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士兵之家 篇五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十三.

【我再也没有提起过北方人以及那场传说中的战争。但是传言却已化为现实的猛兽开始侵袭这片土地的每一寸。

【春天,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时节。每年的此刻都有大量的“新人”会加入庄园,今年也是如此,有黑皮肤的,也有白人,全是男性,强壮异常,同往年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并非前来播种。Rogers庄园专门开辟出一片空余的土场,这些强壮的男人白天都在土场上互相角斗和攻击,过了几周后,我看到土场里竖起了圆圆的草垛。“那个是什么?”某天再次路过土场时,我终于忍不住提问。“那是练习射击的靶子。”Barnes先生回答我,我们在土场外围停留了一会儿才离开,临走前Barnes将卷烟扔在脚下用力踩灭,“迟早都要完蛋。”他恨恨地说道。

我不明白Barnes先生所指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正在这么做的不仅仅是Rogers庄园。这附近所有的大庄园都在成倍地购买壮丁——以及枪支,“新人”像牛羊一样被成群地牵入庄园,枪支和火药则是装在木箱中,一马车一马车地运进来。待到最后,这些半公开的怪事终于无法再隐瞒。四月底的一天,Rogers老爷召集庄园中的所有人,第一次,这些黑人没被要求低头跪在土地上,他们被允许盘腿坐下,倾听自己主人的演讲。

“有邪恶的力量正在攻击我们,如果他们胜利,你们所有人将会无家可归,将会流离失所,再也不会有清水和面包,你们的孩子将从此生活在地狱里。”我想并不是所有黑人都能听懂这些话,因为那些工长们很快就转身对着自己所管理的小组悉悉索索地对话,惊慌就像一阵黑色的潮水般从前向后蔓延开,每一个明白了Rogers老爷所言的黑人,都露出恐惧的神色,他们双手环抱住自己本已不健康的躯体,眼珠浑浊,干裂的嘴唇打着颤。我转头看向Barnes先生,他下巴紧绷,脚尖神经质地点着地,直到这场讲话结束,他始终没有开口。】

 

十四.

【“我建议你往更南方去,那里还有属于Rogers的田地和宅院。”

在这次讲话后的第一个周末,Rogers庄园迎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狂欢,所有的黑奴都得到了一份额外的麦麸面包和一小桶橄榄油,这是来自Rogers老爷的恩赐,并且可以早收工一个钟点。我自然也领受到了我的那一份,于是决定提前到Steve处报告,温习上堂课的短文。

Barnes先生对我的到来已有预料,并没因此终止正在进行的谈话,他随手一指示意我坐到木椅上,自己则将手臂懒散地挎在衣架上,“Sam也许可以陪着你一起。”

我眼皮一跳,脸孔转向Steve,我的老师,同往日一样,正用细小的胳膊撑起金色的头颅、安静地翻阅一本书册,“Bucky,你在建议我当逃兵?”

“天煞的,你可根本不是一名士兵。你得认真点——”Barnes先生上前两步,将手掌撑到Steve的书桌上,“到更南方去,那里还比较安全,空气宜人,适合你休养,记得么Steve,你要照看好自己的身体。”

不错,Steve Rogers少爷患有气喘病。他的肤色因为疾病的缘故蒙上了极为艳丽的红,也是疾病的缘故说话才需要轻声细语,略一激动,咳嗽就会让他的身板起伏地如同雨季时最湍急的河。他不能过于劳累,总要躺在床榻休养,也不能冷热交替,以免染上更麻烦的热症。“我会照顾好我自己Bucky,但我不准备离开庄园,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Steve暼我一眼,“我还要继续给Sam上课,我知道庄园已经配备了保安队,我猜眼下我们还是安全的。而且留在这儿,买药才会更方便,我不能离开那些药,你是知道的。”

Steve的病症从很久之前开始就一直依靠草药调理,但是据说在英格兰和法兰西,那些我见也没见过的国度有可以让Steve变得更好些的药品,从北边运过来,在这场无声无息的战争突然开始之前,Steve便已有定期采购的习惯了。而Barnes先生是绝不会冒险让Steve短缺药品的,果然,他退后一步,眉头紧紧地拧起来,“我们不能一次性采购多一些,然后再到南方去么?”

“那得提前打点,但是不是说有便有的,我可以从现在开始计划,这样也许等到六月后,我就可以动身。”

“六月….”Barnes低声喃喃,“那还不够快——。”他烦躁地甩着领巾,都顾不得额角的一大团灰。

“你在着急什么?”Steve站起来,从书桌后走出来,自前襟处掏出一大团帕子按在Barnes的脑门上,比他高大的男人反倒后退一步,脸颊侧面以及耳垂透出一点红来。

“你总是这样,不听我的劝。”Barnes先生小声埋怨,扶住Steve的手,一捋棕发从他的前额垂下来,Steve反握住他的,“你也一样,混账。”

他们交握的手掌很快分开,Barnes先生仍旧站在原地,Steve抬头打量他一会儿,突然后退一步,“你还有什么话要同我说,Bucky?”

