥Thor。”军士官忙不迭地回话,并且在同医生道别时终于套出了对方的诀窍。

“我只是问Thomas能不能将他最喜欢的那套蓝色西服送给我,还有他的那件石色风衣——‘反正你之后再也穿不了了。’”Loki耸耸肩,“对于Thomas,也许美酒和甜食也有可能舍弃,但是靓丽衣衫是他的生命。晚安,军士官大人。”

Curtis抿了抿嘴,准备明天早起就开始准备鱼汤。

 

3.

Thomas同他并没有过早开始讨论孩子的名字,直到第五个月份开始,某天他在晨曦中模糊醒来,瞥见在自己身侧缩成一团的Omega,双手拢住自己滚圆的肚皮,呼吸均匀。

Curtis悄然埋头下去,怀孕使Omega的身体多了甜蜜的奶味,他噏动鼻翼攫取到更多甘美的气息,然后亲吻对方的肚脐——那个念头就在那刻陡然刺入了他的脑袋,“他们的孩子该叫什么呢?”

 

“Alice,这个名字就像花朵一样。男孩可以叫Ruby。”

“Ruby通常是给到女孩的名字,意为红宝石。”Loki医生取下夹鼻眼镜,不耐地吁出一口气,“抱歉,Thor并没有念过太多书。”

猎人在一旁笑呵呵地丝毫未有介意,Curtis不得不出于礼貌对着对方点了点头,“两个都是好名字。Elaine也给了我们很多建议——”

“不行,”Thomas开口,不满地打断丈夫,“我才不会给我的小孩取名Christophe或者James,这些老派又古板的名字,我自己就受够了Thomas。”

“Thomas是很好的名字。”Curtis伸出手捏了捏丈夫的手弯,“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名字。”

Thor Odinson用手肘撞了撞自己的弟弟,“你听到了么?”

“听到了,”Loki翻起眼皮,“令人作呕。”

 

关于名字的问题迟迟没有定论也增添了新的烦恼,待到秋天的最后一片落叶落下时,Thomas的身形愈发笨重和迟缓,女仆们则热情地张罗要开始在婴儿的衣领上用丝线缠绕出名字了——然而名字却没有着落。

“你们甚至不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完全不需要那么着急。”Curtis示意女仆们可以暂缓这事,Loki在一旁表示赞同,“很有道理,或者我还可以施个小小法术让你预知婴儿的性别。”

他吃惊地张大嘴,“所以你不仅仅是个医生,你还会法术?”

“从医学上来说,Omega在怀孕期间因为要顾虑腹中的生命,因此对于其余问题的思考会变得不顺畅——现在我知道了,对应的Alpha也是一样。不,军士官大人,我当然没有任何魔法,我只是名医生。”

 

入冬之后,Curtis为自己的Omega重新定做了一件雾蓝色的宽大斗篷,可以将对方的肚皮完全收拢到暖绒的皮毛之后。两人通常选择在午餐后,还没有那么肃冷的时候到大屋前的林间漫步。

这一天,他们踏在已经由雪层覆盖的土地,听着扑簌簌的、落叶被踏碎的声音,突然,一头高大、皮毛丰茂的褐色泽鹿就从他们身边的树丛间穿过。

军士官挺身护住了Omega,幸好这头动物并没有流连,它在树丛中迈开蹄子,跃起又落下,很快就离开了他们。

Curtis有些忧心地望向泽鹿已经远去的背影,“这是头有了孩子的母鹿。”

“什么?”Thomas依偎在他的臂膀后,“现在已经冬天了,它还没生下它的孩子么?”

“偶尔会有雄鹿的发情期稍晚,那母鹿就会在冬天的时候临盆。”他握住对方的柔软的手掌,带着Omega缓慢向前移动,“这很危险——不过,这头鹿看上去生气勃勃,也足够强壮。”

Curtis回头,对脸蛋完全包裹在貉子毛中的丈夫微笑,手掌从对方的斗篷里探入抚摸那饱满果实一样的肚皮,“它会诞下非常健康的鹿仔的。”

“Bucky,”Thomas瘪了瘪嘴,“我们的小孩要叫Bucky。”

Curtis愣住,随即又发出哼笑,“你给我们的小孩取名叫鹿仔?”

