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少年无猜 篇一

脑洞见此


“你知道那家伙在看你的吧——”Daphne将塑料餐盘重重敲到餐桌上,毫不客气地调笑自己的好友。

Sebastian有些嗔怒地瞥对方一眼,墨西哥裔的女孩儿已“哗啦”一下将他遮挡脸庞的杂志翻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Seb,夏令营的所有人都这样。再说,他多帅呀——”

Sebastian的脸更红了,源自东欧小国的血统使得他的肌肤比一般正值青春少年的美利坚孩子们白皙的多,眼下因着害羞显出的红色薄晕只衬的他更为惹人喜爱和调笑而已。Daphne满不在乎地耸肩,“我只是实话实说,夏令营除了白日的那些课程之外,所有人都忙着性 交。”

Sebastian被她不掩饰的直白话一呛,忙低下头叉起一块熏鱼肉含到嘴里。他知道那男孩儿还在看着他,毫无隐藏的,一边傻傻提着手上的空餐盘在排队领取自助餐的人群中缓慢移动,一边怔怔地瞧他,棕色的头发被乱糟糟地压在蓝色棒球帽里,浅蓝色的T恤上还有上一场球场游乐留下的汗渍,白色的球鞋上是几处泥印,既不清洁也不得体。然而,却是那样的可爱——

Sebastian垂着纤长的睫毛掩住笑,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烧,用刀叉对准菠萝披萨戳了又戳。Chris Evans嘛,当然是又帅又可爱的。

 

Sebastian进入这个小有名气的演艺夏令营才不到一周。

这原本是升入三年级前的最后一个暑假,考虑到他的下一年要花费诸多力气准备考试和大学入学申请,一家人本打算去乡野度夏来缓和Sebastian的神经。不过夏令营花花绿绿的宣传纸入了他的眼,妈妈一向对他有心表演事业很为支持,继父在这方面管的也算宽泛,于是便顺遂Sebastian的心愿,送他来这个已经举办多年的营会。

 

营会选址在纽约州一处宁静湖畔,又有独立的教学和住宿楼,并安排了戏剧表演、音乐赏析等多种不间断课程,再加上为期七周的合理时长,一向受欢迎。到了夏季,全美爱好戏剧表演的孩子们都会剧集在此处,白日共享莎士比亚,傍晚则到湖泊嬉闹,Sebastian是,和他同样少数族裔的Daphne是——两人也因此迅速成了黏糊在一起出双入对的好友,Chris Evans也是。

 

Chris Evans是那种最最地到的美国男孩儿,Sebastian初见对方便知道。当时他们恰巧被分到同一组,在教师的带领下演练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片段。Sebastian和Chris分别是罗密欧A和罗密欧B,要背同样的台词,训练同样的走位,因此常常同坐在舞台的一端各自琢磨。

然而他们都有些害羞,不去和对方主动搭讪,这对Sebastian来说是寻常事,他一向因着自己的口音分外内敛——他在12岁时才随妈妈自维也纳来到美国,而在8岁之前Sebastian都生活在罗马尼亚,一个闭塞静谧的小国都。在加上更小些时候圆圆润润的身材,注定他踏上美国最初几年的学校生活波折颇多。所以即便口音已经改观良多,身材早也拉拔到纤长匀称,他还是一贯的安静和腼腆。

Chris Evans就不同了,来自波士顿的男孩儿五官帅气又不失精致,高大身材未褪去稚气却也隐隐看得到惹人口水的肌肉线条了,活泼的过头还喜欢大笑,是那种拉拉队员喜欢簇拥的校园男孩。然而到了Sebastian的面前,Chris Evans的嘴巴像被上了锁,他们各自捧着剧本埋头苦读,不时瞥眼一下对方就立刻掉过头去,同亲亲热热厮混在一起的朱丽叶们境况完全不一。

“他大概是不太喜欢我们这样的家伙的。”Sebastian和Daphne吐槽,绿色的眼睛里满是失望。他特指“我们”,Daphne便能最快明了,非美国裔的孩子们总和其余孩子间有条看不见的界限。

墨西哥女孩儿是骨子里的开朗大喇,Daphne用绿色眼影仔细描绘自己轮廓清晰的眼眶,语气疏懒,“如果他敢在这方面欺负你,我一定去踢爆这小美国佬的屁股。”

