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璀星 篇二(ABO设定 可以作为某篇的后续 我的豆芽长大了?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篇一


 二.

 

“如果抓不到就算了Bucky。”

小小的孩童声自身后响起,Bucky回头,Steve扬着金色的脑袋,双手挽着他的胳膊开口。夏日树林的闷热让男孩儿的脑门上浮出一层细密的汗珠,Bucky从背带裤的口袋中掏出小手绢胡乱地抹了抹表兄的脸。

“Thomas说出了汗不擦干容易感冒。”

Steve抿嘴浅笑了一下,眨着那双玻璃珠一样的蓝眼睛诚心诚意地称赞,“你懂得的可真多。”

这话让Bucky极为受用,他拉过体型比他瘦弱纤细的多的孩童,学着记忆中父亲的样子扯开对方衬衫领口,将隐匿在脖颈间的汗珠一并擦拭干净,Steve细弱的脖颈因他大力挥舞的滚圆胳膊被勒出一条红痕,却仍然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动,让表弟完成这份“照料”。

“现在好了,”确保Steve身上不再有粘腻的汗水,Bucky才放心地收回手绢,其实他的圆脸也已经被热气逼的通红,只是大部分脸蛋藏在小草帽的帽檐下,让Steve看不真切。

“是不是该回去了,Thomas会担心的。”Steve重回刚才的话题,有些忧愁的望着似乎渺无边际的密林。

“别担心,”Bucky伸出舌尖在唇瓣上舔舐了一圈,“我们会在午后雷雨到达前逮到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心理并没有底。午间的时候蝉鸣最盛,耳边的嗡嗡声无处不在,平日在林中穿梭,也常可以看到通体墨绿,两翼透明的雄蝉趴伏在枝干上,然而真的等到他们全副武装,举着挂网背着小小的竹篓潜入林中想要捉得一只小小的蝉虫,这任务又变得艰巨无比了。

Bucky一点也不喜欢禅叫,对此更为厌恶的是Thomas。在他更年幼一点儿的时候,大概就像一只滚圆娇弱的肉团子,那时候Thomas很喜爱将儿子软软的躯体放到胸口,然后休憩在午后的凉塌上,惬意舒爽,不过瞌睡总被蝉鸣打断,于是Omega就捏着儿子小小的鼻尖将他也弄醒,

“所以蝉这种东西最恼人了。”

他懵懂地趴在父亲的胸口,还保留着襁褓中的记忆,想去Omega的胸口寻找奶香,然后就被Thomas提起衣襟嫌弃地扔到一边去了。

 

然而表兄却很喜欢。

“因为是生命力很顽强的生物,听到蝉鸣就觉得很有活力。”Steve坐在窗台边,沾了绿色的水粉颜料在纸上看似随意的涂抹几笔,青葱喜人的树木就跃然纸上,Bucky没有这样的技能,他缺少某些学习天赋,例如文字和绘画,所以既惊奇又佩服的看Steve的小胳膊怎么能构造出一棵大树。

他转动圆溜的眼珠,腆着脸问,“什么叫生命力?”

Steve的眉头也皱起来,“大概就是生存力很强的意思。”

完全听不懂,但是绝不能在Steve面前表现出来,所以Bucky立刻很大力的点了下脑袋,导致下巴磕到了桌面,眼睛立刻起了雾,却仍然咬牙鼓腮地忍住。

“疼不疼?”Steve也被他吓了一条,伸出手指摸了摸被磕到红肿的地方,顺便捏了捏表弟圆润的脸颊。

和自己的不同,Steve的手指也好,胳膊也好,甚至身体全都是凉凉的,Bucky最喜欢每天Thomas为他们沐浴完后,他可以搂着对方的身体在床上滚来滚去。而现下,这种凉意驱散了疼痛,他又很用力的摇头,牙齿紧紧咬着嘴唇。

“听Peggy小姐说,蝉蛹可以在泥土下长眠多年,最后化为成虫破土而出。在此之前即使历经很多岁月的磨难也可以熬过来。”

Peggy小姐是Steve的家庭教师,据说很能干又聪慧,是Elaine亲自挑选的。Bucky很羡慕Steve可以得到那么多的指导,年纪尚小却已经被大人们称赞学识丰富,于是要求Thomas也为自己聘用一位家庭老师,结果换来父亲“是嫌弃我知道的不够多么?”的怒骂,又被一顿捶,只得瘪着胸膛跑到墙角自怜自哀,Steve找到他,用脸颊轻轻蹭他的,

“Peggy小姐教我的,我都会教Bucky。”

他鼓起脸很郑重地问表兄,“真的么?”

