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蜜糖绕指(一发完)

此文是献给 @枫糖浆 太太的个人志EROS的guest文,糖浆太太是非常棒的盾冬/Evanstan文写手,很荣幸能参与到她的个人志。


蜜糖绕指

1、

Chris近日迷上了冰淇淋。确切来说,是无限战争片场冰淇淋车中的冰淇淋,而这原本是全剧组孩子们的福利。

依常例来看,剧组演员的孩子们虽然偶有探班,但并不会长时间地停留在片场,但无限战争成了一部末世英雄的狂欢,于是所有那些有了家庭的“复仇者”们,不约而同地让自己的孩子们来同享这场盛宴,而还有什么比一辆冰淇淋糖果车更能让所有孩子安静地呆在片场呢?

 

这辆别致小车通体被粉刷成奶酪般的浅黄色,顶部装饰了两个巨大的蛋筒假体,侧面开窗,扒拉上前就可以瞧见一罐罐的冰淇淋筒乖巧地聚拢在那儿。有两位服务员可以全天候的为片场所有人提供甜筒、盒装的冰淇淋球,并且洒上滋味美妙的糖豆。“黑寡妇”的女儿玫瑰,“雷神”的三个孩子,罗伯特唐尼最小的女儿,唔,还有绿巨人的...噢天哪,所有这些“复仇者二代”都每天吮吸着指头迫不及待地等在车前了——而眼见这一副情景的Chris则认真地掰弄手指计算,他真成了联盟中那个唯一的单身汉...

 

“Chris,你要不要吃这个,是最好吃的薄荷巧克力味。”大约是为了“慰藉”他的苦闷,某个下午,“绿巨人”的儿子举了一个大大甜筒过来,他对着那个滚圆的绿色球体苦笑,“好吧亲爱的,我可以试试。”他张口小小咬下一口,半分钟后,他将整个冰淇淋球吃完,在对方放声大哭前赶忙买来了第二个。从此之后,片场的冰淇淋车前就多了一个金发、胸肌强健的成年人,非常坦率地对每一筒甜品指指点点,

“那个是什么?哦,莓果和芝士,给我试试这个。”哪怕他每天为此要多进行半小时的有氧训练,承载经纪人“你有没有觉悟自己已经三十六岁了”的眼神,也依旧乐此不疲。

干嘛,请好好保护成年男人享用甜品的权利。何况,沉迷甜蜜滋味的并非他一人。

 

2、

他第一次发现这个秘密是源于Chris.H的大女儿印度,小女孩穿着白色体恤和灰色短裤,踮起脚尖拖着腮帮懒洋洋地提出要求,

“我想要两个柠檬草球。”

Chris正排在她的身后盘算今天是香草杯配上彩虹豆还是朗姆酒加巧克力,听见后立刻适时地提醒,“达令,吃两个可对牙齿不好。”

印度依旧懒洋洋地趴在那儿,“噢,另一个是要给Bucky的。”

“原来如此——等等.....?Bucky?哪个Bucky?”他脑中正在飞速旋转的糖豆巧克力酱们迅速糊了一团,再展开的画面则成了某个蜜色肌肤,笑起来像涂了糖霜一样的男人。

“就是Bucky。”印度已经拿到了她的柠檬草球,“那个少了一个胳膊的男人。他昨天也很想吃这个来着——我告诉他今天我会送他一个。”澳洲姑娘拍拍自己的胸脯。

 

于是又过了一天,Chris在为自己点了薄荷香芒的时候,也为Bucky Barnes的扮演者Sebastian带了一份奥利奥,他们的对手戏向来很多,有足够的时间一起窝在保姆车前享用一份小甜点。

Sebastian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推脱,“我,我很少吃零食的....”

Chris了然地拍了拍对方因为电影而再次分外鼓囊的肌肉,“我多点了一份,吃不完。”

对方笑得更害羞了,几乎胡茬子里都透出一点红光来——,“那,那谢谢你哦Chris。”

“不客气,你是我的Bucky嘛。”他咬了一大口冰淇淋球,用剧中的人物关系开了个小玩笑,笑地意有所指,然后看Sebastian像捧一个迷你火炬那样捧过蛋筒,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又舔一下,舌尖囫囵地滑了滑,微微露出一个饱满的笑。

紧接着是香蕉船,之后又有草莓塔,等到他奉上桔子冰的那天,Sebastian的终于憋红了脸再次拒绝,

“Chris,那个我——”对方伸出指头点点自己,“我——在拍摄期间,你知道的,我们要保持体格的——”

“所以?”

“所以好像不能吃太多甜品——话说回来....”对方伸出手掌捏了捏他的胳膊,又”咻地”收回去,羞赧地笑了笑,“你到保持得还不错。”

“我每天都加练半小时。”他举起胳膊抬了抬,“要不要今晚一起来,否则这份桔子冰就浪费了。”

对方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迟缓地点了点,“不打扰你?”

