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溺爱记(圣诞合刊文放出)

Steve察觉到那个俄罗斯姑娘的父亲对她有些太溺爱了,于是决定进行一次家庭访问。

 

溺爱记

1.

Steve停步在花园前,脚前光秃秃的草皮同周围那些精心修葺过的可爱园子形成鲜明对比,上头没有栽种招人喜爱的绣球和柔软鲜嫩的黄玫瑰,草皮没有修剪和施肥,甚至连棵树都没有——

Steve的棕色眉毛拧到了一块儿,他快步步上台阶,在按响门铃前又检查了下衬衫的纽扣。

“早上好,Natasha。”

“爸爸,Rogers先生来了。”为他开门的女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她的个子刚到Steve的腰部,有一个极其动人又精致的尖下巴,头发是光泽的草莓金,眼睑上挑。无论任何人瞧见她,一定会大为赞叹,“多美的小姑娘——”

Steve也一样,

“爸爸!”Natasha“啧”了一下嘴,甩着手走到沙发,举止不算优雅,她一翘腿坐到沙发上,嘴唇嘟起来,“Rogers先生来了!”

“你可以小声一点,亲爱的。”Steve跟在她的身后,“我相信你爸爸正忙着做家务——”

“不,先生。”Natasha掀了下眼皮,这表情在十二岁的女孩脸上可以称得上酷了,“Bucky只是昨晚追肥皂剧所以睡的过晚了而已,他马上就下来。”

 

2.

楼梯上的动静险些让Steve认为有人从上头滚落下来,但不过几秒钟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年轻的棕发男人——虽然身形跌跌撞撞,但至少是用双腿到达客厅的。Steve快速扫视了下男人蓬乱又卷曲的半长发丝,现在他知道Natasha那头总也梳不服帖的红发是怎么回事了。

“你好,Romanoff先生。”他微微前倾身体,伸出自己的右手,结果对面的家伙露出一脸“得了吧”的表情摆了摆手。

“不不,其实的我的名字是James Buchan Barnes。”那男人吐出一长串语句,然后得意地抬抬眉毛,表情同Natasha如出一辙。

“你一定有很多疑问,Rogers先生——但是请坐,Nata,给我们的客人来一杯可乐冰。”

“不,谢谢你Barnes先生,但是我不喝——”

“略微少一点冰块,我的草莓。”Barnes歪在沙发上,裹在皮裤里的双腿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Steve慢了一刻说出那句完整的,“不,我不喝可乐,我不喜欢垃圾食品。”所以他现在只能捧着大号摇摇杯,并拢双膝坐在椅子上同对面的男人,他女学生的父亲正色道,“那么Barnes先生,就让我直接进入今天家访的第一个主题,你的女儿太爱吃垃圾食品了。”

 

3.

“像Nata这样的年纪,我建议饮食一定要健康。”

“当然,双手赞成。”Barnes自己也抱着一个更大号的蓝色摇摇杯,猛嘬了一口可乐才抬头,Steve注意到对方扫起的眼尾,迷人的双眼皮刻痕——同Natasha一样是让所有美国佬内心向往不已的东欧标志样貌。“所以我只给她喝零度可乐。”

“Barnes先生!”

“玩笑——仅仅是玩笑,我的意思是,我当然为我的女儿提供了健康饮食。”

“那么,”Steve放缓语气,清清嗓门继续,“容我提醒您,也许更重要的是教育Nata接受健康的饮食习惯,例如——她至少不能每天都让别的学生喝掉自己的午餐牛奶。”

“哇哦!乐于助人。”

“其实是逼迫。”

“咳咳——”Barnes尴尬地摩挲下巴,Natasha翘起自己的一条腿,Steve打心眼里不赞成这样年纪的女孩儿就穿豹纹打底裤。

“学校的牛奶是西瓜味,爸爸,你应该知道这是一场灾难,而且我也不想浪费。Peter的胳膊就和凳子腿差不多粗,我认为把牛奶让给他很合适。”

“唔——你瞧。”Natasha的解释显然给足了自己父亲底气,Barnes重新转过头,这打断了Steve对对方形状完美的颚骨的欣赏,他收回目光,脚掌抵着脚掌搓了搓。

“这一定是随我,我也不喜欢西瓜味的牛奶,而且她还是出于一颗帮助他人的好心肠。”

“Barnes先生,这就是我要同你谈的第二个问题,你太溺爱Natasha了。”

 

4.

