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四(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13.

“已经是第三个月了。”Lisa凑到他耳畔小声开口,“几乎每天都腻在一块儿,你弟弟叫唤他为‘我的爱’——”

“老妈——”Chris扶着快酸倒的牙从沙发里挪起身体,“拜托,不要让我把昨晚喝的土豆汤给吐出来,Scott有哪个男友是超过半年的?我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注意你的语气,”已经送完男友的Scott走进来对着他扮了个鬼脸,“Chace就是我想要的,作为单身人士请不要随意对情侣发动嫉妒攻击。”

Chris大翻眼皮,“Lisa,他在嘲笑我们两。”

“才不是呢,只有你一个,我最近正在和Bill约会。”

“妈妈!——”Chris不敢置信地望着老妈,“街头三文治店的那个Bill?你居然不告诉我!——”

“嘿,我还没过问过你的那一部分生活,”Lisa用指头敲了敲他的脑门,“虽然我对你们的感情生活没有执念,但是Chris,至少让我看看你喜欢的姑娘是什么样的。”

“我以为在他十八岁那年你看的够多了。”Scott躲在一边贼笑,“不管能不能看见脸,你至少每两周就可以看见一个姑娘的胸罩。”

“Scott,闭上你的臭嘴!”Chris砸出一个靠垫,“那只是荒唐期——”

“在荒唐期过后你几乎就没正经约过会了。”Lisa摇摇头,“甚至都没见你追求过姑娘我的儿子,毕竟你老妈可有一堆手段等着奉献。”

“得了吧,他前一阵倒是追着老Georgina要过健身房某人的电话号码,结果只是一个老同学。”

“老同学?是谁?”Lisa狐疑地转过头问他,“是Tommy?还是另一个Chris,你亲近的同学就那几个,他们回纽约来生活了?”

Chris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不,妈妈,这一个你不认识。她叫Sebastian。”

Lisa眯起眼睛,指头插到浅棕色厚重的发丝间扒拉,“Sebastian?确实没有印象——”

“因为她只在七年级时在罗格力斯呆了一个学期,随后就转学了。只是没料到如此巧合,就在上个月,她来应聘我们健身房的塑形教练。”

“等等,”用手指捻着薯片吃的Scott抓住了重点,“你有一个叫Sebastian的....女同学?”Lisa也跟随点头,“这倒是挺奇特,也许她的父母特别喜欢巴赫。”Lisa曾经是个富有经验的踢踏舞演员,也热爱艺术和音乐。

Chris的肩膀朝后缩了缩,踌躇几秒后再次开口,“确切来说....当我们七年级时,Sebastian还是一个男孩。只是她决定接受变性手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猜她希望周围人能逐渐接受她身为女性那一面的身份——”

“等等,你的意思是这个Sebastian是个跨性别者?”Scott打断了他的话。

“正是如此。”

“哇哦,这可不对我的儿子,你从来没告诉我们你有一个那么酷的朋友。”Lisa佯装生气的挑挑眉,Scott也好奇地凑过来,

“没关系,也许是因为他已经有个够酷的老弟了。不过既然如此Chris,你的这个朋友不是刚巧适合来我和Chace发起的派对。”

“派对?”

“老妈终于同意我在家办一个派对了,而所有我认识的酷朋友们——”Scott眨眨眼,“都会来参加,叫上你的Sebastian,他会喜欢的。”

“没错亲爱的,叫上她,尽管放心,Scott承包所有酒水。”Lisa端上一大盘新鲜出炉的松饼,下了最后指令。

 

14.

“所以你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难道不是么?”Scarlet对着面前的水煮鸡胸肉苦着脸回答,才加入公司不久的Anthony Mackie好奇地打量他们,“什么是个好主意?”

“Chris想要请Sebastian去他弟弟的派对。”Scarlet快速地做出说明,“顺便告诉你Chris的弟弟是一个同志,Sebastian是楼下健身房的塑形教练,Chris的老同学,是一个跨性别者,如果你对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有不良看法Chris都会捏爆你的秃头。”

“嘿女士!——”Anthony不满地大叫,“友好点,而且我也不是秃头。”

“所有年纪尚轻就剃光头的男人都是秃头——”

“喂喂喂,停止,”Chris无奈地敲敲餐盘,打断两位同事的争执,“你们都得给我出出主意。我是说,邀请Sebastian参与这个派对,真的不会让她产生是‘嘿,你们都是怪胎,所以你们很适合在一起玩’这种错觉?”

“我觉得你的Sebastian应该比你想的要坚强些,毕竟她是一个能坚持整年吃水煮蔬菜和白灼肉的女人,”Scarlet不满地蹙起眉,“而且至少,这是个她能结识新朋友的重要机会,你也不会愿意Sebastian一直像现在这样独来独往的。”

 

15.

