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十六(完结篇)

  • 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篇十三  篇十四  篇十五


52.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周末。

Lisa正在为他们准备甜豆汤,将用水煮过的豆子和蔬菜放在水槽上等待沥干,他则在一旁,耐心地将橄榄油抹到锡纸上,计划炮制一餐烟熏羊肉,同时在心内记挂着下午的会议——他不得不在周末加班,因为新近接到的案子很紧急,需要立即开始第三次的审图会议,但也在此刻,他接到了Anthony的电话。
“怎么了?”Lisa从橱柜中拿出餐碟,审视他的面部表情,“出了什么岔子么?”

“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Chris舒出一口气,摘下一次性的手套,“Mackie告诉我新案子需要停止,我猜也许是拓展部的调整,事情总是这样,所以我今天不用回公司了。”

“那你可以在午餐时多喝几杯红酒了。”Lisa耸耸肩,她从来不愿意儿子只扑身在办公桌前。

“鉴于上一个案子已经收尾,我猜我可以小小轻松一段时间。”Chris忍不住觉得身心舒散,他将肉块平顺地放到锡纸,捻着佐料粉撒在其上,“我甚至可以请个假期天天睡到中午,只要Scott别来打扰我。”

——那念头就在一瞬间,像一只负鼠那样窜进了他的脑袋,而做出决定,也只不过再多花费了一秒。

天啦,他可以休假了,他应该带上Sebastian一起。

 

53.

“我对我们之间的友谊要求不多,其中一项便是有话直说。”Scarlet翘起脚跟晃悠,对着放在办公桌上,透明塑胶盒外还点缀着蝴蝶结的瑞士卷摇头。

“你知道这个品牌的,”Chris殷勤地将蛋糕往前更推一寸,“口感绵密,清甜,咬下去的时候像是在吃糖果做成的云团。最重要的,这是独此一家无糖蛋糕,我提前预约才买到——”

“.....好吧,”行政女郎斜睨他一眼,缓缓将身体靠向办公桌,随后是手臂,最后几乎整张脸都快贴到那只小盒子之上了,用鼻尖和瑞士卷说嗨。

Chris努力咬住嘴唇才能让自己不笑出声。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但我是不会透露Samuel的任何私人行程的。”

Scarlet是行政主管,也要负责公司所有案子的排期,做汇总报告,自然也掌握老板的时间表。

“不不,我不会要你透露任何不该说的,”他对着女郎挤挤眼,“只不过....我计划休假,所以拜托告诉我,现在是不是合适的时机,有新案子的安排么?Samuel最近的心情如何?”

“看来这不是那种‘衔接桑拿’式的休息了,”公司不少员工热爱在两个案子的衔接期休个短假,去泡桑拿或者是做SPA,慰劳躯体疲惫也为之后的奋战蓄力,称之为“衔接桑拿”。

“有人是打算休长假了,”Scarlet眯起眼珠,“今年Evans的家族旅行那么早就要开始了?”

“只是十天而已,在下月的第一周——另外,”他清了清嗓子,将脑袋别向旁,“...这也不是Evans的家族旅行——”

“哇哦,”行政女郎歪了歪头,指头敲击在桌面,“恰巧在健身房整修的那周。”

他讪讪地搓动指头,Scarlet瞪着他,目光咄咄几乎要将他的脸孔烧出一个洞来,“天煞的Chris,”对方的高跟鞋狠狠踩到地面发出脆响,“你是要把你的伙伴都当成傻瓜么?就连Anthony都敲出你们的不对静了。”

“我们?——咳,”他用最拙劣的演技苦苦挣扎,而Scarlet显然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你和Sebastian,我知道你们在约会。”女郎冷酷地给出结论,好似一个已经调查他们多时的克格勃。“健身室内有整面的墙镜,难道你从来没好好打量过自己望着Sebastian时的表情么Chris?像一个用了最后两美元买了彩票的流浪汉瞪着奖池号码——”

“Scarlet——”他的脸仿佛刚被迎面砸了一个篮球那样烫,并且眼冒金星。他压低声音,近乎是恳求的语气了,“拜托,至少给我一个体面点的比喻——”

Scarlet只是翻了翻眼皮,“所以你还要隐瞒我们多久,你们是想要一起去度假么,你和Sebastian?”

Chris决定回避第一个提问,他只是对着好友微笑,语气里有自己听来也过分的甜蜜,“我还在考虑这样做的可行性,你知道Sebby有些试讲课程,如果这些课程能被安排到同一周完成,那也许就真的可以实现了。”

“我有太多问题要问你了,一个瑞士卷远不能堵住我的嘴。但是首先让我来回答你最关心的问题,”Scarlet同样报以微笑,却绝对是邪恶的那一种,“你绝对可以放心休假甜心,暂时不会有负荷不了的业务量,即便有,哪怕是Samuel也不会忍心拒了你的假——我们都知道,你简直快瘪回处男了。”

他意识到了对方话语中的别有所指,整脸立刻不争气地烧成了火团,“Scarlet!停止你的想象力,我绝没有——”

“哦,”女郎干脆抱起手肘,“所以你们在旅程间是要租两间房么?”

