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燃情洛杉矶 篇八(一段破镜重圆之旅)

            

八.

我到相干性剧组——Chris指导的那部电影报到的第一天,恰巧碰到Scott来探班。虽然Chris已有了几次导演或者制片的经历,但这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操作,Scott自然要以弟弟的身份来好好打气。

 

“你的状态很不错Seb。”Scott穿着白色衬衫配黑色西装马甲,袖子挽起,露出好看的手臂线条。

“你也不错Scott,又穿这身?Chace对你经济封锁了么?没钱买新衣服了?”我敲敲对方的胸肌回嘴,Scott一如既往地没有因我的嘲弄生气,甚至好脾气的红了脸,幸福感快溢出脸庞地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

我一定要向 Crawford先生讨教下调价完美男友——错,现在是完美丈夫的方法。

他甚至还大费周折地运来了一箱亲自调制的樱桃酒为开机仪式助兴,于是剧组众人用其来当午餐会的佐酒,喝到尽兴。我拍拍Scott的肩膀,

“你老哥可不会高兴看到你把我们全部弄的醉哄哄的。”

Scott睁大眼睛定定地瞧过来,“真高兴看到你和Chris可以正常相处。”

这两兄弟都有一样的毛病,眼神真挚起来堪比激光电波瞬间就把你的心剖成横截面,一点儿秘密都无处藏身。

我尴尬又心虚地笑,决定不告诉他我们在两周之前还爆发了一场争吵——原本在四年前就该完成的。然而今天早上Chris看到我的神态很自然,就在刚才休息时他还贴心地提醒片场助理为所有主演买饮料来消暑,顺带强调了“Sebastian喜欢喝冰美式”,像任何一个好相处又热情的工作伙伴。当然我也不赖,我确定自己对Chris展露的微笑弧度同样完美。问题只有一个,他妈的我们到底要保持这样精神分裂的状态多久。

但是即便将这一切告诉Scott甚至Chace也只是使他们徒增烦恼,我歪了下脑袋,对好友的丈夫举杯,“既然如此,为我们庆祝。”

为该死的Chris和Sebastian喝一杯。

 

上午的开机仪式和酒会结束后才正式开拍。今日的主要镜头都围绕女主演——一个原本是舞蹈演员的姑娘,不知怎么被Chris挖来当了主演,然而气质各方面都很契合,尽管演技略显稚嫩,但是Chris却耐心非常地调教。

我随意找了道具箱堆起的角落坐下,观察摄影机后的男人。

 

Chris对于转型的野望在更早的几年就已显露出来。他不甘心只单单活在经济经纪公司的设定之下,当好莱坞笑容百分百的完美先生,用金发和大胸肌驻扎在每个女高中生的性幻想里。Chris在过往曾不止一次地同我聊起,也许可以导演一部电影或者尝试做制片人,去做出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只是那些对彼时的我来说不过是男友遥不可及的梦,我没想过Chris早就把这些放在可执行的时间表上一步步去完成,就此而言,我对Chris的了解远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深。

而对方工作的状态也和我想象的全然不一,那个我所认识的或者说回忆中的Chris Evans有着最活泼和有主见的大脑,决断力非凡。我却不知他同样可以有如此沉静耐心的一面来细细打磨光影交错和剧情的纷繁复杂。

 

在抽完第三支烟后,终于要捱到我的镜头。影片的场景异常简单,大部分集中在一栋独立别墅中,因此道具组也只是租借了一栋供拍摄使用,这让我们幸运地可以不用在临时盥洗室中将就。我到别墅二楼的卫生间掬了一把水擦脸,在Chris侧身挤进来时因为吃惊准确无误地将几滴水珠洒在对方前胸。

Chris只是皱着眉头弹了弹T恤,“嗨,我来找你聊几句,给我两分钟行么?”

我转过身臀部抵着洗手台,摊摊手示意他开口。

“那天我不该冲你大喊大叫。”

“没事,反正我也回击了你。”

“确实,”Chris抬高下巴从上往下看着我,“但是无论如何是我先挑起了战争。”我注意到对方说到战争一词时古怪地挑眉。

“然后我很尽心地分析了这一切。”

“好吧,我从来不知道你还可以当心理专家了。”

“别用这种俏皮话转移话题Seb。”Chris的嘴角绷紧,下巴坚毅,每当他用这样的表情对着我时,我都有自己恍若是草原上被猛兽踩在脚掌下的猎物的错觉。

“对,我承认,不论你说那是不切实际也好,或者只是幻想也罢。但是我的怨愤来自于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象过让你重回我的身边。”

这句话简直让我透不过气,“很好,现在你把问题谈砸了——”

“什么是搞砸,Seb?一定要装作我们对彼此都毫无感觉才称得上是两个成熟的‘成年人’?我无法再让自己总是做出行为和心理分裂的事情。我告诉自己给你点空间,可是我的本能想接近你,我告诉自己忘记过去,可是我不想让那些成为过去。为什么我不能选择尊崇自己的内心,而是要做个别别扭扭的‘成年人’?”

“好,那让我们把话敞开说Evans先生,这间房间内现在想睡另一个人的只有一位。”

“Seb,Seb——”Chris叫唤我两遍。“你不擅长说谎,而你更加不擅长欺骗我。”

我张嘴比了比口型,骂了一句脏话。

“我知道这不容易。在某种程度上是承认自己的失败,好像摆脱不了对方的吸引力就是个怂蛋。”

“Chris,不是这样。你不明白么?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讨论这个,就算我承认你的肌肉对我仍旧有吸引力,然后呢,你要我怎么做?忘记这么久以来自己的痛苦然后快快乐乐地和你来个复合炮么?”

