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璀星 篇五(ABO设定 我的豆芽长大了?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五.

Peter Wilford找到Bucky的时候,这个漂亮的Omega正带着满脸饱满又甜蜜的笑容坐在干草垛后边同马场主人聊天。

他们的身上因为骑马的关系都带了些尘土和畜类的味道,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年轻的Omega为了消暑扯开衬衫前襟,蜜色光洁的胸膛一览无遗。

Peter有些眼睛不知该看向何处的尴尬,磨磨蹭蹭地坐到Bucky身边,讨好地问,

“玩的还愉快么James?”

Bucky调转脑袋,眼珠因为一瞬间的恍惚收缩,随即绽放开大大的笑容,手背敲了下Peter的前胸。

“我说过你可以叫我Bucky伙计。”

James是他出生后,Elaine特别拍了电报给他所取的正式名字,但是Thomas和Curtis都更常用“Bucky”叫唤他,他自己也偏爱这个有些俏皮的名字。

“好吧——Bucky,”Peter谨慎的开口,Bucky对被对方过于小心的姿态逗笑了。他转过身,很认真的凝视Peter的脸和眼睛,鼓励这个害羞太多的Alpha说下去。

“那么今天,你觉得还愉快么?”

唔,这是个问题。Peter邀约他来的这一处马场地野广阔并且非常清洁,马匹也被照料的健康又温驯,然而对于自小就骑着Curtis的烈马穿梭于山林和雪场的Bucky来说就变得不那么有趣了。不过他被教育过如何避免他人的尴尬并接受好意,因此仍是重重点了下脑袋。

“这还挺不错的Peter。”他的眼神逗留到了Peter外套下的制服衬衫上,那里有一枚缀着铜扣和金线的漂亮勋章,这让Bucky想起了在早餐桌旁Elaine曾说的话。

“你还在念军校对么?”他冲着那枚勋章努嘴,金线缝制出的正是校名。

Peter显然误会了Bucky的所指,Alpha不好意思地用外套遮住里边,“这周因为备考我没有回家,否则我会换更正式的衣服来见你。”

“不,哦不——”Bucky摆手,“我不是介意这个,只是我想说,军校有意思么?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是也可以去?”

Peter对着眼前的美景——Omega结实又紧绷的胸脯咬嘴唇,这对刚成年的Alpha来说简直就是折磨了。他只得很诚实地摇头,出于善意的回绝道,“不Bucky,你知道的,Omega不允许随意出入军校。如果你希望,我可以再为你找点更有意思的地方。”

Bucky不满地嘟起嘴。

 

他对军队原本是非常熟悉的。Curtis曾是雪国的军士官,Bucky是在军人们的看护下长大的。子弹和拆卸下的枪托就是他的玩具,披着可以覆盖全身的军队制服在军屯间穿来跑去,指挥孩子们做各样的军事游戏。他一直想成为一个军人。然而Omega的性向剥夺了这一切。尽管Curtis和Thomas从没正面和他讨论过这个,但是他们都没接受Bucky要求去新兵营训练的主意也算某种意义上的表态了。他听到过一些观点,关于发情期的Omega是多么脆弱和需要保护,因此难以在军中立足。

 

Bucky不打算和Peter争论这个,他从干草垛上爬起来拍怕屁股上的尘土。

“那么我们再骑一圈怎么样?”

“当然Bucky。”Peter站起来,为Omega没有继续为难他高兴,并且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将Bucky的领口拢好——

“说真的,你的表兄对你太紧张了。”Peter的手指顿住,注意到了牵着一匹棕色鬃毛的马驹朝他们走来的Steve。年轻Alpha的眉头拧着,瞥向Peter停留在Omega胸前的指尖。

“好了Steve,别这样看我。”Peter无可奈何地抬起双手,“我只是担心的你小表弟因为发汗着凉。”

“当然。”Steve点头,将马匹拴在桩子上走到他们面前。Peter和Steve不算相熟,但是他听闻过这个学院中最优秀学生的不少传闻——英俊又谦逊,却也出了名的倔强,曾因为一些不合常理的校规公然对抗过学校的负责人。

