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热泪伤痕 篇一(两个“奶爸”一个娃的小故事)

我肥来啦,然后开个小坑坑,部分人物关系设定套用了天才少女,但是不完全一致


热泪伤痕

1.

他在下楼时还满怀怒气,然而看到沙发上那个缩在毛毯中的棕色脑袋,心间就缓慢地软下一小块。

无论如何,Sebastian不是真正应遭受指责的家伙——他只是Adrian那个混账的哥哥而已。

 

Chris绕过沙发,在客厅的料理台前大大打了个哈欠,迟疑了一两秒之后选择橄榄油而不是黄油——Mary似乎更喜欢黄油,但是Chris决定以她的健康为先。

他继续打着哈欠,待到炉底的温度足够,才打入鸡蛋,蛋液在油和热的炙烤下“噗嗤嗤”地跳跃,伴随滋滋的细微响声,像一群在跳舞的黄球。

这动静终于让沙发上沉睡的家伙醒来了,Sebastian转动身体,发出衣料和被褥的摩擦声。

“嘿——......”男人的声音很嘶哑却又柔软如水,Chris不怎么自在地扭动了下脖子,用背影和对方打招呼。

“早上好。”

“早上好——,”在又一阵悉索作响之后,Chris终于忍不住回过头,Sebastian还穿着昨天到访时的T恤,只是下半身的卡其裤成了一条短睡裤,对方的头发蓬乱,堆叠在额头和脸颊旁,Sebastian应该年长他整五岁,可是因为男人分外圆和湿润的眼睛,却显出不符年龄的稚气——Adrian也是这样,这对罗马尼亚兄弟有同样让人心生亲近的外貌。

想到Adrian,Chris就忍不住撇下嘴唇,“一楼就有洗手间,但是我这儿没有客用的牙刷和牙膏。”

“啊....”Sebastian发出没头没脑的叹息,这让他心中更为烦躁,他不满地甩了甩手,再次开口的语气颇为严厉。

“你自己应该有准备才对,喂,你不会昨天晚上根本没洗漱吧?”

Sebastian因为瞌睡并不清醒的脸庞瞬间红透了,甚至蔓延到耳垂和脖颈,慌忙地摆了摆手,又羞愧地垂下脑袋,“抱歉——那个...昨天晚上我到的太晚了——”

“所以你快点打点一下自己。”他冷着脸转过身,“我已经在为Mary准备早饭,她马上会起床,我不想她认为自己的叔叔和老爸一样邋遢。”

这样的斥责显然过于严苛,Sebastian因为抱歉涌在脸上的讪讪笑容因此彻底凝固,眼帘下垂,难堪地摸了摸自己的唇角,“我马上就好。”

 

2.

Chris从和Sebastian面容相仿的兄弟那儿也听到过很多类似的承诺,在Diane检查出怀有Mary的时候,Adrian承诺会尽快结婚。到了Mary在他们一家的看护下诞生时,Adrian承诺会尽快租到一间房子照顾妻子和女儿。然后是Mary逐渐长大,那个家伙一遍遍地承诺会好好找到一份工作,承担责任——等到Diane浑身冰冷地躺在医院床榻....

Chris用手掌盖住脸,他已无法再回忆更多。他对于Adrian失望透顶,不仅是失望,他总要反复提醒自己那个男人至少曾经让Diane心存希望和快乐,才能克制住恨意的翻涌。

“那个.....”

身后的男人轻咳一声,打断他的遐思,“我都准备好了。”

他回过脑袋,Sebastian已经将自己打点清爽,棕色的头发整齐地捋到脑袋后头,身上是颜色清爽的衬衫和卡其裤,男人搓着双手,脸上堆积着明显讨好的笑容,“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也许我可以给Mary做一个罗马尼亚的肉饼。”

“罗马尼亚肉饼和Chris舅舅做的有什么不一样么?”Mary金色的脑袋从二楼的楼梯边冒出来,这个才七岁的小姑娘有着过分湛蓝的眼珠和蔷薇花一样的脸颊,Chris已经爱怜万分地走到楼边,蹲下身体,“你今天也想让我帮你扎头发么Mary?”

Mary咯咯笑着从楼上小跑步下来,Sebastian也靠过来,微微佝偻起背,“Mary——”男人开口,Chris注意到对方因为笑容而添到了额头和眼尾的浅纹,这细微痕迹终于显出对方的真实年龄。

“我是Sebastian。”

Mary转向他,满脸疑惑。

Chris握住拳头深吸气,“他是Adrian的哥哥。”他说完整句立刻谨慎地观察Mary的表情,担心这个名字对于女孩所造成的任何影响。

然而Mary只是抬起下巴,“那么你就是Sebastian叔叔了?”