“这很适合雪国,”Thomas歪了歪头,用手捏住自己的冻到有点红的鼻尖又松开,“雪国的孩子要很健壮,很灵巧,就像这林间的泽鹿,有高贵的犄角,也有有力的双蹄。”

“....所以我们的小孩会在雪国长大?”

Thomas惊愕地瞥他,“不然呢?”

军士官埋下头,他知道Hammond家族很希望将第三代接到城邦培养,他也知道他的丈夫,同样是在温暖舒适的环境中长大。

“他或者她,当然会在雪国里长大,并且会适应这里,也会爱上这儿。”Thomas重新迈开了步子,甚至越到他的前头去,军士官不得不快走两步跟上——他最为娇艳的花朵,在冬日撒冷之地,也可以开得热烈。

 

4.

Curtis猜想自己这辈子也不会对任何人言说他的某些野望。例如他对于Thomas孕期的身体有多着迷。Omega孕育下代的过程很是艰辛,他不应该能从此间发现了某些龌龊又湿润的情愫。

可是Thomas的腰部变得过于柔软了,从背后看可以瞧见腰间的软肉显出曼妙的曲线,臀部也更加丰满和多肉,还有对方在孕期才会发育的胸部,从怀孕的第五个月开始,即便是向来疏忽的Thomas也不得不害羞地为自己额外加了一件白色的棉纱布背心,以防那乳白色的两团鼓包不会在衬衣下过于明显。

但是偶尔,在晚餐的烛光映衬下,他还是可以瞧见鼓包上挺立的尖端,颤悠又胆怯地躲在衣裳之后——Curtis在Thomas的孕期养成了洗冷水澡的习惯。

 

他也会有放肆的时候,在某些月色额外撩人的夜,Curtis从床尾缓慢地爬进被子,先是脚踝,然后是腿肚,最后探手挤入Omega的双腿之间时,装睡的家伙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

他连忙从侧身拥住Omega,小心地扶住对方身前的肚皮,然后再褪下两人的衬裤——

“Curtis!——”呻吟从Thomas的双唇间泄出来,他倾身上前含住对方的耳垂,

“Loki告诉我如果不是很夸张就不会有事——”

他向下滑动,耐心地将对方翻转到正面朝上,手掌捏住Thomas胸前的两团鼓包,然后将脸埋入Thomas的大腿,用舌头去细细描绘某些他认为极其美丽和动人的地方。

Thomas将自己的大腿打到更开,压在他的肩头,“那....那你绝对不可以很夸张——”

他们在Thomas的孕期做了无数次“不夸张”。

 

也许他可以让Thomas一直怀孕——这就是Curtis藏在心中最深处的隐秘了。

“我有时想让你生下十个孩子。”Bucky安静地在摇篮中吮吸手指,他对着摇晃了摇篮的Omega坦诚心意。

“你不适合开这样的玩笑。”Thomas嗔怪地瞥他一眼,注意力重新回到咿呀哼唧的鹿仔。

哎,才不是玩笑。

The End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二十一.猩红女巫(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序章            六  七      24小时直播花絮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本篇用了包包的透明衬衫和波士顿一票否决梗(* ̄︶ ̄)


篇二十一.猩红女巫

1.

“你还好么?”

