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六(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19.

“他走了么?”
Chris提着拖鞋走下楼梯,清晨的木板上粘了一层水露,透出几分凉意来。

“Scott,你要穿上拖鞋,不然会感冒。”他把拖鞋扔到兄弟的身边,Scott正蜷缩着身体,双手垫在屁股底下,傻乎乎地凝着前头光秃秃的草坪——他们已很久没好好打理这儿了。Chris在兄弟的身侧绕了一圈,放弃了为对方穿上拖鞋的念头,于是也百无聊赖地一屁股坐下,小腿蹭着Scott的。

“我猜是的。”他踌躇些微,还是回答了对方的提问。

“是半夜就走了的么?”Scott继续提问,扬起还肉滚滚的脸蛋,上周才修剪过的刘海又变长了,垂在红肿的眼皮上,Chris伸手拨了拨对方的头发。

“大概是吧。”他陡增了几分不耐烦,又无法完全回绝这个话题,“你早上没有见到他了?”

Scott点点头,举起一枚指头放进嘴角吮吸,他连忙掰开兄弟的手。

“我看见妈妈一个人睡在卧室。”Scott吸了吸鼻子。

“那就是半夜离开了。”Chris下了最后结论,想了想又增加补充,“你最好不要去问妈妈这个——”

Scott点点脑袋,举起拳头揉了揉眼睛,别过脑袋对着地面,“你说他会想念我们么?”

“我怎么知道。”他踹了一脚带着泥土的青草,“这也不重要。”

“可是我已经开始想他了——”

“你还有妈妈。”他被老弟不断地嘀嘀咕咕弄到火大,索性尖着嗓子吼了一声,Scott显然被吓到,眼珠子瞪大倒噎了一口气。“.....那妈妈会送我去棒球队么?”

“当然。”

“妈妈会陪我练球么?”

“.....”他埋着脑袋思索了一两秒,通常周末的下午,Lisa会坐在球场边,提包里有他和Scott最爱喝的橘子汽水,如果天气特别好,也许还会带上相机,为他和Scott以及那个男人拍照,他没见过Lisa下球场的样子。

“我会陪你练球的。”他伸出手掌,拍了拍Scott的脑袋,“以后别提那个男人了。”

“我们只有Lisa了。”

 

20.

他从储物格内拖出背包,然而忘记拉上背包拉链的后果,就是所有书本和几包饼干,一盒子香蕉牛奶,一大串房门钥匙——总之背包中的所有都“哗啦啦”地倾倒在地上。

“操。”Chris骂了句脏话,抬脚就踹了柜门。

挨在另一侧同样在整理储物柜的男孩显然受到了惊动,那张饱满的脸颊藏在半开着的储物门后窥探了一小会儿,随后Chris就看到一个圆滚滚的身躯慢慢移动出来,走到他跟前蹲下。

“给你,”Sebastian抬手先将那盒香蕉牛奶捡起来给他,“这个没摔坏。”

他僵直地伸出手,接过摔凹一个角的牛奶,在那次令人生恶的绘画课后,他和Sebastian就再也没有讲过话了。

Sebastian将更多的零碎从地上拾起来,他也干脆蹲下,将背包放在地上,然后再将所有东西一股脑儿的扔进去。

“你今天的心情不好。”率先打破沉默的居然是Sebastian,Chris惊讶地瞥了一眼对方,不知道这判断从何而来,而事实是,

“嗯哼。”他不打算反驳和遮掩,“简直糟透了。”

“想说来听听么?”他们已经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好,Sebastian拍拍双手站起来,Chris注意到对方的发音和语调都已经越来越像一个美国普通小孩儿,只不过更斯文和缓慢些。

“因为我老弟,他要过生日了。”他弯腰拍去膝盖上的尘土,然后将背包搭在肩膀上,跟在Sebastian身后,对方和以往一样,依旧穿了女孩子才会穿的荷叶边衬衣,他伸出舌尖舔舔嘴唇。

“对不起。”

Sebastian回过头,眼珠像男孩子们收藏的绿色透明弹子珠。

“上次,”他又提了下快滑落的背包,“对不起,我对你没有恶意。”

Sebastian点了点圆乎乎的脑袋,“我知道,你只是在和Joe吵架。”

“我不喜欢你的穿着,”他决定说出实话,“如果你能穿的普通些,就和所有男孩子一样,就可以少受些罪了。你为什么总喜欢穿这些女孩子的玩意儿?”