“你知道我?”Sebastian的声音里满是欢欣。

Mary点点头,蓝色的眼睛看不出情绪,“妈妈告诉我过爸爸家中的每一个人。”

Chris的眼中瞬间泛出热泪,他不得不微微侧过身以防自己过于失态。对于Diane来说,她几乎从来没有犹疑地就将Adrian当做会和自己相伴终身的家人,也尽力试图融入对方的家庭,也许是她得到的注意和爱意从来都过分稀薄,因此奉献出的情感才如此澎湃——却没有得到丝毫应得的回报。

“你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Mary,我很高兴见到你。”Sebastian干脆整个蹲下,牵住已经从楼上走下的女孩的手摇了摇,“我昨晚才到,抱歉我不想打搅你的休息,所以你今天才见到我。”

“其实没关系。”Mary不怎么在意地耸了耸肩,和Diane相反,Mary显得个性十足又有主见,甚至对发生在身上的一切都显得漠不关心,可是Chris从来不觉得这是件好事,“晚睡一个小时并没有很要紧。”

“晚睡一个小时有很大问题。”Chris推着侄女到餐桌,“来,今天是你喜欢的荷包蛋和牛奶,还有两块面包。”

“我喜欢加了黄油的,”Mary只噏动鼻尖,一手托着下巴,转过脑袋对着Sebastian挤眼睛,“Chris很注重身材,他对我也有同样要求。”

“你还没有到要着急身材的年龄,我是为了你的健康。”他对人小鬼大的侄女缺乏管控的信心,只能无奈吁气,Sebastian嘴角扬起的弧度非常迷人,Stan家族真的拥有一副好皮囊。

“你的舅舅说的对,但是明天我会给你做罗马尼亚肉饼,我会在里面加上一点儿奶酪,如果你今天乖乖吃早餐的话。”

Sebastian显然不了解Mary,他的侄女不是一个用交换条件就可以控制的小孩,但是今天Mary撅了撅嘴,用叉子叉入鼓鼓的蛋黄,“好吧,Sebastian叔叔,我们成交。”

 

3.

“谢谢你让我见到Mary——”

“这是你和你妈妈的权利,”Chris打断对方话语,回头瞥了一眼楼下已经捧着肚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Mary,压低了声音,“但是等到房子卖掉,我会带着Mary回纽约,你知道的对么?”

Sebastian的嘴唇嗑了嗑又阖上,Chris则已经迈入了自己的工作室——他是一名可在家工作的剧本编辑,而男人就好似被父母抛弃的小孩那样紧紧跟在他身后转悠,同时小声絮叨,“我知道Mary喜欢在这里的学校,突然离开她会十分不适应。”

“我在纽约也可以为她找到同样环境优越的学校,并且欢迎你和Stan夫人来考察。”

“Evans夫人也住在洛杉矶,她可以替你一起照顾Mary——”Sebastian锲而不舍。

“谢谢你提起这一茬儿,我确定你明白这也是我要离开洛杉矶的原因之一,别以为你妈和我妈达成了一致——”Chris停下来,骇然用指尖戳到Sebastian的鼻尖前,“你们就可以决定Mary过什么样的生活,你们,你们就没人真正爱她。”

“不,”Sebastian表现出了进入这间屋子后最为明显的一次反抗,对方的眼睑发红,腮帮绷得紧紧,“我知道你对我们有很多不满Chris,但是我们都很爱Mary,我请求你....”男人垂下眼帘吸了吸鼻子才继续,“至少尝试去相信这一点。”

“在Mary出生后Stan夫人有亲临几次来看看望她的孙女呢?你呢Sebastian?我知道你是个风光的模特——你在到处飞行,然后在圣诞节和感恩节像模像样地寄送几张明信片,你认为这些就能称之为爱了么?”

“我妈需要照顾我患上帕金森的继父——而我——”Sebastian的指头不自在地捏在裤缝,“我们真的很抱歉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糟糕...”

“Adrian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是责任,他让Diane的最后几年过的身心俱疲。”Chris咬住嘴唇,别过头不愿再提及更多妹妹的苦痛,“总之在她需要家人帮助的时候,我们都甚少关心她,所以我希望至少现在她可以不用再挂心Mary了,我也很满意Adrian不打算抚养自己的女儿,因为我会好好照顾她。”

Sebastian的脸庞再次被难堪和羞愧占满,男人的脖子垂得低低,“无论Adrian怎么样,但是我和我妈都希望可以为Mary尽力。”

“哦?”Chris侧了侧脑袋,“也许你们可以多联络点中介,早日卖掉这房子。”他站起身,从Sebastian的身边走过,“以后也欢迎你来纽约探望Mary,如果你有此意愿的话。”

TBC


评论(46)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