“就,就算是一间房也不会发生什么——我才不是为了这个提议去旅行的!”他声嘶力竭,极力为自己辩解,就好像十六岁时被Lisa头一回从书包里挖出了保险套。

“放轻松达令,”Scarlet是全世界红发姑娘中最美的那一个,也是最最邪恶的那一个,“这是你们确认恋情后的首次旅行,相信我,永远会发生些什么的。”

 

54.

“其实我们可以用这二十天做些更有意义的事。”

“嗯哼?”Sebastian微微侧过头,用指头拨开落在额边的发丝,灰绿色的眼珠温和地凝向他,“当然,你有什么提议?”

她才冲过澡,脸庞还带有热气蒸腾后的红晕,有水珠从尚未沥干的发梢处滴落,使得脖颈周围的布料化作了暧昧的透明,“不过别把时间安排得过紧,你还有工作——”

Sebastian显然对他的计划一无所知,Chris抱紧手中的瓷杯,杯中盛有两片柔嫩的薄荷叶,散发出的清香刺得他鼻头微痒,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真的合适了。

因为至少现在,Sebastian对假期的意愿是好好筹备试讲课程,以求能接到更多工作。她真的非常认真,不仅根据各间健身室的客群设计了专门课程,还录制了视频反复查看,记录需要修正的口条和动作编排。

可是能一同度假的念头却是枚最香甜的果实,诱惑得他不能自己。

他想象两人有机会打量彼此睡眼惺忪的时刻,也可以手牵手在任意街道随意徘徊,或者分享一份披萨并且摸着对方酒足饭饱后变得滚圆的肚皮,在月光中说晚安——Chris想象两人能将一天中的每一分钟都熬制到无限长,只要一想到这些,他的心几乎就要飘起了。

“其实...我在考虑,如果你完成了试讲课程,我们都知道你最近压力很大......”

他的吞吐让Sebastian开始疑惑了,姑娘放下笔记本,完全转过身,耐心地等待他继续,眼睛似丛林中的麋鹿般好奇又温驯。

“所以我想....可以给到一点奖励——我是说,我刚好可以有一个假期,”他终于鼓足了勇气,迫不及待地将整个句子吐出,“我们可以一起去旅行。”

Sebastian的眼珠瞪大,“旅行?”她的嘴唇也微微启开。

“我,我知道这很突然,但也不是没筹备时间,如果你愿意,那只要安心准备试讲课程就可以,我会搞定所有的行程——”

最后一个字母也蹦出双唇,他大大咽了一口气,捧住心脏、眼巴巴地等待恋人的答复。

“我不知道你有休假的打算....”Sebastian似乎还是很疑惑,“我以为你要接新案子了——”

“那个案子有点问题导致进度停止了,也暂时不会有新案子,所以现在成了最合适的时机。”他迫不及待地回答。Sebastian并未否决提议,所疑虑的只是时间安排而已,这意识让Chris感觉自己快被欣喜的海浪淹没了,激动到结巴,“那,那么,我们可以一起去旅,旅行了——?”

Sebastian将手掌放到了他的膝盖上,“是个可以考虑的主意,只是——”她捏了捏他的腿弯,“你好紧张Chris,怎么了?你认为我不想和你去旅行?”

如果人的心理状态可以用颜色标记,那么刚才那一刻他的整个身体内都会是热情洋溢的火红,而现在则是忧郁到湿淋淋的灰蓝,

Chris垮下自己的肩膀,几乎无法掩饰自己语气中的丧气,“我也不知道,和你在一块儿Sebby,我会变得很紧张。”

真的,他真心希望自己是那种幽默又自然派,善于拿捏分寸,可以迷得女友神魂颠倒的男人,可是事实显然不是,“我太爱你了——爱到和你在一起就心脏乱跳,肺部都要爆炸。”

大概过了五秒,Chris才真正了解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是那种三流恋爱小说中主角也不会再用的老套情话,羞耻和懊悔瞬间就击溃了他,指尖都因为害羞而颤抖——他用尽最后力气抬眼瞥向恋人。

Sebastian的脸庞却是红的,不仅是脸庞,薄薄的耳垂也是,眼睑也是,连鼻尖那一点点都带着令人怜惜的粉红。

“那个.....”他的姑娘,向来镇定又矜持的姑娘,不自在地别过脑袋,“我也爱你Chris,很爱你。”

他的脑袋“轰隆”炸成一团浆糊,“那,那我爱你爱得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有什么恋爱语言课,Chris现在很愿意花费点时间去好好学习。

 

55.

