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燃情洛杉矶 篇七(一段破镜重圆之旅)

          

七.
接到Chris的电话时我刚走出羽毛球馆,一整套运动衣裤都黏黏糊糊的缠在身上,手臂像被日本相扑选手踩踏过一样酸痛。
“什么?”我打开车门,将球拍和球筒扔到副驾驶座上。
“Seb....我不太想打扰你,不过我真的需要一个人——”Chris的声音像是灌满了海水的沙袋,丧气又苦涩。
“你怎么了?”我有些诧异,也隐隐担忧。从酒吧的开业典礼回来后,我和Chris没再见过,我的拍摄档期依旧很紧,而Chris,他永远非常忙,更何况他还在筹划一部自己投资的新电影。
“你听上去糟透了。”我坐上驾驶座,开始犹豫要不要马上开回家,Chris听上去很想和我谈谈,“是关于那部电影么?”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James Byrkit原创剧本,Chris投拍的那部科幻片,我在一月之前谈妥了档期以及合约,正式确认参演,不过在此之后尚未得到任何进程的通知。如果是新电影的筹备出了什么岔子,就可以解释Chris如此糟糕的状态,我深知他制片兼任导演的压力。
“电影?”对方似乎愣了一秒,“噢不,一切都在正轨上,别担心。是一些其他的事....如果你方便的话——”
 
