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燃情洛杉矶 篇十(一段破镜重圆之旅)

                


十.

“最后一位,记下来了么?”

“嗯哼——”我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大号吸管吮吸着苹果和黄瓜的混合果汁。“只要母带一出来,我会优先寄给名单上的所有人。”

“但愿这部电影真的那么酷,否则那些家伙可不会说假话——我的面子还没那么值钱。”Chace,我的至交好友,在电话那头不断地嘀嘀咕咕。

“相信我伙计,我对自己的审美品位仍旧非常有信心。”

几天前,我说服了Chris暂停和发行商的签约,尽管时间已经非常紧急,但是事已至此,我想我们完全可以再冒险一点,等待母带制作完成、为院线买手以及影评家们准备的试映会结束后再接触发行商,如果能在此期间赢得良好口碑,那无疑可以在之后的谈判中取得主动。

当然一旦这部电影不够优秀,或者它的优秀无法满足那些口味挑剔的大佬们,那我们将会失去一切机会。

然而我却觉得值得一博。

洛杉矶自有Chris来亲自打点,而同样作为评论界风向标的纽约,我想Chace累积的人脉大约可以帮上忙,反正当下已不能遗漏任何机会。

 

Chace在电话那头适时地发出一声调笑,“好吧,Sebby,说说别的。你还有什么是需要告诉我的么?”

“啊哈?”

“你为了Chris Evans的新片让我挖掘每一位可能结识的纽约影评人或者院线买手并且为你们做推荐,你不觉得这其中应该有什么是需要我额外知道的?”

“听着Chace,Chris现在和我有经纪合约,如果他的公司垮了那我也完蛋了,为自己的经纪人卖命很合理。”

“哦?你的上一任经纪人知道你这么想么?她叫什么来着,Cara?被你抛弃在纽约百老汇的那一位?”

“Chace!”

“噢Sebby,Sebby,是什么让你认为可以瞒过我Chris站在一辆拖车上然后把舌头伸到你嘴里去的事实?”

操。我在心中暗骂。

“没错,去宰了你的经纪人吧,因为他兴奋得就像举起了小金人,将这一切都分享给了自己的同胞兄弟。当然,你知道Scott Evans先生从来不会隐瞒我任何事情。”

“Chace.....”我抱着话筒,可怜兮兮地示弱。

“现在收起爪子已经晚了小猫咪。”Chace冷冷道。我丧气地在沙发上打滚,都可以想象好友翻白眼的模样了。

“我们还没有睡到一起——也没有复合。”

“哦,那当然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一切,你的经纪人可能会选择裸奔回波士顿庆祝。”

”亲爱的,别嘲笑Chris好么——”Scott的声音永远让人心安,我微笑听两人黏糊的亲吻声,等待他们完成卿卿我我。

“我不是不允许你重新接受Chris。”大约三十秒后Chace的声音才重新传过来,“反正我和Scott也闹过分手再复合这一套的。”

“是啊,第一次隔了四小时,第二次是两天,第三次在你说完分手开始对自己灌酒的时候,Scott已经开车来接你了Crawford先生,现在你想起和我讨论失恋了?我愿意奉陪。”

“注意你的语气Sebby。”Scott的声音再次从远些的地方传过来,同时响起的还有Chace得意的哼哼声。

“你开了免提混蛋!”我气的大叫,“我们说过不允许请外援。”

“冷静点儿Sebby宝贝,”Chace的声音快被得意塞满了,“你和Chris的问题要你们自己解决,我唯一需要提醒你的是,你们谈过之前分手的故事了?”

我用手指绕着电话绳嘟囔,“大概聊过....”

“大概?要我说你们之前的分手有一点莫名其妙,但同时也不可避免,确认你们解决了之前的问题后再给他口 交Seb,尽管我一点儿也不想你再次和那个Fuc**** Evans有什么关系,但我会在此事上保持冷静的。”

“Ok,宝贝,现在是你要注意言辞了。”毫无意外的,还是Scott。

 

相干性杀青后,我向工作室申请了假期。连续两部电影无缝衔接式的拍摄让人难以负担,并且稍后还将面对密集的宣传期,我需要一个假期来调整自己。

Toby招呼我以及他的一群好友,男男女女去城外的木屋享受BBQ和湖钓的乐趣。我披着运动卫衣,彻底放弃打理胡子和头发,每天像一个人野人似的蹲在露天篝火旁转动串着新鲜河鱼的柳条,在眼睛被烟雾熏瞎以前,我最终回到了日落大道。

 

再次见到Chris是在对方的办公室。我只是推开门,将上半身探进去,他正埋首在快被彩色文件纸淹没的办公桌上,桌角放了一杯岌岌可危的星巴克。

“嗨,Chris,”我冲他招呼,不确认这是否是我合适光临的时间。

坐在Chris对面的男孩先回转头,过于耀眼的金发,刘海很长,盖在看起来很俏皮的眼睛上。

“噢Seb——”Chris从椅子上跳起来,我忐忑地盯着那杯摇晃的咖啡,对方已经绕过桌子到我身前。

“给你介绍,这是Justin。”他用手背敲了敲男孩的脑袋,“噢——Justin——”我拖长了音,明白了对方的眼熟因何而来,转过头盯着Chris憋笑。

他竟然装扮出一张盛满委屈的脸,凑到我的耳朵边压低嗓音告状,“就是那个Justin。”

