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璀星 篇四(ABO设定 我的豆芽长大了?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篇一  篇二  篇三

四.

Bucky听到了脚步声,但是只装作还在酣睡。他缩着眉头,两只拳头不甘心地紧紧攥着,撅起屁股拱在床铺里想做最后的反抗,但是Thomas的声音还是如期响起,与此同时Bucky能感觉到自己的一只腿弯已被Omega父亲拽在手里向外拖动了。

“Bucky,不准赖床。”Thomas对着他的屁股不轻不重地来了一巴掌,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委委屈屈地在大脑门上挤出几道沟壑,哼哼着用枕头盖住脸。Bucky明白如果一直这样耗着,Thomas多半会让Curtis把自己抱到浴室洗漱,这样他就可以乘此机会闭着眼睛再瞌睡一小会儿。

果然如此半晌,便是Thomas重重又无奈地叹息。“Curtis,过来把你的儿子从床上弄起来——”

没一会儿Bucky便感到身体腾空掉入一个坚实的怀抱,他依旧紧闭着眼睛,缩缩鼻子,埋到另一个父亲的脖颈里,Curtis娇宠地亲吻他的额头,络腮胡子扎的眼睑又痒又疼,Bucky不满地撅了撅嘴,打了个喷嚏。

Curtis一路将他抱到浴室,放到浴盆边,戳他圆鼓鼓的腮帮,“Bucky,醒醒,还记得今天要做什么么?”

Bucky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用拳头揉着眼睛眯开一条缝,“什么——”

Curtis已经搅了热毛巾替他搓脸,Alpha父亲的手臂结实又有力,Bucky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成为这样强壮的男人。

“你城邦的表兄Steve要来了,记得么?别让Thomas生气,你承诺过今天会乖一点的。”

Bucky拨开父亲的手掌,他现在彻底醒过来了,只是肚子却开始不安分地咕咕叫起来,于是捧着肉呼呼的肚皮对着父亲又是一阵哼唧。

“S,Steve是谁呀——”

 

“Steve已经快从军事学院提前毕业了。”

“可是他才二十岁。”Bucky穿过走廊,转了个圈踮起脚跳进中厅,Bella瞧着他活泼的身姿蹙眉叹息,“James少爷——”

Bucky塌下肩,只得乖乖地放轻步子。

“所以才能称的上尤为优异。”

“那我也能去军队么?”

“当然不行少爷,您是个Omega。”

“可是Omega就不能去军队么?我的父亲们从没这么说过。”

“所以我说Thomas对你的管教从来就不好。”

Elaine的声音从餐桌旁传来,Bella立刻低头噤声,Bucky吐吐舌头不情不愿地磨蹭到长条桌旁同自己的祖母道安,“早上好啊Elaine。”

“Curtis在军队中一向很有建树,可是不能指望一个Alpha在管教孩子上能如何细心的。至于Thomas,我怎么会设想他能给你一个好榜样呢?”

“可是我们的Thomas现在有一所幼托所。”另一个苍老却有威严的声音从餐桌的另一头传过来,Bucky转过脑袋,对着眼前黑色头发大腹便便的老头儿眨眼睛。

“快过来我的好小伙子。”Bud Hammond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脸上的皱纹因为大笑更为深刻了,“你瞧,他长的简直和Thomas一模一样。”

“这是我们孙子为数不多的优点Bud。”Elaine气呼呼地开口,“Thomas这么大的时候至少还有些体面的约会——虽然最后一个都没成。”

“要我说他最后成的那一个是最棒的,Curtis非常优秀。这根本没什么值得着急的,这孩子甚至还没进入发情期。”老Bud牵过Bucky的手,让孙子坐到自己的身边,招呼侍从为他端来早餐。

“哦?可是在雪国的第一晚,你说我将我们的儿子配给了一个不知哪儿冒出来的粗俗军人。”

“拜托Elaine,这是快二十年前的蠢话了。”

“可是之后的二十年你并没有少说一点蠢话。”

Bucky的圆眼珠滚了两圈,不知是否应该插嘴祖父祖母这突如其来的战争。

老Bud转过来对着他讪讪地开口,“别误会Bucky,我对Curtis没有任何意见。当然我仍是非常高兴你长的像Thomas。”

他低下头喝牛奶,还是不要好了。

 

等到早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仆人送来了今晨的信件。Elaine戴上老花镜,轮流审视那些信封,随即露出少有的笑容。

“那些Omega们又来邀请Steve了。”她晃了晃手中几封缀色素雅的信件,“知道我们的小伙子有多受欢迎么?”

“让我猜猜,Edith又要用什么理由了?邀请Steve一同去马场?或者是沙龙?”Bud已经忘了几分钟前和妻子的争执,兴致勃勃的从前襟掏出眼镜戴上,挤到Elaine身边一同检阅那些可爱的小信封。

“那是Smith家的姑娘喜欢用的借口。不过这些小可人儿全都是受过良好教育又体面的Omega,Steve想让其中的任何一位做他的舞伴我都接受。”Elaine满意又骄傲地额首。

 

Bucky将啃的正香的脆面包放下,用手指抹了抹嘴唇。“Steve,他很受Omega欢迎么?”

