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燃情洛杉矶 篇一(一段破镜重圆之旅)

一.

纽约到洛杉矶的飞行时间很尴尬,没有长到可以好好补眠,又不是一部影片就可以打发掉的短途飞行。我手里攥着剧本,看看睡睡,再次睁眼时圆窗望出去的皑皑白云已经是停机坪了。

机舱中的众人熙攘起来,挤来挤去地拿行李和打电话。我起身背了双肩包,和一众乘客都压缩在过道中,打开手机先检阅邮箱。

 

先要和房东会面,取钥匙,再聆听一遍租约中已写的很清楚的注意事项,然后去车行取车。紧接着约了选角导演,顺便见一下新助理,最后的最后,Toby还为我办了一个欢迎派对,庆祝我在二十八的年纪另起炉灶重头再来。

多美妙的行程呀,可以预见我在洛杉矶的第一晚,大概只能腰酸背痛地睡在地板了——我怎么没给自己留一个好好铺床的时间呢?

 

“那你用什么时间来铺床?”

“Chace——”行李盘上还是空的,我干脆随便找了块高地一屁股坐下,“看到Cara能代我说一声抱歉么?显然她暂时都不会把我从黑名单里移出来了。”

“为什么?”我最好的朋友在电话另一端怪叫,“你真的不打算再演舞台剧了?荧屏和舞台又不冲突。”

“但是我没办法再天天呆在百老汇了,拜托亲爱的。”我可以想象的到Cara抓狂的样子,一手挖掘提拔,好不容易熬到小有名气的舞台剧新星,还没怎么回本呢就这么拍拍屁股跑到好莱坞拍电影去了。因为我的退出,她稳抓在手的一个主角席位也飞到了对家手中,如果可行,我的前任女经纪人一定很想买通黑帮追杀我到洛杉矶。

“好吧,”我听到Chace漫不经心地回答,“看在你临走前还新买了榨汁机的份上,天煞的Seb,你敢相信这已经是我们用坏的第三个榨汁机了么?”

“别忘了我们还爆了两个烤箱。”

“.......”Chace在电话那头沉默地过久,久到我的鼻子都有点发酸,“喂喂,你该不会躲在被子里哭鼻子吧?”

“滚。”

我是早班飞机,咬着能量棒出门时还可以听见Chace的打呼声,我抬腿一踢行李箱,便将六年的纽约客记忆打包完毕,离开从十八岁起就同住的Crawford魔王。

“其实那房子一个人住就有点空,”行李盘开始缓慢转动,我跳起来挤进人群,“你可以把公寓退掉——”

“Stan!”Chace压低了声音对我吼。

我不理他自顾自往下说,“你可以搬到——Scott那儿去,或者让Scott搬过来也行。他这是第几次求婚失败了?得了吧Chace,这个世界上能找到像Scott这样愿意接收你的家伙可不容易,你得抓住机会知道嘛伙计!”

“放屁!”Chace绝对恼羞成怒了,我憋住笑,听好友继续逞强,“你知道我根本不在意这个——”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Crawford先生,上次闹分手后喝醉酒又哭又吐的也是其他人。”两个巨大的行李箱已到眼前,我费力地踮起脚扯下一个,在Chace又一次发作之前堵住他的嘴,“听我说伙计,我只是希望你和Scott能幸福——明白么?”

“我们...挺好的...”Chace的声音低下去,我又捞出了第二件行李。“那你就该答应他一起去爬落基山脉的要求,这提议很罗曼蒂克,我不认为Scott还有和你第五次求婚的耐心。”

“什么?”Chace的声音又尖利起来,“他和你说的么?”

“这是秘密Crawford先生,”我不介意让Chace为他的完美男友担忧上那么一小会儿,“只是没有,没有必要因为那些——前尘往事,”我踌躇了好一会儿找合适的词汇,终于将这句在过去四年中一直想对Chace言明的话语说出,“弄糟你和Scott的生活。”

“....我明白混蛋,”Chace在那头小声嗫喏,接下去的答话则完全不在重点,“他真的没打算再下一次求婚了么?”

