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十九.Loki的后招(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同样的,先来上目前大屋中的结构图,上一轮,Loki已经离开,但他却为自己的拍档留下了可以继续生存的后招。


序章            六  七      24小时直播花絮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篇十九.Loki的后招

“你想现在就去房主套房么?”

Steve背对着自己的未婚夫,将整盆在阳光下晾晒到喷香的T恤挂到衣橱,同时还有才洗涤干净的运动鞋和袜子们,将这小小空间迅速填满,房间的墙壁上没有了可以播放录像带的巨大电视,更没有塞满甜品的小冰箱和酒柜,在享受了一周的奢华住宿后,他同Bucky眼下该从云端降落了。不过房客们的卧室因为淘汰的选手们,已经有了新的更迭。

原本十二人的大屋,现在还剩余八人,正好可以两两组合,分别共享一间双人房。Tony自然同Banner教授一起,他则是和Bucky,Peggy作为新任房主搬迁到了二楼的套房,Wanda留守在女生宿舍,于是,Thor和Peter不得不有些无奈地搬到了一块儿。

“我还想再躺一会儿。”

“这房子令你变懒了。”

“这房子令任何人变懒。”Bucky张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从床的这一头滚到了那一头,使被子完全缠绕到身上,幸好床铺给予了中士足够的空间来尽情翻腾——两人回到普通房客卧室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房中的两张单人床搬到一起,无视围观房客们“老天爷你们可真是恬不知耻”的眼神。

 

“说真的,我现在想到那张床,就是房主套房的那张床,”Peggy对着忙着为新合成床铺铺上床单的两人吐舌头,“我会觉得有点恶心....”

“抱歉Peggy,但是节目组会把整张床甚至是席梦思也换掉,仅仅可能保留一个床架,放心吧。”Steve微笑着安慰女郎,Bucky在他身后将自己的脑袋直接靠到未婚夫的肩膀,

“没错Peggy,我们没有拆掉席梦思干,那个床架绝对是处女床架。”

“去你的Barnes。”Peggy狠狠砸过一个抱枕,凶狠地挑一挑眉,“我要把你放上淘汰席。”

“那是你的权利,红发的美丽小姐。”

Steve有时会暗自羡慕男友的这项技能——用再普通不过的情话使女士们轻易地缴械投降。

果然,Peggy高高挑起的眉毛重新舒展,给了Bucky一个“真有你的”的眼神,终于转身步上了二楼的阶梯。

Steve对着女郎的背影叹气,“如果不是误会,那我记得Carter小姐曾经对我有好感。”

“得了吧,”Bucky咂咂嘴,“亲爱的警察先生,Wanda也比你看起来更有趣。”

 

“你在笑什么?”Bucky继续将自己捆成了一个热狗,面目疑惑地提问,打断他短暂的晃神。

他摇头,“我正在仔细琢磨你才说的,Wanda也比我看上去更有魅力。”

“一点儿没错,并且你需要被点醒,女士们的爱转圜的远比男士们厉害,昨日她们为你发狂,今日就忘了你的姓名。”Bucky撅起嘴,“特别是Carter小姐这样的人物,她青睐你只不过是一时头晕目眩。”

“等等——”

“等什么?”

“让我再体会下现在空气中的醋海翻腾。”

“Steve Rogers——”

“好了我的鹿仔,”Steve靠到床边,弯下腰在中士的鼻尖上印下一吻——他最近有些迷上这称谓,因为Bucky告诉他自己在伊拉克的时候,一直被军中同僚戏称为沙尘中的麋鹿,而现在,便是他独有的鹿仔了。

“现在,我们真的得花时间讨论何时去房主套房了,该和Peggy聊些什么——另外,”Steve吐出一口气,放下T恤,很认真地审视Bucky的脸庞,“我没有投票淘汰Wanda。”

“我知道。”仍旧困在被子中的男人晃动了下脑袋表示赞同,“你和我讨论过Loki的去留,我们都认为让他离开对于我们之后的比赛更好,我相信你。”

“所以那两票就真的是Thor和Peggy所投的了。那既然如此,Wanda也许会成为Peggy本周最大的目标。”Steve挨到床边,他曾有仔细考量过和Wanda合作的可能性,如果真是这样,也许他从现在就要开始为拯救盟友做准备了。

“另一个合适的候选人应该是Thor才对。在Loki离开大屋后,他很容易成为被清理的对象——我还挺喜欢Thor,不过,”鹿仔甜美的唇角居然显出了一丝冷酷,“我更希望我们能平稳度过这周。”

 

“我们能平稳度过这周么?现在我感觉自己是砧板上的鱼肉啦——”

Tony转到身躯,继续喋喋不休,“Thor和Rogers到底是怎么保持身材的,我的腰围已经明显扩容了。”

“那一票是我投的。”Banner教授取出了白纸,在上面简单画出大屋人员的结构图。

“当然,我们分票啦——”Tony停止摆动自己的身体,“所以一切都被你说准了,我建议你在结束比赛后可以开设一门课程来专门研究如何在这个真人秀中取胜。”

“如果我最终得到了冠军,我会乐意这么做的,”Banner将笔头抵住下唇,“所以Peggy并没有投票淘汰Wanda,无论她表现的同对方如何势不两立,至少本轮的投票可以说明她更讨厌Loki。”

“但是在上周她们甚至都没有过交谈,并且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Tony终于决定将自己的腰部用T恤遮挡好,“如果这其中真的有猫腻,我是说尽管她们已经让每一个房客都相信她们正是彼此最讨厌的人——特别是Peggy对Wanda,但是选票却会透露一切,所以不是我们分票的话,那票数就会是5:1,不是一样会将所有故事都放到阳光之下?”

