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ScottChace】共话纽约心 篇十一(看Evans兄弟如何吃掉一对好基友)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十一.

周末夜决定用来看碟,Sebastian定了主题是怀旧。我们围坐在地毯前,Sebastian将他的收藏拿出一字排开,

“我们看杰克.尼克尔森好不好,他可该死的太酷了!”

“可以看飞越疯人院或者是逍遥骑士,哈——我们什么时候也可以沿着佛罗里达公路来一圈?”我将手里的剧本扔到一边加入到挑选中。Scott从厨房出来,递给我和Sebastian每人一瓶牛油果香蕉奶昔,

“为什么不能看闪灵?”

“你想看闪灵?”Sebastian抬头,我开始有某种不好的预感,但是还没等我扑上去捂住Sebastian的嘴,这家伙已经一个屁股墩儿从地上跃起来拍拍Scott的肩膀,

“我们不能看闪灵伙计,我来告诉你为什么——”Sebastian低头斜睨我,在嘴角勾出完美的讽刺弧度,“因为Chace不看恐怖片,这家伙害怕这个。”

我毫不犹豫踹了他屁股一脚,他不甚在意地拍拍屁股躲到Scott身后去,

“真的Chace?”Scott盘腿坐下,拿出闪灵的碟片,杰克.尼克尔森张力十足的那张脸在封面上格外吸睛。

“呵,你听他胡说,”我故作镇定地喝了一口奶昔,“我不是不看,而是这些片子你知道的,和妞儿们一起看的时候太多尖叫声了,我是受不了这个。”

“哦——那正好,”Scott点头,拍拍身边,“坐下Seb,那我们就看这个吧,今天可没有妞儿。”

我顿住,鸡皮疙瘩像一列欢欣鼓舞的小火车似得沿着尾椎骨往上爬。

“你真的不害怕对吧?”Scott气定神闲地转过头问我,语气足够诚恳,但是嘴角咧开的弧度让我想把手中的塑料杯塞到对方的口中,“如果你不想看我们可以换别的。”他再次强调。

Sebastian从Scott身后探出脑袋,再次再次强调,“真的Chace,我们也可以看飞跃疯人院。”

我砸了一个抱枕过去,举起奶昔杯做干杯状,“今晚是献给斯坦利·库布里克的!”

 

观影时间开始后我不动声色地确定了自己的安全位,Scott和Sebastian分别坐在我的两侧,背靠沙发,蜷曲起的腿上也盖上了薄毯,嗯,很好,四面八方都堵得严严实实。再抬眼望天花板,如果鬼从天上来、那就只好大家一起死了。

然而不知是否响应我的心声,在我抬头晃神间,顶灯居然“倏地”一跳便灭了。

“啊啊啊啊啊——”我在黑暗中凝固了一两秒、尖叫着跳起来,又被地板上随意乱扔的抱枕绊了一跤,仓皇摔趴在地面,再抬头,屋子重又亮堂,Sebastian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瞧我。

Scott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卧室门边,“........我只是来关个灯。”

我忿忿地拍着胸脯坐下,把胸膛里那颗仿佛在高空蹦迪的小心肝安抚好,“你什么毛病,看片关灯干什么,要那么入戏么?”

“入戏的是你,你已经在演恐怖片啦——”Sebastian的声音从身后黏黏糊糊地冒出来,我一个反手抓他的头毛,换得对方哀嚎。

你的屁股属于Chris Evans,但是灵魂属于我,别想着胳膊肘往外拐。

 

自BGM响起的那一刻起,我就恨不得把脑袋缩到脖子里,可惜退无可退,Sebastian还一个劲儿的推档我,“你都挤到我了Chace——”

我欲哭无泪地咬手指,默默移动到Scott这一边,幸而后者很有良心地未抛弃我,甚至伸手揽住我的肩膀给予足够的安全感,让我得以平静度过影片开始阶段,肌肉松弛间还吃了两根薯条。然而随着主人公之子坐着童车在迷宫般的酒店回廊兜兜转转,车轱辘越转越快,我的小心肝又激动地蹦跶到喉咙口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幽灵现身的同时,Sebastian这个混账,大混账,用手机屏灯照着自己的大脸贴到我的面前。

“嘿Seb——”Scott把Sebastian的脸推开,从后抱住我不断后退的身躯,口气严肃,“别太超过。”

后者怏怏然退回去,我发誓从他的圆脸上看到了某种既熟悉却又不该出现的表情,咬牙切齿地看Scott,“你老哥把他带坏了!”

Scott安抚地拍拍我的脑袋,“好啦,我替你教训下Chris...”

