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燃情洛杉矶 篇六(一段破镜重圆之旅)

        

六.

小小挫折大概会带来好运。在脚伤过后的一月,我进入了前所未有美妙的拍摄状态,进镜速度快,之前一直疲惫于对角色心理状态的分析和表现,反而也过度到了某一个突然能感同身受的临界点。

向来对演员不过多评论的Martin都很满意,选角导演听到风声,递过来好几个新的试镜邀约,Jonathan调侃“终于在你身上看到了回本的希望”。

我决定将事情变得简单些,除了不希望在这部片中轧戏外,对于任何邀约都采取开放式态度。

 

“那么在这部收尾阶段开机的项目会考虑么?”

“那档期大概很难谈吧?”我嘴上咬了一支万宝路,对着站在身前的男人抬抬眉毛。

“因为是我自己开的戏,所以还好啦。”Chris没有抽烟的习惯,被前经纪公司束缚要保持活力偶像的姿态,干脆成了习惯。眼下不适应地抬手挥了挥烟雾,我侧过点身,不让烟嘴正面朝向他。

他低头看地上已被我踩灭的好几个烟头咕哝,“你以前没抽那么凶。”

“服务剧情。”我耸耸肩,“你要开新戏了?”

“James Byrkit。”

“哇噢——谈成了?这么快拉到投资人,看来本子真的很不错。”

“我自己投的,这次没再拉另外的投资公司了。”男人摸摸鼻子,阳光从他的身后打过来,替他的身体轮廓都镀上了一层光晕,垂下的眼睑让我可以近距离欣赏到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完美睫毛,我最喜欢它们在我身体上方因为情动而轻颤了——

咳咳。

“出手很大啊,我能问问我的保险费都还会缴纳嘛?”

“你别被那个科幻题材的噱头糊弄。”Chris将手臂撑到侧面的墙,“其实场景非常有限,不是什么大制作,也没有计划请当红的影星——”

“你自己就足够当红咯?”

Chris轻声哼笑了一下,“我也没准备出演啊,又要当导演,还要当制片,实在没这个精力啦,既然是自己投拍的片子,也就没投资商在合同上注明‘Chris Evans必须是第一男主’。这次仅仅是Evans导演。”

“Evans导演——”我模仿他的口气将这组词汇念出来,男人伴着我的声音轻笑。

“我喜欢你念出这句的语气。”

我噤声,他的手臂仍然倚在墙面,身体倾过来,高大的身躯几乎将阳光全部遮掩。

“不是主角所以档期也不会紧,说到底这部片是群戏风格的,我给你剧本,你在去纽约的时候可以好好读一下。”

我将错愕的表情收藏的很好,却仍然被对方戳破。

“下周Scott和Chace的酒吧就要开业,你有收到邀请吧?”

 

我自然有收到邀约,不仅如此也提前同Martin告好了假,用一个周末来回给自己好友的新事业捧场。

“只是顺便提醒,Chris大概也会来,你们同场不会尴尬吧?”

我还未接下话,Chace已在那头再次开口,用打趣的口吻,“错,又怎么会尴尬,我忘了你都是Chris Fuc*** Evans公司的一员了。”

我知道Chace对于我和Chris的合作始终心存芥蒂,然而我们很严肃的用一个视频电话深入讨论过这个话题,工作室对我的规划让我最好的哥们也无话可说。

“他大概是个靠谱的老板,但是也仅于此了。”

“放心Chace,我发誓我们没有饥渴的互相啃对方的胸肌然后滚到一块儿。”

“就你那乳鸽似的小胸脯,认真的?Sebastian?”

“是,自然比不上你未婚夫的,Crawford先生。 ”

我都能想象到Chace在电话那端的白眼了。

 

其实受到开业典礼邀请的不仅是我,还有包括Toby在内的一干在洛杉矶发展的好友,我们将自己弄的像个毕业旅行团,浩浩荡荡地抵达纽约,Chace把其他人打发去住酒店,拉着我回到我们“同居”六年有余的公寓,我想我灵魂的一小部分就被收拢在这小小的寓所内了。

“真是情深意长Chace,你还没退掉这里的租约?”我扑倒好友的背上蹭了蹭,Chace甩开我。我们两面对面席地而坐。

“快了,我和Scott打算搬到布鲁克林去,离酒吧近一点的地方方便照料生意。”

我点头,注意到屋子的很多零碎物品已经被收纳进大纸盒,整齐地堆在墙角下。

“然后,”Chace从烟壳里掏出一支烟递给我,又叼了一根在自己嘴中,“我推了第七季的片约,编剧们大概在头痛给我怎样的结局了。”

我万分诧异的挑眉,这部Chace从毕业就接到的偶像剧非常成功,他是固定班底,也因此打开知名度并有了稳定收入。

“我原本以为我不会太在意这个,”Chace骚刮了下头发,“还记得我们就坐在这儿一起吐槽那该死的剧情吗?不过和制片沟通过后,得知消息的Janet就哭了。”

Janet是他的合作拍档,Chace曾心猿意马地约过那姑娘几回,最后没有把妹成功却多了一个好友。

“所以我也居然奉陪了几滴眼泪,没想到吧,我们应该已过了那么容易伤感的年纪不是么?”
我抓住他的手臂晃了晃。

“我以后也不打算接更多戏了,手上没有结束的片约再继续一下,剩余的大概能推都会推。”Chace靠过来离我近一些,“我想安心打理酒吧生意,Scott负责开发那些饮品菜单什么的,剩余的得我来干。”

“你准备改行了?”我冲他笑了一下,但是眼眶却发热。

“你知道的Seb,我和你不一样,演员对我只是赚钱的职业,而现在我找到另一份可以赚钱的工作了。只是,亲爱的,你会有点孤单么?”Chace的手指搁在我的后颈处轻轻的摩挲。

我摇摇头,“我们应该已过了害怕孤单的年纪不是么?”