“当然,我不会说谎。”表兄露出很坚定又骄傲的表情,细小的指头勾住他的,“我们可以来拉钩。”

Bucky得到了不得了的许诺,迫不及待地伸出自己肉成一节节的指头勾住对方的。

 

“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去逮一只放在笼子里挂起来。”为了博得表兄的欢心,Bucky主动请缨为对方捕获一只绿蝉,夏日到处可见的昆虫,想来不会很难逮。

Steve有点犹疑的放下笔,“可是关在笼子里不会很可怜么?”

Bucky被问住了,不过好在他在这方面的头脑很机灵,晃动两下圆脑袋就又有了新的主意,“我们会把它再放回去,留一个下午就好,你可以画一幅画裱起来,就好像有一只蝉一直在屋子里。”

这听上去就是完全可行的了,然而Steve看着表弟圆滚滚的身体和短胳膊肉腿发出了新的疑问,“抓蝉是很简单的事情么?”

Bucky立刻挺起小小的胸脯,“当然,因为我一直抓啊。”

 

现在就到了谎言被戳破的时候了。Bucky又一次从树干上滑下来,蓝色背带裤和条纹汗衫上都沾染了绿色的青苔,胳膊下的肉则因为攀爬时的磨蹭泛起一层浅红色,体力不佳的Steve蹲在树桩下小口喘气,看到他再次滑落地面的沮丧脸孔出声安慰,

“其实我没有那么想要的Bucky。”Steve捏捏他的手,替他抹去脸部的尘土。他藏在草帽下的棕色刘海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变成一缕一缕的压在额头,狼狈急了。

迟迟无法抓住自己口出狂言可以逮到的小小蝉虫,弄的两人都又累又渴,而天空远处浮现的乌云又显示一场午后阵雨即将来临。

现在回去那自己在表兄心中从此形象全无,而如果不及时打道回府让Steve淋了雨,则更糟糕,被两种情绪来回牵扯的Bucky瘪了瘪嘴,已经忍住很久的泪花开始泛出眼眶。

Steve忙捧住他的脸颊,“Bucky,这真的没关系——”

“我会画一只蝉送给你,我在Peggy小姐给我念的书本见过蝉的模样。”

情况如此糟糕,可是Steve依旧是很温柔,这加剧了Bucky心中对表兄的愧疚,止不住的抽泣起来,涕泪横流,

“可——可是——咳咳——应该是我送给Steve才对的——”

Steve用手背为他拭去眼泪,“可以下次再送给我,能答应我么Bucky?”

“嗯嗯——”他立刻仓皇点头,迫不及待的应许,头脑因为过度哭泣还在昏沉状态。

“那既然这样,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下次Bucky再送给我好了。”Steve将柔软的手臂搭在他的肩头,因为已经在林中步行了很长一段路,男孩儿的体力开始不支,需要倚靠在表弟身上才行。

Bucky注意到了对方的不适,止住哭泣摸摸Steve的额头,这动作在对方来到雪国后成了习惯,因为Steve总是会很突然的就发起高烧,让人忧心不已。确保了表兄现在身体无碍,Bucky微微送了口气,略略撅起屁股弯下腰,示意Steve爬到他身后稍稍高出地面一截的矮桩上,

“我来背你。”

换成往日Steve大概会拒绝,用Curtis的话来说,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个性却出奇的要强和倔强。Steve很少因为体格上的衰弱要求别人更多来照顾自己,与之相反,他一直努力完成一些力所能及的是事情,同时也很注意不要增添他人照料自己的负担,尽管在这里,不会有人觉得照顾Steve是包袱。

但是今天,大约也是预感到了久留树林的不妥,Steve鲜有不反对地攀爬上矮桩,趴到表弟的背部,Bucky小心地尝试了两下,最终挎起Steve的腿弯,用力一提,背负起表兄小小的身躯。

