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少年无猜 篇三(奶包和奶桃的初恋史)


三.告白

形体课程结束的时候,Sebastian被Daphne堵在了走廊。

“你怎么了?”女孩儿嘴里嚼着口香糖,一下一下地甩着辫子,Sebastian侧身从她的身边走过去,“什么怎么?”

“别同我装傻。”Daphne灵巧地转回到他面前,“早餐的时候你还挺快活的,笑的像头挖到蜂蜜的熊,所以说昨天和美国佬的约会算顺利?”

Sebastian撅着嘴巴掖了下夹在手臂下的帆布包,“还好.....”

Daphne摩挲着下巴,“那你从刚才到现在又在不高兴些什么?”

“哪有?”

“你还要装模作样?”女孩儿举手K他的脑袋,Sebastian抬起胳膊做抵挡状,圆脸无法掩饰地垮下来,嘴也瘪瘪的。

“上完第二节课的时候我看到Chris来找你了,然后你就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那个混蛋到底说了什么?”

“没有什么,”Sebastian顿了顿,搓了搓自己有点发红的鼻尖,“他说今天傍晚有一场小型球赛,所以要和球队的家伙们一起午餐和讨论战术,没办法和我们一起。”

Daphne放下心般的舒出一长口气,“你是因为这个不高兴?别搞得太严肃,你知道的,恋爱期间就是要给对方多一点空间。”她背靠到走廊墙壁,模样痞痞地开始传授自己的恋爱经验。

“我们根本就没确定什么关系啦——”Sebastian觉得对方声音太大、有点紧张的左右环顾,然后和女孩一起挨到墙壁丧气的纠正。

“哦?我还以为你那么高兴是因为被表白了——”

“根本没有....”Sebastian低头嘟囔了一声,随即摸了摸口袋,

“喏,他在找我的时候顺便给了我这个。”他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张已被揉成团的纸条展开,钢笔写的字条上还有些擦糊的蓝色墨渍。

【我很郑重地为昨晚的亲吻抱歉,希望你别不高兴。】

“什么?郑重他个大头鬼啦——”Daphne伸长脖子看清了纸条上的字,立刻气呼呼地大叫,手叉腰站在走廊中间开始隔空教训写出纸条的家伙,“他吻你了么?既然吻了那道什么歉!”

Sebastian指指自己还有一点肿的眼皮,“这里被蚊子咬了,然后...他就亲了一下——”

“我还当他和你舌吻了十分钟——”

“才没呢...”Sebastian拿回纸条用手指去抠那张薄薄的纸片,“所以你跟我想的一样么?他是不是....觉得其实不想和我交往,就写了这个,很多人都这样,只是在酒吧里喝晕或者荷尔蒙突然乱发,事后就后悔。”

“可是他对你口水哈哈了一周哎。”Daphne也有点想不通的样子,“再说,如果是我怎么都要占到点便宜才后悔啊,他才亲了下眼皮干嘛后悔啊!难不成你的眼皮是臭的!?”

Sebastian又露出那种快要哭的表情。

Daphne忙尴尬地安慰,“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有可能是你想多了,他真的只是想要道个歉。”

“可是什么情况下才会有这种道歉,你交过的男朋友里有么?”

Daphne心虚地摸鼻子,眼珠向外斜,“也不是没有。”

 

然而即便有好友的安慰,这一天余下的时光里Sebastian的心情也未好起来,Daphne特意在下午的课程间隙跑来告诉他公共食堂今天有提供柠檬塔,也只换来了他有气无力的哼唧。

Sebastian很想同Chris谈一谈。例如,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拜托,吻过眼皮也是吻啊!),或者问清楚对方道歉的含义,但是又觉得这样太像恋爱新手,或者在演八点档的肥皂剧。当然他也可以表现的干脆些,完全不去在乎对方的想法来当做所有的一切未发生,但是这又显得他过于随便(哪能让人随意亲个嘴,不对,亲个眼皮——),Sebastian不胜其烦地抓住头发苦思冥想,直到Daphne朝他身上扔纸团示意一起用晚餐。

但是Chris Evans却在走廊里堵住了他们。

对方换了一套全新的球员制服,大概是为了下午的比赛,手臂上缠了护腕,棕发胡乱地竖着。

“Seb!”波士顿男孩大叫他的名字,把Sebastian吓了一跳。

“你们去哪儿?”Chris冲他眨眼睛,神色看不出任何异常,还很友好的同Daphne点头致意。

“公共食堂,今天有柠檬塔。”Sebastian脱口而出,却马上觉得自己的回答愚蠢无比,显得他是个沉迷食物的边缘男孩。

果然Chris也觉得这回答不妙,因为男孩的脸上显露出明显的失望,“你不来看我的比赛?”停顿一两秒后,又略显迟疑地补了一句,“今天我是首发....”