Sebastian不是那种争强斗狠的男孩,但在这当面很有原则和担当,他拍拍好友的肩膀以示安慰,“放心吧,如果是那样,我一定和罗密欧决斗。”

结果第二天,Daphne仍在自己参与项目的间隙来参观了Sebastian的排练,末了将自己的好友一把拉近帷幕后的阴影,戳他鼓鼓的腮帮。

“看来你不用找罗密欧决斗了Sebastian,因为他完完全全陷入荷尔蒙啦——”

Sebastian对这些尚是一知半解,他藏了一本阁楼杂志在书桌的最底层,还因为好奇收过同学有趣给的避孕套,但是仅此而已了。

Daphne故作大人模样地瘪嘴,摆出了然于胸的表情,“这家伙是看上你啦Sebastian,他只要一看到你,连脖子都红了,哪还敢同你抬头讲话呀?”

Chris Evans的脖子红没红不知道,但是Sebastian的却是结结实实地红了个彻底,他结结巴巴地张口,“怎怎怎怎么会呢。”

Daphne翻了翻眼皮,“怎么不会,不过你也不用太当真,我每天都要给五个男孩抛媚眼,当然会收获更多。”她俏皮地眨眼,甩一甩辫成一串串的辫子,“这是夏令营Seb!是抛却处子身的圣地,别告诉我你来之前没有收到过妈妈给的避孕套。”

Sebastian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他确实在出发前收到过妈妈若有似无的暗示,和对已满17岁儿子的善意玩笑,并且在行李箱的最里层,有一叠杜蕾斯——但是Sebastian尚没想过要真的使用它们,他还没做好准备,这桩事可不在夏令营的计划中。

“不过说真的,他可真帅,”Daphne没有顾忌他的尴尬继续说下去,“你快去问问这家伙是不是橄榄球队员,从他的胳膊来看大有可能,如果能泡上一个四分卫那可太赞了。就算你真的对Chris Evans没兴趣,也可以约出来给我呀。”

Sebastian一巴掌将好友推出了教室。

 

大概被Chris过于热切的目光注视的久了,等到第一周的最后一天,Sebastian同Chris之间终于由一个男孩儿的单方面发痴变作了两边的你来我往。

他们常与课程之间,午间食堂相遇,甚至是夕阳下的湖畔球场,Sebastian抱着书本悠然走过的时候,也总是撞上球场边Chris递过的热切眼神。他们绝不互相说话,只是远远的望一眼,Sebastian扭过头装作和Daphne闲聊的模样,只当早上没在寝室反复斟酌过穿哪一件T恤出门、刘海又梳向哪一边。

“他在看我么?”Sebastian问,将脊背绷的挺直。

他的好友正咯嘣咯嘣地嚼巧克力豆,“他在运球,装作不在看你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真的不在看我?”Sebastian浮出苦恼的神色。

Daphne鄙夷的白了他一眼,“你们可真没用伙计,这样怎么能在夏令营结束前打上炮?”

“我,我们才没有,”Sebastian嗫喏着说,表情却有点丧气,“我们根本还称不上认识。”

“你只需跑过去说,我是Sebastian,还记得罗密欧那出戏么?我们在一起排练过,我觉得你很帅。我保证那小美国佬今天晚上就会拉着你的手游湖啦——不过以他第一周磨磨唧唧的表现也是未必啦。”Daphne从鼻孔里出气,看着满脸霞云的朋友恶劣地挑眉毛,“可是才过几天呀Seb,你怎么就完全迷上他了。”

Sebastian想否认,但是表情却毫无说服力,圆润的颊肉有点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Daphne,自从,自从你说Chris Evans....”

