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盾冬】相聚一刻 正篇 篇一(哥哥私奔记?)

先导篇 篇一  (兄弟重逢)

先导篇 篇二  (老哥的419?)

嗯嗯,在铺垫了两篇先导后,这篇的人设终于出来啦。

Stan兄弟因为父母的离异自小分居两地。兄弟中的哥哥Sebastian是一个经营早餐店同时跑龙套的不知名演员,弟弟James刚到纽约开始职业足球的训练。

然后突然某一天,感觉文静又腼腆的哥哥突然私奔了?!

Bucky携手店铺的另一个招待员Steve开始了寻哥记(这篇里的Steve设定是小时候有哮喘但是长大后痊愈了,虽然个子没有发育的特别高,但是嗯,嘿咻的时候不用担心哦⁄(⁄ ⁄•⁄ω⁄•⁄ ⁄)⁄。就是想写一个小个子但是特别攻,把Bucky攻到死死的超级厉害小盾!)


正篇篇一.

1.

“我知道是哪个男人。”

“嗯?什么?”

“我说我知道Sebastian是和哪个男人私奔的了。”Bucky对着仍然埋头的友人发出一声不满的“啧”,对方终于抬起头。

“Bucky——”

“Steve——”他还是不开心,抱着双肘学对方的语气,被唤作Steve的男孩无奈地叹一口气,将写生簿合上。

 

Steve Rogers是早餐店的第二名招待生,和Bucky不同,Steve是全职,一周中的四天会全天出现在店中,剩余半天则主要协助Sebastian统计每周的食材和销售数据,班次同他的错开,来填补他需要去球队受训的时间,所以他们原本不应该相识。

当然Bucky听Sebastian介绍过对方,知道这名新招待员“个头不高,做事很勤勉”。他也从当班的交接本上认识到对方,对方的字体端正,下笔很有力,总是卡在横线间正正好好,不像他,Sebastian说他的文字像一串飘在天空的风筝。

对了,还有手绘,这家伙还会手绘画——Steve在挂墙黑板上为当日推荐都配上了足够可爱的贴图,于是这也成了一个问题,轮到他当班的那几天,黑板上的菜单就格外孤零零的。

于是Bucky在交接单上留言,“嘿,能干的布鲁克林小子,如果你也能为我的当日菜单配上贴图,你就有机会和James Stan一起下午茶了,顺便一提James Stan是纽约之星中最性感的边锋(预备役)。”

这行留言的结果是他被Sebastian狠狠敲了脑袋,但是又相隔了一个工作日后的早晨,Bucky打着哈欠走进店铺时,一眼就瞥见了坐在玻璃窗前喝奶昔的金发男孩。

他很难详细阐述那感觉,然而只是一秒,至多两秒,Bucky就意识到了那男孩正是Steve,而对方显然也是一样。Steve Rogers走过来,将奶昔杯上的水珠蹭到牛仔裤上,指了指已经配满贴图的挂墙黑板,语气坚定,“嘿James,你要请我喝下午茶了么?”

 

2.

“Sebastian有一个情人。”Bucky将嘴唇嗑在吸管上,“我猜是他的情人带走了他。”

“哦....”Steve发出含糊不清的应答,正如Bucky所预料的那样,对方不擅长来应付这样的事例,不过Steve是普通人中头脑更灵活又聪明的那一部分,疑惑很快从男孩贝加尔湖一样的双眸中褪去了。“好吧,就算如此,你觉得有什么不妥么?你觉得Sebastian的——情人”Steve顿了顿,才能将这个词汇吐出来,他忍不住露出狡黠的微笑,“你觉得他的情人不可靠?”