我乐不可支,Chace和Scott间你追我赶的游戏看上去既不让人着急也不惹人厌,很多时候甚至带着点娱人效果。你瞧,毕竟不是每个和Evans连接的恋爱都会不幸福。

 

和导演的会面非常顺利。事实上,我为了这个角色的面试已经飞了三次洛杉矶,以影片堪称豪华的制作班底来说,原本并没有很大的信心可以囊获角色。Cara开始也没当真,她虽然一直有替我应接影集拍摄,但是其专业领域终究是舞台剧,几乎挨不上任何体面的荧幕工作机会。我近两年的表现又不错,于是这位以强悍和高效闻名的舞台剧经纪人动了将我培养成她手下顶梁柱兼头号摇钱树的念头,电影发展什么的索性全推到了一边。

谁料一连三轮面试,我破关斩将接获这部据说是导演闭关之作的男二号。唯一的问题,影片长达一年的拍摄周期让Cara险些直接撕毁合同,我们的彻夜长谈没有结果,我想拍电影,而对方希望我专心发展舞台剧。

 

【所以我现在就站在“天使之城”,一无所有。】我靠着厕所墙壁给Toby发讯息,他是我和Chace在大学的死党之一,只是毕业阶段各奔东西,我和Chace选择当纽约客,Toby则到日落大道拾金,现在是一名电台主持人,小有名声收入也稳定。

【谁说你一无所有伙计,你见识过洛杉矶的酒吧和妞儿么——有了我这一切都会有哥们。】

是是是,还当我是那个在罗格斯念书的乡巴佬呢,几个跳钢管舞的女孩就足以让我脸红了。我在心中对好友默默吐槽,又忍不住因这久违的问候感觉温暖,心情愉悦地小声哼歌挨着烘干机烤手,直到发现隔断厕所里有人在打电话。

“我听不清——这有点吵——”

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我分辨出几个词汇,心虚地收回手,改用纸巾擦拭。

“现在好了,刚才——有些——”除去烘干机的吵扰,对方的声音清晰了很多,是很沉稳好听的音色,爽朗自信还有些过high的抑扬顿挫。

大概有那么一两秒的时间,我以为自己精神错乱了。否则怎么会在一间厕所里将普通路人错听成自己的前男友?我甚至自嘲地笑了下,拍拍自己的脸,就差说一句,嘿Sebastian,不是洛杉矶的每个男人都是Chris Evans。

但是当这几乎静止的时间继续缓慢前行,隔断中男人的声音更加清晰的传递出来,

“对,我想见下Jack,他说最近有一个本子——不一定,我不一定真的会去做,只是有兴趣——”

我像只逃命的兔子似的窜出厕所。很好,至少值得庆幸我并没有白日发梦,因为那真的是Chris Evans,站在我几米之外,隔着一扇塑料门板,我听到他谈论工作时迅速又果断的语句,就如同这四年间的时光并没有从指缝间流逝掉一样,他赖在纽约公寓的床上,只穿条破洞牛仔裤,咬着嘴唇很得意地瞧着我,

“Seb,我约了上次和你提过的那家伙,嗯?为什么?他说他最近有个不错的本子——”

 

我用手遮住脸。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对Chris Evans的记忆早已没那么深刻了。尽管他还是好莱坞最当红的影星,但是鉴于我有一个能将对方的脑袋从八卦杂志上挖下,第一时间转掉所有相关电台,“帮助”我取消了所有可能看到对方信息的社交账号的好友,Chris在我心中终于仅余一个虚无的影子了。

我忘了对方搂抱我时的强健手臂,我忘了他耳后总是清新好闻的薄荷香,我忘了他有点痞认真起来却又过分深情的笑容。有那么一阵子,我甚至都忘了对方是我的前男友,毕竟真要算起来,我同Chris也没有交往很久,那种日夜相伴的情深相抵在我们之间也不存在。

我躺在沙发上,可以大大方方地看Chace和Scott抱在一块腻歪,看Scott那张和Chris有五六分相似的脸,甚至偶尔Scott接到某个他必须站起来远离我们接听的电话,我也可以面目很坦荡地继续转过脑袋看深夜综艺。

 

所以我想这个叫Chris Evans的伤已经好了,那只是年少无知时自以为是的用情。我早就预想过会在洛杉矶遇见Chris,毕竟好莱坞兜兜转转并不大,如果到了那一天,我也一定可以很大方怕拍男人的胳膊互相道个好,然后很得体的继续没有对方的人生——

然而在我到洛杉矶的第一天,在我以为自己早就对这个叫Chris Evans男人百毒不侵的时候,男人几句朦胧对白就把我打败了。

我甩甩手,你瞧Sebastian,那毕竟是Chris Evans啊。

TBC

评论(38)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