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璀星 篇八(ABO设定 我的豆芽长大了?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八.

第一个反对的是Elaine。

老妇人坐在摇椅之中缓慢的摇晃,瘦骨嶙峋的手臂和肌肉萎缩的腿收进毯子,半阖着眼皮徐缓地开口,语气不容置喙。

“Hammond家族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厨子。”

几个侍女站在Elaine的身侧,双手交握在腹前,嘴角都显出隐忍的笑意,偷偷抬头满是好奇地打量她们的James少爷。

“说真的,Thomas因他的无所事事被我训诫了好多年,但是哪怕是这样也好过当一个厨子。”Elaine伸出手臂摇了摇,偏过头对着Bella,“你说这孩子是怎么想的?”

 

“Thomas才不是无所事事——”Bucky不满地瘪嘴,“他在雪国有自己经营的幼托所。”

“那也是好多年后的事了。”Elaine翻了翻眼皮,从座椅中直起身,“Thomas和Curtis将你交给我,无论如何都是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厨子的。”

“确切的说,那是供给部队。”老Bud正在抿一杯泡的滚烫的浓茶,抬眼瞥向Bucky,被皱纹挤压到微小的瞳仁仍透着精明和笃定。

Elaine“啧”了一声,Bud忙摆了摆手,“我这么说绝不是支持他的意思。军队太危险了James,更何况驻军不在城内,没有人能照应到你。”

“我会自己照顾自己。Thomas也是离开你们到雪国去的,事实证明他后来过的很好。”Bucky跑到Elaine身边轻轻摇晃对方的手臂。他今日顶着一顶棕色格子呢帽,白色衬衫束进腰间,背带同高帮皮鞋俱是一套的,在常人眼中是说不出的俏皮和活泼,让一贯以理智和冷淡示人的Elaine也不由又无奈又好笑地掐了一把外孙的脸蛋。

“那是因为他有Curtis照顾,并且他离开我们的时候比你现在成熟的多——”

“对此我倒是很怀疑。”Bud小声嘟囔了一句,Elaine立刻回头剜了一眼丈夫。

 

“如果是因为这个缘故,那可以由我来照顾James。”Steve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口,手边提了一个行李箱——近来他已在陆续将存在学校的物什收拾回家。

Bucky对表兄的解围很感谢,站在外祖母身后对着Steve眨了两下眼,对方却只是淡淡地瞥他一眼,这让前者有些不安地缩起脖子。有限的经验使Bucky知道,如果Steve用James来称呼他,那通常代表对方,生气了。

 

“Steve,Steve?”Bucky站在卧室的门口,手指扒着门框,怯生生地叫唤他的表兄,对方只是背对他,沉默地坐到窗台前的书桌旁,抽了一本植物画册来看。

Bucky咬紧腮帮,大眼睛一眨,一颗眼泪“啪嗒”一下便滚落在潮红的小脸蛋上。“Papa——”他张着嘴巴喊了一声,抽噎了一大口气,再次开口哭音便更明显些,“Papa哇哇啊啊啊啊——”

Curtis在军队,而Thomas在幼托所,两位父亲都不在家,负责照料孩子们的仆人应声上来将Bucky一把抱起,用干毛巾擦拭他哭花的脸,有点苦恼地问,“两位少爷吵架了么?”

Bucky搂紧了女仆的脖子,一边呜咽一边抬头偷瞥Steve,“Steve...不理我了.....”

他的表兄在此时则充分显出自己的早慧来,绷着脸站起来将伪装哭泣的他和女仆关在了门外,决绝的模样和孱弱的外表一点儿不符。

当然到了晚间,Bucky知道自己彻底触怒Steve并真的伤心嚎啕的时候,他的表兄举着一杯鲜奶就轻易抚慰了他的眼泪,他们重新和好,并排躺在床榻上,Bucky肉鼓鼓的小胳膊抓着表兄的金发,深深担忧再一次被抛弃。

Steve侧过身对着他,检视Bucky嘴角的乌青和脸颊的擦伤,语气郑重,“以后绝不可以这样James。”

Bucky扭动圆脑袋,顶了顶Steve单薄的胸膛。

“可是我只想给你出出气。”总有些人喜欢持强凌弱。

Steve摇头,“在你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不行。”

Bucky抿了抿嘴,最终在对方凝重的面色下放弃辩解,撒娇状的将自己小熊一样的滚圆身体都收拢到Steve的怀里。表兄的身体就像一只营养不良的雏鸟,连完全抱住他也无法做到,却给到Bucky难以言说的安全感,他反复蹭着对方的金发和消瘦的脸,终于沉沉睡去了。

 

“Steve——”Bucky站在门框侧边,脚尖抵在一块儿磨蹭。

Steve用背对着他,弯腰将手提箱搁置到床边的行李柜,才施施然走回门边,蓝眼睛波澜不惊,“怎么了James?”

“谢谢你替我解围。”Bucky抿了抿嘴巴,向前凑的离Steve近一些,他表兄身上那股淡淡的,清新又宜人的黄瓜味就优优冉冉地传递到他的鼻息中。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James。”仿佛还嫌不够似的,Steve再次称呼他的大名,这让Bucky心头泛起无以名状的委屈和伤心,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招惹到Steve了,在对方确定要加入军队后,他们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为告别时刻感伤,只偶尔在餐厅或者在走廊中擦身而过时,才互相礼貌地点头致意,顶多闲扯些家常话便匆匆告别,就和那么多儿时亲密长大后却疏远了表兄弟们一样。更遑论在他到达城邦后,月色下的手足相抵的舞步和发情期时所受到的无微不至的照料都仿佛是迷梦一场了。

Bucky挺了挺胸,“多谢你的解围,”这次开口时便多了几分桀骜,“我们军中再见,但是我不会成为你的麻烦的。”

Steve沉下脸,“你认为对我来说你是麻烦么?”