“会很沉么?”Steve的脑袋搁到Bucky的肩头,说话间的气息吹拂在他的耳畔有点痒。

Bucky缩了缩脖子摇头,“没问题。”

“如果觉得沉,就放我下来休息一下。”Steve继续说,Bucky已经大跨步向前走了。虽然他比Steve个高不少,也强壮的多,但毕竟还是孩童,背负另一个同龄人让他有点负担过重,但是是自己让Steve白走了那么长的路,所以这是该负起的责任吧,这么想着,Bucky就努力忍耐住肩头的沉重,继续歪歪扭扭地像前方走去。

 

可是,Steve也有点太重了吧——沉沉的压的肩头酸痛不已,连胸口都气闷了起来,Bucky皱着眉头抬眼望,天色又暗了些,阴恻恻地吹着风,但是这风却一点不让人感到凉爽,反而更加气闷,他心中焦急,只想快点赶回家,表兄的重量却愈发沉了,几乎将他的脚掌压进松软泥泞的地面,胸口好憋气,他开始怀念Curtis宽厚的肩膀,自己的Alpha父亲可以一边举起一个臭小子,箍住他们不安分地扭来动气互相打闹的身躯。

“Curtis——”Bucky开始哀弱地叫唤父亲的名字,“Curtis——爸爸——呜呜呜......”

“James少爷,James少爷?”有点熟悉的女声不断呼唤自己的名字,胸口沉重的压迫感也被移去,Bucky勉强睁开沉重不已的眼皮抬头望,

Bella.Hopkins正站在那儿,微笑看着他。

“我的老天爷——”Bucky惊叫了一声,翻身从床上跃起来,终于弄明白了身在何处。他昨日刚从雪国赶至自己外祖家,眼下正躺在Hammond的府邸中呢——

“您做噩梦了少爷?”Bella将他搀扶起来,“我听到您一直在叫唤Curtis先生的名字,还有——”女仆掩面笑了一下,“还有叫唤爸爸,是想家了么?”

“......”Bucky只想把自己重新埋到被窝里,初入府邸就闹出这样一件可笑事,谁还会在十八岁的时候做噩梦找爸爸呀——

“您大概是旅途过于劳累了,还记得么?Elaine昨天晚上要求您今天八点到客厅用早餐的。”

Bucky再次遮住脸,羞愧地反复抓自己的刘海,他是迷迷糊糊记得有这么一出,但是显然他完全忘记了,也没有设定闹钟。所以,Bucky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扶额垂下脑袋,他直接睡到了十点,还发噩梦连连惊叫把女仆都引来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第一印象呢?

“别担心James少爷,”Bella大概误会了他的懊丧,找来一件睡袍为他披上,“我们不会饿肚子,现在去洗漱,然后再用早餐和沐浴。”女仆侧开身,示意身后矮柜上放着的银质托盘,上面放着香颂和煎蛋以及熏肉肠,还有一大壶热茶。

Bucky确实饿了,但是当他移动目光看到站在矮柜后的人物,惊吓感瞬间将口腹之欲都压下去了。

“S——Steve?”他的表兄安静地站在那儿,像一个梦境中走出的王子。

“早上好呀,Bucky。”Steve对他抿嘴浅笑,弯起的嘴角恰到好处,简直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Bucky当然想见Steve,这是他来到城邦的最大盼头,但是绝不是在此刻,蒙头垢面,还在梦里哭着喊爸爸之后,看到他的表兄像个完美的天神一样站在自己面前。

“我没有在早餐时看见你,Elaine说你可能是太累所以睡过头,我只想来确定你没事。”Steve走到近前,他的表兄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制服,胸膛宽阔又舒展——

Bucky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双眼,说实话,他还没有完全适应眼前这个“Steve”,尽管他知道对方就是幼年夏天一直跟在身后的“小豆芽”,但是孩童时期线条柔和的脸部已经变得过分英挺,薄唇微扬,自信又坚定,金色的发丝不再垂在双眼前,而是利落地梳拢到脑后,只有那双蓝眼睛,Bucky觉得用无数美妙的词汇称颂也不为过的一双眼睛,清澈如昔。

 

“Steve怎么能成为一个Alpha呢?”