Chris后悔邀请Sebastian参加这个派对了。

并不是因为什么“怪胎聚会”的理论,而是——

他瞪着在客厅中央高高悬起的迪斯科球,球体转动,打出令人目眩的彩光,节奏感强烈的七零年代音乐不断轰击着每一个人的耳膜,而所有手可以够的到的地方,都塞满了大份薯条,爆米花和啤酒。

“妈妈,Scott是我见过最没品位的基佬。”

“不准嘲笑你弟弟。”Lisa提了印花手袋,穿过前廊迎向他们,“我就挺喜欢这些音乐和正宗的德国黑啤——你们会玩的会高兴的,至于我,我打算给年轻人留点空间,而且也不想稍后来收拾你们的呕吐物。”

站在他身后的Sebastian发出轻笑,但是立刻又抿住了双唇,Lisa的目光跃过他的耳畔,直视对方,“今晚你就像春天花园里的一朵玫瑰我的孩子,好好享受。”

“谢谢您夫人。”Sebastian礼貌地轻声回应,被吹风机柔情抚慰过的发卷蓬松地堆在肩头,Lisa的描绘无比精准,Sebastian今天真是一朵玫瑰。

或许是在晨曦中迎风摇曳,也或许沾了晚露在暮霭中羞涩地摇摆——她穿了明艳的鹅黄色连衣裙,款式简约,除却收腰设计处的别致蝴蝶结便再无其余点缀了。南瓜色的唇彩衬得她好气色,眼睛被涂描得圆而湿润。

“她的眼中里像有潮水淌过。”Scarlet在见到对方今晚的装扮后如是评论,Sebastian则用一只手掌半遮掩着脸庞,无不羞怯地偷瞧他们的反应。

然而这样一朵玫瑰,却要栽在这乱哄哄的派对里了,Chris尴尬地摸摸鼻尖,将对方带进客厅,“对不起——这,这派对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不,这很好。”Sebastian的目光已被这屋子里的一切锁住了,她的肩膀舒展看,一直紧紧交握的双手也慢慢松开。

“我去问问Scott有没有啤酒以外的饮料。”

“Scott就是你弟弟?”

“一点儿没错,他这辈子的精力除了出柜就是在烦扰我。”

Sebastian微微歪过头,眼珠笑地眯起来,“我真羡慕你有兄弟姐妹Chris——”

“而我真羡慕我老哥有你这么一个酷朋友!”Scott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右手还牵着他那个腻歪了整三个月的新男友Chace Crawford,对方已经大大方方地伸出手,

“你好,Chace Crawford。”

“Sebastian是我七年级时的同学,而Chace是要替我收了Scott的恩人。”他忍不住代替Sebastian做了介绍。

Scott和Chace露出如出一辙地好奇面孔打量了一番Sebastian,双双发出赞叹,“你真美。”

Sebastian恍然瞪大眼,似在惊愕,又像在辨别这话语的真实性。

Scott已经继续兴冲冲的对话了,“你不是美国人对么?我听Chris提起过,我就知道我们美国人长不出这样的劲儿头。”

他立刻拍了下口不择言的老弟,但是Sebastian似乎一点儿也不介意,耐心又细致地解释,“我出生在罗马尼亚,是七年级时来的美国。”

“然后和Chris成了同学?”

Sebastian迅速瞥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那他中学时期可一点儿都不酷,”Scott狡黠地挤挤眼,“而且有些时候非常混蛋。”

Chris“噗嗤”一声将啤酒沫子喷在手臂上,狠狠瞪了一眼老弟,然而后者无知无觉,“他总是作弄我,害我被Lisa骂,他没有这样对你使坏过吧?——”

Sebastian几乎是垂着脖子摇头了,“不,”Chris观察到对方的双手再次紧张地捏在了一起,“没有,那时我觉得他很友善。”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肚中像被灌了一块铁。

“是么?”Scott横了横眉,“Chris那时整日带着红色的米奇手表,眉毛喜欢拧巴在一起,你还记得么?就像这样——”Scott又做了个鬼脸,Sebastian配合地浅浅微笑,仰起头看向他,

“不,我记得那时候Chris很帅气,他帅气又友善。”

“哇哦——”他的老弟和新男友一起叫唤起来,他却觉得肠胃几乎都搅和在了一块儿。

“你们当时就是好朋友么?”

“嗯?”Sebastian显然对一道接一道的问题毫无准备,迟疑地眨了眨眼皮,嘴唇张开又阖上,“....Chris,他帮过我。”

“Scott——”他打断老弟的不间断盘问,“先去照看照看角落那儿已经吐成一堆的两个女孩好么,我还得带Sebastian吃点东西。”

“好吧——”Scott不情不愿地挪动屁股,最后依旧不无兴奋地搓了搓手,“无论如何很高兴认识你Sebastian,务必尝尝我妈妈做的火鸡腿,然后喝些酒再跳上两支舞,你会认识很多新朋友的。”

 

16.