“你有所遗漏Tony,”Banner教授在纸上划下更多人名和交错的箭头,“我们的分票是临时的,如果我们不分票,那到底投票给到Wanda还是Loki并不是一个定论,这两票似乎就成了薛定谔的猫。我想Wanda不愿意冒这样的险。”

“你是说也许她们曾经考虑过分票,只是风险过大放弃了?”

“不错,如果Peggy不在这一轮支持Wanda,那么万一我们也倒向Loki,那Wanda就真的会淘汰了。”

“好吧,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我们现在正在讨论一个重大的假设——你的假设是,Wanda和Peggy不但没有因为Wanda的背叛分裂,反而借此机会成了一个联盟,并且找到了最好的保护衣,因为没人会想到她们还能联手,是么?”

“没错。”

“好吧,但是这只是一个假设,万一Peggy只是真的比较讨厌Loki呢,讨厌到愿意让Wanda继续留在大屋中,也要先请走模特——噢不对,他是个数学老师。”

“这也是一种可能。”教授点头,“我们还不能肯定到底是哪一种。”

“那就不得不做出最糟糕的设想,如果Wanda和Peggy真的是联盟了,那么本周Wanda就不会是那个要上淘汰席的家伙,那谁会是那两个倒霉蛋,我敢说其中的一个席位被Thor占据了。”

“我只是.....”Banner教授已经离开了同伴的思维,他不断用手中的笔骚刮头发,眉头紧紧蹙在一块儿,“我只是觉得很奇怪,当票数出来的时候——我正在盯着Peggy,尽管她隐藏的很好,女人们总是擅长隐藏的,但是我还是看出了吃惊,显然她对于4:2的票数很吃惊——”

“因为她知道Thor一定会支持Loki,而Peter会坚定地淘汰Loki,那么可能产生变数的投票便会是我们和Steve,但如果我们也偏向Loki,那么票数会是3:3,而不是4:2——,所以现在,”CEO的脸上露出了一贯得意又好玩的神情,“她觉得投出这一票的是Steve。”

“那么就有非常清晰的两条线了,”教授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结构图,抬起手展示给同伴,“一是Peggy依旧不满意Wanda,她淘汰Loki仅仅是因为她更讨厌对方,所以到了本周她大权在握,那么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目标送上待定席位。”

“第二条线则是,”CEO接下好友的话,“Peggy和Wanda只是在做戏,那么被误会投票留住Loki的Steve很可能就要乖乖回家了。”

“等等,我记得Carter小姐对我们的警察可是很有好感。”

“说真的教授,女士们在遇到阻碍前途的男士们时,并没你想的那么罗曼蒂克。”

 

“我很遗憾Wanda不能一起来享受这间房间,”Peggy歪斜地靠到猩红色的沙发上,吐出烟圈,“我喜欢节目组把这儿布置成了红色,我喜欢红色。”

“红色代表胜利和热情,”Peter抬起头望向自己的新拍档,又环顾整间套房,已经完全有别于上周的装潢风格,主色调是张扬的红,墙面则是粉白色的,节目组还为Peggy的衣橱添置了各色的晚礼服,是对第一位女性房主独有奖赏,“Wanda当然也会觉得有点可惜,但是我知道她为了比赛更愿意留在楼下宿舍。”

“因为我们这场戏还得继续。”Peggy点点头,起身将香烟按灭到了烟灰缸,“关于投票你如何看?”

“你是说4:2?”

“不错。”

“首先,我能够将掌心按在我的胸口起誓,我的票是贡献给了留住Wanda。”

“好,”女郎吐出一个字,“我相信你,我们的联盟才刚开始征程,而且已经很顺畅了,那么说说你对票数的看法,4:2代表了什么?”

“这样算来,”Pete似乎在为他接下去将要说出口的话忧心,年轻人不安地搓了搓手指,数秒后才终于开口,语气却很坚定,“最有可能的就是Rogers先生选择淘汰Wanda,因为Stark先生和Banner教授的立场理应是一致的,所以Rogers先生更有可能是多出来的那一票。”

“你觉得Steve会更倾向于留下Loki?”Peggy的腿笔直地点在地毯,嘴角绷紧,“但他对Wanda一向很照顾。”

“我不清楚小姐,但是Rogers先生同Loki的关系也并不坏,他也经常和Thor一起打篮球。”

“如果真是这样,”Peggy摇了摇头,“Steve会是我们的目标么?”

