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十八.4:2(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序章            六        24小时直播花絮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篇十八. 4:2

4:2

Peggy Carter在心中盘算着这个数字,而与此同时,她不得不微微弯腰,双腿以缓慢的节奏向后推行来让自己可以前进。

 

众人已经进行过三次房主争夺战,此次的后院却装扮得似冰雪天地,绿植统统被人工雪所代替,七条银白色的短赛道横跨在其上,作为上任房主而无法参赛的Barnes中士懒懒地坐在赛场边的沙发上充当本场的主持人。

“基本上...”他亮出烟嗓,Peggy吃惊自己居然觉得对方有几分性感,“谁能将赛道另一头的那玩意儿——抱歉,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Barnes比划了下,Stark立刻接下去。

“一颗巨大的透明鸡蛋。”

“完美形容,”Barnes对着对方竖起拇指,“谁能用这一头的糖浆将赛道另一头的的巨大透明鸡蛋填满,那么就是下任房主了。”

“仅仅是这样?”

Peter抱着手肘站在人群最后,前任房主摇了摇头,“他们当然还有一些主意来折磨我们。听着,所有赛道的表面都很光滑并且泼上了橄榄油,”中士读到此处甚至同情地瞥了一眼房客们,“所以你们在赛道上前行的难度会大大增加,你们需要每人用这样一个刻度杯,”他举起手,亮出一个大约只可容纳十毫升液体的透明小杯,“将糖浆运送到另一头,如果你们在前行的途中滑到,那将不得不重回这一头,然后将量杯倒满,再次开始挑战。房客们,这会一场考验体能,平衡,意志的耗时赛,做好准备吧。”

他吐出最后一字,忍不住看向自己的未婚夫,Steve Rogers也冲他挤了挤眼。

Stark翻了翻眼皮,“现在不是你侬我侬的时刻们先生,我建议我们立刻把节目制作人抓过来摁在赛道上,把这七大罐糖浆倒在他身上,然后退出比赛。”

“Tony——”Banner教授按在拍档的肩膀,所有房客叹气,然后到赛道各就各位,Bucky按下手中的秒表,

“那么,开始了——”

 

Peggy将又一杯的糖浆倒入赛道尽头的容器内,她轻轻舒出一口气,尽管双腿已经不时在打颤,胳膊酸痛到抬起都困难,而脸部和头发全满是之前倒地泼洒在身的糖浆,眼下被风干,成了又粘又硬的糖块,她从没如此嫌弃过自己的身体——

但是仍旧要继续,这个比赛已经无任何人可以信任。4:2,那两票究竟来自于谁呢?其中的一票应该很明确,而另一票,她微微侧头,用余光瞥向邻近赛道的Steve。

 

Steve注意到自己已经落后于Peggy的进度,这令人不安,因为Peggy不但领先于他,也领先于剩余所有房客,而过分专心的女士却似乎对此毫无察觉。

Steve并不确定Peggy成为房主对于他同Bucky是不是有利局面,尽管在Bucky成为房主的那一周,他们曾经交换过允诺,如果Peggy成为房主,那么Steve和Bucky并不会在淘汰名单上,但是在大屋中,允诺只是众多令人无法信服的说辞之一——他脚下陡然猛地一栽,整个人匍匐在赛道上,发出巨大声响,肌肉在此时反而成了负累,让每一次的撞击都更显苦痛。Steve咬紧嘴唇攀爬起来,拖着灌铅双腿回到原点,糖浆洒在他的手掌虎口和耳畔,实在令人恶心。

“你还好么?”Bucky就在场边轻声探寻,脸庞上毫无他落后比赛的失望,而满是忧心,Steve用膝盖支撑地面尽力保持平衡,然后对着对方比了一个OK手势——也许他不应过分贪婪,这次的比赛他已获得比百万奖金更重要的。

“砰”的一声巨响,是隔壁赛道的动静,他调转脑袋,这一次狠狠栽倒在地的是Peter Parker,年轻人已经狼狈爬起,同他迅速交换了一个对视,然后也丧气地回头。Steve不无同情地叹了一口气,同时平复心情,谨慎地爬起加快了脚步推行的速度。总之,未到最后一刻,就不应放弃。

 

会是Rogers么?

