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少年无猜 篇二

二.

夏令营的宿舍是数栋连排小别墅,虽有男女之分,但倘若生活教师不严苛,那少男少女们仍是可以聚做一团说些悄悄话。

而眼下Daphne穿着她那件钟爱的披头士T恤跨腿坐在寝室正中的座椅,Sebastian窝在床铺盖了薄毯在身上,只露出喵咪一样的嘴唇和一双圆眼。

“你们发展到了哪一步?”

“他有三个兄弟姐妹。两个是姐姐,剩余一个弟弟,是一大家子人。”Sebastian用上唇包住俏皮的虎牙,抿着嘴唇极浅的微笑。他曾很长一段时间只能与作为钢琴师的妈妈两人相依,Chris这样友爱又热闹的美式家庭让他羡慕又好奇,畅想对方在夏季和兄弟姐妹们在自家花园中泼水嬉闹、或是冬日戴着炫酷的护目镜前追后赶地在雪地游戏就觉得有趣。

“另外明年秋天Chris就要去李·斯特拉斯伯格戏剧学院上学了,他决心发展表演事业。”Sebastian用手指磨蹭着脸颊,低头小声加了一句,“就和我一样。”

Daphne毫不客气地大笑,故意学他的口音怪里怪气地也跟了一句,“就-和-我-一-样。”

Sebastian伸出小腿踹了好友一脚。

“其实我问的根本不是这个。”Daphne放下吉他挤到他身边,“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们是怎么互相介绍族谱的,我问是一些更为隐秘的东西——你们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亲吻?法式舌吻?互相打飞机?还是——”

“一个都没有!”Sebastian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用毯子盖住自己的脸,声音隔着布料闷闷传来,羞涩地打颤,“我们没有——你都知道的,你天天和我们呆在一块儿的。”

 

确实,在第一周的最后一天互相介绍后,Evans加入了Sebastian和Daphne的两人小团体,现在他们成了三人组了,一起用午餐和晚餐,如果所选择参与的营地项目一致,也会亲亲热热地坐在一块。

“我以为你们会有些避开我的场合。”Daphne噘嘴,“所以你们除了用餐时间和上课的时候,竟然还没发展出一个像样的约会?”

“约会?”Sebastian“腾地”从床铺上坐起,棕色的短发软榻榻地盖在脑门,他不由自主地又小声嘀咕了一下,“约会?”

“有什么不对么?你们相处的那么愉快,在饮食口味上也没什么分歧,那干嘛不能有一个像样的约会呢?”作为墨西哥裔,Daphne每餐必有辣椒和玉米,这成了她完成约会的一大苦恼。

“所以Chris没有提出邀约?而你也不想?”

“当然不——是....”过于嘴快的Sebastian懊恼地发出一声呜咽,用手掌覆住脸,只有未被遮到的圆润腮帮透出一点红。

“Chris同我相处的很愉快也很自在,可是他确实...没提出过什么额外的邀约,我是说男孩子们不是都会结伴去打球或者游湖么?可是Chris一次都没提出来过。他是觉得我无聊么?”

“你有时候确实太沉闷。”Daphne不婉转地点出来,在看到Sebastian迅速瘪下的嘴后又一阵大笑,“可是不用担心,我的罗马尼亚糯米团,你的波士顿男孩儿可迷你了,哪怕你一整天坐着不讲话,我也保证他会心甘情愿还愉快万分地呆在你身边,瞧你就像瞧一支甜滋滋的桔子冰。”

Sebastian移开一点手掌,绿色的圆眼珠从指缝里瞧出来,“你就别再拿我取笑了Daphne,你可提醒了我,我确实想要和Chris来一场约会——”他边说嘴角边露出甜滋滋的微笑,“妈妈说像样的约会是一切美好的开始。”

“那就给你的士兵一些勇气。”Daphne指点他,“BBQ会是一个好机会,我知道每周四去的人不会太多,你们如果愿意先湖钓说不定还能尝到香喷喷的烤鱼。”