好吧,Sebastian还没准备好为Chris Evans主持公道呢——

男孩也站起来,笑容非常的率真迷人,我几乎在一秒之内就知道自己会喜欢他。

“Sebastian——”他扑到我身前,模样更为可人,因为个子的关系他的脸颊和我的胳膊做了下亲密接触。

“Justin其实是相干性的分镜插画家,同时还负责海报设计。”Chris已经重新摆好了经营者的严肃面孔一板一眼地为我们互相介绍,边说边带着嫌弃表情将男孩提到离我远一些的地方。

我对着他挑眉,“那非常酷,听着,我不想打扰你们工作,所以——”

“没事伙计,我们正准备叫一杯咖啡休息。”Justin对我耸肩,Chris的眼睛眯起来。我对着桌角的咖啡微笑。

“那很好。”

 

其实,我只是想和Chris见面。

当然,他也已知道我今天回城了。在以往的一周,我们通过手机讯息沟通的频率达到了几年以来的峰值。

是的,我知道这是个危险的讯号,Chris又开始给我分享他那些奇奇怪怪的歌单了,而我也会发给他夜晚星空的照片,他给我道早安,我则在睡觉前再阅读一遍他当天所有的讯息。这类似于一个轮回,或者像做了场时间旅行,我们突然回到了几年前在纽约的那段时光。而今天,当我开着Toby的那辆蓝色小卡车上了公路,我突然非常想念Chris,心脏在不大的胸腔里来回撞击,直到见他咬着笔头歪脑袋在办公桌后的模样,那股瘙痒才得到平息。

 

“我觉得你不再记得我了。”

“什么?”我回过神,Justin已在沙发上为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双腿大喇喇地敞开,我喜欢他的格纹衬衫配白体恤。不过现在男孩正拖着腮、带点苦恼的表情望我。

“我原本还指望你能够记得我。”他说。

“什么?”我又问了一次,并且开始从头脑里搜刮关于对方的记忆,确认在洛杉矶之前,我似乎没和眼前的男孩有任何交集。

Chris也好奇地打量过来,“我没想到你们认识?”

“不——”

“是的,我们认识,你还记得在纽约么?六年前——”

我仍旧满脑混沌,对方锲而不舍的提示我,“同志酒吧,记得么,聊我的出柜经历,拜托,我们起码做了两个小时的“闺蜜”,你请我喝酒——当时我还未成年。”

“喂喂喂——”Chris走过来打断他,“这里面有些不对,”

而我的记忆光缆终于被接上,“哦天哪——”

“哈——”Justin指着我笑。

“你是那个Justin——”

“我就是那个Justin。”他大笑,拍着手掌,带点挑衅又有趣的神情看我。

这下愁眉苦脸的人是Chris了。

“你们真的认识?”他开口,带点不可置信和不满的语气,“同志酒吧?”

“一点儿没错,我当时接到了一个同志角色,需要寻求灵感,而Justin帮到了我——不过这是在——之前的事了。”我吞了一口口水,省略了重点词,Chris应该能理解我的省略说明,这是在我们恋爱前的故事了。

“不,我知道。”Chris也坐到沙发上了,“Scott推荐的酒吧,你在那儿邀约路人聊出柜感想,天煞的我为了这个骂了Scott一晚上。我只是没想到——你聊天的对象是——”他指指Justin,脸上仍旧是挥之不去的不满。

而我抓住了对方语句中的另一个重点。

“你为什么训Scott?他只是帮了我一个忙。”

“如果一定要做出解释的话,就是我不愿意让我的男孩招摇过市,因为我知道他只是眨眨眼珠就能让人为他犯罪。”

我瞧着Chris,甚至后退了两步,勉力伸出手指点在身前稳住心神,“额....那个..那个——”

“是啊,现在你明白了,在你所知道的更早之前我就爱上了你。”

我哑口无言,张牙舞爪好一阵才做出正确的姿势示意他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

Justin缩在沙发面无表情的看我们,“现在告诉我你们在对台词,一切都还来得及。”

Chris满不在乎地轻哼,一副笃定将Justin当空气的姿态。“我只是后悔没有早些让你知道这一切Seb,如果那样,大概我们都会轻松点,那时我只是有点害羞告诉你我正因为你完全移不开眼睛。”

“哇哦!Chris,我一直以为你是直男。”Justin打断他。

Chris怒气冲冲地回过头,飞了男孩一个别轻易揣摩你老板的眼刀。

Justin还在忿忿不平,“我没可能搞错,行走的同志雷达机可不是开玩笑的,没人可以瞒过我这个——”

“对,”Chris摊手,“你的雷达侦测仪没错,我只是在你面前直男而已。”

TBC


其实Justin比起CE更容易看上384才对,因为我真的觉得384再年轻点的时候是神似B叔,从屁股下巴到喜欢抿嘴吧(然而B叔的攻气无人能敌)




评论(20)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