“首先声明,我并不是那种认为父母意志应该强加于孩子的——老古董。”当Steve如此郑重说明时,他承认自己有点儿被Barnes那种似是而非的笑容惹恼了,但却又觉得对方微微扬起的嘴角颇有吸引力——他为这莫名的情绪怪罪自己,以至于最后一个单词突然走了调。Barnes“噗嗤”一声笑出来却又马上礼貌地捂住嘴佯装咳嗽。

这下Steve更羞恼了,他的语速快起来,语气也加重了些。“但是这样年纪的孩子仍旧应该得到父母正确的引导,学习一些良好的生活习惯——而当他们的行为本身有偏差时,父母应该有纠正的姿态。”

“当然当然,您说的很对。”Barnes垂下眼睑,圆润的脸颊处晕出一点点红,这让Steve瞬间又惶恐起自己的态度是否过于凶残。

“我的意思绝不是你不合格,你一定非常爱Nata,只是在某些时候你需要给Nata合理建议。例如她从小就练习芭蕾舞,非常有天赋,可是近来她缺席了不止一次的训练。”

“因为她看了犯罪心理只想去当一个FBI了。”

“Barnes先生——”

“谁说这不可能呢。”

“我不反对她有自己的想法,但是Nata在芭蕾上的天赋非常难得,您不确定再和她好好谈论下这点么?她有机会获得高额奖学金,去最好的艺术学院深造。这也正是我一直以来所苦恼的,您对Nata过于放任自流了。”

“唔,也许这是因为我和她不是一个姓?”

“什么?”

 

5.

“您一定也注意到了。”也许是之前的短暂交谈起了点儿作用,Barnes站起来打发Natasha去了游戏房独自玩拼拼乐,然后自己跑到料理台为Steve到了一杯牛奶——这就健康的多了,“您用过早餐了么?我的蛋卷手艺还不错。”

Steve在出门前有吃过一个三文治,但是Barnes站在料理台低眉顺眼地在平底锅上匀上鸡蛋的身姿再次搅动了他的食欲。

“如果不麻烦你的话。”

“当然,先生。”Barnes抬头,冲他挤挤眼——,“您一定也注意到了Natasha和我的姓氏不一样,她在升入小学时才和我生活到一块儿。”

“噢——这——”Steve一时琢磨不出对方话语中的暗示,“你是指,在此之前她同自己的妈妈生活?”Barnes瞧上去很年轻,但是谁知道呢,英俊男人总会有特别多的往事。

“Rogers先生,”Barnes突然凑近他压低了声音,Steve可以窥见对方挺直鼻梁上的褶皱,唔,有点可爱。“Nata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您瞧不出么?她来自俄罗斯,而我可是个美国人。”

Steve吞了口口水,将自己的吃惊掩饰的很好,“你是美国人?”

“难道我不像?”Barnes耸了耸肩,“布鲁克林。Natasha没有父母照顾她,当然我原本可以让她跟随我姓,但是经过讨论,我们都认为保留一点儿她出身的痕迹更合适。”

“当然。”Steve仍旧反应迟钝,另女教师们着迷的下巴极其缓慢地点了点,“非常抱歉,我居然对如此重要的信息全然不知,这是我的失职,我以为——这一定很艰难Barnes先生,让一个青少年期的孩子进入自己的生活,非常了不起。”

“这可怪不到您头上Rogers先生,”新鲜的还冒着滋滋热气的蛋卷已经出炉,蛋皮里裹着的是胡萝卜和甜椒以及土豆条,Barnes将蛋卷切成两份,盛到碟子上端出来,“是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你明白,我希望对Natasha的影响降到最低。”