“你弟弟过生日,这听上去不是坏事。”Sebastian没有回答他的问题,Chris撇撇嘴,

“我只是在思考该给他的生日礼物。”

“你想不出送什么礼物给自己的弟弟?他没什么特定的喜好么?”

“不,恰恰相反,Scott有很明确的要求,”他望着对方的脸,感觉焦躁像一只停歇在他心头的蚂蚱,不断地嘶鸣和振翅——,“Scott想去滑冰,和爸爸一起。”

 

“我们有机会每周和他同一次电话。但是再见不着面了。”Chris坐在橙色的凳子上晃着腿,眼前是凝结在一块儿的紫色冰块,似乎是葡萄味的,过于甜腻以至于他没什么胃口吞下去,但是Sebastian抱了一杯和他相同的饮料,多肉饱满的脸完全贴到杯子上,丰腴的颊肉几乎要被挤出一对甜蜜的酒窝了。

“是因为你妈妈不让你们见面么?”

“不,Lisa没有意见,但是那家伙搬走了。”他用指头沾了一点儿果汁放到唇中吮吸,“我也记不清搬去哪儿了,也许是在马里兰?我不知道,反正不在纽约。”

“所以你们只能通电话。”

“大部分时候是的,而且他听上去总是很繁忙,我猜小孩子的玩意儿让他觉得无聊,每回Scott和他说自己的新拼图时,他总是急着挂电话了。”

“你自己也是个小孩子。”Sebastian似乎突然被逗笑了,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扭了扭,“你会想他么?”

“不会,不怎么会。你呢?你会想你老爸么?”Chris知道对方和他一样,双亲的角色都缺失了一位,Sebastian因他的提问愣了愣,很认真地拧巴起眉毛思索,“我不知道,有时候,”男孩回答到,“有些时候我希望他在我身边,这是想念么?”

Chris吸了吸鼻子,“也无所谓,反正他们都不会在我们身边的。”

Sebastian又愣了愣,茫然地点点头,“那我猜Scott得不到他的生日礼物了。”

“这就是最糟糕的部分,他一定会哭个没完。然后Lisa要抱着他哄上半夜,把他哄睡着后,Lisa也会躲到房间去哭,这就是他妈棒透了的生日派对了。”

Sebastian显然不是个喜欢脏话的男孩,他粉红色的脸颊在听到那几个词汇后迅速变为了浓厚的胭红色,“你可以为Scott准备些别的礼物,他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么?”

Chris搓了搓自己的鼻尖,“我给他买了一个泰迪熊。香槟色的,毛很软很卷,Scott喜欢这种玩意儿,我猜他会很高兴能抱着这个睡觉,但是无论如何,这也比不上和爸爸一起去冰球场,所以他大概还是会哭成泪包,然后把鼻涕都抹在我的泰迪熊上,想到这儿,我都不怎么想送他礼物了——”

“Chris——”Sebastian“呼哧哧”地吸了一大口饮料,脑袋歪着点了点,“你真是个好哥哥。”

他居然因这突如其来的夸奖有些羞怯了,手掌握着杯子旋转,“还好吧。”

“是真的很好,我也希望有这样的兄弟,”Sebastian缓慢温驯嗓音的一大优势就是无论说出任何话语都给人感觉诚意满满,“如果Scott真的很伤心,你可以唱歌安慰他,就唱那首Best of Pooh and Heffalumps,那个关于熊的动画主题曲。”

“那个是不一样的熊——!”Chris忍不住对对方翻了翻眼皮,然而嘴角却抑制不住扬上去,他的心情已好很多。

 

21.