Peter Parker在脑中搜索所有可能,那一票会是Rogers么?Banner和Stark的态度应该一致,而Peggy,Peggy是和自己有结盟的,所以那独独多出来的一票,似乎只有Steve了。他思及此只觉得腹部下坠,他并不想和Steve做敌人。

然而这比赛却处处是敌,离开这比赛的每一个人何曾想到过自己会成为箭矢所对准的那只雁?Clint瞧上去如此好人缘,Natasha强悍又聪慧,而Harry——

Peter忍不住露出笑容,他只需要微微阖眼,年轻男人身上薄荷一样的香味就会萦绕而上,Harry浅棕色的发丝好像戳到了他的鼻尖,让人心痒难耐。为了Harry,他得在比赛中再努力一点才是。

 

Bucky知道自己应该着手分析目前的局势,例如本轮淘汰的票数,但他现在并未有太大心思。他歪斜靠在沙发上打了两个哈欠,这一周的房主生涯实在过于疲惫,Bucky甚至有些庆幸自己从房主的宝座上卸任,因为这意味着他不会再住在房主套房,不再独拥大尺寸又熟软的床榻,也失去了私人卫浴,这一切都意味着,他和Steve并没有太多的做爱空间了。

连续一周夜夜被操是件很辛苦的事情,Bucky在过往的人生中未有机会体味,而在往后,他已下定决心待比赛结束要和Steve好好谈论下此事,他们绝对需要有一张时间表来规划他的屁股被使用的频率才行。

中士带着所有这些胡思乱想懒散地提了提胳膊,将目光重新投回赛场,Peggy目前是场上的第一,而第二,他转动眼珠,Thor Odinson的体态在此类的比赛中其实并没有优势,因为对方过于高和壮,在这考验平衡和灵活的项目里无法发挥所长,但是男人却坚持到了第二——和Peggy紧紧撕咬在一起,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会成为新房主。Bucky吁出一口气,他倒是很乐意欣赏如此有战斗力的游泳教练,而对方的动力,大概来自于刚失去了一位最重要的盟友。

 

Thor Odinson的思绪其实还停留在两小时之前。

 

“你觉得如何?”

“很合衬。”他暗自欣赏男人被发油抹到光亮的头发造型,纹丝不乱,西装的每一寸布料和身材贴合得刚刚好。Loki对镜中的自己露出笑容,

“即便被淘汰,也不失体面。”

Thor猜测Loki是那种从来不会失去体面的男人,这是个即便耍弄诡计也显得优雅自然,即使玩弄人心,却还可以保有无畏和天真表情的家伙,总是能轻易激起人们的怒火,却转头就再被其抚慰。Thor向后卧倒,使自己的身体埋入沙发,“你不是信誓旦旦仍旧可以撑过本轮。”

“如果我真是传说中的邪神,才可以看透人心。”Loki的脸庞少见地浮上一丝忧虑,不过转瞬即逝,“我有时感觉对付这些房客,就像在对水桶中的鱼们射击那样轻松,但有时又觉得我才是那个被蒙蔽双眼的傻瓜。”

“如果你能收敛下你那自以为是的小表情,那赢得比赛的几率会大大提升,不过我知道你不会。”Thor裂开嘴,抬手看了下手表,“现在距离淘汰夜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我猜我们要尽快。我先来,无论如何,你不会失去我的这一票。我会选择淘汰Wanda。”

在Loki张开嘴说出揶揄话之前,Thor已经竖起了手指摇动,“这不完全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既然人人都知道我和你是同盟,我不想做个临时倒戈的背叛者,太过落人话柄,那样如果你离开了大屋,我才会有机会翻身,否则就会彻底沦落成一个任人凌辱的可怜虫了。”

Loki挑起一侧眉毛,“很不错的打算Odinson先生。好吧,如果我能在这轮留下,那作为我们未来合作的诚意,”男人鲜少不自在地扯了下西服下摆,“我并不是一个SAT教师。”

Thor对此早有准备,不过听到对方真的吐出实言,还是忍不住露出吃惊表情,Loki点了点脑袋,“嗯哼,我是一个扑克选手。”

“扑克选手?”

“参加职业比赛并且还赢了不少奖金的那一种。”

“哇哦,所以你是真的可以看透人心。”

“扑克台还比这大屋简单些。”Loki大为不满地从鼻孔中呼出一口气,Thor的手指开始痒痒,想按住男人发红的鼻梁——

“所以你是为了害怕被针对隐瞒这个?”