【我为什么要来看你的比赛?为了你的道歉?】

Sebastian把这句话咽了下去,尽管他真的很好奇,快要憋到爆炸,并且也意识到自己不可能真的潇洒到当做一切如常,但是无论如何此时不是一个展开对话的好时机,所以Sebastian只能选择紧闭上嘴。

“你的比赛什么时候开始?”Daphne突然在一边插嘴,Sebastian吃惊地瞪了好友一眼。

“你们会来?”Chris发出兴奋地呼哧声,“还有十五分钟,我在球场边帮你们留了好位置。”

“好吧,我们去买可乐,然后马上赶来。”Daphne推了把Sebastian,回头拼命挤眼。

 

“我觉得有情况。”在Chris走远后,女孩儿才故作神秘的开口。

“如果有人喝多了发晕,随便吻了一个自己没兴趣的家伙,才不会之后还特意邀请对方替自己的球赛加油。”

Sebastian张了张嘴,他开始觉得Daphne分析的有道理,但是又不想太快重燃希望,毕竟在两人的首次约会之后,Chris先是给了一张道歉的纸条并且又没有向往常一般同他们用餐,他没经过恋爱洗礼的脑细胞开始不够用了。

“所以我们先去球赛看情况,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你去买爆米花杯和可乐吧。”Daphne继续很笃定的下指令,“你要镇定一点,不能先败下阵,Chris Evans虽然帅,但是你也不赖嘛。”Sebastian只好探口气,斜挎起帆布包,先为好友服务。

 

他们在比赛开始前一分钟举着大份的爆米花和可乐坐到座位,Chris正在场边热身,一些穿着紧身背心的女孩儿冲他吹口哨,Chris有点害羞又有点兴奋地冲她们微笑,一直到瞧见Sebastian,他快速放下篮球,跑了几步到离Sebastian近些的那一边。

“Sebby!”他大喊,以至前排的观众回过头来好奇地打量,Sebastian不敢抬眼,不过也不想当鸵鸟,于是梗着脖子和Chris对视,他以为对方会继续说些什么,结果Chris只是一副兴奋过头的模样冲他猛挥两下手然后又跑远了。

“这样他看上去有点傻。”Daphne在旁边评论。

【哪有,明明挺可爱的。】

Sebastian腹诽,转而觉察到自己的不争气,白天的不愉快竟然那么快被冲散。于是当跑到远处的Chris再次回过头冲他举手示意的时候,Sebastian扳直了面孔,到底为什么要道歉呀......他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然后,比赛开始了。

比赛的节奏比Sebastian所想象的快的多,球队是夏令营中擅长篮球的男孩子们临时组建的,Chris担当的位置是前锋,他跑的很快,运球动作熟练又潇洒,不过投射技术还要再练习,连续丢了两个三分球后,已经完全沉浸在比赛中的Sebastian忍不住为对方扼腕叹息,幸好Chris很快抢到了漂亮的篮板球,Sebastian又兴奋的举手欢呼了下。

“喂喂,你变得也太快了吧。”Daphne也在一边吹口哨和鼓掌,但是还是比Sebastian看上去冷静的多。“刚才是谁不想来看比赛的。”

Chris又投进了一个两分球,进一步拉开了比分,Sebastian已经站起来鼓掌了,脸蛋红红又汗涔涔,完全没听到好友的吐槽。

Chris突然转向看台,对着他比了个V,Sebastian“啪”地一声坐下,躲到前排的高个子身后。

“干嘛,你男朋友充你挥手哎。”Daphne笑的坏坏的,不放弃任何机会揶揄朋友。

 