我满心疑虑,因为Steve适才还稳健的声音有轻微地颤抖,他的脸庞晦暗的像被乌鸦亲吻过。

“Steve…”Barnes先生的脸孔微微侧过,“我想早一些告诉你的,但这决定原本就很突然,我要去军队了。”

“你加入了联盟军?”“这不是我所愿意的——但是总要有人去。”Barnes瞧了我一眼,然后伸出蜜色的胳膊,勾住Steve的肩膀,“我希望我能早些告诉你。”

“我知道——”

“照顾好自己,别在我回来之前做任何傻事。”

“噢Bucky,”Steve少爷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他的声音已经完全破碎了,他踮起脚,将金色的头颅轻轻靠在Barnes先生的肩膀,“Bucky,Bucky,所有的傻气都让你给带走了。”】

 

十五.

【Barnes先生离开后,我正式成为了Steve的侍童。最重要的工作便是每两周替他前往驿站领取运输来的药品。但是同Barnes先生的盼望相违,Steve所需的药剂总是缺乏,每回我只能拿回小小的一包。

“战争期间,物资自然格外紧缺。”Steve用温开水服下白色的药丸。“Bucky有来信么?”

“不,这周还没有。”Barnes先生的信件来的毫无规律,不,不仅是来信的时间,就连信纸也是被裁切成长短不一的纸片,上头是用炭笔写成的粗粝短句,大部分是“你好,我这里很不错。”,“身体如何?药剂备足了么?”“我猜今年的甘蔗会尤为甜,代我多尝尝糖水。”这样的家常话,好似他不过是出一趟远差,而不是去战场械斗。Steve偶尔会同我展示这些信件,偶尔不会,他若展示的时候便一定忍不住笑话自己的好友,“你瞧,这就是Bucky说不能教你英语的原因了。你的作文已经写得比他的更好。”但是不管如何,Barnes先生的信件一旦到达Steve手上,必定会被他纤弱的指头捧起,细细阅读,仿佛那些只言片语有一篇小说这么长似的。

信件的内容从来不描绘战争,Barnes也不会叙说自己拿枪的手,不讲他是否有击倒过自己的同胞、或者被同胞击倒过,而Steve的回信也从不提到庄园,他会写夏季前的雨水,被风吹散的花蕊和在马场悠闲信步的马驹,写我的学业的进展和窜高的个子,但是不提Rogers老爷开不完的会议,不提新设的火药仓库,还有午睡在田边成群的奴隶们。

“那我的信交掉了么?”

“当然。”

“你从来不问我那些是什么信。”

“那是你的药品订单,先生。”我抬头,慌忙又垂下来,“那是你的药品订单,Steve。”我用一边的脚尖抵着另一边,想了想补充到,“Steve,您是Barnes先生最重要的人。”

“什么?”Steve的声音低沉又温和,他好像被我逗笑了,漫不经心地将垂下的刘海拨上去,“你在说什么Sam?”

我梗起脖子,下巴前伸,大着胆子继续,“我绝不会背叛Barnes先生,而因为您是他最重要的人,所以我也绝不会背叛你。”

Steve的笑容顿在了唇角,他伸出手轻柔地按在我的额头,“这是谁告诉你的Sam?”

“这并不需要什么正式告知,一个人的眼睛看向哪儿,嘴唇想对谁启开,又想要伸手拥抱谁,那是有眼睛的人们都能明白的,您也一定知道。”

“——我知道,”Steve阖了阖眼皮,盘腿直接坐到地毯上,拍拍地面示意我一同,他的眼睛望向挂着绿柳的窗台,低声喃喃,“当我在年幼时,我就已经认识Bucky了。哦,你一定很奇怪,为何我总叫他Bucky。”

“James Buchan Barnes,那是他的全名。几乎我的一生,都有Bucky陪伴。他是来自密西西比丛林的精灵,独一无二的鹿仔,我叫他Bucky,只有我能这么叫他。他从前常牵着我的手开玩笑,‘小可怜儿Steve,但愿只有我能这么照看你。’,可是他不知道,我也惟愿他是我的秘宝。可是Sam——”Steve的眼珠突然翻出了困苦的浪,“在南方,在Rogers庄园,我和Bucky的愿望永远不可能成真,因为在这片土地,任何人都没有选择的权利。例如你,你想继续学习英语么?”

我立刻点头。

“然而如果明天我不愿意你教导你了,或者我的父亲让你去干其他的活儿,你就毫无办法了。我还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喝鲜奶,所以我每天都会在书桌上放上一杯——”我害羞地低下头,Steve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别担心,我很愿意分享给你一杯鲜奶,可是如果我明天不愿意了呢?”

我怔怔地抬头,听着他继续说下去,“如果你的人生没有选择的权利,你就没有尊严,如果你没有尊严,那你就无法保护自己所看重的一切,你的母亲,你的朋友,你的产业——”

“还有你的Bucky。”

“一点儿没错——”Steve对我眨了眨眼睛,“所以,我会做很多事,很多很危险的事,因为这片土地上的人值得更好的世界。无论是庄园中的白人,还是黑人,在无知无觉中他们的每一寸骨血都在被压榨,这样的故事不应该继续。”

我突然直起身体,垂了Steve的前胸一拳,这显然让对方大吃一惊,“算上我Steve,”我大声说道,嗓门敞亮得就像枚炮仗,“你的危险事都请算上我。因为Sam Wilson再也不想靠许愿才能喝上牛奶了。 ”

Steve沉默了两秒才回答我,“当然,Sam,你已经是我的小信鸽了。”

“来个更了不得的名字才行,至少要是猎鹰——”

TBC


评论(18)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