Wanda回过头,Peggy正站在洗手间的门口,浓密的眉毛撇在一块儿,

“因为紧张呕吐这件事,我也发生过。”对方的语气近乎于冷酷,但是在此刻却有了奇妙的抚慰人心的作用,她感觉自己软弱无力的双腿重新有了支撑,Peggy捏住她的肩膀帮助她站起,“你看上去要补个妆,今晚的红裙很漂亮——我有一支唇膏会衬它。”

“这不是我第一次坐上淘汰席,”Wanda跟在对方的身后,“我原本以为会感觉好一些——”

“这种事你永远不会适应。”Peggy侧身让年轻的姑娘进入了房主套房,剩余的房客正全部留在卧室为马上要开始的淘汰之夜做准备。

“我们是真的没有任何风险对么??”她们一起坐到梳妆台前,Peggy将所有的口红推到桌面,Wanda挑选出其中的一只滑在手背。

“Thor告诉我本周只要他能够留下,投任何人他都愿意,而Banner和Tony一直想要更冒险,这次是他们除去Steve这样强劲选手的好机会,另外我们还有Peter,而Steve的身边只会有Barnes中士一个人,你完全不用担心,我都已经开始为Steve的离开难过了。”

“你可以给他你的电话号码。”Wanda毫无血色的脸庞现在恢复了生机,满是生动和俏皮。

“这提议并不妙,我害怕Barnes中士的拳头。这支,这支是最衬的——”Peggy选出那一支口红,点在女孩的唇瓣,“好了,现在我们要去和Steve Rogers说再见了。而且比起电话号码,我更愿意带着百万美元的支票去请他喝咖啡。”

 

2.

“淘汰夜一定要穿正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规则。”Bucky趴在床铺,看Steve扣上衬衫的最后一个纽扣,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我不知道,但是我喜欢你穿西装的样子。”Steve将领带挂上脖子,Bucky伸出手扯住布条,将男人的脑袋拉向自己,对方不得不佝偻起背,但是脸上却露出微笑。

“我也喜欢你那样穿的模样,”他的舌尖滑过Steve的嘴唇,“但是今天,我要来点不一样的。”他从床铺跃起,开始胡乱地在衣柜中翻腾,“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西服和衬衫已经来不及熨烫了,所以——我决定穿这个。”

Bucky终于从最底层找到了那块布料,抖落开来,“你觉得怎么样?”

他的未婚夫张开嘴好一会儿才说出结论,“......我认为...这不算一件衣服?”

“它有纽扣,有袖口,还有领子,它就是一件衣服——”

“不,这只是块几乎透明的黑色布料。”

“这上面还有花朵。”Bucky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已经脱掉T恤,将布料穿上了身,“嘿,别露出那副表情,我觉得这还不赖——”

这是很不赖。

Steve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片布料隐隐绰绰地盖在中士的身体之上,上面绣着的娇嫩花朵并不能遮挡任何东西,他可以看见对方的结实腹部,饱满充盈的胸膛和其上的——

“不行——”Steve慌忙举起一件T恤挡在未婚夫的胸前,“你不能穿这个——额....你不能只穿这个,你可以在里面配上黑色T恤。”

Bucky皱起眉头甩开T恤,“拜托,现在可是夏季,很热哎,而且那样就失去了这件衣服的精髓。”

这件衣服的精髓是向全世界宣告他男友的性感身体,而Steve希望从此只有他一人可以独拥这样的美妙风景,但是他的严正抗议毫无疑问地宣告失败,Bucky绕过他身侧,直直地打开门,门外是身披白色衬衫的Thor Odinson,后者的纽扣只在腰腹间扣上了一个扣子,充当装饰的飘带耷拉在脖颈。

Steve开始对大屋中的穿衣风格感到不适了。

“嘿——”游泳教练拍了拍Bucky的肩膀,“这可真够酷的。”

“你也不赖,”Bucky鲜少正面地评论了对方,转过脑袋对着自己的未婚夫挤挤眼,“Steve,我们该去为女士们欢呼了——”

 

3.

走出大屋的那一刻,Wanda Maximoff忍耐不住地晕眩,而快要把直播室都淹没的欢呼又让她想立刻躲回大屋,但是主持人已经扶住她手臂将她引领到舞台的中央,“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有些站不稳。”

“我好像马上就要昏厥了。”她将行李包扔到地上,对现实的认知一点点开始回到她的脑袋,而观众席则爆发出愉快笑声。

“天哪Wanda——观众们都不希望你这么早走出大屋。”主持人带领她坐到采访椅中,Wanda缓慢靠向椅背,更多的理智在涌进她昏沉的头脑——她刚经历了又一次的淘汰绝杀,而这一次,她成了那个失败者。“你有想到迎接你的是那么大欢呼声么?”