“我知道我不是那种容易让人喜欢的家伙,至少并不像你这样——,我一点儿都不想再加大自己身上的靶子了。”

“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感觉到自己有多受欢迎,如果你回了家Loki,我在大屋就是孤单一个。”他立刻就充分体察到了Loki的不受欢迎,因为男人听闻此话居然露出了满足又促狭的微笑。

“你知道的,比起这大屋内的其他人,我还是希望你走到最后。不过如果我能够留下,那么一定会亲自铲除你。”

不但不受欢迎,简直是不知死活,谁会在淘汰投票前对自己唯一的盟友如此说话呢?只有Loki Laufeyson了。

“好吧,感谢你的坦诚相待,Loki。那么现在到我彰显诚意的时候了,我是一个同志。”

对方毫无惊讶地撇撇嘴,“噢,你已经和Steve和Bucky坦白过这个了。”

“那个——”他抬手捂住嘴心虚地咳嗽两声,“没错,我是坦白了,我的意思是,这并非所谓的计谋,我真的是个同志,出柜超过五年,对女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那种。”

Loki现在的面部表情就足够精彩了,Thor好以整暇地靠着沙发,欣赏对方隐在衬衫领后的脖颈肌肤,从苍白透出粉红,一直蔓延到耳垂——

“你?”Loki的绿眼珠里甚至有了些慌乱,如果可以,他简直想将这一刻录成VCR。

“嗯哼,一点儿没错。这么来说吧,无论是Peter或者Harry,还有Steve和Bucky,他们在进入屋子之前对自己的认知可是很模糊,真正清晰的人只有我,”他用拇指点了点自己的左胸。

“但你却不选择公之于众——”Loki瞪着他,像在瞪着一个白痴,“你知道在往期节目里,基佬身份根本是一个金刚保护罩,我都想扮成一个同志来着。”

“在本季至少不是了,现在这儿的异性恋资源才稀缺——最重要的是,我没想过要走什么保护罩路线来走到最后,”他大喇喇地笑出声,毫不在意其他人会听到动静,“我觉得自己可以搞定这个。”

“现在轮到我回敬你了Odinson先生,如果你能收敛一下自己的自以为是,那将会走得更远——”

“你还得知道我对Steve和Bucky的坦白并不全部都是虚假,”他开口打断对方,“事实上,大部分是真的。”现在他可以继续欣赏那阵红色浓雾直接飘上了Loki的脸颊,“如何?你觉得怎么样?”

Loki的眼珠直直地盯住他的,并没有退缩的意思,数秒后才吐出一口气,“我向来不缺乏个人魅力。”

哈,这才是Loki嘛,这家伙才不是一个被同志盯上屁股就嗷嗷叫的直男呢,而且不但不会哭天抢地,说不定还要好好利用此事。

“所以如果你不害怕你的人生有些意外变动,就可以好好回想我对于Steve和Bucky的坦白,我现在还是单身,在加州游泳学校的开张计划已经上线了,我所有的朋友以及前任们都很喜欢我,分别因为我的个性和床上技术——”

“闭嘴,这里不是什么相亲节目。”Loki压低嗓音狠狠呵斥他,他耸耸肩。

“当然,那么,你也是单身么?”

“我觉得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接下去的比赛——操,我当然是单身了,我令人讨厌到没人和我谈恋爱。但是如果我们两人都和这比赛的冠军无缘,那么我单不单身才和你没关系!——”

Thor需要咬住腮帮,才能让自己的嘴角不咧得过分。

 

好吧,Thor猫下身体,努力保持平衡,让自己可以将手中的这一杯糖浆倒入容器——现在,真的只有他一人了,Loki应该已经进入了评审大屋——从Loki开始的被淘汰选手,将不会直接回家,而是进入另一间隔离的大屋等待在那儿,一直到只剩余最后两名选手,冠军将会由七名被淘汰的房客来选出。虽然他很想再同男人就某些话题进行更深入的互动,但是,他可不准备在评审屋和Loki重聚,而到了此刻,想要不被撵出,那就只有争夺房主了。

并且4:2,Thor蹙紧眉头,唯二想要留下Loki的两票,真的是他同Peggy贡献的么?

“你最好留意Wanda。”他回忆起男人最后起身时的话,“我们的小姑娘可不简单。”

 

当又一漫长的一小时过后,在Bucky以为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刻,终于,有一个容器将会被这些腻味人的糖浆所填满了。中士站起身,将指头按在秒表上,勉强将自己的目光从已经筋疲力尽的Steve身上移开——他保证在比赛结束后的第一时间是把对方提到浴室冲洗干净,然后是抱着并且亲吻男人相拥而眠整晚,在这之后他才会开始考虑那些该死的局势和计策,和新任房主套近乎——他们的第一位女房主。

Bucky按下秒表,“全体停止,新房主已经产生了,恭喜你,Peggy Carter小姐。”

TBC


评论(29)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