“我明白。”

“你他妈不明白。”

“不Seb,我这么说不是在逼迫你现在给出答案,让你说是或者不是。我只是想让你或者我自己不再那么糟心。我们对彼此仍有感觉,然后也许我们会找到一个办法重新在一起,也许不会。但是第一步是我们得去承认这份感觉而不是否定它。我再也不会做半夜想给你打电话却关掉手机的蠢事了,如果我再次想念你,我会立刻告诉你。如果我想要亲吻你,我就会征询你的意见,而不是在床上悲哀地打飞机。”

“操——Chris——,你,你就是有让我在最糟糕的时候也可以笑出声的本事对么?你他妈就是我的克星。”我绝对是真的笑了,都控制不了脸部肌肉的走向,双颊极其不争气地鼓起。

“太好了Seb,我还能让你微笑,而我现在就想吻你了。”

“而我对你说不。”

 

神奇的点在于Chris和我的谈话有着棒呆的镇定效果,一扫近几日所有莫名的烦躁感,当我站在摄影机前,我可以毫无压力地清空脑海中的一切随着片中人物的思维去游荡。

 

“甜心,你知道什么是‘多世界诠释’么?”

“在我已经很想睡的情况下你一定仍旧要提这种容易催眠的词汇?”我懒懒地趴在床上,挑选今晚的外卖,在中国菜和越南河粉之间纠结。耳畔传递来的热气提示我粘人的家伙又跑回来了,果然Chris将的他唇印在我的脖颈处,很浅的留下一吻。

“你的‘睡觉运动’能有第二个角色参加么?”

“休想Chris,”我羞愤地反手拍了他一巴掌,“休想有第二次,我已经被你折腾的....”

连抬腿的力气都没了...

这样害羞的话当然不能说出口,否则Chris会嗨到像吃了兴奋剂的狼。

就比如现在,他已经双眼放光从刚才的拉布拉多进化成了一条狼狗,目的不良地在我赤裸的后背蹭来蹭去,柔软的嘴唇反复亲吻我的脊椎骨。

如果光欣赏照片,你绝想象不到这男人的嘴唇有多柔软。可是我的腰比他的嘴唇更软....

“那什么是‘多世界诠释’?”

Chris一脸悲愤地仰起脸,“你现在想当一个乖巧的物理系学生了?”

“那你一定是全世界最火辣的物理教授,”我翻转过去,正面对着Chris,讨好地吻他还沾染汗水的发旋,“教教我,我的好老师——”

“好吧,有人告诉你么Seb?你以为你在降火,可是你总在惹火——”Chris泄愤般地拍打我的臀部,力度却很轻,他很体贴地知道我可以承受到何种地步,并在此之内让我们尽可能享受到欢愉。

“这是建立在量子力学上的一种理论,我也不是专业人士。只是最近有人提出在这样一个概念上写出一个剧本,我觉得很有意思。”

“现在能转化成我听的懂的那种英语了么老师?”

“听好了小混蛋。”Chris又亲吻了下我的脸颊,钻进被窝和我平躺在一块,“你总知道薛定谔之猫吧?”

“很好,我听到了一个我认识的词汇,就像遇见一个老朋友那样快活。”我掐住Chris的手掌使劲摇晃,他则用健壮的胳膊克制住我的。

“薛定谔之猫的概念在于,当打开盒子的那一刻,猫的生死便决定了。而对于多世界概念,打开盒子的那一刻,世界同时分裂成为两个,一个是猫存活的世界,另一个则与之相反。只是两个世界分裂的速度过快,所以并不会互相感知。”

“这有点像我们说的平行世界?”

“有那么点类似,但是又不全然一样。我们做出的每个决定都会导致一个新世界的产生,每个人在每个点做出不同的人生决定,就会有亿万个新世界。”

“太棒了,所以现在一定有哪个世界的我正在床上做美梦,而不是被你的胳膊勒到快踹不过气来。”我撅撅嘴,第三次放弃挣扎出Chris的怀抱。

对方笑的轰隆隆地扑过来掐住我的脸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Sebby,无论在哪个平时世界,Chris Evans都会追求你,而你也一定会答应他。我们只会出现这样的细微差距——平行世界A,你正被Chris Evans紧紧抱住,平行世界B,你正被Chris Evans拥吻,平时世界C,你正和Chris Evans——”

“闭嘴Chris Evans!”

 

“老兄,我实在搞不懂,我真的认真补过课了,但是什么叫相干性?我头一回拍连名字都搞不明白的电影。”Nicholas一屁股坐在到我的身边,他是这部片子的男三号,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戏骨。

“简单说来这是个物理名词。”我递给他一支烟,帮助对方缓解紧张。在解释完了我早于几年前就听闻过的“多世界诠释”和“薛定谔之猫”后,我用自己的理解同对方解释。

“至于相干性,你可以看做两个平行世界的交叉作用。”

“怪不得我的角色像精神分裂,你是说他们都是在不同平行世界中的我?”

“一点儿没错,老兄。”

“然后在不同平行世界的我相遇了?“

”对,也许有的你喜欢抽箭牌,有的喜欢登喜路。怎么样,很惊喜吧?”

“天煞的如果真有这种事,我会问问有没有一个平时世界的我和十六岁时约会的妞儿在一起了。”

“也许。”我将指间火光闪烁的那一点摁在水泥上,留下一串焦黑的痕迹。

有那么多个平时世界,大概也总有一个中的Chris和Sebastian正滚在被窝里做美梦。也或许,我只是迷失的一员,丢失了原本属于我的那个世界,那个有Chris的。但无论如何,我不应该放弃努力,尝试去回到正轨,尝试不再逃避。

TBC

评论(31)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