“从情感上来说,我很喜欢Rogers先生,”Peter有些斯文又害羞地低下头,“理性来讨论——你需要一个合适地理由将他放上淘汰席位。”

“你同意将他放上淘汰席位?”

“如果Rogers先生选择淘汰Wanda,那我们就不得不除掉这个障碍。”Peter站起身,手指捋着自己的鸟巢一样乱糟糟的头发,“当然,更妥当的方法是,你先同他们谈一谈。”

“好吧,”Peggy翻了翻眼皮,“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想和Steve对抗,毕竟我也不想被Barnes捏断脖子。”

 

“两位,”Thor Odinson不知从哪儿翻出一件黄底印花的亮眼衬衫,站在游戏室的门框边冲房内的两位男士眨眼。

Bucky侧卧在沙发上用手背遮挡住脸庞,“老天爷,我快被你晃瞎眼了。”

“很有七十年代风格不是么?”Thor从门外闪身进入,已经果断带上房门,原本靠在沙发另一侧正和未婚夫玩着棋牌游戏的Steve警觉地支起身体,“看来有人有话要说。”

Thor不以为然地坐到两人的正对面,“天哪,你们应该在Loki还留在大屋的时候和他好好玩一把,毕竟不是随时有机会和职业扑克牌选手来对弈的。”

“扑克牌选手?我以为他是一个数学老师——”Bucky狐疑地同Steve对视一眼,“是我的记忆产生了错乱之类的么?”

“不不,我亲爱的中士先生,这只是Loki撒下的另一个谎而已,也并没有很令人惊奇对吧?”

“那么,”Steve的手指玩味地在桌面敲打,“现在你告诉我们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你们知道扑克牌选手往往需要设想整副牌局的步骤,而不仅仅是眼下这一步——在淘汰之夜开始前,我们曾经聊起过票数。他明白我这票属于他——”

“我欣赏你对伙伴的忠贞。”Bucky翻身趴到了沙发上,随意摆动自己的小腿。

“Loki原本的计划是Peggy能够因为Wanda的背叛转而投向他,不但是Peggy,还有曾经和Wanda在同一联盟的Tony以及Banner教授,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大的生机,我想你们也都猜到了。”游泳教练的嗓门足够大,几乎是轰隆隆了,Bucky冷静地瞥了一眼紧闭的门缝,心不在焉地点头。

“他差点儿就成功了,但是我想最终,Banner教授和Tony还是选择先让Loki离开。”

“并且你们也没有采纳我提出的四人走到最后的建议。”

“我们喜欢你Thor,但是我们很难对Loki放心。”Steve决定开诚布公,“但是如果Loki的计策成功了,即便失去我的一票,那他也会留下——他确实是个非常出色的谋略选手,但这也正是他不能留下的原因,我们没有魔笛,并不能来让蛇顺从我们的心意舞蹈。”

“你说的一点儿没错,他很出色,但是这并不是我最想要告诉你们的。”Thor将金色的碎发捋到后头去,冲两人挤了挤眼,“Loki告诉过我,4:2是个非常有可能出现的数字,因为整间大屋中只有我和Peggy肯定会投他,你以及Tony和Banner教授会随时倒向Wanda,Peter,他从来没指望过。但是他还提醒我,当票数真的是4:2时,我需要留意一种奇特的情况——那就是如果我们的Carter小姐看起来尤为的吃惊,那也许就值得思考了。”

“我....并不明白的你的意思——你是被Loki传染了,开始神神叨叨地讲话了?”中士不大满意地“啧”了一声。

但是Steve却同自己的未婚夫不同,警察的神情十分认真,他似乎被提醒到了一些特殊的事情,手掌合在一块儿握成了拳头抵在膝盖上,“那么,你依照Loki所要求的的做了么?你在宣布投票时仔细观察了Peggy?”

“当然。”

Steve掀起眼帘瞥了一眼Thor继而又垂下,“Carter小姐的表情如何?”

游泳教练只是微笑。

“连你也被Loki传染了?”Bucky抬起手肘撞击Steve的肩膀,脸上的疑惑更重。

“你知道么亲爱的,”Steve转过身,温和地用指头捋起对方的浓密棕发,Thor做出一个牙被酸倒的表情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他,“如果Peggy的那一票是淘汰Wanda,她不应该为票数吃惊。”

“这仅仅是这家伙的一面之词,”Bucky缓慢地掀动眼睑,开始意识到了两人对话中所饱含的讯息,但他仍旧在保持警惕,“我们并没有真正注意到Peggy在当时的神情。”

“的确,但是在房主争夺赛的时候,Peggy一直在打量我,用一种审视又奇怪的目光,起初,事实是一直到刚才为止,我都没弄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这回中士的神色终于变了,他甜蜜饱满的嘴角垂下来,“该死,她在怀疑你是那另一票。”

TBC


评论(21)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