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十五(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篇十三  篇十四


50.

“Sebastian正在经历一个非常时期。她的肌肉体积会减少,强度会降低,她的躯体和面目毛发也会逐渐稀薄,皮肤会细腻——她,她的身体也会更有曲线,”

Chris垂下头,开始觉得羞愧,绝不是因为他正在同Lisa叙述的、关于Sebastian身体的一切变化,而是他在描绘所有这些时脑中所浮现的画面。

姑娘伸展胳膊时的美好弧度,总是微微扬起的唇角和乳鸽般的胸脯——天煞的,Chris并拢自己的双膝,将脑袋埋得更低了。

Lisa就站在他的对面,穿着蓝灰色的七分裤和白色T恤,上衣还存有整理家居时遗留的污渍,不过无损她面部神情的紧绷和严肃。

从来就是这样,Lisa不是一个需要倚靠端正衣饰才能拿出威严的母亲。

“事情就是如此,”Chris搓了搓手掌,小心地审视和揣测自己母亲的心情。

前一天他的焦虑症发作,严重到不得不在医院休息一晚并检查,要瞒过Lisa和Scott毫无可能。于是自然的,他同Sebastian在进行的约会最终展示在了这世上同他最亲密的两人面前。“在现阶段,她还和普通女生有一点不一样...”

从根本来说,Chris没有担心过Lisa的想法。如果这世上还有谁能毫无犹豫地接纳和照顾到这些少数人群的心理,那一定就是Lisa,尽管他早已感受到对方的坚强和豁达,但是只有当Scott出柜的那一年,他才真正明白Lisa有多棒。他的老妈几乎没有一刻的犹豫,就把还在彷徨的小儿子抱进了怀中做对方最鼎力的后盾,这不是一份人人可以轻松拥有的幸福。

这便是他在此刻居然笃定的原由,但同时,也有不可抑制的搅扰声响时不时来刺探他尚处于敏感的神经——万一Lisa真的介意怎么办,毕竟能接受Sebastian的变性身份,也无关于能同意儿子和对方交往,万一她就是不喜欢Sebastian呢?

“我见过她,”Lisa的双唇仍旧紧紧抿在一起,“有礼貌又温和。”

Chris捏紧自己的裤缝,“当然,如果你有时间和她聊一聊,就一定会更喜欢她——”

“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觉得我会反对?“虽然是诘问,但是Lisa的语气却松懈下来,同时推过刚煮出好的咖啡还有切片苹果塔,“你今天最好补充点糖分,吸取新鲜空气,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对着跳舞的字母和数字。”

Lisa总是称呼他的文件为“一群小魔鬼,像胡乱跳舞的字母和数字”。

他应该可以挤出半天奢侈的休假时间,不过下午仍旧有一个审图会议是需要出席的,Chris轻啜着咖啡点头,认同Lisa的建议,他会把自己收拾得好一点后再来应付专业工作。

“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点时间....毕竟约会才刚开始,我想让这段时间变得轻松,让Sebby——”

他倏地咬住嘴唇,猛然意识到在自己的妈妈面前称呼恋人的昵称有多令人害羞和脸红了。

Lisa果然因他的称呼挑起一侧眉毛。

“我想让Sebby觉得和我在一起很安心,当我们的连结更紧密的时候,可以来一起面对彼此的家人。”

Lisa的双眼凝视着他,眼珠眯起,双眉间有纠结的隆起,“你也说了,她和别的女生会有点不一样,那你做好准备了么?”

他的心“咚咚”跳跃,口干舌燥,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和她约会,也意味着你会不一样,你害怕和别人不一样么Chris?”Lisa的目光依旧锁住他,眼睛变成了两汪忧愁的湖。

Chris突然就明白了对方所真正忧虑的。他的老妈从来就知道儿子的心结——

“不,妈妈,我现在不怕了。”他很坚定又缓慢地吐出每一个单词,确保句子不会被自己鼻腔中的酸楚感淹没。

Lisa吁出一口气,肩膀缓缓放下,抬起胳膊捏了捏他的脸颊,“这不容易儿子,事实上很难,但是你一直都挺勇敢的。”

其实他有太多懦弱和害怕的时刻了,但是幸而这世上有几个对象教会他万事可以勇敢一点点。

“妈妈,我已经做好准备。”他伸出手拉住Lisa的手腕摇了摇,“顺便告诉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老妈。”

 

51.

“只是两周而已。”

“是整整二十天。”

“你干嘛比我们还介意?”Scarlet瞥他一眼,Hayley也在一边帮腔,“你是‘不去健身房也有完美胸肌先生’,该担心的是我们这群才刚开始人生第二春的女生哎。我终于有了起色的胳膊线条再次无依无靠了。”Hayley抬了抬胳膊,Scarlet也差点掀开T恤展现肚皮。

Chris忙俯身稳住两位女士,“究竟为什么要二十天那么久?”