而眼下,Peter能从对方客套的语气和依旧从容的面目下觉察到一丝不满,尽管那非常不明显,但是Peter还是敏锐地体会到了。他理解为同一个家族中Alpha对Omega的天然保护欲——特别是那么一位活泼地、讨人喜爱的Omega,一定是Hammond家族的珍宝了。

 

今天和Peter的马场之约,Steve也来了。然而Bucky并没有为此感觉到喜悦,尽管在这之前他真的非常盼望着能和表兄到城邦的任何地方游乐,就像他们小时候那样。

但是在早餐桌旁,Steve加入他们的理由却是“没有配对的Omega和Alpha单独出游始终不合适”,Bucky难以想象那么一句陈腐和无聊至极的说词是从Steve的嘴里说出来的,让他只能僵直身体愕然地张大嘴巴,像是被无形的拳头狠狠击中一般。

但是Elaine却非常高兴,她称赞Steve的思虑周密,立刻同意让Steve陪同Bucky来赴约。

 

自己从未因Steve孩童时期的孱弱而限制他的任何活动,这是因为Bucky能感觉到对方想和那些健康的孩子一样,在太阳底下奔跑,即便蹭上尘土也想去田间游戏,他不想从表兄脸上看到失落和沮丧的申请,对方是Steve啊,他身量小小却不逊于任何人的Steve表兄。但是现在,就算所有人都因为Omega的性向对他诸多桎梏,Bucky总以为Steve会支持自己的——

 

“Bucky?”Steve抓着缰绳赶到他身旁,身下那匹棕色的马驹从鼻孔中喷出两股气,爱娇地蹭蹭Bucky胯下那匹略微矮些的,毛色极浅的佩尔什马。

“它们一定是好朋友。”Steve看到笑言。“如果你以后想要骑马,都可以让我陪你来。”

“我更想去军校。”Bucky收拢缰绳,马驹停下来不安地踢着前蹄,他就这么把心里话直接说出来了。

“我能去军校么?仅仅是参观,我知道你们不会让我去那儿念书,就像你一样。”Bucky自嘲地笑,但仍不放弃最后希望偷偷瞥对方,表兄嘴角的笑意却正在隐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也随之沉入了冰凉的河。

“我不能去么?”他的语气咄咄逼人起来。

Steve摇头,极其轻微的,Bucky难过地闭起双眼。

Steve的手越过来握住他的,“Buck,你还没发情记得么?在这段时间让你去这么一个——塞满Alpha的地方是非常不安全的。”

“我不明白,”Bucky懊丧地甩开Steve的手,别过脸不去看他表兄不再那么宠溺明显的表情,这开始让他不安了。

“既然还没到发情期,那不就是很安全?”

Steve叹了口气,“你已经十八岁了,是非常接近初次发情的年纪,所以这段时间你不能随便乱跑。”他表兄愁苦地皱眉头,在认真却又坚决地思考如何说服他。“如果你在一个人的场合突然进入发情状态,那会是一场灾难。”

Bucky轻声哼笑了下,双腿夹紧马背抽动缰绳。

“Buck!”Steve跟上来,他再次大力的抽打了下身下的马驹,将对方焦急的呼喊抛到身后。

来到城邦才是一场灾难。

如果可以,Bucky甚至希望这样一路回到雪国,他不断的加快缰绳,大腿紧绷、上身前倾匍匐在马背上,原本和煦柔软的微风因为飞快的奔驰也变得呼啸作响,马驹在不安地嘶鸣。

“Bucky——停下——”Steve从侧面绕过来,但是仍然落后他很多,他嘴角扬起得意地笑,今日的郁闷终于有了一个疏通口。

你瞧,就算你比以前强健了很多,也别想在骑术上比过我。

但是马匹的鼻孔却开始不断的喷气,前蹄和后蹄轮流蹬踢地面,剧烈地扭动脊背。

“好了乖乖——”Bucky抚弄它的鬃毛,曲起小腿蹭着马肚,想让它安静下来,然而马场的马匹很少真正用来扬鞭奔腾,Bucky刚才的对待让这匹漂亮却被骄纵坏了的佩尔什马恼怒起来,它正在尝试把骑马人从自己身上掀翻下去。