“不,完全没有——”她有点害羞地缩起肩膀,好奇地打量整间直播室,她看到有些观众高举她名字的台卡,有些则一个劲儿地对着她吹口哨,“我是说....我应该是第五个被淘汰的选手,这算不上什么好名次。”

“也许,但是观众却把你评为节目有史以来最出色的选手之一——,”主持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资料卡,“让我来阅读一部分关于你的评论,你会觉得高兴的。‘Wanda Maximoff既不是体力型的选手,也并没有和房间里的所有男人调情,她是真正意义上、越来越稀少的,也是我们每一季都在期盼的谋略型选手’。”主持人微笑着斜睨她,继续念出下一条,

“‘她看出了女子联盟的不靠谱,并且精准地找到了那当下的完美结盟,她还大胆地执行了六指计划,又在和Loki决战时不可思议地KO了诡计之神——’”

“等等,诡计之神?”

“对,这是观众们给到Loki的爱称。”

“这太让我惊叹了——”某些特质回到了Wanda的身体,她的脸快因为害羞燃烧了,但是同时,某些新的东西在她心内萌芽,她不自在同时又快活地拨弄自己的卷发,“那么,我居然战胜了诡计之神?——”

台下的观众又响起一阵欢呼。

“一点儿没错,同时,观众们并不是只为Loki取了外号,”主持人意有所指地望向她,“你对自己的有兴趣么?”

她立刻捂住脸,又展开双手吐了吐舌头,“我希望能比诡计之神再酷点——”

“我个人觉得非常之酷,并且有些暗黑风,不过我想你一定无法猜出,所以让我们省去这一环——事实上,在我们的论坛中,粉丝们都把你叫做‘猩红女巫’。”

“女巫?”Wanda发出大大地惊叹,是发自内心的,并且为这种风格的昵称开始狂喜,她开始感受到了这节目对她的改变,这些有趣又好玩的风格,是她一直所想也应该来尝试的。

“没错,不仅仅是什么骑着扫帚的普通女巫,粉丝们认为你是能引起风暴,能改变整间大屋格局的猩红女巫——而我猜你也对一直当个乖乖女厌烦了吧?”

“没错,也许我的老爸并不想听到这答案,但是确实——所以我要谢谢粉丝们....猩红女巫,”她小声念叨这外号,再次露出笑容,“我真的喜欢这称呼,比诡计之神酷多了。”

观众席配合地响起掌声和口哨声,支持人微微抬手示意安静。

“不过Wanda,你虽然战胜了诡计之神,却在这一轮败下阵来——”对方终于将话题引到了中心之处,“那么我们女巫小姐,你对今晚的淘汰感到吃惊么?要知道这一轮的房主可是你坚定的盟友Peggy Carter。”

“我承认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重提的淘汰话题使Wanda的面色黯淡下来,年轻的姑娘不无尴尬地搓搓自己的鼻子,“投票是4:1,你知道,当念出这个投票的时候,我以为得到4票的是Steve,应该有4个人想淘汰他才对——”

“那你能猜到留下你的那1票是谁投的么?”

“......Peter?”

主持人耸耸肩,“毫无意外。”

“所以呢——,”Wanda的面庞依旧布满疑惑,“Banner教授和Tony认为我的威胁比Steve更大?我不吃惊Barnes中士会留下Steve,而Thor呢,对他来说Steve也应该比我更难对付才对。”

“Maximoff小姐,我猜是你的头脑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威胁。当然,如果你原本的计策能成功,你能和Peggy还有Peter闯过这一轮,你们就真的会控制整间大屋,可惜,有人瞧出了你们的计谋,你和Peggy的暗度陈仓,已经被揭开在所有房客眼前。”

Wanda瞪大了她那双惹人怜爱的圆眸子。“这不可能,”她蹙紧眉头,回忆这一周来发生的所有,“我们,我们一直都很谨慎,我甚至都没有和Peggy怎么说上话,我同大屋内的所有人都很疏离。”

