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盾冬】相聚一刻 正篇 篇二(小硬芽对小浪詹 大桃对大包)

先导篇 篇一  (兄弟重逢)

先导篇 篇二  (老哥的419?)

正篇 一


篇二.

5.

“他的蓝眼睛令人印象深刻。头发似乎是棕色,但是又带了一点儿金,唇形饱满,带着欲望——”

“你不能有太多主观的描述,这对于素描人像的参考意义不大,”Steve抬起头,“你可以说,例如——他的嘴唇偏厚。”

“不,其实并没有特别厚,但是形状饱满,让人有亲吻的冲动,当他的唇压在Sebastian的——”

“James——”Steve不高兴时才会称呼他James,但是这对他并没有特别的威慑力,Bucky依旧懒洋洋地趴在床铺,紧缩腮帮吮吸口中的糖果。

“唔,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个男人的嘴唇确实比你的更厚实一些,也更松弛,没有那么严厉。”

他对着因这隐含指控绷紧嘴角的Steve抬了抬眉,不过对方并未停下笔触,“我知道了。”

Bucky忍不住扬起嘴角,他喜欢Steve每回说“我知道”时的语气,并非随意应答,而是坚定又稳健,好似说出某种承诺。

“我会参考凯尔特人的特征,因为你有提到对方白皙异常的肌肤,以及端正的五官和柔和轮廓。”

他又侧头想了一下,额首肯定,“没错,那个男人没有夸张的颧骨和颚骨。”

“对了,Stan先生有和你通了电话对么?”Steve敛着眉目,精神力依旧集中在画像上,Bucky则对着对方的金色发旋发愣——那么这颗豆芽又是来自哪里呢?什么人种的发色会是如此耀眼的金,还有牛奶一样白皙的肤色?最后还有那双藏着海洋碎片的蓝眼睛。

“Bucky?”大约是许久未能得到答复,Steve疑惑地抬起头,他连忙扭了扭身体,用手掌托住下巴。

“没有,Sebastian只是发送了一条语音讯息,告诉我他在伦敦的事,说明的很模糊。你觉得这代表他安全了么?。”

“我想这其中会有很多种复杂的情况,所以你没有询问关于那个男人的事?”

“那个男人只是我的猜测。我总不能告诉我的老哥,我看到你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小巷、在卧室亲吻搂抱很多回,我猜你们也睡过觉了,所以怎么样,你现在是和这个男人在伦敦鬼混么?你瞧,这太令人尴尬了。”

Steve的指头按在自己的鼻梁,那里有点点微红,“你也不用太挂心,至少以眼下的情况来看,Stan先生并不像被胁迫离开。”

“我知道,可是我还没和Sebastian通上一个电话好好谈谈这事,不仅是我,对于Georgeta和Anthony也是一样,这些和他最亲密的人,都对他本次的突然行程一点儿不清晰。这可一点儿都不像Sebastian。”

“确切来说,你和你哥哥重逢不过是两个月,也许你并没有自己所设想的那么了解他,他的朋友也许也远非只有Mackie先生和他的妈妈。”

Steve说的很有道理。事实上,大部分时候这个布鲁克林区的小个子总能说出一些很体面也有逻辑的话,但他就是受不了对方的语气——显得他像条气鼓鼓的傻泥鳅。

“Sebastian是那种你认识了三天,便可以知道他一生的家伙。”他瘪着嘴,“他不是能干出扔下日常生活去随意潇洒的家伙,如果有那个人,必须是我才对,也许我明天就会从这儿消失,去北非或者欧洲——”

Steve停下笔触,瞥了他一眼,Bucky自顾自继续,“所以这事很不正常,就算Sebastian没有被胁迫,也许也是受到了迷惑和引诱,会做出一些危险事情,所以至少,我们先得试着弄清楚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你的这个推断,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Steve竟然赞成了他本次的说词,这让Bucky开始兴奋,他在床榻翻滚了一圈,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Bucky...”Steve无奈地吁出一口气,伸出手——布鲁克林男孩的手掌并不宽厚,指头薄薄小小,然而现在,这双不大的手却捏在他的腮帮。

“痛,痛痛痛啦!——”

“从我的床上起来Bucky,你还穿着外套。”掐着他的手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甚至还拧着那团肉转了转,“下次再这样,我会要你帮我洗整周的床单——”

 

6.

