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士兵之家 篇三

篇一  篇二


九.

【我很喜欢麦穗子被风吹起浪的模样,每到那时,整片麦场都会浮上一层美妙的光晕。妈妈告诉我这最美妙的色泽便叫做“金”。

据说每个庄园主老爷都很喜欢“金”。他们的衬衫袖口和西装马甲上一定要绣上金线,他们的嘴里镶有金牙,他们收集的画像中要有金粉。而Rogers老爷,也有相同的癖好,他收集有非常多的镀金盘子和茶壶,Barnes先生告诫过如果我不小心损坏了其中的任何一个,那是砍掉四肢也无法赔偿的。

然而,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Rogers庄园最美丽的“金”蕴藏在顶层阁楼中。

我依旧能够记起那晚天边火烧似的晚霞和其后挂上橡树枝头、分外亮堂的圆月亮,我蹑手蹑脚地随着Barnes先生攀爬上楼梯,拨开红色天鹅绒的帘幕,“嘿,我把他给带来了。”Barnes先生朗声道,边说边褪下自己的布质马甲,随手扔在侧手边的沙发上,显然同这阁楼的主人非常熟悉。

这是间布置得简单整洁的小小会客室。我的正前方是面充当隔断、由灰砖砌起来的高墙,显得朴素又庄重,上头挂了好一些炭笔画,灰墙的两旁则是通向后头房间的通道,在陈列沙发那侧墙的对面是一个巨大的壁炉,炉膛旁的铁筒里放着烧火钳和干木柴。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从灰墙后头传出来,“你怎么来的这样早Bucky?一定是又想从我这里顺走牛奶和果糖罐子了。”紧随而来的是轻柔的脚步声,因在Barnes先生发话之前我只敢低着头,此时便瞧见一双蹬着蓝色拖鞋的脚,似乎比成年男子小上那么一点,绝没有任何田地里人才有的磨茧和龟裂,那肌肤简直比奶还白,我终于忍耐不住抬眼偷瞥了一下——我想,我见到了此生所见过的最美的“金”。

站在我眼前的年轻男人并不高大,如果要同Barnes先生相比,似乎整整矮了大半个脑袋,肩膀也窄的多,但是他有一双无比美丽的蓝眼睛,那闪烁的光让我想起镶嵌在那些夫人和小姐们手上的蓝宝石——不,也许比那些还要耀眼,他的脸蛋以及所有露出来的肌肤都同我刚才所见的那双赤足一样,全都是牛奶一般的白,两颊透着女士们所擦胭脂的红晕,鼻梁高挺,嘴唇薄而坚毅。他虽然还没说很多话,但是举止和气质都已显得文雅的不得了,唯一所不平衡的是下巴过于尖了——简直盛不下五官,很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当然我知道这样的少爷是绝不会缺少鲜奶和面包的。最后便是他的金发,亮泽得同金缎子一般,柔顺得似穿过掌心的溪水——

我呆呆地望着眼前的金发男子,直到Barnes先生拍了下我的脑袋,“这是你的小主人,Steve Rogers少爷。”他边说边转过头对着Steve少爷先啐了一口,“谁稀罕你的牛奶和糖罐子,难不成我是贪嘴的人么?”

Steve眨了眨蓝眼珠,无言地摇摇头,嘴角抿住一丝微笑,是一点儿都不想同Barnes先生计较的意思。Barnes先生打了个哑炮,讪讪地撇嘴,”这是Sam,我给他取名叫Sam Wilson。你的父亲也允许他跟着我学习一些简单工事,所以他现在是服务于宅邸内的小奴隶了。”

Steve少爷对这句话似乎不满,因为他适才还快活的蓝眼睛愁苦地皱到一块儿,然而只是一会儿,他便对我摆手,“进来吧Sam,我听Bucky说你想学习英语?”我慌忙抬眼瞧Barnes先生,在后者点头首肯了之后才跟在Steve少爷的后头,进入灰墙的另一侧。那是一间比外侧宽敞得多,有棕木色整套书桌,大大的落地书橱,在最里头的圆形地毯上则是一张铺着蓝色被罩的床铺的卧室。Steve少爷在书桌前坐下,并且示意我在另一侧落座,我诚惶诚恐,在庄园内,是决不允许在主人面前坐下的,我连忙弯下腰,“先生,这样就是我的罪孽了!”

“这罪孽来自哪儿?”

