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再见不再见(一发完 你以为是分手?其实是秀恩爱的傻故事)

1、

Sebastian站在客厅发愣,脚边的地板上有一块可疑污迹,他猜测是香蕉奶昔或者是融化的冰淇淋,一个大概只有五六岁的男孩儿蹲在那儿,试图用指头刮起一坨塞到嘴中。

在他有更多反应之前,原本站在楼梯上收拾玩具的男人已经一个跃步跳过来抱起男孩了,

“你不能这样,你最好去洗洗手甜心。”Chris Evans的胳膊上还挂着一只布偶熊玩具,语气中是显而易见的无奈和疲倦,这让Sebastian很难不露出些幸灾乐祸的表情,但他仍旧将那句“我说过会变成这样”克制地咽下去。

他只是一身清爽地站在房屋的最正中对着Chris摊了摊手,“看来我们今天是谈不成了。”

Chris的两个姐姐,Carly和Shanna从一楼的卧室鱼贯而出,她们统一穿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背着大包袋,鼻梁上架起太阳镜,是准备好好玩乐的轻松状态。

Sebastian并不觉得尴尬,Chris一直和家人分外亲密,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Evans的家庭成员都知晓两人间的那些破事。

他对着两姐妹耸一耸肩,“嗨,祝你们周末愉快——对了,穿上泳衣的时候不要太为周围人的口哨声惊讶。”

“祝你也愉快Seb。”姐妹中年长的那一位发出夸张的大笑声,她们几乎是敷衍地拥抱了一下自己的老弟,然后就像预备偷渡出境的墨西哥人也或者是出了鸟笼的鸟儿那样跳跃着出了房门,甚至没有来得及给留守在家的儿子们一个亲吻。

而Chris,在同自己的姐妹告别后将那个布偶熊玩具扔到沙发,脸庞的笑容称不上特别和善——Sebastian很容易辨别出这其中的挖苦,

“你就是对姑娘们有一套,不是么?”男人的双手徒劳地骚刮着额头。

他不打算反驳,“看来你的周末会很忙,而我早知道会变成这样。”

啊,他终于还是忍耐不住了。当然,他也当然会知道。当周三两人在通话时,Chris告诉他预备照顾两个侄子一个周末的时候,Sebastian就准确无误地预料到此情此景了。

 

“你为什么不雇佣一个临时保姆。”他当时正靠在自己纽约公寓的沙发上索然无味地啃芦笋,而Chris在电话那头一阵笼统又啰嗦地阐述——和在此之前每一回的理由都一样,Chris就是沉迷于和自己家人相处的时间。

“其实我的建议是你可以有一个保姆协助你处理琐碎事,而不是分担你和孩子们的相处时间。”他吐出一些过硬的纤维,开始觉得自己又在做无谓的尝试了,这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已经出现过数次——他尝试用自己的逻辑和人生经验来说服Chris,却永远不会成功。

“好吧,如果你坚持那我也没意见,但你确定我们依旧是周六见面?”Sebastian在心中否定了这个主意,但是Chris很快给出了一个肯定答案。

 

所以他今天站在了这儿,和自己交往了三个月的男友谈分手。

 

2、

“妈的,分手还要谈?Chris Evans不同意分手么?”Chace几乎要将烟圈吐到他脸上了,Sebbastian翻了翻眼皮,向后靠到沙发。

“没有。”

“那是你不愿意分手?”好友又暼他一眼,这其中囊括的含义复杂,最主要一条应该是【你小子怎么那么不争气?】

“当然也不是。”他抬起腿一脚踏到好友的肩头,然后兀自掏出香烟点燃,滑落到沙发的更深处去。

他和Chris是友好说再见的典范,相处三个月,实在不是那么回事,于是拍拍屁股走人,恰巧那系列电影的最后一部也拍完,不用担心在片场的重逢有多尴尬。

“那他妈还有什么可谈的。”Chace还在叨叨,更多的烟圈从对方快被络腮胡淹没的嘴唇中冒出来,“你们只是搞了三个月,很多人的三年也只肖一个电话——”