“当然不哥们,你也知道的啦,还有什么比一个人健身更惨——”

 

3、

在他们合作第一步电影,既是美国队长系列一的时候,Chris曾经误以为Sebastian是那类典型好相处的年轻男演员——俊俏,开朗,会讲玩笑话,时常在酒吧喝挂,而对方也确实拥有所有的这些特质,只是除却一点,Sebastian Stan是一颗包裹了100%羞意的糖球。年轻演员俊俏的脸蛋容易因害羞变得红扑扑,讲笑话时则因为害羞结结巴巴,就连喝醉酒后的呕吐也因此只克制地吐出一枚口水泡——所以对比剧本中两人所饰演角色的热烈和悲怆,Chris有时觉得现实中他们的关系则更像某些儿童童话,Sebastian是一只

谨慎又小心的鼹鼠,偶尔会探出地洞晃晃自己的圆脑袋,而他则是地洞上那只倒挂的蝙蝠,整日发出些“桀桀”怪叫。他们已经习惯了相伴,但难有进一步的了解,而现在,在十年合作的最后一年,居然以奶油和糖分打开了那扇可以沟通的小小窗户。

 

在跑步机上,他们喜欢臆想的是可乐和芬达,到了引体向上时变成了甜甜圈和麦饼,箭步练习的最好拍档是栗子蛋糕和黑森林。总之,Chris可以和Sebastian畅谈自己所有喜欢吃的甜品,天知道他就是个波士顿甜品男孩儿呀,Lisa可以用一包奥利奥让十二岁的他乖上一整天。

“罗马尼亚没有那么多花哨玩意儿,”Sebastian终于也会小声嘀咕出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妈妈会让我用饼干沾上鲜奶油,我到了美国的第一年,牙齿就因为吃糖果吃坏了——”男人有点委屈地瘪了下嘴。

“我的牙齿之前也不好,后来入行重新修正过,现在是符合观众期待的‘标准微笑’了。”他不雅地咧大嘴,指了指自己的门牙,又放声大笑两声,果不其然,Sebastian别过头后才浅浅笑了下。他忍不住在心内大声抗议,喂喂喂,让我看你亮晶晶的眼睛嘛喂!

 

4、

而所有运动里,Chris最喜欢的是腹部训练,尽管有专用器械,但他还是说服了Sebastian采用了七年级时体育场男孩们的标准姿势。他们中的一人仰面躺在垫子上,另一人负责抱住对方的腿弯,然后计时,开始仰卧起坐。

Sebastian的小腿在负载了如此多的训练后仍旧是细窄形状,但是同大腿连接的线条却也不突兀,Chris喜欢用自己的胸压到对方的膝盖上,让对方的两条小腿都完全抵在他的身前,他们的汗水味消融在一起,就像融化在一块儿的冰淇淋。

当然了,和腹部训练最配的,一定是冰淇淋。

“昨晚三组可以加一个巧克力球吧——或者你觉得柠檬味道的是不是更好?——”他紧紧箍住Sebastian的大腿,口水都差点滴在对方的膝盖——

“Chris!帮我计数!”Sebastian的上半身弹起来,边开口抱怨,边吐出飞到嘴里的发丝,他却还对着对方红红的鼻尖发呆,“还是奥利奥口味的?”

等到Chris自己训练时,他就忍不住叨叨地更厉害了——这几乎成了他的绝技之一,可以一边絮絮叨叨,一边腹部核心发力,保持高强度的训练,“等电影拍完了,我们去吃顿好的吧,我知道有那种芝士冰淇淋,之前我们从来不敢试的...”

“Chris,不要打断我的计数。”Sebastian鼓着腮帮,专心致志地帮他记录每一个数据,每当他扬起身,就可以听见对方地嘀咕,

“一,二,三——”

 

他其实没有在偷懒的,也总在心中乖乖默念,一直念到Sebastian戏份要杀青的前一天,他们要在健身房度过最后一次的伴练。

“喂,你明天就可以放松了吧,会去立刻吃披萨的吧?”

“我准备吃一整瓶的花生酱呢——”Sebastian的鼻尖还是红红的,随即又像做错事的孩子压低了声音,“可是还有第四部要很快开拍,也不能太放松的,等等,你又打断我记数了啦——”

“刚才数到十。”

“哦,十一,十二。”

“啾——”他用腹部带起整个上半身,嘴唇印到还兀自抱着他大腿的男人唇上,不去看对方的反应,又向后倒下,再弹起,睁开眼,现在男人红的就不只是鼻尖了,Sebastian的整颗头颅都好似用蒸脸仪蒸过一遍似的——这玩意儿来自于Scarlet的科普。

“现在是十三了。”

“十三,”对方呆呆地开口,他又撅起嘴唇“啾”了一下,这个拍摄季他在心中默数了多少个吻呢?“嘿,你上次还没回答我要不要一起去吃芝士冰淇淋呢。”

Sebastian的脑袋几乎要埋进他的膝盖了,他干脆定住身体,将对方那颗头颅扒拉起来,“去不去嘛?”

“可,可以——”男人抬起手掌,伸出一根指头试图将他戳回垫子,“先,先完成这组再讨论啦。”

他倒下,弹起,大声念出计数,然后又是“啾——”

“十,十四。”Sebastian也念出计数,舌头几乎都要打结。

“嗯,我知道最有名的那家在纽约,我可以来找你。”

Sebastian倒抽一口气,胸肌都鼓起来,他则持续攻击,“其实我明年还有一部舞台剧在纽约的,所以会在那里住一阵子,哎,你可以陪我一起挑选公寓哎——对了,我的舞台剧你也一定会来捧场的吧?!”

“Chris Evans!都说了做完这组练习再讨论!——”

哎哟,他的甜蜜,他的糖豆,他的冰淇淋,终于褪去了那层100%害羞的小外衣了,吼起来声音也还蛮响亮的嘛——

他躺下,弹起,“十五,啾——”

The End


评论(56)

热度(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