开门见到我装束的Chris不出意外的挑起眉,他后退两步,摊手在身前,
“哇哦——”
我摸摸鼻子,在收到对方的谈心邀约时,我有一瞬间的犹豫要不要先换身更加适合造访眼前豪华别墅的行头,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两人见过对方的任何样子——
我耸耸肩,侧身走进去。
“我刚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羽毛球训练。“
闻言后的Chris又在我身后发出了一声感叹。
”健身教练推荐的我这个,最棒的心肺运动之一,并且能够优美肌肉线条。”我伸出胳膊挥舞了一下。
对方“啧”了一下,“难怪你看上去如此辣。”
Chirs的称赞对我一直有类似脉冲波的作用,巅峰时可以让我的小心脏跳跃的像复活节的兔子,即便现在我的防御系统升级,却仍然免不了脸发烫手发麻的最小伤害。
“认真的,我很高兴你能来。”Chris引我到客厅的沙发,他穿一件白色T恤,外面是深色卫衣,我竟然从这最普通的家居装扮中领悟到一种收敛和温柔的英俊。
“你怎么了?”我直截了当的开口,拿过对方递来的冻柠檬茶,咬着吸管“滋滋”地吮吸。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显然我的问话将Chris重新带入了糟糕的回忆,他抱着双肘蹙眉,“我在和一个小屁孩吵架,然后把自己气得半死。”
这下轮到我“哇喔——”了,我相信自己一定没憋住露出了心灾乐祸的表情,因为Chris的眉头彻底耷拉下来,一脸委屈兮兮地坐到我身边。
“哪个小屁孩——能惹到你,我是说...唔,那个...”我眼珠不敢直视他,心虚地向斜下方瞥。
但是Chris一定是读懂了我的暗示,因为他居然气呼呼的鼓了下腮帮,“这个世界上有比我令人头疼的多的小屁孩!”
“嗯哼,”我点头,鼓励他继续说,还在生气的导演先生酝酿了好一会儿情绪才原谅我的嘲笑不情不愿的开口。
“是我工作室的漫画家——”
“你的工作室还有漫画家?”我愕然。在签经济约时Jonathan倒是提供了很厚的一份类似宣传杂志的东西,大概是供投资商参考的资料,上面是对Chris工作室的介绍,基本的运转情况,参与制作的剧集,以及一些签约艺人的履历。我翻阅过一些演员的部分,大部分是新人,正如Jonathan所说的,工作室对签约对象有很明确的定位以此来避免资源争抢的问题,然而我可没什么印象他们还签过一位漫画家。
“可能说雇员更合理一些。”Chris扶住额头,“还很年轻,已经出版过漫画单行本,因为有人气所以被邀请到好莱坞发展的一个男孩。”
“有几家影视公司对他的漫画改编电影很有兴趣,不过最终都因为题材的关系搁置了。我签下他一方面是因为他在设计和绘画方面的才华可以运用到自己的公司,而从另一方面考虑,也许哪天我可以拿下版权改编他的漫画。”
“然后呢?”我摊手示意,“听上去你们没有什么利益纠纷?”
Chris转手扔过一本八卦小报,其中的一页被黏上了N次贴。
“公司有人在专门整理网络以及报刊上艺人的讯息,公关也会定期和我们回顾,如果谁出了什么岔子——”
我翻到做了标记的那一页,一个头发浅金的男孩——大概真的只能称呼男孩了,皮肤同牛奶一样雪白,身材并不高大,似乎未褪去少年气的纤细四肢,正和一个栗色肌肤的猛男缠绕在一起舌吻。
我扔下杂志,“这非常——”
“Justin,他的名字。公开出柜的同志。”Chris指指杂志,“他的漫画仍在连载,而主题是同志身份的超级英雄。”
“我得说这听上去太酷炫了。所以呢,他在酒吧和别人舌吻触犯到了什么?”
Chris又扔给我一叠杂志,伴着一声重重又无奈的叹息,我狐疑地捞过,每一本都有一些标记,而上面无一例外是Justin和各式男人的出格照。
“虽然现在漫画不会立刻转为影视剧,但是Justin的连载人气一路走高,公司一直很卖力的为他推广,上各种曝光平台。一位年轻的、才华横溢又敢为同志群体发声的男性漫画家,题材是从未被人真正涉及过的同志超英漫画,你明白么Seb,这简直太棒了——”
“而他有太多滥交的报道了,”我将这些杂志推的远一些,“我猜这影响到了你们对他的定位。”
“正是这样,因为最新的报导,他的一个连载平台已经同我们投诉并且威胁撤下连载了。粉丝和投资人对他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可是我猜这只是所有人对他人格的幻想。因为他的作品,所以这男孩就该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三好同志代言人?这听上去有些荒唐,要知道一个兄弟会的派对都可能比这孩子所被拍摄到的画面荒淫百倍,而女士们的单身舞会也会玩的很疯狂,但是所有人只会说‘祝你玩的开心’,不会在乎你一晚上吻了几个人。”
“可是我们是公众人物,你不能堵上耳朵说这个世界对我不公平。每个人都戴着放大镜在观察你,你的错处被无线放大,而闪光点会被曲解,这是代价,所以我们才能在比弗利山庄买的起那些豪宅。如果你希望投资商改编你的漫画,也许你就要活成他们希望的样子。”
我一时语塞,耸了耸肩膀,“这听上去——真的十分...商人?”
“Seb,别用这种语气,”Chris将脸埋进手掌,我可以看到他肩胛骨的紧绷和收缩,嗓音颤抖,像一把斧刀磨我的心弦,“别对我失望,拜托。”
“不,Chris。”我摇头,“将一只手搁到男人的肩膀上,那是陌生又熟悉的触感,曾让我无比迷恋,过去我将脑袋依偎到Chris的背脊上就足以吸取到生活所有的温暖和信心。而这是头一次我从掌下的躯体上感受到了脆弱迷茫。
“很难相信这样的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吧?Jess知道的话,可能会开瓶酒庆祝。”
“你在经营一家公司Chris,你要为很多人负责,你定下规矩,你做到盈利所有人才能生存——而这里面也包括我。所以你的商人思维并没有错,知道么?”我捏着他的肩膀,手掌的边缘被金色发梢刺的酥痒。Chris很喜爱我的头发,我也热切喜欢他将手指插入到我丰厚发中,用指缘压住我的头皮来回的抚摸,那能让人无比安心。于是我学着男人曾经的动作,将手指微微压入对方后脑勺的金色发丝,Chris动了动,他抬起头,眼中的蓝掺了一点灰,像破晓蒙蒙亮的天。
“在我最初成立工作室的时候,我不是为了定规矩,而是为了自由。”
“哦?”我已默默收回手,借故托住自己的脸颊来掩饰刚才的越界行为。
“如果我不必听命于别人,只要对自己负责的话,应该会自由很多。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不去他妈在乎别人的想法,媒体或者投资商甚至粉丝。我很有信心,即使将最真实的一面曝露在所有人面前,他们仍然会接受这是Chris Evans。”
Chris的手指不知何时摸到了我的下巴,我心中早已警铃大作,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任由自己随着男人指尖的那一点点温度沉沦。
他离我太近了。
“不管你相不相信Seb,我是为了你。”
“不Chris。”这句话像一柄短剑刺入我的眉目,我猝然震颤了一下,逃脱了那一点点的光热,Chris却猛地钳制住我的肩膀,“我希望有一天可以不再为了任何人任何事推开你或者放弃你——”
可是曾经他明明可以做到的。
我挣脱了他的控制。
“可是你已经放弃了我一次,你已经推开了我一次。这不是做一道算术或者编辑一个程序,出错可以重来。当你放手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接受我们根本不会再有第二次尝试的可能,在四年你难道没想到这点么?”
“所以你一直在怨恨这个?”Chris的身体向后倒了两步,“说下去Seb,你从来没原谅过我。可是明明先说分开的是你。然后你现在这么残酷地指责是我放弃了我们的感情?”
我的嘴唇颤抖,心像鼓擂一样难受。
“那个传了绯闻然后玩失踪的男朋友是你Chris!”
“而那个在我好不容易从经纪人那里拿回电话卡但是一拨过去就挂机从来不肯听我解释的人是你Sebastian!”
我可以更争气一点,然而我的眼眶已经蓄满泪水,要紧紧咬住腮帮才不至于在这个男人面前流泪,他永远是我最大的弱点和伤痛,只要骚刮一下就足以钝痛不堪。
“你有很多办法解释,但是你选择从此杳无音讯。”
“是,当我拍戏整天结束还要参加操蛋的站台活动,而我的男朋友因为几本破杂志的报道就不愿理睬我,是的,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还要继续恳求他回到我身边?”
“那他妈的不是几本破杂志!Fuck***Chris!你的绯闻全网推送,你搂着那个女人腰时的微笑难道是Jess帮你P上去的么?你不能在这种时候要求从等待你的解释到已经彻底心死的男友还很愉快地接你电话,听你解释,然后我们再他妈上个床就让这一切烟消云散了,他妈的我们不能这样。”
“所以我们分开了——”
不止我一个人丢脸地湿了脸庞,Chris的眼眶通红,这个曾经我最爱的男人,我知道他从来不轻易低头和示弱,然而他现在吸着鼻子,努力收回眼中的水滴。
“所以我们他妈分手了Seb。”
TBC


评论(40)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