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热泪伤痕 篇二(两个“奶爸”一个娃的小故事)

篇一

二.

1.                       

“无论如何你今天总要微笑吧,瞧,金色礼服多衬你——”Chris漫不经心地为Lisa胸前的礼服花朵调整位置,他老妈被唇彩仔细描绘过的双唇却始终抿得紧紧。“面对现实Lisa,他们都有小孩了。”

“Mary也许不应该出生....”

“可是她已经出生了,而且她是个超级可爱的小天使——真的,我从没见过那么可爱的小孩。”他握住Lisa的手,微微晃动,“为了Mary,我们要给他们多一点信心....”

“你自己都没有信心Chris,”Lisa犀利指出,“我们都知道Adrian根本不是个好男人。”

可是对比只会提出要求的家人,Diane就是沉溺于那个男人短暂的甜言蜜语——Chris低下头,决定不在自己姐妹的婚礼上和母亲再产生龌龊。

他长舒一口气,环顾四周岔开话题,“今天的布置很不错,我喜欢那些扎在走廊的铃兰花。”

“甜点吧台的苹果塔也算不错。”也许Diane的婚礼已让Lisa耗费太多精力,她拨弄掺杂了银白色的头发困倦地配合儿子,Chris抬起臂膀好让母亲挽住自己的手肘,“我刚才见过Stan夫人,她很得体,也很礼貌,她,她比Adrian要好上一些....”

“我们要庆幸如此,也幸好整个Stan家族的人都不算多。”Lisa语气尚算平稳,“除了Georgeta,似乎就没有什么亲人了。”

“还有Georgeta的第二任丈夫,对了,Adrian还有一个哥哥。”

“没错——”Lisa眨动眼珠,嘴角挂上讥诮笑容,“我想起来了,他还有一个担当模特的哥哥,据说整日拍广告和登上杂志。”

这只是Adrian扯得第1001个谎言,Chris早已不会为对方的这些胡言乱语感到尴尬,但是现在,谎言中的主角正迎面向他们走来,脸庞挂着暖洋洋的笑容,Chris不由低头摸摸自己的鼻子,小声提醒Lisa。

“他的名字是Sebastian,并且,他正在我们对面——Lisa,记住这可是Diane的婚礼。”

“我想你们一定是Lisa和Chris。”Sebastian的声音先一步来欢迎他们,男人明亮的眼眸中盈满笑意,这让Chris无法对对方敷衍,他勉力扯出笑容,伸出手掌同对方的交握。

“你好,Sebastian。”

“我真高兴见到你们——我也真心喜欢Diane,欢迎她加入我们的家庭。”Sebastian说的真诚而热切,Chris能体味出对方并非撒谎,但他只能奉上苦笑,相信Lisa也是一样,因为他们对这段婚姻的看法同眼前这个兴高采烈的男人完全相反。

“我不知道什么礼物适合他们,但是我带来了这个——”屋内有一整张桌子用来摆放宾客们的礼物,Chris对着Sebastian指头所点的一套餐具和婴儿睡袋点头,他无心辨认礼物的真正模样,只是机械性地夸奖。

“很不错,他们一定喜欢。”

“我特地从英国挑选的——”Sebastian没有瞧出他的情绪,依旧兴冲冲地,而这句话则不可避免地让他想起了Adrian。

Adrian吸引到Diane的最初,便是对方声称自己是个周游各国的语言教师,男人不但年轻英俊并且游历广阔,敲开了Diane彼时沉闷木纳了二十年的生活——等到Chris和Lisa发现了Adrian习惯性撒谎且根本从无努力生活的真实面目后,Diane已在这段焦灼的感情中陷入得过深了,更糟糕的是,有一个新生命却在此刻悄然播种。

Chris掀起眼皮,“再次谢谢你的好意Sebastian,我们都知道你上周正在英国VOGUE拍摄,但是你还是记挂着Diane和Mary。”

“什么?——”男人的脸上瞬时堆满了疑惑,Sebastian抬手抓住脖间的领结摇晃,“啊——不....我确实在英国工作——不过...”单词一个个艰难地从Sebastian形状姣好的双唇中吐出来,他同Lisa对视一眼,没心没肺地为男人此刻的尴尬感到快意。

“...我没有在什么VOGUE拍摄——我只是接到了一份外场模特的工作...”