“因为我损坏了庄园的规矩,先生。”

“这样算,那你想要学习英语是不是也是一桩罪孽呢?”Steve少爷一句接连一句,我的身体扑簌簌地颤抖,意识到这位少爷的个性远比秀气外貌要刚毅的多。

“Steve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难道庄园的规矩就是你可以反抗主人么?”Barnes先生狠狠给我脑袋来了一下,我痛地缩起肩膀,终于颤悠悠地坐下。

“你不必害怕Sam。我听说了你的故事并且愿意帮忙,Bucky说他的学识有限——这倒是不错。”Barnes先生在后头立刻大力地“啧”了一声,Steve少爷只是微笑,“我也不是十分好,只是论到教导英语也许比Bucky要适合些,但是如果你要我当你的小先生,那就要遵守几条规则。”我忙不迭地点头,这正不是我最擅长的事情之一么?

“第一,你要称呼我Steve。只是Steve而已,既没有少爷,更没有什么老爷。”我惊愕地瞪大眼,Steve伸出一根手指头阻拦我。“听我说完Sam。第二,我不喜欢对着别人的头顶,所以如果你同我说话,或者我同你说话,都要看着对方的眼睛才行。第三,学习是一件苦差事,你要打算开始就绝没有什么回头路可走,不但上课时要认真听讲,下了学堂我还会布置作业,你要仔细温习。我这里不会有荆棘条,也不会有烧红的铁丝,但是老师会对不认真的学生也有处罚,听明白了么?”我呐呐地点头,刚要回答,Barnes先生突然一巴掌拍在书桌上大声道,“最后一项,所有这些只能私下做,绝不能出现在除了你们两人以及我之外的第四人面前!”我回转头,Barnes先生目光灼灼瞪着我的新老师。

“Bucky——”Steve的声音代表抗议。

“这是我们说好的。”Barnes先生并没有退让的意思,“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带着他离开这。”

不!绝不要——我哀求地再掉转头对着Steve,他绷紧了脸部,“好吧Bucky,我同意。那么Sam,今天就开始第一课好么?”

“没问题,Steve先生——不,Steve。”我咬了下自己舌头,这才讲出符合Steve要求的话来,他似乎很为此高兴,那双蓝眼睛亮的像夜晚的明星,“好,稍等,我会为你找些适合你阅读的书来——”他边说便起身,走到那架相对于他的身体来说要大得多书柜前,Barnes先生瞧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小声嘀咕“这样真能使他快活起来也是好事——”

那时我还弄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而Barnes先生已经走过来捏着我的耳朵嘶声道,“好好表现小鬼,我要帮你们当看门人了。Steve这混蛋,也没有准备什么奶和糖,太过分了——”他边这么道边打了个哈欠,摇摇晃晃地朝门外走去,这就是我真正的第一课了。

 

十.

“Steve Rogers才是我祖父的真正老师。”我合上本子,转向Paul,后者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这真是一桩奇事, Wilson先生,现在我也弄糊涂了。”

“这座庄园世世代代的主人一直是Rogers家族,某一天却突然转到了我的祖父名下——我们都知道他在那个年代的身份,都暗自惊奇。而现在就更奇妙了,一位南方庄园主的少爷,怎么会那么热衷教授一位黑人小奴隶语言呢?我想这座庄园最后辗转到了我祖父的手上,也许也同这位Steve Rogers先生有莫大的关系。”

“我想这一切都会在Sam之后的随笔中有所提及的。”Paul很笃定,顿了顿继续,“现在我倒是好奇这本Sam的练习手册怎么会在Barnes的手提箱里保存,还有,我知道你一定同我一样好奇,Barnes和Rogers到底是什么面目的年轻人呢?如果你不介意,也许我们还有别的线索——”

“你是说那个写了我爷爷名字的手提箱?”

“没错,在那之中反倒没什么线索?”

“我得到了那枚照片,因为剩余的似乎都是之后在士兵之家疗养伤兵们的资料。不过你说的对Paul先生,”我站起来拂了拂湿润空气中飘洒的细尘,“不如再去仔细瞧瞧,也许还能得到额外的线索。”我抬眼望向门廊外,日头已在不知不觉中缓缓下沉到天际,我见到Sam所叙述的如同火烧一般的晚霞,亮红色的光芒撕开了整个天幕,而整个士兵之家的故事才不过被我同Paul撕开了一个角而已。

TBC

评论(15)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