Chace的质疑直指中心。事实上,Sebastian也察觉不到这件事有任何需要面对面来解决的困扰,他们不涉及财产分割,没有共同抚育的宠物,没有贵重的纪念品在彼此身上。大概Chris塞了几条内裤在他公寓的抽屉里,而他也可能附赠了牛仔裤或者T恤在对方的——为了方便完事后也有整洁衣裳可以出门,这些都是必要的。

也许Chris真的是为了要回内裤——那几块毫无魅力的、松垮陈旧的格子布料,Sebastian啧了啧嘴,那他也必须拿回所有的牛仔裤和T恤的。

“好吧,我知道了。”Chace又发出了一声咕哝,“祝你分手炮快乐伙计。”

他抬起腿,将好友一脚蹬下座椅。

 

3、

那条毛色黄白相间的狗就像一个在练习奥林匹克折返跑的人类那样从房间的一头飞快地窜到另一头,周边的桌椅发出“咣当”和“咯吱”的颤栗声,Chris还在二楼试图从杂物间中拖出什么庞然大物。

他无奈地蹲下,对着乱窜的大狗伸出手掌,“好了Dodger,安静一点。”

 

在两人最浓情蜜意的时刻,Sebastian幻想过同Chris一起清洗宠物犬的情景——他们要穿极其宽松的沙滩短裤,裤腰仅靠臀部的曲线支撑,上身赤裸,在花园中接上水管冲刷Dodger身上的泡沫。Dodger将水甩的到处都是也没关系,反正水滴是落在Chris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胸部上、落在那副精瘦强健的腰肢——

唔,他承认这幅情景不仅是为Dodger准备的,但至少当时,他不由之主地将这头活泼过头的公犬纳入了自己的人生。

“Dodger宝贝,到我这里来好不好——”

他还在卖力对狗狗挥手——拜托,你还记得我的吧,我喂给你过好吃的德国香肠,你也欣赏过你主人是怎么操——

算了,这个就忘了吧。

 

不过Dodger大约真的记得他,狗狗终于停止了疯跑蹲坐到地板,尾巴仍旧在大幅度地摇摆,两个豆豆眼上的眉毛纠结地撇在一块儿。

Chris混乱中勉强朝楼下观望,“Dodger乖一点——别自己开冰箱Vincent!天煞的——”

“别急Chris。”他将狗狗整个搂进怀中,“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来分手。”

 

4、

“我要给他们搭个临时的水上乐园——”Chris拖着一大块蓝色的、像帐篷皮似的东西往外走,“这样Max和Vincent就可以玩上一整天了。”

这栋乳白色,有鹅黄木栅栏的两层小别墅是Chris位于纽约的落脚点之一,不算奢华,所以没有装置了整排LED灯的大泳池,却有一整片绿油油的草坪以及郁葱的矮树桩和玫瑰田。

Chris将“帐篷皮”拖到花园的正中,“就在这儿。”

两个小孩子,大一点的那个是已经在就学的Max,Vincent还没到换牙期,咧开嘴的时候可以看见两排小小的乳牙,他们跌跌撞撞地跟在舅舅的身后,用水枪、布偶娃娃、乐高块持续着互相攻击尖叫又搂作一团的戏码。

Sebastian则走在所有人的最后,他提着Dodger的脖子,将掉落在草坪上的孩子鞋袜全部拾起来。

所以Chris不雇个临时保姆的原因是——他才是那个临时保姆。

如果今天不是分手日,那么他们大概会立刻开启恋爱后的第——其实他也无法计算到底是第几次争吵了。

例如是在披萨店叫外卖,还是蹲在厨房花费两个小时捣鼓出一块盐巴味面饼。例如是穿漂亮的、搭配过的POLO衫和皮衣,还是直接来整身的运动外套,又或者能不能在对方节食的时候吃炸鸡块——对了,床上要不要铺上简易被单方便事后清理?