“哦?那可能是我们听错了,你知道的,在上周婚宴前的聚餐时,Adrian提到过,但是一定是我被红酒烧着了脑袋。”

“对,我也猜是如此。那么你八月份在米兰的工作怎么样?Adrian说你接到了很多走秀工作。”Lisa适时地增添佐料。

汗水已经从Sebastian的脑袋上沁出来,但是他和Lisa却短暂失去了自己的同情心,促狭地瞧着Sebastian愈发慌乱的神情——他们当然调查过,在Adrian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被戳破后,他和Lisa不得不像特工那样去核查对方说过的每一句话。

Sebastian虽然是个模特,却只是拍摄不知名刊物和接小型活动,优雅的Georgeta夫人确实是一名钢琴师,但远不是什么在维也纳也举若轻重的大师。这些谎言全部荒唐又可笑,可他和Lisa却不得不心痛地将Diane双手奉上。

“不——我还没接到过什么走秀的工作....这行很不容易....”Sebastian的脑袋几乎垂到胸口,嗓音中早就没了先前的快活,男人最终冲他们仓促地点头致意,逃也似得离开这场对话。

Lisa对着他苦笑,“至少这个家族不是人人爱说谎。”

Chris凝着前方男人的侧脸,对方刚才圆滚又湿漉的眼睛令人心软——他握紧了拳头,“该入座了妈妈,典礼就快开始。”

 

2.

他是被鼻息间萦绕的香气弄醒的,而晨间的绵软被褥也分外舒坦,Chris先是长长伸展四肢,随即又将自己整个缩进被窝,静谧地阖上眼皮享受半梦半醒间的闲适——然后猝然,他彻底清醒过来,意识到食物香气并非是梦境。

“Mary?——”他急忙踩了拖鞋,担忧地朝楼下跑去——Mary通常不会随意触碰厨房用具,他有再三叮嘱。

“早上好Chris。”听到动静的Sebastian拿着锅铲从料理台前探出脑袋。啊,不仅如此,男人还在胸前围了可笑围兜。

“早上好?”Chris警惕地瞥对方一眼,脚步放缓,踱步下楼,“你在做什么?”

Sebastian为他的诘问语气感到不解,小心翼翼地半张开嘴,“我昨天答应了Mary会做罗马尼亚的肉饼——对了,我也为你做了一份,我还煮了咖啡——”

“谢谢,”他依旧谨慎,绕着料理台转了一圈,确认Sebastian确实正在制作香浓肉块而不是在为厨房装炸弹后,才捋了捋刘海退到后头去,“但是Mary不能吃的太油腻,我也通常不在早餐时吃的如此荤腥。”

“我有加入胡萝卜和鸡蛋,还有奶酪,一点儿玉米——对了,还有为Mary准备的热牛奶。”Sebastian显然没有听出他言语中的抗拒,“你坐在那儿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他错失了拒绝的最好时机,同时,Chris眼馋地望了望平底锅中的肉块,看上去份量十足又可口——“咳咳,那我去叫醒Mary。”

 

Chris很快就颇为沮丧地发现,Mary喜欢Sebastian制作的餐点远胜于他平日提供的健康汉堡和蔬果汁,女孩抹去嘴角酱汁时还一直眨巴着眼珠瞪着Sebastian留给自己的那一小份。

“你还想吃对不对?”Sebastian的手掌轻柔地贴在女孩的后脑勺,将餐盘端到Mary的眼前,却被他骤然打断,“不行,Mary还是小孩子,她不可以吃太多这种东西!”