“当然,要我说百分百是如此,首先,我从没正式见过那个男人。”

Bucky撒了谎——一部分而已,他确实没和Sebastian的情人正式打过照面,但是他从卧室的窗台间窥探到过两人的拥吻。

那个男人并不算格外高挑,应该同他以及Sebastian相差无几而已,但是却有非常强健的体魄,肩膀完全可以盖住Sebastian的。男人把自己的哥哥压在水泥石块砌成的墙面上,吻得热情而又激进,当对方的胳膊向后,手掌压到Sebastian的屁股上时Bucky果断地拉上了窗帘。

有男友不是坏事,但是显然他的老哥不打算公开,也许顾虑到对方也是同性的关系?Bucky听闻过Georgeta的第二任丈夫是位有些守旧的教师,而Sebastian是同他们一起长大的——所以某天周末的晚餐时段,他大讲球队中的一些同性间的荤段子来显示自己在此事上的立场和开明态度,结果Sebastian却一脸忧虑地看向他,

“他们整天在你面前讨论这些?”Sebastian打量自己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个落入匪寇群中的贞洁少女,甚至站起来绕着他转了一圈,抬了抬他的胳膊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如果你遇到什么难题.....”Sebastian咬住嘴唇,脸孔上显出十足的害羞——,“你一定要告诉我Bucky。”

“Seb,这些只是,你知道的,调剂和消遣,我没有被任何球队的人性侵,所以放轻松好么?”

好吧,他一千零一次地把自己的哥哥吓到了。

但同时,这也明确了Sebastian未介绍那个“激吻男”给他认识(这是Bucky给对方的称号),并不是因为什么性别问题。

Sebastian是个健康的成年男性,如果自己的哥哥想要和私密的性爱伴侣保持关系,可能最佳方案就是选择装聋作哑。

所以他忽略了老哥每两周至少一次的夜不归宿,也无视偶尔会在店旁的小道上响起的机车轰鸣声,呵——他一直认为Sebastian是斯文又腼腆的东欧标志美人,结果竟然喜欢老美狂野机车男?

 

3.

“他只给我留了一张字条。”

“是你电话中说的那个?”

“没错。”Bucky将已经快被揉烂的字条交给Steve,对方结果仔细审视过后点头,

“这是Stan先生的字迹没错。”

 

Bucky一开始对于Steve Rogers此人感觉十分腻味,这是认真的。这意思是说在他过往的二十年中,他所沉浸的一直是那跳跃、多彩又毫无章法的生活方式,他随同老爹去不同的国家,可以在一个学年换多所学校,而Steve与他完全相反,Steve Rogers认真又严苛,无论是对待自己还是他人,但是这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同样有令人赞叹的特质。

Bucky能感觉出Steve的头脑清晰又聪慧,还有一双迷人又明亮的蓝眼睛,但是他暂时不打算把所有感受都告诉Steve,他只是认真又期待地倾听对方的分析。

“从书写方式来看,并没有很匆忙,他甚至找了专用的信纸,而不是随便填写在什么报纸或者账单的边缘。如果你确认他离开了,仅从这张纸条来看,Stan先生是经过考量和安排的。”

【我需要出去一段时间,店铺有Anthony和Steve照料,你不用担心,专心练球,Georgeta的部分我会来处理】

Steve轻声念出字条上的留言,Bucky向后一靠,深深吸口气又吐出,看着自己的肚皮因此起伏。

 

当上周一的早晨他在餐桌上看到这张字条时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那天他需要当班,于是悠哉地晃到了门店,Anthony正在为每张桌子铺上餐巾,他绕到厨房,将前一晚已经完成消毒的餐具整摞抬出。

“Sebastian去哪儿了?”

“什么?”Anthony停下手头的动作,有些不解地望向他,“你说Sebastian去哪儿了?”