“岔子是出在上一轮投票。”主持人转向观众席,佯装压低声音提问,“你们觉得我们应该现在就透露给女巫这个么?”在得到了欢呼声作为肯定答复后,才重新转回脑袋对着Wanda,

“我想所有人都清晰在节目中暴露联盟的危险,这意味着大家都会知道你们的共同进退和步伐一致,但是本季的选手真的为全美观众奉献了无比精彩的表演,有人利用了这种‘步伐一致’,所以Wanda,你是不是还一直认为上一轮唯一投给你的淘汰票是来自于Steve Rogers?”

“当然....”Wanda不解地侧过头,但是在短暂思考了主持人刚才的提点之后,这位头脑灵巧的姑娘捂住嘴发出讶异的大叫,“是Banner教授和Tony!”

观众们忍不住鼓起了掌,为截至目前为止所有精彩的对弈。

“Banner教授和Tony分了票,所以他们知道Peggy并没有投淘汰票给我,他们猜到了我和Peggy的结盟,所以说服Peggy将我和Steve放上淘汰席,然后承诺会淘汰Steve?”

“就像当初Barnes中士和Loki六指计划中的Natasha一样,你成为了砧板上的肉,无处可逃。”

“某种程度,这似乎是因果的循环,”Wanda耸了耸肩,“但是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仍旧会和他们一起淘汰Natasha,恰恰因为她是一名令人尊敬又强大的选手,但是我会在计划成功后更慎重一点。”

“我们期待下一次——你知道我们总会邀请那些最优秀的选手重回比赛。那么现在,根据我们比赛的规则,你并不会直接回家,而是需要进入评审大屋来选择最后的冠军,不过现在,评审屋已经有一位曾经的选手住了一周了,他可有点无聊。”

“当然,我们的诡计之神,我猜他的舌头都要发霉了。”Wanda眨了眨眼,台下的观众再次发出哄笑。

“你能猜想到Loki看到你时的表情么?”

“当然,但是我不会让它停留过久,”Wanda Maximoff站起来,“我的拳头已经准备好了。毕竟,我再也不会是个乖女孩了。”

 

4.

“我猜我们的限定联盟结束了,合作愉快——”Thor靠在大屋的门框边,听着外场观众的竭力欢呼,“观众们喜欢她,我们把一名颇受欢迎的选手送出了比赛,干得好,先生们。”他对着靠在另一侧的Bucky伸出手,后者迅速点头

“合作愉快。”但Bucky并没有伸手同Thor握在一起的意图,只是耸了耸肩,而Banner教授则不安地望向Peggy离开的背影。

“她需要冷静,”Tony Stark还悠闲地坐在座椅上晃腿,“她也会冷静的,这不是她第一次遭受背叛,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先生们,”Steve拍了拍手站起来,“我们该为本周的房主争夺赛准备了。”

TBC


常常看到评论说——这篇看不明白,所以欢迎在评论区提问和讨论!!!


【盾冬】身有烈焰 上篇(白发盾 年龄差梗 预计二发完)

第二个点梗作业来啦,上次很多人点的白发盾,估计两发完结吧。

身有烈焰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二十.真假人质(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序章            六  七      24小时直播花絮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篇二十.真假人质

1.

Thor进入浴室的时候,Steve和Bucky已经完成了冲澡,中士正站在镜前清理胡茬儿,Thor能够清晰记得上次三人同挤在一间浴室时发生了什么,因此这回他警醒地同Bucky保持了距离。

“我来只是想确认,你们对我的提议考虑的如何了?”

“听着Thor,无论Steve会不会上淘汰席位,我保证本周这上面一定会有你,而最容易走的也一定是你。所以如果你想要和我们合作,得给出更令人信服的理由才是。”Bucky只是掀起眼皮瞥了一眼对方,又专心致志检查起是否有没有剔除干净的胡须。

“你确定中士?我现在没有任何盟友,是所有房客中最好收拾的一位,也是一个合适的靶子,你确定当有机会淘汰像Steve这样的选手时,他们会轻易放弃?”

