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盾冬】相聚一刻 正篇 篇二(小硬芽对小浪詹 大桃对大包)

先导篇 篇一  (兄弟重逢)

先导篇 篇二  (老哥的419?)

正篇 一

正篇二


篇三.

8.

“我快变成完全棕色的了。”年轻男人从浴室走出来,发梢上还有未沥干的水渍。“你瞧瞧,但是我还挺喜欢这肤色的,是不是?”

James Bucky“唰”一声提起白色T恤的下摆,点着自己的腹部,因为常年的锻炼,那侧的肌肉块分明又紧实,而确实也比之前的肤色变深了些许,是淡淡的棕色,像刷上了一层焦糖浆。

“棕色也很好。”他是真心实意地称赞,而被赞赏的家伙立刻就像一头油水光滑的幼狮那样,舔着爪子过来了。Bucky屈膝爬上床铺,发梢末端的水珠低落到床单上也只是不在意地甩甩脑袋,就这样湿漉漉地靠到了他的肩膀。

他的手臂和脸颊都很凉,而现在,突然就有了暖绒的倚靠。

“Sebastian总会提醒我涂防晒霜,他说晒伤肌肤很不好。”

“你哥哥的提醒是正确的,”Bucky的胳膊挽着他的,独属于年轻健壮男人弹润轻盈的肌肉挤压上来,Steve转动了下自己的手臂,和Bucky的相比,他的手臂瞧着像一条银白色的蛇——他应该再增加更多杠铃训练才是。

“晒伤的肌肤会很疼痛。”他开口,顿了顿才继续,“所以你接下去的打算呢?是准备当一名职业球员么?”

挨在他身边的男人轻叹一口气,类似一大只巧克力泡芙向下瘫倒,露在睡裤外的修长小腿直接戳到床铺的外头,悬在那儿调皮地踢了踢。

“我猜是的,因为好像除了这个我并没有特别擅长的。”

“所以你从很小就开始受训了?”Steve也学着对方的姿势,向下蹭了蹭,于是他的脑袋便顶在了Bucky的脖颈旁,男人蜜色的胸膛在他眼前因气息一起一伏。

“不,如果要认真计算的话,我的起步很晚。我十岁时有一阵子住在维也纳,逗留了很短的时间,那段时日也并没人照顾我,爸爸要顾生意,Georgeta...她会给我写信或者打电话,但总体来说她也很忙,并且还有Sebastian需要照顾。”

Steve注意到了男人的声音低下去,他侧过脸向上瞥,Bucky的眼皮耷拉着,鼻梁和颧骨上有一层被水蒸气蒸腾出的薄红。

“所以我只得整天呆在邻居家,邻居的男主人是一个足球俱乐部的翻译,每天要去球场工作,他会带上我还有他的女儿,我还记得那姑娘——”也许是因为提到了幼时玩伴,对方的声音重新轻快活泼起来,“那姑娘比我还要小上二岁,她叫Dorothee,我叫她Do,然后会在游乐场给她套娃娃玩,当然啦,钱都是她的老爹出的。”

“好吧,Dorothee。”他下意识地重复一句,Bucky并未注意而继续自己的絮叨,“总之,球场的一些人告诉我爸爸,应该让我去试试足球,于是我就从维也纳的儿童球队开始,一路向上。呆在球队训练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同时耗费精力,你知道对一个单身父亲来说,这绝对是个无比美妙的运动,因为他终于可以不再担心儿子课后应该受谁照顾,缺乏管束会有什么影响等——”

Bucky侧过头,调整了下肩膀,Steve意识到对方是为了让他能够倚靠得更舒适,他有些窘迫地直起身体,然而Bucky的手掌直直盖过来,抓了把他的头发,“别动,小Stevie。”

Steve绝对会为了别人如此的称呼生气,然而Bucky,他对着男人红扑扑的脸蛋默念,

好吧,Stevie,忍耐。

“再之后,我尝试过去一些老牌的,广为知名的青年训练营,但是很可惜,我不是金字塔上的那一小撮天才,不是几亿根头发丝儿中的一根,在俄罗斯完成青少年球员所需的所有训练后,Georgeta认为美国成了可以考虑的地点,我的水平更容易被这儿的球队接纳,职业体系也很完善,如果能争取到稳定的出场频次,也有机会被球探挖掘到欧洲——嘿,Steve,”

“嗯?”他的心正被对方口中突然冒出来的欧洲所填满——

“我已经交代了我的前半生,现在该和我说说你了,”Bucky用赤裸的胳膊挤了挤他的,“你是从小就想当警察的么?”

“没错,”他立刻回答,几乎没有一秒的犹豫,“我爸爸也是警察。”

男人对这略显老套的回答依旧表现得兴致勃勃,“真的么?是什么样的警察?是纽约重案组里的那种?”

“你还看过纽约重案组?”他脱口而出,而Bucky立刻像只被抢掉榛果的松鼠那样瞪大眼睛瞧着他。

“嘿,”脸蛋红扑扑的男人看上去有点生气,嘴角瘪下来,“注意,布鲁克林小子,我不喜欢你说话的语气。你刚才这句反问的潜意识是‘什么?这个从列宁格勒跑来的小傻逼还看过我们美利坚的电视剧?’,这可不怎么友好。虽然没错,我可是为了适应美利坚生活,不但看过纽约重案组,还看过绯闻女孩。”

“那有没有看过吸血鬼日记?”