 

开业典礼那天Chace和Scott都帅到闪闪发光,两人各自的好人缘让整个酒吧闹哄哄地挤满了人,因为Chace的演员身份,也有不少媒体在现场。而Scott就如同Chris曾向我提过的一样,在剪彩之后立刻兴冲冲地拿出了那个暗红色的小方盒子,现场的人群尖叫成一片。Chace没有把到的Janet在我身边哭花了眼妆,大声尖叫“那个是Cartier么我太感动了——”

我拍拍她的肩膀,“感谢Scott Evans,如果是没有他,Chace才不会给你买Cartier。”

Scott和Chace鲜少的都没有笑——要知道他们两个对于社交媒体上转载了几年的段子也能看的直乐。个子更高的那个出了很多汗,Chace则满脸通红,然后他们在众人的喧嚣中互相为对方戴上了戒指,全程都一脸肃穆。

Chace的脸正对着我,我看到好友令人羡艳的漂亮唇形动了动,他在说,我爱你。然后Scott拥抱了他,如果说有什么是我生命中真正拥有过的美好时刻,那眼下这数十分钟一定值得铭记。

 

Chris在酒吧卫生间中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对着那面典型巴洛克风格的化妆镜抹去眼尾处的一点湿润。他倚靠在洗手台旁,安静地看我用纸巾擤完鼻涕才开口,

“Scott刚和Sara打完电话,我们一家都非常高兴。”他顿了顿,露出些微愁苦的神色,眉毛夸张地向下撇,“不管你是否相信,我也挺喜欢Chace的.....”

我一下被对方的神态逗乐了,忍不住“噗嗤”哼笑了两声,Chris立刻摆出更多被打击到的委屈表情。

“我只是...还不知道怎么和他打招呼才合适——我们不常和对方讲话,毕竟他可是个曾想用棒球干击打我脑袋的家伙。”

我尽量神态自若,“那只是气话,他的棒球干还没从床底下挖出来就被我拦住了——”

我收声,不自在地别过脑袋,Chris的气息也顿住,“我很抱歉,”他喃喃道,“对不起Seb,我曾让你那么伤心。”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确实纠结过Chris是否欠我一句道歉,毕竟在我们那次不愉快的争吵后他回到了洛杉矶继续开工,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又一轮新绯闻,而对方隔了一周才给我发讯息解释,当时我已经拒接Chris电话了。然而感情的天平终究不是加了一句道歉的砝码就可以平衡的,而相较于Chris,我所做的也不是无可指摘。

“我想很久以前就应该和你说了,但我不觉得你想听到我的声音。”Chris苦笑了一下继续说,“所以我很感激有Chace这样的伙伴在你身边陪伴。”

我深吸一口气回转身拍怕他的肩膀,“那就去和你弟弟的丈夫说声嗨,毕竟接下去很多节日我猜你们都会一起过,我不想你们在分享同一只火鸡的时候还当对方透明。”

“我敢打赌他不会,他只是想扣一只火鸡到我头上而已。”

“那我会给Chace点赞的——”

Chris揽住我的肩膀,我则像被施了法术,全身僵硬。

“可以么?”Chris问我,吐息在我耳侧,我在花了一两秒后确认他真的没想做什么,只是用他一如既往完美到嚣张的胸肌碰了碰我的,下巴埋到我的肩膀处,用鼻尖蹭了蹭我的脖颈,完成了一个拥抱。

我想我至少是可以承载这样一个拥抱的,然而也仅止于此了。

 

住在纽约的最后一晚我挑灯看完了Chris给我的剧本,说实话,非常精彩。正如Chris所说的一样,剧情中所谓的主角也只是引领观众渐渐触摸到整个故事框架的线索,大部分的场景都是群戏,角色和角色之间的戏份相差并不大,Chris希望我出演的便是其中一员。

我对某些情节的推敲尚不完全,但是不妨碍我已被此深深吸引。

“你打算演这部戏?”Chace转过来,睡眼惺忪地揉揉脸,那枚新出现在他手指上的戒指在月光映射下折出美妙的光。

“Scott不介意?我猜想他今晚很想和你在一起。”

Chace还没完全醒过来,只是含含糊糊地嘟囔,“我下半辈子的夜晚都要和他栓一起了,所以忘了今晚伙计。”

我憋住笑,猜他在清醒时分才不会承认这个。

“在派对结束后Chris找过我。”

“嗯?”

“反正就是说些恭喜的话,顺便邀请我去波士顿做客。”

Chris和Scott的老家在波士顿,尽管两兄弟一个在纽约一个在洛杉矶,不妨碍他们仍然喜欢收起成年人的皮囊回到波士顿去尽情折腾。

“你答应他了么?”

“我才不要理他。”Chace无意识地撅了撅嘴,“当然咯我会去波士顿,不过是为了Scott。”

我笑着将手臂横到Chace的胸膛,眼睛因为阅读时间过久而变得酸涩,“这么肉麻的话我只说一次老兄,但是我为你感到高兴,你和Scott会一直幸福的。”

Chace用他冰凉的嘴唇迅速的蹭了蹭我的额头,“你也会的Seb。”

TBC

评论(29)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