Bucky收紧大腿内部将整个上半身压倒在马匹的脊背上,他在雪国对付过更高大和彪悍的家伙,才不会屈服于眼前这匹小矮马。然而,当他两腿发力想要稳住重心时——

“该死的——”Bucky小声咒骂,他的脚被脚凳绳挂住了。

 

当Bucky的脊背狠狠蹭到地面时,马匹发出了欢欣的高声嘶鸣庆祝自己的胜利。这让愤怒的Omega几乎想立刻跳起来和这牲畜干上一架,然而他的屁股摔的快裂开,整个身体背部都火辣辣地痛。

“bucky?你还好么?”有人俯在他耳边轻声问,收拢手臂将他的脑袋拉近怀里。Bucky撇着嘴巴不说话,只是眼睛偷偷眯开一条缝瞧四周。

Peter,那个邀约他来的Alpha,一付快哭出来的表情站在那儿,仿佛被马狠狠甩在地上的是自己似的。

“将我们的马牵回去。”来自头顶上方的声音给Peter下指令,同时搂着他脊背的健壮胳膊收紧,而他的双腿腿弯也被另一只有力的手臂支撑起。

“...哎?”身体的腾空终于让Bucky无法继续伪装了,他惊叫一声瞪圆眼睛,发现自己已被Steve整个横抱了起来。

“放——”Steve瞥了他一眼,不算特别凶狠和严厉的表情,但是Bucky就是不敢再将后半句话说出口了,只得任由表兄抱着离开。

“有哪里非常痛么?”Steve的气息就喷在他的头顶,发旋处被弄的酥酥痒痒。Bucky将脑袋埋在表兄的脖颈处蹭了蹭,很老实地回答,“背有点痛,但是应该没事。”

Steve一路将他抱到马场外用于休憩的黑色伞棚下,放到座椅上,屁股和板凳的亲密接触让他发出“嘶嘶”的呼痛声。

Steve又瞧了他一眼,Bucky不满地回瞪回去,在他以为又要听到那些教条式地训斥时,Steve只是拿出手帕替他拍去沾在脸颊和衣襟上的尘土。

“怎么了?”Steve察觉到他从额头冒出的汗珠,“有哪里痛的非常厉害么?”

Bucky摇头,屁股和背部的痛只是蹭到地面的外伤,根本算不得什么。然而,自刚才落地开始,他的胃部就像被拳头打中了似得开始抽搐,大腿酸麻的厉害。

“我,我腿有点酸——”他抬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眶已经变得过于湿润,这让Steve绷紧的脸部表情出现一丝裂痕。

Alpha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那就多坐一会儿再回去——或者我来背你。”

Bucky欲哭无泪,他意识到对方大概以为自己只是在撒娇而已,但是身体陌生的反应让他感到害怕。

“不,不但是腿酸,肚子,肚子也痛。”

Steve的表情不再那么放松了,他坐到Bucky身边,手指从Omega的颈侧开始一路向下滑动,最后停留到腹部,非常小心地按了一下。

“哪里痛?是这里么?”

Bucky忍不住呻吟出声,随后紧紧咬住嘴唇,Steve的手掌贴在那儿,传递出的热意像要将他的腹部融化,他无力地向后靠,某种不知名地却又奇怪地气味萦绕在他的鼻息间。

“Bucky?”

Steve在叫唤他,语气带着某种诡异的震颤,似乎在极力稳定自己的情绪,Bucky疲倦地抬抬眼皮,发现他表兄的金色发梢处也渗出了汗珠。

Steve又摇了摇他的身体,“Bucky,虽然我不确定——”Alpha的嗓音失去了一贯的明朗,变得晦暗又嘶哑。

“嗯哼?”他的脑袋在短短几分钟内变得异常昏沉,鼻子像被一团棉花塞住。

“你好像发情了——”

“嗯......嗯???!!!!”

TBC

评论(53)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