真正的旅行从离开洛杉矶开始。

两人首先在洛杉矶停留了一个周末,同Stan夫人以及Sebastian的继父共聚。离别的那一餐对方招待他们在一家很不错的餐厅用餐,当Sebastian同Stan夫人吻别时,Chris察觉到了她们的激动。

但是这对母女,天生懂得如何演绎优雅。Stan夫人微微侧过头,用指头掩藏眼角的红色,“一路顺利宝贝。”

“好的妈妈。”Sebastian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双掌间摇了摇,“我会在每个城市给你寄明信片。”

那位年老的男士比较沉默,在飞抵洛杉矶的飞机上,Sebastian已语气轻松地简述了故事——辗转美国各地后,他们在洛杉矶遇上了Stan夫人的现任丈夫,保守固执的男人,但同时也奉上了自己的爱意,以及负担了她的很大一部分学费。

Sebastian决定尽早离开家庭,给到母亲和继父足够的相处空间。

一切都需要时间而已。

就像Stan夫人对于他,Chris不指望两天的相处可以消除对方的疑虑,但至少他们有了开端。

 

然后,他们从洛杉矶赶到了旧金山,登上火车,一路向落基山脉挺进。

他们连续数小时坐在面朝落地窗的风景位,看眼前油画般流动的风景,从飘动雾气的海面到松植茂密的山脉——火车的路线是自海边进入山林,似在做奇妙的时间旅行。

Chris惬意地深呼吸,不断调整能感觉舒适的身体姿势,却始终没有放开过Sebastian的手。

坐在两人身边的是一对要去盐湖城的老姐妹,对他的毅力赞叹,“你可以握住她的手这么久不刚开哦——”

“稍微放开一下,我就害怕她突然消失——”他立刻脱口而出。

Sebastian猛地转过脑袋,耳垂上的琉璃坠子随之晃动,几乎是嗔怪地瞥了他一眼,他还在乐呵呵地傻笑,Chris甚至怀疑自己可以这样一路笑回纽约。

“但是我心里知道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他马上又做出补充,Sebastian蜷在他掌心中的手指颤了颤,然后勾住他的。而Chris决定回到纽约后务必要第一时间告诉Scarlet他们,自己的情话将两个老夫人闹了个大红脸。

 

火车旅行的第二天他则和Sebastian对着漫天的黄沙一起写明信片,“哐哧哐哧”的轮轴声为眼前的西部风光作配。他还试图往明信片上贴宝丽来照片,

“Scarlet要求在每一个城市的明信片上写上我们所有的片段寄回去,今天我计划写那次所有人的野餐时,我是怎么盯着你的大腿的。”

“Chris!——”Sebastian倒抽了一口气,姑娘挽在头发上的枫叶色缎带让她像一个西部片里生命力灼灼的骑马女郎,“如果你敢写上这个,我可能会咬你。”

“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盼着这个么?”他对着恋人挤眼,欣赏对方果实般饱满的脸颊又洒上了霞光。

 

他们在芝加哥留得比其他城市都要更久些,在金碧辉煌的剧院看了整场歌剧,每一回拉上幕布时,Chris就立刻侧过头攫取身边人丰盈柔美的唇瓣。

他们在黑暗中叹息和呢喃,互相煨贴着的大腿肌肤都滚烫不已。

然后在酒店的床铺上,他欣赏Sebastian包裹在白色蕾丝文胸内的胸脯,用舌头舔舐中间那道沟壑上的汗珠。

 

整六天后火车进入纽约州是在落日时分,Sebastian倦怠地靠在座位,微微抬起头眺望一片金色的哈德逊河,她的嘴唇扬起,有低沉缓慢的歌调流淌出来,他凝神细听,察觉到那是《致爱丽丝》,十个音乐盒中有九个会用到的曲子。

“我当时没有接受过音乐方面的专业教育——”Chris不安地搓动自己的手指,“我只是觉得这首曲子很美妙——而且我认为你喜欢女孩子的东西,从曲名考量的话这也很适合....”

 

Chris依旧可以回忆起那个下午,他垫着脚尖努力让自己能看到柜面,瞧着所有的音乐盒被一个个轻巧地陈列出来,其中一只的盖子被掀开,有个穿着白色芭蕾舞服的小人偶“簇地”跃出来,细细的胳膊举起,应和着他所不知名的曲子、绕着红色的玻璃底座打转,

他伸出手指点住它,“妈妈,我猜我的朋友会喜欢这个。”

“这是《致爱丽丝》,你想要给你的小伙伴买这个么?”Lisa弯下腰,慢慢抚摸他的额发。

“对。”Chris卖力点头,回想Sebastian柔软毛衣上的鸢尾花,“他一定喜欢这个。”

 

“谢谢你Chris。”Sebastian突然别过头对他微笑,让他从乐曲所织的回忆中转醒,某种奇妙的想象力钻进了他的脑子,Sebastian道谢的,也许是七年级时挑选了朋友生日礼物的他,尽管这份礼物竟延迟了那么久。

幸好,往日无追,来日犹待。

The End


评论(76)

热度(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