“当然。”Steve已经完全没了家访前气恼的态度,他窘迫地低下头,握住马克杯的指头都红起来,显然他的眼前是一位善良,慷慨,还会做美味蛋卷的好青年,能收养一位命运坎坷的小孤女,而他居然在此之前竟然认为对方是一个过于溺爱孩子的糟糕父亲。

“但是就像您说的,这非常艰难。Natasha正值于青春期,并且这经历本就会让她比同龄人更敏感些。所以才会有这些故事——在您看来是过于纵容了,但我只是觉得宽松的教育环境和平等的态度会对她更有利。”

“我现在完全理解您了,Barnes先生。”Steve羞愧地甚至无法安心吃下蛋卷,“我为我之前可能所抱有的偏见抱歉,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父亲。”

 

6.

“其实我很认同您的教育观念。”当用完早餐后Barnes提议是否再来一杯咖啡时,Steve欣然同意了。他也注意到了更多Barnes的闪光点,例如对方的绿眼睛在阳光的映射下极其迷人,敞开衣领下的锁骨很有男人味,皮裤不但能衬托双腿也能衬托臀部——更别提微笑起来的嘴弯了,“只是Nata,让我不由自主想让她能享受更多自由,有时我甚至想毕竟我不是她的亲生父亲,是否有资格对她的生活方式进行质疑。”

“不,你当然有——我不是指质疑,而是教育孩子的权利。并且我们都清楚Natasha是个好姑娘,她当然有点叛逆,但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谁不是呢,而她又是那么聪慧和善良。不过Barnes先生,我们在某些问题上不能让步——”

“例如?”

“例如不能有太多的垃圾食品,即便她对自己的未来有所选择也要确保她知晓自己的处境和因此的后果——她不能再逼迫Peter喝西瓜牛奶了,那味道确实不怎么样,所以她要自己解决。如果她确定要结束芭蕾舞的训练,她应该亲自同自己的教练谈谈,而不是任性地逃课。怎么样?”

“听上去很公平——”Barnes耸了耸肩,“不得不说你让我有点自卑Rogers先生,你有完美的腹肌,却还知道怎么当一个优秀的家长。”

Steve的双颊烧起来,他当然穿了上衣来进行家访,只是所有T恤在他的身上往往只能体现出一种视觉效果,“我大学主修教育学,有晨跑的习惯。”

“唔——那很棒,”Barnes点点头,红色的舌尖绕着唇瓣一卷将嘴角的油腥舔去。“我没有自己的孩子——单身太久了,并且我早晨总也起不来。”

Steve的眼睛只能瞧着自己的板鞋了,“这样听起来我们有很多可以交流的地方。”

“听上去只能您教导我——我可没有什么值得分享的。”

“你的蛋卷是一流的。”Steve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这似乎是个合理的约会理由了。

“那太棒了,至少我不会为自己毫无付出羞愧了,容我再正是介绍一下自己。我是James Barnes,来自布鲁克林区,你可以叫我Bucky。”

“Steve Rogers。其实,我也来自布鲁克林。 ”

 

7.

“所以你准备和我的课业老师开始约会了?”

“不,我们会面的目的是为了让你的学业和生活都步上正轨——至于约会,Nata,还记得你Bucky叔叔上一次与人共进晚餐是什么时候的事么?如果你的老师对我有好感,我不会介意尝试一下的。”

“所以他现在依旧认为我是一个可怜的俄罗斯孤儿么?”

“我可全部是实话实说,我只是收人托付照顾孩子,为了你能在美国合法念书办理了收养手续而已,你搞武器贸易的老爸老妈也确实没时间照顾你。我都不知道他的误会是哪来的——但这就是让人觉得可爱的地方了。”

“噢Bucky叔叔,我不想再听你对我课业教师的花痴了。”

Bucky Barnes站在自家光秃秃的花园前眺望那个早已走到转弯道的男人身影——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腿那么长的约会对象了。

“不管怎样,Natasha,今后你要多喝点牛奶,我希望有人觉得我教育有方。”

The End


评论(23)

热度(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