“如果Peggy知道你现在在和房客们大声议论她的新联盟,那么我想你就是本周最大且必须要走的那个靶子。”

“Barnes中士,你认为你很擅长威胁?或者我能让Peggy相信,Steve必定就是那多余的第二票,到那时我们再看看她的选择?”

“如果你敢这么做的话——”

已经收拾完浴室的Steve出来挡在两者之间,“伙计们——”

警察的眉毛紧紧蹙在一块儿,“我们分别是本周最有可能上淘汰席位的人,我不认为这种争吵还有意义了。”

“我赞同,”Thor退后一大步,举高双手率先妥协,“所以我才会认为,本周,至少是本周,我们应该要合作。”

“那还远远不够,”Steve抱起洗衣篮,“除去房主,还有七名房客,三个人不足以撼动房间的格局。”

“所以先生们——我认为,本周限定合作的组织应该扩大点,你们觉得呢?”

所有人猛然一惊,浴室门外,Tony Stark懒洋洋的声音就这样直直戳了进来。

 

2.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回到双人卧室的Tony已经转身关上了房门,对着拍档摊了摊手。

两分钟前,他们在房主套房同第一位女房主完成了三十分钟的愉快交谈。他们开了一瓶香槟酒来庆祝,Peggy大方地提供了房主才能享用的甜点和新鲜鱼片,至少在表面上,这是联盟成员的第二次的胜利。

 

“说说你本周的目标,姑娘。”Tony斜靠在沙发上,舒适地伸展开双腿,欣赏节目组特别为女房主布置的照片墙,“我喜欢你短发时的模样——有一点儿像奥黛丽赫本。”

坐在沙发另一侧的女郎忍不住笑出声,“你不是我本周的目标Tony,别说出那么夸张的恭维,我会害羞的。”

“别着急,要是下周是Bruce当上了房主,我会说他是布拉德皮特。”

“嘿!”教授夸张地举起手,“上次我是房主的时候你可没这么说,我应该淘汰你的。”

“先生们——”Peggy轻声咳嗽,嘴角还挂着促狭的笑意,显然心情很好,“让我们来讨论一些正事。你们知道我是第一次拥有这样的权利,当然会有些紧张,也需要你们的指导和支持。”

Tony同Banner迅速地对视一眼。

“当然,达令,说出你的想法,上一轮走的是Loki,你会有点失望吧——”Tony垂下眼,轻快提问。

“当然,”Peggy耸肩,只用了一秒作答,“你们知道我希望走人的是Wanda。”

 

“她说她的目标是Wanda,你还记得当时Peggy的表情么?要我说,这个姑娘可是个好演员。”普通房客的卧室装置简单,Tony已迅速栽倒到属于自己的那张单人床上。

Banner教授则将外套挂入衣橱后,才坐到椅子边,举起书册。

“见鬼的,我以为你上周已经看完了的——五十度灰。”

“所以本周开始第二部,”教授慢斯条理地推了推眼镜,“在这所房子中演技也是生存技能之一。现在至少Peggy帮助我们判定一条我们之前还不敢完全明确的信息,她真和Wanda再次结盟了。要我说,这一次的动作实在漂亮。”

“我同意,”Tony点头,“可是我们该怎么做?你也听到她的回答了,她本周的目标是——”

 

“Thor或者Steve。”

“令人吃惊,”Tony瞥一眼Banner,“我以为你会继续努力使Wanda消失。”

“尽管我对她不满,”Peggy并未注意到两人的神色变化,缓慢吐气,“但是成为房主的权利并不能滥用,我希望能有一个强劲选手走人,Wanda,完全可以继续留下作为靶子。”

“我以为你欣赏Steve。”Banner提醒她。

“但是Steve是最有竞争力的对手之一,并且他和Bucky的联盟牢不可破。还有Thor,我们都知道他是Loki的盟友,他也许会为对方报仇,而他本身也非常有实力,记得那次射击比赛么?”