“我以为你知道——”他将餐具搁置到桌面,“那个,我今天收到一张纸条,”Bucky摸了摸口袋发现纸条被留在了寓所,只得耸耸肩,“总之,Sebastian在一张纸条上告诉我他有事需要离开一阵,我以为你知道,比如他接到了什么新的拍摄工作之类的。”

 

他的哥哥是一个演员,这也是Bucky得到的新讯息。但如果要细究,他似乎可以记起在更早些的圣诞贺卡中,Sebastian提起过自己在念一所艺术学院,也很认真地畅想了在毕业后希望能到洛杉矶发展,或者留在纽约的舞台剧舞台,甚至那一次他破天荒地得到了对方随贺卡寄来的一叠影碟,大概是为了能更具体地让他理解什么是演戏、明星、好莱坞。但这件事在Bucky的头脑深处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彼时他的脑袋被玫瑰花儿,女孩们的玻璃丝袜和冰镇桔子水填满了,无暇来交流哥哥的梦想,后来的几年他干脆彻底遗忘了这件事,于是也绝没有问起过对方演绎事业发展。

直到不久以前,Sebastian告诉他今天自己会有一份片场工作所以可能晚些回家时,Bucky的记忆才放佛一台重启电脑导入了一些应有的信息。

“啊...我记起来——你有念艺术学院。”

Sebastian对于他还记着这茬儿显然有点吃惊,晃了晃神才点头,“是的。”

“所以你一直有在演戏?”

“嗯哼,当一种兴趣。”Sebastian拍拍他的肩膀,又打开冰箱检查了是否有披萨给他当晚餐后同他道了别。而他在半小时后才勉强琢磨出对方之前脸上的表情代表——我不想多谈。

 

“不,我完全不知道。”Anthony看上去更疑惑了,“也许是去休假了?但他没和我说任何关于这个的,我得发条短信问问这家伙——”

“呃——别在意。”Bucky甩了甩手,那个搂着Sebastian激吻的男人的脸一瞬间划过他的脑海,“正好他不在,你能考虑弄点酒给我么?”

他在店铺的两个经营者里一直更喜欢会开玩笑又有趣的Anthony。

“别这样小朋友,那你老哥回家后会用AK-47狙击我,不过让我看看能不能你搞点儿带酒精的樱桃汁。”

Bucky发出一声哀嚎。

 

4.

“他没有短信或者电话联系过你?你妈妈那边呢?”

Bucky不喜欢Steve询问他的态度,好像一个警察在诘问罪犯。这可不行,就算眼前这个布鲁克林男孩一直在试图考取NYPD也不行。

他对此的反抗是抬高自己的一条腿敞开踩在椅子下方的横杠上,Steve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

这家伙才一米七五(说不定还有为了能进入NYPD谎报的部分),Bucky确定他们两人站在一块儿时,Steve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才到他的下巴,但是对方对待他却像一个指挥员。

“刚开始三天我没在意,”他气哼哼地开口,从喉咙里发出很明显的哼唧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Steve扬起了嘴角,“我也不想让Georgeta认为在我到达纽约后的两个月,就把她最体面完美的大儿子给弄的离家出走了,但是又确实很有必要确认Sebastian的安全——”

Steve微微侧过头,示意他继续。

“所以我套了她的话,我询问她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和Sebastian通过电话——结果,Georgeta说当然亲爱的,Sebby伦敦玩得很愉快——”

“他在伦敦?”Steve的指头扣了扣桌面,Bucky则焦躁地向前伸出脖颈扒住桌面,“没错,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Sebastian就是突然扔下自己的店铺和老弟,和一个猛男去伦敦快活了?你觉得这合理么?你觉得他会被胁迫、欺骗、贩卖——”

“冷静点Bucky,”Steve那种惹人厌的口吻又出现了,严肃固执却该死地透出睿智,轻易就驯服了一个足球运动员。

“你就那么确定Stan先生,是和那个——情人一起离开的?”

“当然,因为在Sebastian留下纸条的前一天,我看见那个男人,对了,我告诉过你他的名字么?他叫Chris Evans。总之,这个Chris和我的哥哥在卧室中抱在一起,手掌从我哥哥身后的牛仔裤缝隙插进去,我能从那些指头压在牛仔裤下的痕迹知道他在干什么——那个Chris说‘你下定决心了么宝贝?’,”

面对Steve涨得通红的脸颊,他终于满足地吁出了一口气。

TBC




评论(20)

热度(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