这是刚得知表兄性向时他的Omega父亲发表的感慨,到完全不是因为Thomas对自己的侄子有任何不满或者鄙夷,只是一想到Steve瘦弱不堪的身躯和总是疾病缠身的境况,向来格外宠爱侄子的Thomas就忍不住忧心。

“还有我们的James,我还没见过那么粗枝大叶的Omega,这也令人头痛。”Thomas又射出一枚冷箭朝向自己的儿子。躲在暗处偷听的Bucky不服气的哼哼,他早就听闻过自己的父亲年轻时是家族中出了名顽劣的Omega,以这样的名声,有什么资格来职责自己?

 

真应该让Thomas来见见对方,Bucky偷瞄表兄包裹在制服裤中笔挺结实的长腿,怎么也无法将此和儿时细不伶仃的、多跑两步都担心会折断的男孩双腿联系在一块儿。他又回想起了才在梦境中重温过的儿时往事,当时他可以毫不费力地提起表兄的双腿跨在腰间——

Bucky又偷偷比划了下,小声叹息,现在是完全不可能的了,所以那个梦境大概也是现实,如果现在再让他去背Steve,就完全是被压得无法踹息的狼狈模样吧。

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呀....

 

Steve似乎全然没体察出他的复杂情绪,眼睛在房中兜转像是找东西似的,最后才停留到床头的矮柜,

“这个可以么?”Steve上前一步举起了什么玩意儿,Bucky定睛瞧,只是一方石色丝帕。他不太明白对方的意图,然而Steve像要什么他都是愿意的,自小如此。非但愿意,还要欢欣鼓舞地双手奉上,带着满腔的热情。于是条件反射似的,他立刻猛点头。

Steve停顿两秒,一下笑出声,“你真的和以前一样。”对方一边说一边走到他身边,伸出指尖托起他的下巴,在Bucky开口出声前,将丝帕轻轻按在他的额头。

“你出了好多汗,大概是因为做噩梦,还有,被子都缠在身上了。”

Bucky只是茫然地睁大眼,他的全世界都被表兄近前的胸肌和蓝眼睛塞满了,连对方光洁皮肤上一层金色的茸毛都那么惹人爱。

Steve已将他额头的汗珠都拭去,转而扯开他的睡袍衣领,Bucky终于从痴迷中清醒,屁股向后挪一点,

“干,干什么呢,表兄?”

Steve状似对他的问题觉得奇怪,手已经探入他的颈部用丝帕轻轻擦拭堆积在那儿的汗珠,

“汗水不擦干很容易感冒,还记得么Bucky?你教我的。”对方凑的离他更紧了,嘴唇几乎擦到了自己的下巴。

Bucky滞了两秒,瞬间胸腔被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盈满,表兄竟然连多年前的一句童言都记得如此深刻,Bucky配合的抬起脖颈,一副引颈待割的模样,就差主动撕开衣襟了。

因为仰着脑袋,所以Bucky也看不到Steve忍俊不禁的表情,一直等到对方清理完,他才乖乖垂头。Steve站起来,拍拍他的脸颊,“快去用餐吧,别饿坏肚子。”

“等,等下,Steve——”Bucky记起了极重要的事,从床头跃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行李箱前掏了掏。

“这个给你。”他展开掌心,露出一枚小小的木雕蝉虫。

“这个,”Bucky有些羞怯,这是他和Thor学来的,对方是雪国有名的捕猎手,也会做些好玩儿的手工活逗弄孩子。他选了雪国冬日的柏木,做成了夏天的蝉,因为Steve说蝉会穿越一年四季的时光,安静地蛰伏在土地里等待破茧的时刻。

Bucky还没弄明白这个故事,但是这是Steve喜欢的,便也是他喜欢的。

“你会喜欢么?”见对方迟迟不接受,Bucky有些着急起来,相比城邦里的各种珍贵的玩物,一枚小小的木雕确实过于朴素。

然而下一秒Steve就握住他的手掌,将他拉近怀里,“当然Bucky,当然,这是我收过最好的礼物。”

 

TBC


篇三

评论(39)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