“当然,他成为过房主。”Tony摩挲着双掌,对Peggy露出微笑,“这确实是一个合适选择,看来,我们必须得来个大动作了——”

 

“她的目标是Thor或者Steve,”Banner冷静地复述出刚才在房主套房中Peggy的决定。“至于Peggy究竟想淘汰哪一位,也许她还会需要同自己的秘密联盟商议。”

“好吧,听着,”Tony翘起一条腿,“首先,我们可以去走一条最简单的路径。”

教授放下书本,歪了歪脑袋,“说来听听。”

“表达我们的忠心,告诉Peggy我们依旧是她最忠实的盟友,全盘接受她对于Wanda一事的说辞,将Steve以及Thor送上淘汰席,至于最终淘汰谁,我们也会听命于本周的‘女王’,投出我们的选票。于是这一周你就可以阅读你的第二部小说甚至第三部,我可以继续每天锻炼瑜伽,下午喝一杯番茄汁,晚餐后在泳池边打桌球,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听上去合理又诱人。”教授额首。

“我说过,这是一条简单道路,但是凡事都有代价——”Tony耸了耸肩,从一旁的餐盘中拿起一片冷披萨。

Banner教授微笑,“代价就是我们放任了一个秘密联盟的强大。”

“我们需要考虑到两点,”Tony继续指出,Banner教授认同每当他的拍档逻辑清晰地分析大屋中的局面时,就真的是那个常年在画报和新闻露面的CEO先生了。

“其一,这个秘密联盟还有谁?第二,在清理了Steve或者Thor之后,这个秘密联盟还会清理谁呢?”

“Peggy说会提名Thor或者Steve,排除掉人质的可能性,那么这两人包括Barnes不会是她的联盟。”

“我们当然也不是,”Tony夸张地耸了耸肩,“简直太令人伤感了。那么除了Wanda,还有谁?”

博士忍不住微笑,“看来你得承认,孩子们比我们要强得多,无论是之前的Wanda,或者是现在的Peter。”

“不不不,”Tony摇了摇手指,“是我们之前太懒惰了,现在开始好好教导他们还来得及,你说呢Bruce教授?毕竟在这个秘密联盟清理掉所有人之后,这把刀最后也会驾到我们的头上。”

“就像你说的Tony,现在是时候,来个大动作了。”

 

3.

“我们的联盟只约定本周。”

“没错,过了本周所有人又会各自为阵,但是现在,你们都留下来才会对我和Banner的比赛更有利。”Tony伸出指头点了点Thor,又点了点Steve和Bucky。

“我不怎么明白——”Thor捋着自己的金发提问,“所以我们的目标到底是谁?”

“是Wanda。”Tony耸耸肩。

“这不可能,如果你提供的情报无误,那Peggy显然不想把Wanda放上淘汰席。”Bucky冷静地指出。

“那我们就得说服她,因为本周的房主是Peggy,我们要提醒Peggy为自己的比赛考虑,她不能同时提名两个强力选手,那这样势必会有另一个剩下并且来报复。”

“好吧,我的脑袋现在真的有点糊涂——”Thor依旧不解地摇头,Tony忍不住揶揄对方,“老天爷,Loki把你的一半大脑也一起打包带走了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得同他说谢谢。”

“我想Tony的意思是,我们需要提醒Peggy——,”Steve加入话题使得Thor只用尴尬地摸摸鼻梁而不用正面回应CEO的嘲笑,“至少表面上,她和Wanda仍旧是水火不容,她如果放弃Wanda而提名另一人会引来怀疑以及对自己的报复,并且我们要说服Peggy——”

“Wanda只是人质,使Peggy相信她真正希望走的那一位一定会离开比赛。”Bucky同Steve交换了下眼神,说出恋人的下半句话。“其实真正的人质是另一名候选人,Wanda才会走人。”

“好啦,现在的我大脑已经重新启动了。那么,”Thor环顾所有人,“这位人质又该是谁?”

 

3.