其实Sebastian的餐点美味,配搭也很合理,如果换做旁人,Chris大概会在大快朵颐之后厚起脸皮讨要配方,可是,这个人却是Sebastian。

他无论如何也很难对Stan家族的人和颜悦色,所以他忽视了Sebastian默默收回的手掌和不自在地微笑,“Mary乖啦,Chris舅舅说的很有道理,小朋友不可以太贪嘴哦。”

“如果吃饱了就和Sebastian叔叔说谢谢,然后我们要快点准备去球场。”

Diane在年幼时没有太多可以和同龄人玩耍的机会,也因此内向又孱弱,他决意避免Mary走上同样道路,一早为她报名了几个体育课程。

Sebastian搓搓手站起来,脸上腆着笑容,“我可以一起来么?我很想看Mary踢球呢——”

他当然没准备和Sebastian在街头上演什么温馨家庭剧,Chris转过身扶着Mary离开餐桌,“你不用收拾这里,让客人做早餐已经很不礼貌。对了,你应该是来洛杉矶工作的吧?最好不要让小朋友的打闹影响你的日程,记得出门拿备用钥匙。”

Sebastian讪讪地摩挲着自己的鼻子,“好,我会记得,玩得开心Mary——”

 

3.

“你以前总说不要觉得体育课程是胡乱打闹,要认真对待才可以——”一出家门,Mary已经撇撇眉毛指出他的言辞的前后不一。

Chris搓揉对方的脑袋,“对,一点儿没错,不要记得刚才我和Sebastian的对话就好。”

“你也说过不要撒谎。”Mary熟稔地用瘦弱胳膊提了提自己的背包,Chris担忧却又略带骄傲——Mary不算健壮,但是她非常独立和坚强。

“那不是撒谎,那只是闲聊。”

“我不那么认为——”Mary牵住他的手,他也用掌心包裹住侄女的,“我知道你不想让他和我们一起,你不喜欢他,因为他是Adrian的哥哥。”

“Mary——”他不重不轻地拍拍小女孩的额头,“我不喜欢你这样说。”

“这就是你们大人常说的自欺欺人么?”Mary金色的脑袋在他的腰畔窜来窜去,“你和奶奶都不喜欢Adrian,却不允许我说出来。”

“因为他是你爸爸,我们怎么看待Adrian也都改变不了这个,在你真正长大之前,你不适宜去评判他。”

“什么算真正长大,十六岁或者十八岁?”

“比起年龄,头脑和心灵更重要。”

“那我觉得我的头脑和心灵都已经三十岁了,年长你三岁哦。”

“嘿嘿,我知道你很聪明,”Chris面对着侄女蹲下,掐住对方红扑扑的脸蛋摇晃,“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小女孩,但是不能因为这样就嘲笑自己的舅舅。”

Mary垂下脑袋不看他,良久才抬起下巴,嘴角倔强地撇在一块儿,“如果你真的很不喜欢Sebastian,我可以吵闹一点儿,那他大概就会走了,Adrian就不喜欢我吵闹,他们是兄弟,应该习惯相同。”

“不——”Chris的心只在一瞬间就被纠紧了。是因为Mary过于早慧,或者她一直都显得对周围的人和事不那么在意,他才经常忘记对方不过才是个七岁的小孩而已,是会记得和在意“讨厌的爸爸”走开这件事的小孩——

“Mary,我没有那么讨厌Sebastian,我不会赶他走——除非你很不喜欢他。所以,你觉得Sebastian怎么样呢?”

Mary用指头卷着自己的金发玩耍,“我不知道,但是他的罗马尼亚肉饼还不赖,”女孩耸了耸肩,“你也喜欢对不对,你吃了好大一块。”

“那个——”Chris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胃部,将悄然浮上的羞耻心压进肚腹,和罗马尼亚肉饼混在一块儿,他真的吃了很多么?也许是因为他很喜欢胡萝卜。总之,他希望Sebastian没有注意到这个,“只是偶尔吃下还可以,但是我的汉堡应该更美味吧?”

“嗯,”Mary近乎哄小孩一样踮起脚拍拍他的胸膛,“放心啦,你还是排名第一,Chris舅舅。”

TBC


评论(53)

热度(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