Sebastian很喜欢装饰品,在早餐店中,从吧台到沿街的窗廊以及所有角落,都会被绿植以及一些从跳蚤市场淘回来的小物件填满,因此,当Bucky将那个男人的画像放到吧台上一颗仙人掌后头时,瞧上去并没有如何突兀。甚至画中那个穿格子衬衫,有着碎刘海和一圈胡茬儿的男人同仙人掌,另一侧的迷你塑料伞和一辆卡丁车模型分外的般配。

“看来我给你找了个好地方哥们。”Bucky用指头戳了戳这个陌生男人的脸。这就是他的计划了,先由Steve根据他的描述画出男人的脸,然后再将画作放置到Sebastian最常出入的地点——早餐店中,来窥探是否有任何人认出这家伙,或者知晓Sebastian同对方的故事。

毕竟既然他不可能举着画像去询问Sebastian的朋友和每一个早餐店的熟客,那这就是最合适的方法了——并且经由Steve的提示,他将画像靠近了收银台,确保每一个在此逗留的人都可以注意到。

天啦,这个精明的布鲁克林豆芽。

 

不过直到中午,也没有半分收获,就连Anthony都对这张画像毫无反应。

“你已经够帅了,”他哥哥的好友站在吧台前清理桌面时看到了画像,“我们早餐店不需要第二个大帅哥啦。”

Bucky用瘪嘴表达自己的失望,Anthony应该是Sebastian最亲密也整日厮混在一起的好友兼拍档了,如果Anthony也不知晓这个男人,那获得线索的难度就太高了。

他气呼呼地为自己偷偷切了一块苹果饼,然后在被肉桂粉呛到龇牙咧嘴时,一位红头发的雀斑姑娘指着男人的画像尖叫,

“这是Chris Evans哎!”

“哈?”Bucky赶紧扯过纸巾抹了抹嘴,“你说这是谁?你认识他?”

“这是Chris Evans哎!”女孩表现的像一只复读机,在好几分钟后,她的呼吸终于可以平复到来好好交谈了。

“他是很有名的模特。”

“模特?”

“男模,走秀的那种,所以身材棒得吓死人。”

Bucky并不习惯姑娘们在自己面前对其他男人大加赞赏,有点笑容欠奉,但是对方帮了他大忙,于是他小心翼翼从吧台下方的玻璃柜中捧出每日最精致的那份草莓塔。

“达令,这是你的。”

“Bucky,你这样会害我减肥计划破产!”

“拜托,你的身材简直可以和这个Chris Evans一起去巴黎时装周了。”他对着女孩眨眼,已经迅速掏出了手机在网页上输入“Chris Evans”,跳出来的页面,嘿,还真是这个男人。

好吧,那么现在可以确认他的老哥没有被什么不良分子拐带。Bucky想了想,将Evans的图片截下,发送讯息给了Steve。

 

7.

“你说你在报考警察学院?”

“没错先生,不过去年没有成功,到了今年年底我会再次去报名的。”Steve说到此处停顿几秒,审视对面男人的表情,不过对方并没有太大反应。

“所以你希望在这一年中有一份全职工作一直到下一次考试,对了,简历上提到你曾有两年的咖啡馆打工经历?”

“是的,在高中毕业之后。”

“从经验上来说,很契合我们这儿..”

Steve细心观察男人湖一样的绿眼珠,读出了其中的犹疑,“我这里有一封推荐信来自我的上任老板,相信可以给到你做参考。我很胜任类似的工作,虽然我需要为NYPD的考核准备,但是从来没有影响到过本职——”

“我不担心这个,”Sebastian,早餐店的老板抬头对他微笑,Steve吁出一口气,挺直了脊背,“你的价码也让我雇佣的起,我们一周的工作时间是40小时,其中四天你需要每天工作9小时,剩余的一天是4小时,隔天上班,店铺会提供员工的早午餐,你觉得如何?”

“当然先生。”他绷紧脸庞,尽力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兴奋。

“好吧,那么明早七点来准时报到,你会有一周的时间来学习基础工作,熟悉菜单,相信这些对你都不是难事——对了,我们还有另一位服务生,他会和你交替工作。”

“我知道——”

“你知道?”

Steve咬住嘴唇,为自己的失言懊丧,“我,我在这里买蛋糕的时候见过他,棕色头发——和您有点儿相像先生。”

“因为他是我的弟弟,你会和Bucky相处愉快的,他是个预备役的足球队员,同时在早餐店兼职。”Sebastian已经重新埋下头,不甚在意地收起了他的面试材料,同时伸出右手,“欢迎你的加入Steve,同时也希望这儿能给你带来好运,但愿你今年能顺利加入NYPD。”

Steve并未少收获到这样的言辞鼓励,但是他有能力辨明其中存在的某些讥讽和敷衍,尽管他并不真正在意这些——但是现在,眼前的早餐店老板,笑容和煦又真诚,Steve握住对方的,裂开嘴角,

“很感谢您先生。”

原来“他”是Sebastian的弟弟,Steve在心内记下。

两周前的某一天,他沿街询问这儿的每一家早餐店或者是酒吧,以及咖啡馆是否有需要新增人手的需要时,顺便提醒了一位过路女士注意身后觊觎她钱包的两个家伙。于是他的鼻子和下巴挨了两圈,头发被狠狠拉扯,Stan早餐店的门在那一刻被推开,里头冲出来的棕发男孩儿嗓门洪亮,“快点给老子滚,否则Buchanan大爷我一脚把你们踢到西伯利亚去。”

原来“他”叫Bucky。

TBC


评论(20)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