他和Chris像两个上了发条停不下来的闹钟,可以彼此“叮铃铃”吵闹到天荒地老。

 

“那你们为什么要恋爱?”Chace,他忠实的伙伴和好友,但是Sebastian却一点儿都不喜欢听Chace开口说话,这哥们总能挖掘到问题的核心——操蛋的核心。

没错,他为何要开始如此糟心的私人关系?也许是因他从来也没找到过和自己屁股如此契合的老二啊——

“说真的,只是睡觉很爽的话你们打打炮就够了。”

“闭嘴Chace。”

 

5、

“你家没有接水管?”

他们并排站在好不容易用气泵充足了气的临时泳池前,Chris还抱了一箩筐的玩具过来增色,于是干瘪的泳池中央就又多了几个黄鸭子、塑料飞机和海洋球。

“你为什么在游泳池里放飞机,不应该是轮船的么?”他抱着手肘继续提问,Chris发出一声哀嚎捂住脸,

“接水管不够长,没法从浴室拖到这里。”

他叹了一口气,“那至少你家应该有脸盆。”

 

如果现在狗仔队可以窥探到Chris的后院,那将会看到一副奇景——这位好莱坞的当红男星和另一位也小有声望的男明星,两人赤着膀子,光着脚,一人捧着一个一美元塑胶脸盆,在房屋和草坪间进进出出,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屁孩。

号外号外,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带着在瓦坎达出生的私生子们驻扎纽约啦——

“噗嗤——”他立刻咬住嘴唇,将最荒唐的想象从脑中晃出去,但是Chris已经听到了,男人背过头瞪他。

“我知道你在笑话我Seb。”

不,Sebastian诚挚地摇头否认,Chris Evans永远不可能知道刚才他的头脑中有怎样的画面又因何而笑。

Max和Vincent,一人提着一个塑料水壶,好像是从什么玩具套装中拆解出的道具,当他和Chris将脸盆中的水灌入泳池时,他们也像模像样地提起水壶,将其中的水流倾倒在其中。Chris蹲下身体,用手掌抹去孩子们脸上的汗珠和泥巴,“做得好宝贝们。”

喂,明明他才应该是那个被夸奖的人吧,Sebastian撇着嘴想。Dodger还精神气实足在他身后不断扑腾,他不得不摇来晃去以防跃起的狗将脸盆掀翻或者将他的小腿蹬断。

“需要来一根棒冰么?”Chris还在柔声细语地询问两个男孩儿。

“我需要——”他走过去踢了踢男人的屁股,将整盆水“哗啦”倒进池子,鸭子和飞机都已经可以漂浮起来了,他们大约还需要如此来回五次才能将整个临时泳池蓄满——除非Chris等会让他吸吸别的“冰棍”,否则他们应该就此绝交了。

“我会给你拿薄荷味的雪糕,是最新的口味。”Chris转身进屋,再次出来时不但手上有雪糕,还有一小支芦荟凝胶。

他和两个男孩儿并排坐在充气泳池的边框上摇晃着双腿,Chris微微弯下腰,将芦荟胶涂抹在他的后颈和两颊,

“你有点晒伤了。”男人低声嘟囔着,指头将冰凉的胶体推开,棕色的头发戳的他有点痒。

他更喜欢Chris金发的模样,如果刘海能长一些垂在眼帘前就最完美,所以那整个系列电影的拍摄期,Sebastian拒绝所有后入姿势。

 

“我要你正面操我——”他躺在Chris身下剧烈喘息,然后抬高自己的腿去环绕住对方的腰身,

Chris扑过来咬住他的嘴唇,“天哪Seb,你可真够浪的。”

 

6、

Dodger被允许进入泳池和孩子们一起玩,只要它不叼着水池里的任何玩具再甩出来就行,两个孩子还得到了一个巨大的充气斑马,他们轮流骑在上头,举起水枪,扮演来自海中的征服者。