比赛自然是Chris的那一方获胜,哨声响起的时候,场上胜利的队伍立刻抱成整团,而场边兴奋的少男少女们也大声尖叫,简直要喊破喉咙,Sebastian想站到前面去一点看Chris,但是几个高兴过头的女孩开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朝Chris扔,也有男生对着他一直吹口哨,Chris则在拥抱队员后跑到场边和支持自己队伍的观众们击掌。Sebastian开始犹豫要不要在这种情景下再凑上前,而Chris就在此时拨开人群朝他走过来。

“Sebby!”对方兴奋的一把抱住他的腰,然后又不怎么好意思的放开,“我的表现好不好?”

“嗯?”Sebastian被周围的人挤到贴在Chris的鼻尖前,他的眼睛一眨,睫毛好像就会刮到对方一样。

Chris竟然抱着他摇了摇,语气有点着急,像没有得到泡芙奖励的小孩,“嗯什么啊?我在问你我的表现好不好。”

“你们都赢了,当然表现好咯。”Sebastian老老实实地回答。

对方露出不够满意的神色,“难道只是因为我们赢了?我的篮板是不是很强?我的运球帅不帅?”

到底是哪种人会正大光明地要别人这样夸自己?Sebastian拿眼前的男孩子一点辙都没,出了一头虚汗。

“都还不错啦,但是你的“射篮”准头要加强。”Daphne也挤了过来,替朋友解围,还特地加强了几个单词的重音。

Chris一下结巴起来,瞠目结舌地看着Daphne。

这男孩简直可爱到让人心碎,Sebastian想,他看着红晕透过Chris奶油色的脸蛋肌肤一点点的透出来,眼珠子像盛了蓝色的碎钻,现在映满了委屈。Sebastian开始相信昨晚的一切美好都不是幻象,他下定决心要弄清谜底,但是Chris先开了口。

“我真的抱歉,Seb。”

伤心和绝望使得Sebastian的眼眶一下涌满了水珠,他咬紧了腮帮,要用十二分力才可以忍住不流眼泪。Chris毫无察觉自己的话语像利刃,继续补下去,“我希望你有一个完美的约会。”

Sebastian呆住,“什么?”

Chris因为他的不解而不解,也傻兮兮地睁大眼,“我们昨晚算是约会吧?”男孩儿刮刮头,有点懊丧地继续说,“如果我足够绅士,就会在吻你之前先经过你的允许。”

Sebastian赶紧低头迅速抹去泪花儿,他开始明白自己的误会是有多愚蠢了,然后当务之急是绝不能让Chris发现自己的愚蠢。

“如果我再绅士一点,应该同你约会三次后才能搂抱你和亲吻。”

挤在他们身边一个来自伦敦的男孩子听到此刻终于忍不住了,“你干嘛学我们英国人的这一套,如果你是美国佬,现在就应该抱紧他然后给他一个吻,那这事就成啦!”

Chris吓了一大跳,伦敦人继续指点,“你看,你都把他弄哭啦——”

掩盖自己是个蠢蛋的泡沫被戳破,Sebastian拽紧拳头,伦敦人和罗马尼亚人的战争一触即发,可是他被拉进了一个汗味满满的胸膛,嘴被另一张嘴堵住。

周围的孩子们一片尖叫,等到两人分开的时候,一大半的孩子是不嫌热闹地吹口哨又尖叫,也有少数人无法置信地窃窃私语。

Daphne突然带头拍起手掌,然后是那个伦敦人,最后围绕在他们身旁的家伙也陆陆续续鼓起了掌。

“这是你的男朋友么?”刚才朝Chris扔外套的几个女孩很开心地询问,一点儿都不为前一秒的白马王子现在似乎已经属于别人而伤心。她们打量Sebastian,然后发出评论,“他的头发可真漂亮。”

Sebastian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僵硬地躲在Chris的怀抱里,刚刚成为他恋人的男孩则骄傲的宣布,“是呀,他是不是很帅?”

“是挺帅的,”那个伦敦人也评价,“就是没想到美国佬比我们还矫情。”

Sebastian终于重启成功,对着对方发出猫咪发怒时的呼噜声,然后抱紧了自己“矫情”的美国男朋友。

TBC




评论(35)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