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糟糕的课业题目。

Chris瞪着眼前画布上的半成品,他的作品不是最冷清的那一副,恰恰相反,甚至是称得上热闹了。四个兄弟姐妹再加上Lisa,将整张画布都撑得满满当当,然而右上角Lisa身边的那块小小空白又显得那么突兀。

真他妈见鬼——Chris还没到能把脏话挂在嘴边的程度,但是却不妨碍在心内将这堂需要画出全家福的美术课骂了个透顶。

真他妈见鬼,他再次无声地空做了一个口型,低头在画板上开始调色,企图用一些令人沮丧的深褐色将背景填满。

“你有那么多兄弟姐妹,是不是很有趣?”不算清晰的口齿,发音黏糊又绵长,Chris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整个班级只有一人的语音是如此。

“一点儿不,”他继续在调色板上漫无目的地移动笔刷,“你要和三个人抢夺圣诞礼物,在游乐园所有的时间花费在不停争论先玩哪个游戏,更别提电视机遥控器的归属,随时会引发三次世界大战——”他终于调出了那个意愿的颜色,抬起头,Sebastian正坐在他的身边,眼眸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画布,腮帮绷得紧紧的,鼻尖也有点发红。

和他不同,Sebastian极尽耐心又努力地描绘自己的那副图画,尽管上头只有两人,但对方细致地勾画了每一处,铺陈碎花墙纸的室内,棕色家具上垂着白色纱幔,穿黑色连衣裙戴珍珠项链的女士——

“那是你的妈妈?”

“对,”Sebastian侧过头来,肉呼呼的脸露出点微笑。

这家伙笑起来还挺可爱的——Chris忍不住在心内想,比Scott还要来的可爱些。

“你以前的发型和我老弟一样,”他接着道,“所以罗马尼亚也流行这种蘑菇头?”

“我不知道,”Sebastian咯咯咯地笑起来,Chris又注意到对方图画上的男孩,穿的是白色衬衫和深蓝色短裤——这家伙在罗马尼亚时明明穿得也算正常,难道是美利坚让对方圆不溜秋的脑壳坏掉的?

 

“Evans和那个罗马尼亚怪胎到挺有共同话题的,是因为都没有爸爸么?”Joe坐在他们前面两排的地方,正怪声怪气地和身边人讨论,是刚刚好能让全班人都听见的嗓音。

他倏地握紧了画笔,默念十遍不要给Lisa添麻烦,重重在画布上按下一笔。Sebastian显然也听到这动静,团成一团的身体颤了颤,随即又端坐好,眼睛只是盯着画板。

但是退让从来就不会换来什么平静。

Joe乐呵呵地站起身走到他们这一排,“是么Evans?现在你找到没爸爸俱乐部了对么?”

“我有爸爸,Chris也有爸爸。”他惊骇转头,出声制止的居然是Sebastian。男孩儿“嚯地”自座椅上站起,大声辩驳,似乎忘了之前自己被Joe捏到通红过的脸颊,被弄坏的衣服,被打破的铅笔盒——

“我们都有爸爸,”Sebastian用那特有的口音说出整句,“只是我们的爸爸和我们没生活在一起。”

“‘我们’?”Joe发出两声尖利的哼哼,老鼠似的三角眼滑过来盯住他,“那么你们真的是一伙儿的了Evans?你可别告诉我明天开始你也要穿碎花裙子和红袜裤了。”

从刚才就开始有的熙攘嘀咕在这句话后突变成了一阵巨大的哄笑,所有孩子们都回过脑袋饶有兴味地打量他,以及Sebastian,好像他们是两只在动物园里供人展示的火烈鸟。

“不是...”他鼓起胸腔吸了一大口气,低声喃喃。

“什么?”Joe不依不饶地追问,肥厚的嘴唇抖了抖,“建议你说得大声些,否则我们会以为你像那个小娘们一样只会细声细气地哼哼了。”

“他妈的我才不是娘们!”他再也无法忍耐更多,一个健步冲上去掀翻了Joe,“我不穿花裙子,我也不是怪胎!”

“你就是,你和那个罗马尼亚的小婊子一样!”Joe在受袭过后很快反应过来,一个屁股墩儿将他坐倒,两人在地上扭成一团,画架“哐啷啷”地倒下,剩余的孩子们在尖叫声中如潮水一般退开——只有Sebastian,仍站在中心,不知所措地望着他,眼眶通红。现在,火烈鸟就只有一只了。

TBC


评论(26)

热度(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