“这就是十七岁呀,”Daphne怕拍他的脑袋,好像自己完全不是相同年纪似的,“在你十七岁的时候,谁暗恋你,你肯定也要痴头花脑的去暗恋对方了。”她故作沉沉地摸下巴,又补上一句。“尼采说,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Sebastian无奈地大翻眼皮,“这句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等到他同Daphne晚些时候从餐厅出来的时候,球场只剩寥寥几人了。Sebastian已经掌握规律,知道Chris通常会在自己去用餐的时间结束运动,然后再在场边休息一会儿,等到他们已经取完餐坐定时,Chris则刚开始排队,他们就会开始新一轮的互相偷瞥,一个镇定自若地用餐,一个一心一意地排队,整晚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然而今天,这套公式化的流程没有出现,Sebastian在餐厅甚至故意延误了一会儿,也没见到Chris的身影。

“你的波士顿男孩可能去吃BBQ了。”Daphne安慰他,湖的另一端有一个可以露天BBQ的小会场,已经愈加熟悉的夏令营孩子们会结伴去那里用晚餐。

Sebastian有些恹恹地垮下肩膀,像是一场赴约的失败,然而这本是没有任何一人说出口的约会,只是在他们的眉眼间传递,在他们害羞的低头,咬紧的唇瓣间默契生出的无声之约,陡然的消失让Sebastian的心被注水一般盈满酸涩和不安。他知道Daphne今晚约了一个大他们一年级的男生去游艺室打桌球,不愿好友失约,于是打起精神让女孩离开,自己则一人坐到球场边百无聊赖地看剩余的零星人影。

在Sebastian捧着腮帮子脑袋一点一点就要在繁星下睡着的时候,身边传来的“哒哒”脚步声让他猛然惊醒,意识迷糊地发现自己还未回到寝室,而球场上的最后几个少年也不知在何时走开了。

他揉揉酸痛的屁股,从地上爬起,顺手拭了下唇角的口水印记。

“Sebastian?”从身后传来的悄声呼喊让他吓了一大跳,掉过头,比他高一点点的少年抱着一团衣服目光闪烁地瞧他。

Sebastian张大了嘴,伸手到屁股后面掐了自己一下,痛意让他哼唧了声。Chris Evans有些不安地瞧他,“你怎么了?”

说完又不好意思的摸摸脸,“我是Chris Evans,你记得么?在夏令营的第一天我们排过罗密欧与朱丽叶。”

当然记得,Sebastian咳嗽了一声。

“有点印象。”

Chris又笑了一下,用手指抓抓脑袋,“我对你印象深刻,Adam先生说你比我更适合这个角色,因为你的脸富有古典气息,而我就没那么像样了。”

“不,你也很出色。”Sebastian飞快的接下去,心脏像是刚跑完百米那样砰砰直跳,胸腔因为Chris的夸奖炸出烟花,“你的台词功底很好,器宇轩昂。”他毫不保留的夸赞对方,全然忘了一分钟之前自己声称的“有点印象”。

幸而Chris看上去也不是一副神智完全清醒的模样,男孩的脸庞先是挂上了大片的红,然后收紧腮帮想要憋住笑意,反而让脸上绷出好不自然的表情,最后才收敛住得体地弯了嘴角,“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不过你怎么那么晚还在这儿?通常你不喜欢来看球的。”

这话说出来让两人又一次闹了个大红脸,波士顿男孩儿羞愧地连刺棱的棕发都耷拉下来了——这话让自己像一个时刻注意对方的跟踪狂,太不体面。

而Sebastian的眼皮乱跳——所以对方是不介意让自己知道一直被注意着么?他绞着手指,可是又如何作答呢?总不能告诉男孩儿因为在晚餐时间没有见到他,所以在球场拖沓流连到了那么晚?

“因为今天的天气比较闷,所以来散心。”Sebastian终于想出了一句囫囵的谎话来作答,“那你在这做什么?打完球没有去用晚餐么?”

Chris因他的问话吃惊地张大嘴,眼珠子都瞪直。Sebastian羞的简直不敢抬头看对方了,现在Daphne那句话可以完完整整地套在两人身上啦——他们可太没用了。

“我我...我因为一个队友在刚才不小心受了伤。”Chris扬了扬手上团着的衣物,“所以我们送了他去医务室,我又回寝室准备为他拿干净的T恤换洗。”Chris瞧了Sebastian一眼,又一眼,像是费了无比大的决心似的开口,

“所以,你知道我没去用晚餐?”

 

当晚,Daphne抱着游戏机点评,“我还没见过那么不会谈恋爱的波士顿人。”

TBC


叫你拆穿傻包~


评论(48)

热度(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