Sebastian赤着的双脚踏在床垫上,十只趾头也是莹莹润润的模样,焦躁不安地敲打,末了男孩终于下定决心似的一咬牙,只露出一丝丝狡黠的笑,“那么明天的午餐我会提议一同在周四晚间去吃烧烤。”

“那我会很识相的不出现的。”Daphne也露出孩子气的狡猾笑容,“但愿你的波士顿男孩儿也聪明一些——”

 

“所以Daphne真的来不了了?”Chris的一只胳膊湿漉漉的,因刚在湖边提起钓桶时意外跌跤,现在窘迫地伸直手臂等待T恤沥干。

Sebastian心虚地咳嗽,故意不回头去看男孩儿,他从来就不擅长说谎,“Daphne说她忘了其实之前已经有约了——”

“这样——”Chris还在嘀嘀咕咕,这让Sebastian开始有些恼意,甚至一瞬产生了莫非这家伙是因为对Daphne有兴趣才同我们亲近的怪奇想法。

幸而,也只是一瞬,Sebastian能读懂Chris那双蓝眼睛中的情绪,是比星河更醉人闪耀的存在,在午夜时分让他难耐无眠。

他转过身,暂时放下准备到一半的油纸和烤串,眼睛只瞥着脚面。“把T恤脱下来比较好,这样...容易着凉。”

他只是要求Chris褪下一件T恤,但是说出口的害羞程度好像他在要求对方脱底裤了,而对面那个混蛋居然也一动不动!

Sebastian又急又气地加重语气,“你愣着干什么?快脱呀——”

“噢!好!好的.....”Chris噎了一大口气,这才挥舞着胳膊脱下沾湿的T恤,领口卷到头发也不知整理,就那样顶着乱蓬蓬的棕发和Sebastian面面相觑了。

“你......”Sebastian对着Chris赤裸的胸膛眼睛都不知该瞧哪儿——说真的,明明只比自己年长一岁而已,体格却已经舒展又健硕,胸肌坚实还带着年轻肉体才有的柔润光泽,让Sebastian开始对自己衣服包裹下的身体自惭形愧了,他努力减重过一阵子,虽然身形是匀称了,但是减重使得他的肌肉远没Chris的健康和——诱人。

他咬着嘴唇踢了对方小腿一下,递过清洁的毛巾,“擦干净身体然后去准备烤盘——”

Chris笑的很乐呵地接过毛巾开始胡乱在身体擦拭,眼睛却还定定对着他。

 

“你的身体里可能有某种神秘磁石,专门吸Evans的眼珠子。”待到夏令营第四周时,连授课老师们都开始公然调笑他两了。

 

而现在,两人终于手忙脚乱地布置好了烤炉。

其实东西都有现成的。BBQ的会场中有一顶用来纳凉的大帐篷,设置有冰箱来放些已是半成品的烤串供孩子们自由取用,如果有兴致也可以自己钓鱼来烤。

Sebastian同Chris努力了半天又赔上一件T恤,也只收获了两条小河鱼。Chris手脚麻利的去除鱼内脏,将剔除椎骨的鱼肉劈成两片放到烤盘上。

Sebastian拖着腮帮看对方熟稔的动作,Chris抬头对他笑,露出的牙齿白又大,“我们常在家中做这个,我是个好厨师。”

“那可真棒。”Sebastian发自内心的赞叹,他来自单亲家庭、妈妈又是职业女性,这注定了他在厨房的所学有限。

“如果你想——”Chris意有所指的瞧过来,“我可以给你做很多吃的,我妈妈尤其擅长苹果派和意大利肉丸,我也不赖。”

Chris边说边将两条烤鱼分别翻了个身,重新刷上油,然后将比较大的一条推向Sebastian,“等会这条给你。”

“可是你看上去需要吃多一些。”Sebastian脱口而出,又觉得不好意思的补充,“我是说你看上去可真健壮,你是橄榄球队的么?”