Bucky梗着脖子粗声粗气地作答,“不嫌弃我是麻烦,你那么生气作什么?”

Steve失笑,“我怎么又生气了?”

“你瞒不过我,你每次叫我James的时候就肯定是气恼我了。”大略是今日的愤懑和儿时的不快记忆搅到了一块儿,Bucky有些激动,挺着胸脯一鼓一息地又加上了一句,“就像小时候一样。”

Steve顿了顿,缓缓伸手握住Bucky的手腕将他拉进门来,“好吧,既然我们说到了那时。当时我是为什么生气你还记得么?”

“因为我瞒着你和其他孩子打架了。”Bucky心虚地嘟囔了一句。

“James——”Steve的眼眸暗下去,半是怜爱半是无奈地戳了戳表弟的嘴角,“你还是没记住教训——因为你把自己弄伤了我才生气的。而军队又是十分危险的。”

“你对我没信心?”Bucky皱了皱鼻头。

“不,我对你有信心,但是如果你能接受更专业的训练就好了。”Steve拉着他坐到床头,“军队招募前会有一些公开课程,一般是做宣传使用,但是也能让有意向的人们接受到更全面的军中训练,如果你早些说出想法,我会替你想办法的。你瞧,凡事都要做足准备。”

“那么,你是支持我参军的?”

“当然,我支持你任何事。”

“可是你在马场——”Bucky垂下头,Steve在马场的言论仍旧是让他伤心,尽管他已明白其中的许多担心是必要的。

“如果你还没进入到发情期,我确实要再三考虑。”Steve状似苦恼地揉自己的眉心,“我不想将自己不知何时会发情的Omega表弟放在一群Alpha中,如果他为此受到伤害,我会痛恨自己一辈子。”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Steve点了点Bucky的脑袋,将他的额心戳出一个红点,“现在开始你可以服用抑制剂,我并不会真的以性征来苛求你应该做些什么或者与之相反。”

“所以你支持我参军?”

“是的。”

Bucky雀跃地欢呼了一声,扑入Steve的怀抱,对方的胸膛已足够坚实,被他狠狠投入也不动分毫,只是伸手揽过他的肩,再顺手撸了撸他才剃短的头毛。

“到底是怎么突然想当炊事员的呢?”Steve抱住他,苦笑不已。

“和Peter商量好好久....”Bucky瘪了瘪嘴,将后半句收回去——想了好多办法,才能和Steve一样光明正大的立在军中呀。

“Peter?”Steve将他的脑袋推后,“那个Wilford家的小少爷,你同他那么要好了?所以是为了Peter才会参军的么?”

Bucky丝毫没有意识到表兄拽着自己的手掌已经过分用力,只是懵懂的摇头,“和Peter有什么关系?我从小——不就想参军的么?”

Steve轻吁了一口气,“好了James,我答应你,可以说服Elaine让你去参军,但是你要乖乖的。”

Bucky猛然点头,像是得到承诺会有糖果的孩子。这番郑重又乖巧的气质,直到当晚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拿出Peter偷偷送他的军校制服——有些不合身,但是无妨他兴高采烈的套在自己的身上,“咔哒”一声束上皮带,宽帽檐的军帽不羁地斜斜扣在脑门,对着镜子展颜一笑,才彻底消失无踪。

Bucky对着镜中的自己来了个敬礼,想起Steve的嘱咐,“可是我十八岁了——”天生的不安分因子又开始作祟了,“我才不要乖乖的呢!”

 

于是夏日结束后的第一驻扎营中,多了一个总穿着簇新黄色军装,脚蹬黑色亮皮高筒靴,围着白色围裙,笑起来像拌了沙枣花蜜一样甜的Omega炊事兵。几乎全营的Alpha都认识他的笑容,知道他比星星更明亮的双眼。尽管炊事兵也按照军营规定服用了抑制剂,但是若有似无的苹果花芬芳足以让这些愣头青们神魂颠倒了。

每日的午休十分最为热闹。大兵们顾不得刚受训完毕的满身汗液,全都“哐哐哐”地敲着餐盒,在供给部队的帐篷前排起长龙,等新晋的炊事兵亲手为他们乘上拿手的炒蛋,塞上一个水光饱满的红番茄,再配上大锅闷煮出来的鸡胸肉,如若在等待的间隙可以和这Omega随意笑骂两句解解馋,便已是他们规律生活中的亮色了。

当然也免不了有些猥琐的家伙还会有些更深邃的肖想。他们聚拢在一处讨论那个炊事员在服帖军装下的腿会有多长多结实,算不得十足纤细的腰肢却一定柔韧有加,走路时扭动的臀部是可爱的小团山丘。而最后的最后总也绕不开的是那双眼睛,比漫天的星辰更亮眼,比沉静的湖泊更醉人,如果再加些氤氲水汽在其中——那真不知该有多撩人骨髓了——

当然所有的这些浪荡猜想也只敢在黑夜中进行,士兵们都知道这个Omega的不同寻常,强悍又泼辣,还分外大胆,绝不是可以随便捏捏屁股的类型。并且他们更知道,谁要是敢欺辱了一等兵Steve的炊事兵表弟James Bucky,那从此之后大概就要同自己的Alpha腺体说再见了。

TBC


苹果花成为小军花啦~

评论(42)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