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十(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来点更狗血的,所有狗血都洒上去了。


十.

幕间休息时,Sebastian寻了一间吸烟室,尾随而来的Chris满脸震惊,

“你还抽烟?”

他也因对方的惊讶顿了顿,看指尖燃烧跳跃的火点,“偶尔。”随即又补充道,“你也抽呀,要不要一起?”

对方立刻捂住鼻子后退,“就算我失忆了,也很肯定我之前不会喜欢这玩意儿。”

这倒是事实,Chris是典型的奉行绿色生活的那一类好莱坞人。早起健身,喝鲜榨果汁,吃有机食物,自然也远离尼古丁。他进入工作室十载,吸烟技能得自于Scarlet。

“你从前总说,专业经理人可不应该有什么烟臭味。”

Chris显然认同自己曾经的谏言,不住点头,“所以说我的工作室内吸烟人不多吧。”

“还好,James虽然也有烟瘾,不过比不上Scarlet烟不离手。我只是偶尔会耐不住吸收些尼古丁,Tom倒是完全不抽的,不过最近被他那个骑机车的男朋友带坏了——”Sebastian哼笑着说出整段,很愉悦地享受Chris垮下的脸孔。瞧,偶尔逗一逗自己的老板,也是乐趣良多。

“停止Seb,”Chris皱着鼻梁拍拍他的肩膀,“给我一支烟。”

 

James虽然停工,但是工作室仍要运转。他今日同Chris来看舞台剧,不是闲来无事的享受,而是执行Chris在失忆前就欲展开的另一计划——在James以外,他的老板终于下定决心再签艺人了。

这建议大概在七年前就由Scarlet提出,不过Chris秉持要专心运作James一人的原则不愿轻易妥协。然而近两年James的事业已是巅峰状态,Chris终于松口,

“也许还可以看看别人。”

 

“给我说说今天这个男孩——”Chris斜靠在烟室一侧的墙壁,金棕色的睫毛在下眼睑投影出两枚小小扇形,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却有分外可爱的地方,“他叫什么来着?”

“Jonathan Storm,”Sebastian收回目光接嘴,“你观察他已有一段时间了。Jonathan毕业于纽约的戏剧学院,外形惹眼,不过也正因为此只能在肥皂剧集里负责露肉,没什么好发展。从去年开始他参与了这部舞台剧的排演,你觉得有潜力可挖——而现在,我们已经欣赏了整一小时,是否和你所想的一致?”

Chris眨了眨眼,睫毛也随之扇动,“肢体语言和面目肌肉的控制都不错,台词动情,爆发力也尚可——我相信在他那个年纪,并不容易。”

男人言辞郑重有力,显然对自己的判断毫无怀疑。Sebastian将香烟碾灭在烟灰缸,失忆又怎样,Chris Evans的自信无论如何都拿不走。

“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拟了合同,不过条款称不上大方——”

Chris一下裂开嘴,“看来我真的是个资本家了——”

“不不,”他摇摇头,“这是我的建议。这是在James之后工作室要签约的第二人,已经很受瞩目,如果条款再大方,Jonathan Storm难免觉得自己有商谈资本,其实他这几年的境遇不佳,恰到好处的合同才会让对方对工作室更忠诚。”说到此Sebastian突然顿住,在这么多年中,一直是Chris以老师身份教会他什么是“商人逐利”——

“听着Seb,不是每一个James想要的角色我们都要争取,也不是每一个他不愿接的我们就要推掉。作为经理人,你得比自己的艺人更清楚什么样的选择会让对方走的更远和更好以及——让你自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James的好工作给工作室带来现金,而现金的再次投入会让James找到另一份好工作。”

正是Chris孜孜不倦地教导他这些所有,所以他才成为今日的自己——可以理智分析整盘生意,而不是对着艺人的星星眼就头昏脑热的奉上所有....只是眼下,仿佛时空翻转,Chris成了那个需要被指点和引导的家伙——

“你想去同他谈谈么?等到整幕剧散场?”Sebastian敛下眉目,将所有纷杂的思绪收拢,你瞧,他永远最难习得的就是对着Chris公事公办。

 

***

他们等到工作人员散去一些后才进入后台,戏服都已经被替换下,码成整列挂在衣架。Jonathan,那个年轻的男演员正背对着他们检查一套和服。

“看来你不像平克顿——”Chris忍不住先打趣对方,“你如此迷恋巧巧桑。”

今日的剧目是由歌剧蝴蝶夫人改编,Jonathan扮演那名背弃了自己日本妻子的美国军官——这不是一个讨喜的角色,而Jonathan却将剧中人的轻浮同自大饰演的十分入骨,因此Chris坚信自己的判断,眼前人毫无疑问是适合成为工作室最新签约艺人的。

“Johnny。”男孩转过身,对方同自己几乎是一般高,头发剃的很短,而五官就更显精神了。“你可以称呼我Johnny。”

“我们是——”

“我知道你们是谁先生们。”Johnny一跨腿坐到了化妆镜前的座椅上,“Evans先生是James Barnes的经纪人——相信我先生,你上电影杂志的次数并不低于任何大明星。”

男孩所称呼的是Evans先生,然而加勒比海一样的蓝眼睛却瞥着Sebastian。Chris转过脑袋看自己的秘书,对方如往常一般挂着得体的浅笑,眼珠大而湿润。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那么Johnny,我猜你也一定知道我们不仅是来找你谈蝴蝶夫人的,顺便说一句,刚才的表演很精彩。”

“谢谢,”Johnny的腿大喇喇地敞开,“那么Evans先生,在看完演出后,你决定要签下我了么?”