“Steve Rogers!——”

“好,”Steve只开口说了一个字,就已经难以克制笑容,逗弄眼前的年轻男人竟然可以收获莫大快乐,虽然他还不准备让对方知道,“我绝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感觉你知道这些很有趣。”

Bucky依旧并不高兴的模样,“有趣在哪里?”

Steve不准备回答Bucky这个问题——因为他很难想象一个棕色蜜罐是如何专心致志地看剧集?不,他才不会说出这样的答案。他只是转回脑袋将话题放置到正轨,“我爸爸并没有呆过重案组,更不是FBI,他是一个普通的警员,负责巡逻一片街区——他总说,‘我这辈子最大的两个成就是拥有并保护了一整片干净的街区以及在协助防火演习时遇上了Sara’,Sara就是我妈。”

Bucky,这家伙甜蜜棕色的脑袋百分百已忘了刚才的不快,男人乐呵呵地顶了顶他的肩膀,“听上去真不错Steve。”

“你知道警察并不是总遇上好事,但是他告诉我如果你遇上了某些坏事,那么才会懂得同情境遇凄惨,才懂得如何对失败说不——其实我只是想和他一样,能保护一片街区。”
“难道你就不想在消防演习时遇上一位姑娘?”

“不,我没想过。”他回答地斩钉截铁,以至于Bucky颇为惊愕地挑了挑眉。

“啊呀,我的小Stevie,别过早下结论,你得知道情爱使人迷惑。”男人说到此处抬起身体坐直了些,眉头蹙起,“所以我真的担心Sebastian。那个男人,我是说Chris Evans——”Bucky撇了撇嘴,“他已经是个很有名的模特了,在网络有他的诸多记录和说明。”

尽管他同样已经从网络知晓了Evans的很多信息,但是此刻,Steve伸出自己的胳膊捏住Bucky的耳垂,“然后呢?”

“我弄不懂娱乐圈那一套。”男人的腮帮微微鼓起,“并且Sebastian不算完全是个,呃,你知道的,在娱乐圈生存的家伙,你觉得呢?”Bucky突然调转脑袋询问他,他迟疑一秒,摇了摇脑袋,

“不算。”

“正是如此,他也没有经济公司——这是Anthony告诉我的,他们有一些熟识的,在剧组工作的朋友,他们两人的大部分工作都是由此而来。Sebastian也有过一些恋爱关系,属于那些不引人注目、开始同结束都很平淡。而这个Evans,他和Sebastian是两个世界的人,Chris Evans有很多疯狂的粉丝,英俊,模特事业很成功,也有,也有很多绯闻——网络上说他男人和女人都可以——”

“你觉得Sebastian应付不了Evans?”

“啊,你终于不叫那个拗口的Stan先生了。”Bucky猛地歪到在他身上,压到他的肋骨有点痛,但是他舒展开手臂,让Bucky可以完全靠在自己的胸前。Steve忍不住想起姑父家那头爱倒在主人怀里撒娇的大犬,也总是如此——

“应付不了?也可以这么说,”Bucky浓密的头发简直戳进他的嘴巴了,“Sebastian他只是太温和又容易相信别人,他甚至没怎么离开过美国——但是现在,他远渡重洋,和一个本不应该有交集的男人去了英国,我甚至弄不明白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我确保Sebastian没有去过什么时装周。”

“也许是因为他们的上一份工作在同一个剧组。”

“哎?”Bucky猛地抬起头,他胸前的暖绒绒离开了,他只得讪讪收回胳膊。

“你是怎么知道的?”Bucky微微侧过脸,像一只好奇的鼹鼠。

“Evans有很详细的公开行程会在网上公布,他才在一部剧集里客串出境,我查了你老哥的工作计划,他也有在那部剧跑龙套。”

“你从哪儿弄来Sebastian的行程?”鼹鼠的嘴巴变作了“O”形,“他的拍摄工作总是不连贯,Anthony都对此一知半解——”

“如果你能够观察的更仔细些,就会发现在Sebastian的卧室书桌前,有便签条粘着他每周的行程,我猜他习惯这样来提醒自己。”

他已预料到对方会因他的语气生气,果然,男人的眼皮又开始发红。

“注意你的态度,小Stevie,虽然你确实很厉害。但作为一名即将进入NYPD的普通警员来说,记得谦逊使人进步。”

其实每年的警校入学报名要在新年过后才开始,但是Bucky对此的态度从来就是,

“你当然可以小Stevie,如果错过你他们会后悔到呜呜哭的。”

“你是我见过最适合当警察的人小Stevie。”

“什么?NYPD觉得你的体能可能不合格,天煞的,他们得明白当警察主要是用脑,用脑知道么——”

 

他扬起嘴角,对着Bucky脑门正中因为挤压卡出的一大坨红印戳下去,对方立刻发出夸张哀嚎。

“我还进入了Evans的粉丝论坛,发现粉丝们对他近来的行程也大有疑问,他推掉了不少秀场和杂志邀约,很久未露面。不过也有一部分粉丝对此并不吃惊,因为似乎Chris Evans在被挖掘出道后一直就更青睐演绎工作,这家伙曾自己申请过演绎学校进修,但是遭到了经纪公司的阻拦,并且也有偷偷去试镜的过往——所以有人评论,‘难道Chris又偷偷跑去剧组了?——’也许我们可以把这个作为一个可能的答案,据此来找寻线索——”

“NYPD应该立刻给你录取通知书Steve,”Bucky扑上来,抱住他的身体也箍住了他“砰砰”作响的心。

TBC


评论(18)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