“你要把Wanda放上淘汰席?”Peter Parker咬着自己的手指,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盟友,“可是这太冒险了。”

“今天Banner和Tony来和我谈过,听着,现在他们还没有怀疑到我有什么新联盟,认为我依旧是他们一边的。而我也说服了他们Wanda可以留下当靶子,我们本周要解决一个更有竞争力的选手。”

“很好,”Peter缓慢应答来消化这对话中的讯息,“既然如此,那么还有什么问题?”

“但是他们都在询问我,为什么不把Wanda放上淘汰席位。他们担心如果我同时提名Steve和Thor,那我身上的靶子就太大了,对之后的比赛不利。听着Peter,虽然现在我和你以及Wanda才是一个联盟,但是我认为这建议很有道理,我和Wanda的关系也不能在本周就暴露。”

“所以你想提名Wanda,让她成为人质?”Peter缓慢地摇了摇头,“这样的风险巨大,我们得清算票数,保证万无一失才可以。你已经是房主不能参与投票,如果Wanda上了淘汰席,那我们联盟真正的投票人只有我一个,这意味着我们把盟友的性命完全交托在剩余房客的手中。”

“Tony和教授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这样就有三票了。”Peggy也颇感烦躁地吁出一口气。“剩余就是Steve,Bucky以及Thor,无论我提名其中哪一个,他们最多也只能得到两人的支持,票数就是3:2。”

“你可以提名Steve和Thor,淘汰Steve。Thor现在只有一个人,他已经不足为惧。”Peter依旧谨慎地反对

“如果Thor下周成为房主怎么办?”Peggy犀利反问,“我们要精准打击,从Steve和Thor中选择出一个,然后确保他可以走人。并且,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去说服另一人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做。”

“比如——你用提名Steve和Wanda来和Thor换取保证,让他来支持你?”

“反之亦然,这样我们就可以操控所有的票数了——并且保持住联盟的秘密,也避免手沾太多的鲜血,到了下一周,无论是剩余的人中谁当了房主,我们都能够继续操控比赛。”女郎挑了挑眉,“现在,你觉得这个计划如何?”

Peter Parker挺直了脊背,“现在我得和Wanda来好好讨论,那名人质到底是谁?”

 

4.

“听着,你不用太担心,”Steve和自己的未婚夫挤在拼接而成的双人床上,他们“保守”地都穿了内裤,光裸的四条大腿在被子底下缠绕在一块儿,赤裸的胸膛也互相挤压着,Bucky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他的颈部,而他的手掌可以抚摸到对方线条优美的脊背或者再往下——,“按照计划,Peggy会透露给Tony她最终想要淘汰的人选,无论是我还是Thor,都只是人质而已。”

“你确定这不是某个更深层的计划——例如,你确实是真正的目标?”

“如果那样,Tony没有必要上演这一出,因为那样的话我们的票数无论如何都不占优势。并且Tony也一定知道,如果他在这件事上欺骗你,你会他的脑袋拧下来,用他的胡子来装点相框——”

他的肚子立刻挨了不重不轻的一拳,Steve捂住肚皮憋笑,Bucky已经佯装不满地开了口,“注意你的语气小子,别把我说的像个杀人狂,你的老二可还没让我失去理智。”

“尽管它是个很棒的老二?”

“去你的Steve。”

“你确定今晚不想和它打个招呼?”

“介意我用力一点么?”

“Bucky——!”

......

所有房客终于进入了略微可以舒缓神经的梦境,呼吸甜美,并且都认为——自己这一方,将走上淘汰席位的,不过是人质而已。

TBC


老大哥本季的选手,在NYPD当卧底,不过现在退休了,重点是也叫Steve🤣🤣🤣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篇七.人质(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又有一章因为修改被锁了....

终于第一次站在房中权利之巅的边缘房客Thor和Loki,会如何把握手中的权柄去铺设自己的比赛之路?是否仍会和Bucky暗中结盟?房中的现有格局是否会因这次权利更迭而重新洗牌?

序章                  六 

篇七.人质

篇八.六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