“真可惜我不是,但是我确实为这个疯狂。你知道爱国者队么?”白色的烟雾开始从肉片上滋滋地冒出来,Chris随手取过佐料罐头洒下些。

Sebastian摇头。

“那你会看超级碗么?”

Sebastian感到了自己在这个话题上的无力,有些失落地再摇头。和他年龄相仿的美国男孩儿们几乎人人都有自己拥趸的球队,收集球员卡,大聊球队八卦,结伴去看球,他的格格不入显得尤为明显。

他尴尬地搓手,无奈又委屈地鼓了鼓脸颊,最后只得照实说,“康斯坦察没有橄榄球——但是现在我至少能弄懂游戏规则了。”

Chris停顿了一两秒,Sebastian注意到他正用餐刀将已经可以入口的鱼肉割开。

“这是你的,康斯坦察男孩儿——另外,这地方听上去真美。”

Sebastian自然而然张开嘴接住了Chris叉子上的鱼肉,意识到对方正贴心地绕开了橄榄球的话题,

“康斯坦察是个港口城市,我们有古老的灯塔和沉静的黑海。如果你想,”Sebastian有些紧张地睁大眼睛,这让他看上去显得更无辜和纯良,像一只小心翼翼伸出蹄子的麋鹿。“你可以来罗马尼亚游玩,我会为你当向导。”

“一定,而作为回报,我会带你去爱国者的VIP看台。”

这听上去真像两个棒极了的约会。Sebastian立刻用力地点头,一边咬住嘴唇笑,一边伸出小指头,”说定?”

Chris伸出指头勾住他的,“一言为定!”

 

两个年轻男孩的胃口自然都不小,Sebastian同Chris一起解决掉了不少鸡肉串,两条烤鱼。另外还用玉米、青椒和紫茄做了一些消油腻的蔬菜串,最后仍意犹未尽地吃了牛排。等到周围几个烤炉的人群散去,框着光晕的圆月从湖泊上冉冉地跃出来,两人才灭了炉火,捧着鼓出的肚子斜躺倒湖畔。

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瞧对方在月光下的脸,空气是湿润的,身下草地也是湿漉漉的,鲜草的味道和水汽混合在一起格外的舒缓清新,Chris觉得Sebastian就像一株绿油油的幼苗,展开自己圆润又毛茸茸的叶瓣在夜色下颤悠悠地拂动。

只是多的有点过去“勤快”。

Sebastian再次伸手揉弄眼睛的时候,Chris终于忍耐不住凑上前,“怎么了Sebby?”

Sebastian的小心脏因为这声叫唤化成了一汪泉水,手背却又使劲儿蹭了两下眼睛,

“这,这里有蚊子Chris——”他呜呜咽咽,努力眨眼,不过左眼已经因为肿胀和麻痒有些睁不开了。

Chris这才注意到对方上眼睑处肿起的那一大块、眼皮没精神气的耷拉下来,有些责怪自己的疏忽——入夜后的蚊虫自然会多起来。

“我们早些回去吧?”Chris站起身,顺手扶起Sebastian的胳膊,后者因为视线受阻而动作滞缓,磨磨蹭蹭地从草地上爬起来后带点遗憾的语气开口,

“可是今晚的月亮那么圆。”他边说边用手掌捂住被叮咬的眼部,有些丧气的撇过头,“别看啦——这样很奇怪吧.....?”

“会痒的很厉害么?”Chris掰开他的一根手指,凑近瞧。

“有一点,不过回去涂点薄荷膏就好咯。”

“那这样会好点么?”Chris撅起嘴将唇拱成O型,倏地对着那可怜的肿块吹了口气,也将Sebastian的脸吹成了粉红色。

“有没有好一点?”

“嗯....嗯。”Sebastian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快麻了,只是木纳地梗着脖子应答。

“那....这样呢.....?”Chris将他的手掌整个拉开,对着那耷拉着的左眼睑印上一吻。

“没有好点么?”又一吻。

Sebastian仰起脸,只觉得自己消融在了这月色朦胧的湖边。

TBC


评论(46)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