“他们预备修缮洗浴室,重新调整所有设备的布局,最后可能还希望能割出一间新的舞蹈室,二十天是合理工期。”

确实合理,却无法让他不心生埋怨。健身房停摆二十天,意味着Sebastian将有二十天无需工作,但每日中午时分,能在物业餐厅看到姑娘的笑脸和棕色发辫,是他在成堆图纸和预算文稿中可以觅得的最佳休憩。

 

“我现在不应该给你这个,但是也许这能帮助你高兴些,”他躲在尚未开始课程的健身教室同自己的姑娘抱怨,Sebastian的脸庞浮现出某种神秘又温和的笑意,随即从身后的包袋中抽出用厚油纸包裹好的物件,“给你,这是梅子白兰地。”

姑娘的嗓音甘甜又令人沉醉,让Chris几乎立刻歪到在她的怀抱中。

“我不想你随意饮酒——”

“嘿,我可从来没有酗酒恶习。”他搂住对方的肩膀,Sebastian只是轻笑,

“你知道的,我担心你现在的状况不宜饮酒,但是这是布加勒斯特的特产,如果在饭后饮用对消化有利。这也是我妈妈原本预备给你的礼物。”

“——啊?”他张开嘴,发出一声急促短叹,心脏则像一块正在塌陷的、柔软的戚风蛋糕,有太多不安和疑惑需要得到解答。例如Stan夫人是否还在生气,她是否能接受Sebastian同自己的约会,会不会反对——

然而同时,Chris也早已明白任何行为都比言语来的更有力。

他曾经划碎过Sebastian的心,在更多行为能为自己正名之前,他必须要承受对方母亲的质疑。

不过他的姑娘,他的Sebby却永远是最贴心和可人的存在,因为几乎只从他的一声叹息之中,Sebastian就仿佛猜到了所有。

姑娘的手抚在他的肩膀,“我的妈妈是那个时代就能称为独立女性的人物——有职业技能,并且还以此为生,我们尚在罗马尼亚的时候,她请一个保姆协助外祖照顾我,自己去谋求事业发展,所以我在很小时就可以听见人们议论,她不是那种以孩子为中心的女人。”

“但是事实远非如此,我就是她的世界,尽管她从未宣之于口——”

“我能感受到。”他捏住Sebastian的小指细细抚触,“我记得在七年级时,她为你准备的美丽衣裳。”

Sebastian眨动眼睛,睫毛就扇在他的鼻梁,他微微撅起嘴就可以吻到姑娘的眼睛,而他也如此照做了。

“Da,”对方用一个罗马尼亚单词回答,清脆地敲击在他的心头。“妈妈为我准备了我想要的所有。所以她难免认为现在我所要做的是一场冒险。”

Chris能感觉到咽喉的紧缩和不适,只得缓慢的呼吸来舒缓。

“但是就像我第一次告诉她我更想穿裙子和花边衬衫时她所回答的那样,她的答案始终没变,‘去试试吧Sebby,如果你想的话,虽然你可能因此受伤’——”

“你会让我受伤么Chris?”Sebastian抬头望着他,绿眼睛中映射出他的影子。Chris难以言说,自己曾是Sebastian心间的一枚阴霾,但是最终,她仍旧愿意将自己交托在他的手中。

“不会Sebby,我也但愿你永远不会受伤。”他托起姑娘的下巴,鼻尖抵着对方的,嘴唇沿着娇美的曲线向下,在病房那一吻之后,他早就想再温柔细探Sebastian的唇。

他原本以为是火热的,其实并非,Sebastian的双唇间是柔软微凉的,舌头怯生生地瑟缩着,躲在牙齿之后,他不得不稍带粗鲁地闯入——一边在心内道歉,一边为自己所攫取到的赞叹,他们的舌头的就此缠绕在一块,他含住Sebastian同样柔软的下唇瓣,吮吸和舔弄她的下巴。

“天哪Chris...”

Chris发誓,他是用最后的理智才将按在姑娘衬衣纽扣上的手指挪开了,甚至眼皮都在发烫,因为姑娘因喘息而起伏的胸脯就在咫尺。

 

“说说这二十天。”他们同时轻笑起来,尚未平复的气息在两人的鼻间流窜,“你想要做些什么姑娘?”

“我有另一些健身房的试讲课可以安排,之后就可以看看会不会有更多人来聘用我。”

他在之前为Sebastian制作的个人网页发挥出了一些作用,附近几个社区的健身房有人同她接洽,如果她能再接到一份或者更多的工作,也许就不用再去超市兼职了。

其实他有储蓄可以补贴Sebastian,但Sebastian绝不会轻易接受,同时他也需要学会对存款做更合理的打算——Chris在认真考量为Sebastian购买适合的商业保险,以及如果要搬出Lisa的房屋,需要花费多少钱可以拥有一栋能容纳两人的温馨小屋,这其中Sebastian必须要有一间单独的健身房,能安置器械,用来在家中拍摄教学课程同时还能接受上门受训的生意。

Chris不能控制自己想的那么遥远和细致,但同时又觉得这是近在眼前需要努力的。

“嘿,我们还是会出来见面的。”Sebastian轻拍他的脸颊,大约是他的眉宇已经完全被忧虑填满了。“高兴起来,visul meu。”

他更加不满地撅起嘴,Sebastian的吻精准地落在上头,“高兴起来,我的梦。”

TBC


这篇要进入尾声啦,在写这篇的时刻总感觉时间也都更慢,更脉脉温情了些。


评论(37)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