这回连Sebastian也忍不住吃惊地挑起眉了,“这可不按常理出牌Storm先生——”

“可是Chris Evans也不按常理出牌,从这点来说我还真的挺适合你们工作室的对不对Sebastian?”

Sebastian显然更惊异了,“你还知道我?”

“我不仅知道你,”Johnny活泼地眨眨眼,“我还见过你演的蝴蝶夫人!”

“不,”Sebastian疑惑地歪了下头,“我从没演过蝴蝶夫人。”

“很多年前了,在某一个小剧场,不是什么公开演出的剧目,但是我确定那是蝴蝶夫人....在第一幕里,乔乔桑打着蓝色的折伞出场,你翩然而下——我不会忘记那场景,不过那时候我还是个真正的小屁孩,你当然不会记得曾有那么一个观众。”

“天哪....你说的是在罗斯剧院作为社区福利的那两场演出....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故事了——”秘书的脸颊漫上了两团粉云,瞳仁微微变大,低声喃喃,“原来你在那儿?”

“社区孩子不喜欢这些福利剧目,那天我打翻了冰箱的牛奶,作为惩罚要陪老妈看剧场演出,但是我见到了你,这就不是惩罚了——”Johnny到底过于年轻,甚至还未褪去婴儿肥,裂开嘴的时候脸颊就饱满地鼓起来。

“所以你真的演过舞台剧?”Chris用舌尖囫囵舔了一圈干燥起皮的唇角,而他则不一样,几乎要到了庆祝每天还有晨勃的年级了,又有太多关于Sebastian的影影绰绰隐匿在他头脑的空白区,在今天之前Chris不知自己会感觉如此恼火。

“不是什么真正的演出,我之前实习的那所剧场的临时剧目,我只是帮忙——”

“可是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乔乔桑,”Johnny的手掌滑过一旁浅白色缀着花朵的和服,“就和剧本上所写的一样,就像一只纤细颤动的蝴蝶。”

“等等,等等,”Chris终于捕捉到了另一些重要信息,打断两人的对话,转向Sebastian,“他说你演的是乔乔桑?——”

“我说了,那只是一出临时剧目。”Sebastian小声嘟囔着,捋了捋刘海,显然并不愿意继续讨论这个话题,“说回正事——Johnny,我们确实为你带来了一份合同,当然你可以请你的法律顾问协助你来确认是否要接受这份——”

“第一,”Johnny Storm站起来,走到Sebastian的面前,“我没有什么法律顾问。第二,我会签了合同,但是我希望你是我的经纪人。”

“第一,你可以谷歌相关法律条款。第二,想都不要想。”Chris冷着脸开口,他不会介意挫掉些眼前人的“锐角”,一点也不。

 

***

“Chris——Chris?”

“晚餐想去哪儿?想不想试下中餐?我知道有家——”

“Chris,我们得谈谈。”Sebastian拉住他的西服后摆,“别那么任性。”

“我一点儿也不任性,任性的是Johnny Storm。”

“Chris Evans——”Sebastian颇有些无奈地吁了一口气,双手叉腰。他只得放缓脚步,委屈地瘪瘪嘴,“是你说的Seb,不能让这个Storm太嚣张。”

“我是指我们不能在商业合同上过于大方,但是Johnny现在提出的条款并不苛刻,他只是想让我做他的经理人。”

“很好,他甚至还没进入工作室,就已经学会指派经理人了。那么之后,当他要指派角色,指派广告,指派采访的时候该怎么处理?”

Sebastian的眉眼温驯地展开,仿佛觉得他的问题有多幼稚和可爱,“等他进入了工作室,这些都会由我来处理了,控制好自己的艺人原本就是经理人的职责。或者说你是在担心别的?”秘书的嘴角向下撇去,“我不管你是否记得Chris,我们早就说好的,我已经可以当独立经理人了。我也会照顾好Johnny——”

不,你一点儿也不需要照顾他,你需要照顾的是我,我可才经历了车祸,记得么?

“并且你还是工作室的老大,我们以你为标杆。Chris,听着,Johnny对于工作室的发展很重要,别因为这些琐事——”

“这不是琐事!”他瞪着眼睛怒气冲冲,这是自他出院后之后第一回如此声色俱厉地对待下属。Sebastian愕然地后退一步,张了张嘴终于还是闭上。

“好吧,如果你坚持——”那双灰绿色的眼眸暗下去,“那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做....”

“不Seb,”胸腔涌起的酸楚勒住了的心,他猛然抓住Sebastian的双手,“不Seb,我不是想让你伤心。”与此同时,他的头脑就像一把被点燃的烟火,瞬时冒出七彩的光彩照亮出时空中曾经存在的某个画面:

还是他,同样抓着Sebastian的双手像缠绕住一只欲飞的蝴蝶,而他的秘书则身披一件舞台和服,向后倾斜的衣领让大片背部肌肤袒露着,美丽窄小的肩胛骨随时会化出翼翅——

“如果你坚持Chris....那我可以不去演出——”言毕男人松开了他的手,眼珠黯淡无光,他却急切地拥上去,想将对方纳入自己的怀抱。

Chris终于明白了,在很久以前,Sebastian就是他想绑于心间的那只蝴蝶,在月下悄然展翅,停驻在他的每一寸鼻息,只是现在,蝴蝶要飞走了。

TBC


评论(86)

热度(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