“老妈,别告诉我你是要去见老Bill?——”Chris双手抱肘靠在老妈的卧室门前,看对方还在拨弄已经打理的很精致的卷发。

Lisa依旧顾着镜中的自己,只用背部对着他耸了耸肩。

“很好,”他用脚掌磨蹭着地面,确保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还没这么酸,“Scott约Chace去野餐了,你去和老Bill——?”

“我们去吃那家特别棒的柠檬塔。”Lisa又找出了一对珍珠耳环,Chris翻了翻眼皮,摊手点头,“当然,柠檬塔,那我猜我只能在家里吃泡面了,也许还可以加上两片芝士。”

“噢天哪,我的甜心,”他的老妈被他的语气逗笑了,走过来拧了拧他的脸颊,“这听上去有些可怜,但是你得学会给自己找点乐子。也许可以,嗯——我不知道,去公园散散步?”

“妈妈!——我不要和一个已经退休的,天天六点起床阅读报纸的老波士顿人一样。”

“那就去看场电影。”

“我也不要一个人去看电影。”他忍不住继续抗议,随即突然某些念头窜进了他的脑海,等等,电影?Chris眨了眨眼珠,Lisa因他陡然地静默好奇地别过脑袋,“怎么了?”

“不——唔,没什么,我只是在考虑这个提议,听说最近安妮尔有放一些复古电影。”

“是么?你对那些有兴趣?”Lisa已经自顾自提起包准备下楼了,“那就去看场电影,我的儿子。”

“嗯哼,祝你们的柠檬塔特别好味。”他双手插进裤兜,千真万确,他只是去看场电影,然后再确认下Hanson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仅此而已。

 

这种大堂灯光昏暗,没有什么炫目的LED屏幕来投放新片信息,只在墙面糊了几张海报的老旧电影院,他确实已经许久未曾踏进了。

Chris站在宣传墙前晃了一圈,才溜达到售票窗口伸出指头扣了扣透明的玻璃窗,“嘿,我看到你们今天有放映《群鸟》,所以本周是希区柯克周么?给我一张票。”

穿着黄色制服的售票员正无精打采地拨弄手机,听到声响连头也未抬便接过零钱,然后从窗口中推出一张票券,“下周还有蝴蝶梦。”

“噢,我喜欢琼芳登,我也喜欢这主意,主题电影周什么的——那个,我听说这是Hanson的提议,我是被朋友推荐到了他的电影论坛,他是这儿的放映员对么?””他接过门票,回过头确认空荡荡的大厅并没有更多客人等着买票了。

“是的,”售票员终于抬头瞥了他一眼,“Hanson有很多这样的主意,他的脑袋还转的挺快的。”

“他好相处么?”他干脆将手肘支到柜台上,“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是一名艺术课程助教,也许会有合作的机会,可以邀请他去举办讲座之类的——”

“他是我认识最好相处的人,等会儿他也会过来,你想要我为你们介绍么?”售票员的脑袋重新埋下去,用头顶和他继续对话。

“不不,也许还没有到时机——我只是听到了这样一些传闻,例如他对此行业很有见识,当然外貌也不错,是受到女孩子们喜欢的那一类人,哈哈,你知道做讲座很喜欢邀请这样的家伙。”

“你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对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他是很受欢迎,社区里的女人们都愿意为了他抛下丈夫来看电影,否则你知道,谁会不愿意去看IMAX呢——”

Chris缓慢地点了点头,他的脑子里现在没有更多玩意儿了,只剩余三项——“好相处,很有才华,又很英俊的Hanson”,Scott为什么会认识这样的家伙?他干巴巴地咳嗽了一声,准备说出,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看电影了,也不想见Hanson了。

“Chris?”背后突然响起的叫唤声打断了他的撤退行为,Chris转过身,穿着黑色连体裤的Sebastian对他点一点头,

“你也来看电影?”

TBC


评论(25)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