Elaine摘下眼镜,浑浊的眼球向外凸出,仿佛他说了什么可笑话般摇头,“你完全想象不到。”

老Bud立刻插入他们的对话,“Hammond家上一位那么轰动全城的人物是你的爸爸Thomas——”

Elaine对着丈夫不满地瞥了一眼,又转向他,

“虽然我不想伤你的心我的孩子,可是Thomas在这方面不值得学习。他是那么聪明又漂亮,却没有好好利用自己的长处。”

Bucky对这话不以为然,被Elaine认为没有“利用到长处”的Thomas找到了Curtis,他们几乎是他所能想到的、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了——也许等Steve有了孩子,这名号才能换人。

“那么Steve有和哪位Omega很亲近么?”Bucky继续提问,他回想起了舞会上见到的那些Omega们,每一位都足够纤巧、举止端庄,微笑都仿佛度量过。再联想到Steve也许会和其中的某一位一同跳舞,坐在窗前阅读,肩并肩走在街道上,Bucky只觉得面前的牛奶都没了香甜味。

“如果说到这个,”老Bud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的神色,“Steve真是个奇怪的孩子,真是少有的固执也非常有主见,在他年幼的时候,就对自己的Omega有很细节的要求,挺不常见的不是么?”

Bucky注意到了这对话中的隐藏信息,“在很年幼的时候?甚至未确定性向的时候?”他提出自己的疑问,完全忽视自己一厢情愿希望表兄成为自己Omega的时候同样没有发育出性向。

“哈,正是如此。但他就是知道,大约在十岁的时候,你还记得么亲爱的?”Bud看向自己的妻子。Elaine用手指敲着额头,两人异口同声。

“我的Omega会有一头非常美丽和浓密的头发。”

“奇怪吧。”Bud耸肩,“这就是他当时的要求,你说哪个孩子会担心自己的另一半头发稀少呢?简直太奇怪了!”

“他的心思也很深沉,你绝不能套出他的话来,”这回连Elaine也有了八卦的冲动,“大人们会想逗弄Steve说说更多关于自己梦想Omega的有趣话,他从来不多言,Dug用一杆玩具枪才换出话来他还非常青睐眼睛大而圆的另一伴。”

“那年他已经十二岁了,我们用了两年时间才知道了这孩子的第二点要求。你瞧,从小就是个好士兵——实在谨慎。”Bud在一旁迫不及待地补充。

“另外他还说过希望自己的Omega有漂亮的肌肤,像琥珀一样——”Elaine忍不住微笑,“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实在太细节了不是么?”

“当然——”Bud还在同自己的妻子滔滔不绝,Bucky却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当他幼时一心一意为了Steve想成为一个强大的Alpha时,对方却早已对意中人有了明确的规划。即便安慰自己儿时的念头原本就可笑,Bucky还是没来由地觉得心酸。

明明当他抱着Steve的金色脑袋说要让对方成为自己的Omega时,表兄是既受用又害羞的表情啊——然而原来对方在那时又已经想同一位头发茂盛、圆眼睛、棕色皮肤的Omega交往了。

Bucky恹恹地扯下餐巾布,离开长条桌,肩膀都有气无力地塌陷着。

 

“Bucky——”Elaine突然开口叫唤他,她重又戴上眼镜,凝神看了好一会儿一封深蓝色面皮的信件,不确定似的开口,

“这里有一封是给你的——”

Bucky绕回来,狐疑地接过信封。

“Peter Wilford.”Elaine抬头看向他,“Wilford家族的少爷,他同Steve一起在军事学校读书,一个强壮也很懂礼貌的男孩,你认识他?”

Bucky懵懂地摇头,他对名字有些耳熟,但也仅此而已了。

“是上次舞会上的那位。”Bella在一旁出口提醒,Bucky仍旧是茫然,侍从忍不住好笑地拍了下他的胳膊,

“和您一起跳舞那位少爷,还记得么?”

这回Bucky终于有印象了,那个和他在舞池中随意摇摆的英俊年轻人。

Elaine露出颇为满意的神情,甚至牵起了他的手,“拆开信封看看亲爱的,也许你就要在城邦中有新朋友了。”

Bucky从祖母笑到挤做一堆的眉眼中看出这可不是什么对“新朋友”期待的表情,并且他也不想在别人面前拆阅自己的私人信件,然而——Bucky的目光移动到另一沓将要送到Steve房中的信件,再看看自己手里的这封。

 

“他说很高兴同我在舞会上跳了一支舞,同时想知道我有没有兴趣周末去马场一起练习骑艺。”Bucky简明扼要地复述了Peter的来信目的,其实当中夹杂着一大堆复杂的社交词令和对那晚共舞的愉快回忆——然而Bucky实在有点儿记不起来,那晚于他来说深刻的,是月光下表兄金色的头发抚弄着他的心,和印在手背的那个吻。

“当然你是有空的,你原本就没什么事。”Elaine已经不容置喙地下了指令,“给Wilford先生回封信Bucky,然后让Bella带你去做一身合适的骑马装。”

 

“Bucky要做骑马装?”Steve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廊处,正半弯着腰换鞋,金色的刘海遮挡在眼睛前,让笑容都带了光。

“你要去马场么?什么时候?”他走到Bucky面前,笑的如同他们每一次相遇时那么温柔。无论是在他还纤细的幼年还是城邦重逢后,Steve的笑容对Bucky来说如同一枚还裹着糖纸的硬糖,鼻子先嗅闻到了馨香,舌尖已开始怀念这甜蜜滋味,却依然带着满心期待。

不过现在Bucky望着表兄,脑海中却交叠出非常多不同的人影,然而这些幻影却统一有着茂密头发、大眼睛和蜜色肌肤。

他气鼓鼓地一噘嘴,扬了扬手中的信封。

“周末,和Peter Wilford。”

TBC

Bucky是个小醋包,可是吃醋的对象.....

评论(51)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