Chris搬了两把躺椅到泳池边,并且出借了一副太阳镜,他拿在手中摩挲着研究,“Oakley最新款,肯定不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能记住RayBan3020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对方似乎完全不介意他语气中的讥诮,仅仅发出意味不明的轻松哼笑,是坦荡又不计较的态度,这是Chris最擅长的,近乎带着娇宠来对待他,他为此享受,也为此烦恼。

他歪了歪脑袋,突然对着泳池咧开双唇,“我们要不要下水?”

“嗯...”Chris还因为刚才所有的劳动疲倦,懒洋洋地应答,“可以再等一会儿,现在进去Max和Vincent会把你当马骑。”

“我们一起进去,”他伸出小腿踢了踢Chris的,“反正我们也没在水里做过。”

男人的身体如他所愿般地猛烈震荡了一下,“Seb!——Sebastian,”Chris摘下墨镜,鼻梁旁有两坨明显的晕红。

“你就是个浪货。”对方下了定论。

“你喜欢我这样。”他也立刻回击,悠悠伸展四肢,感觉暑气都消散了些,“你真的不要试试?以后也没机会了。现在,我们可以谈谈分手了么?”

 

7、

“我同意分手。”Chris躺在躺椅上开口,说的有点大声,因为Max和Vincent的尖叫声更大。

“我也同意。”Sebastian点点头,然后突然觉得烦躁,甚至开始委屈,“那我们他妈谈个屁,我他妈还当了半天保姆——帮你装了一个泳池,冒着让你的狗踩断我小腿的风险。”

“谢谢你Sebby——”

“闭嘴Chris,在我想把拳头放到你的嘴里之前——”

“也许你可以考虑把一些别的东西放在我嘴里。”

他“哧溜”倒抽一口气,吓得险些从椅子上载下来,Chris仍旧躺在他身边,很冷静地曲起一条腿,“最后一次附赠口交,你觉得是划算的交易么?”

他像一个被人从地洞里突然挖出来的土拨鼠似的傻愣着。

Chris将墨镜褪下一点架在鼻尖上,语气笃定,“Sebby,你这样可真可爱。”

“而你是个下流呸。”

“所以喜欢你这样的浪货Sebby。”

Sebastian觉得脸庞滚烫,但他相信那只是晒伤。

“Sebby,”Chris还在继续,蓝眼睛暼着他,天煞的,这个男人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春药么?“分手之前我还想告诉你,其实我喜欢你推荐的披萨餐厅,确实比我折腾的盐巴饼好吃。以后我也不会在你练习肌肉时吃鸡块了——”

“关于我们的床单,我只是觉得铺上便捷被单很不浪漫,而且我喜欢你的屁股映衬在深蓝色的床单下,特别白——”

“对了,我知道我的厨艺很烂,但是你要知道,我幻想自己在厨房给你做饭已经很久了。”

“闭嘴Chris——”他咬住腮帮,Dodger不知何时趴到了泳池边,对着他们眨巴自己的豆豆眼。

“Dodger也喜欢你。”

“因为只有我会偷偷喂它德国肉肠——”

“我们可不可以不分手。”Chris眨了眨眼睛,Sebastian头一回发现其实男人也是豆豆眼,特别蓝特别闪的那种。

那你当初同意个屁啊。

而Chris大概在几天之内突然加持了读心术技能。“我知道这三个月我们不太愉快——我不确定你是否真的还想尝试下去,但是如果你愿意——”

“你排个时间。”他重新靠回躺椅,吁出一口气。

“嗯?”

“排个时间,”Sebastian对着泳池中的男孩们挤眼微笑,“我们打个复合炮。”

 

8.

晚餐时间过后Chace致电问候,“你们的分手谈的如何了?”

“谈崩了。”

The End


评论(62)

热度(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