Sebastian把我吓得险些狗吃屎,结论却是Scott要去教训Chris,我们三个都不觉得个中逻辑有任何问题。我和Scott各自归位,Sebastian则怕我报复性的拳头,缩在沙发的另一端偷瞧我们,一双圆眼滴溜溜地转,从我的脸上晃到Scott,又再瞧回来。Scott站起来像提溜肥兔子一般将对方拽回沙发,确保我们都端正坐好,才重新开始播放影碟。

 

“说实话,你有没有觉得Evans家的人都有点强迫症?”我已经忘记前仇,和Sebastian嘀嘀咕咕地耳语,他的大眼里映出的却全是影片中的恐怖场景,当杰克.尼克尔森饰演的主角在237房间遇到女腐尸时,这家伙简直兴奋地要尖叫了,我忽略他的无视,仍旧非常没骨气地痴缠着对方聊天想借此转移注意力,直到Scott把我的脑袋掰回来迫使我面对最精彩的铁斧追人桥段——

我被吓的都失了魂魄,抖的牙齿格绷格绷作响,Sebastian终于良心发现,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安慰,“好啦Chace,都是做戏而已,你是演员好不好——”

小混蛋的手在我肩头胡乱摸了好一会儿,感觉不对,瞟过来才看到自己的爪子原来一直搭在Scott的手上摸了半天——谁让Scott的臂膀揽了我整部电影呢。

“......你们好肉麻——干嘛一直抱在一起....”Sebastian吐舌头,弹开老远。我的报复心又起,准备借机恶心他,往Scott怀里躲了躲,后者很配合的将手臂收的更紧了,

“做什么,再恶心也恶心不过你和另一个Evans。”

嗯,虽然这么说,但是Sebastian的嫌弃眼神好像是在说我们更恶心点....有么?

 

我们就这样闹闹腾腾的看毕整部影片,末了三人都有点倦意,Sebastian抱着手机去和他的那一位Evans报备行踪,我心虚地抱腿、磨蹭在房中不肯出去。

“来,喝这个。”Scott从厨房里转出来,我接过对方递过的马克杯,温度暖手,蒸腾的热气像一片小云朵飘在杯子上。

“喝这个感觉好罪恶。”我嗅闻到那股安定人心的甜味。

Scott摸我的头发劝说,“据说甜食可以消除恐惧,偶尔一杯热可可不会让你的肌肉消失啦。”

他真的是体贴人又温柔,未来的女友,哦,是男友,不知该有多幸福。

“不会是今晚不敢一个人睡了吧?”他抬抬眉毛问我,笑的很和煦。

......我只好无言地喝可可,作为成年男性还惧怕鬼片有点难以启齿。

Scott的手还停留在我的刘海上,指头划过额心,“我很怕毛虫,Chris特别怕蜘蛛,好像Evans家的男人都和昆虫过不去。”

我失笑,“是昆虫和你们过不去才对。”

“所以啦,和昆虫比起来,好像是鬼可怕百倍,所以你比我和Chris都要强多了。”

“哪敢,”我伸出胳膊握拳,示意自己微微鼓出的肌肉,“怎么敢和你们比?”

“明明有大块肌肉还害怕虫子,为了脸面你还是替我们好好保密吧。作为交换,我就不嘲笑你的‘怕鬼’了。”Scott冲我挤眼睛,“还附赠今天晚上陪你抵御噩梦。”

我张了张嘴,还来不及回答,Sebastian就像一颗小型肉弹似的扑过来,我的肾都快被撞飞,“Chace——Chace——今天你一定不敢一个人睡了,我来陪你好不好——”

被打断对话的Scott面色有点尴尬,“Seb陪你也好,那我睡Seb的房间可不可以?至少不用睡沙发了。”他讪讪地摸着自己的鼻尖提问。

Sebastian猛点头,表示完全不介意Scott在他的床上滚一滚。我被后者架着胳膊,有点无奈地对Scott笑,对方也报以回眸,瞧我一眼,又瞧我一眼。

我的脸颊就如同那杯热可可,像是包了一层热云在外,蒸腾又迷糊的感觉,头脑都有点晕沉,低下头去不再看那双坦诚的蓝眼睛。

 

Sebastian这家伙倒是很会自得其乐,等我洗漱完毕,对方已经换了棉质睡衣趴在枕头上划着手机屏幕。

我从他身后压着他的背部扑上去,压的对方嗷嗷直叫。

“你在看什么?”我扫过他的屏幕,顿时僵住,狠狠敲了下对方的脑袋,“Chris Evans到底在给你灌输什么玩意儿?”

Sebastian正摇着脑袋轻哼着歌,游览一个同志交友网站,现在被我敲疼的家伙有点委屈的鼓嘴,

“只是好奇而已,”他咳了一声,“你知道的,我和Chris都是彼此的第一个,咳咳,男人。”

我气的翻白眼,喂喂喂,你语气里的骄傲感是什么鬼!

“所以我们对这方面都有点....不那么明白,就在之前借了Scott的账号玩,看看一些帖子之类的东西当科普。”

科普为什么不好好去看维基百科啦!我气地又想敲他的脑袋,等等,这家伙刚才说了啥?

我立刻趴下,挨到Sebastian的身旁,

“你说你用的是Scott的账号?”

“对啊,他说他也不是经常用的,很久才登陆一下下,所以没关系啦。”

我不断往那屏幕上瞥,Sebastian对我斜眼,“刚才还说我在乱看东西的人现在在看什么?”

我不甘不愿地将眼神收回来,“只是好奇而已....”

Scott提到过对他的“狐狸男孩”一见钟情,所以会是交友网站上约出来见面的家伙么?我戳Sebastian的手肘想让他调出Scott最近游览过的账号,却又意识到这算是探听别人隐私了——

“不过Scott这家伙真受欢迎呀,每天都有新的账号和他对话。”Sebastian随手点开一个页面给我瞧,

“看,这是十分钟前最新打招呼的家伙。”

我鄙夷的撇嘴,“肚子一圈游泳圈啦,有点修饰自身的自觉再出来约会啊。”

“喏,这个,看时间是下午登陆的,称赞Scott样貌标志,身材火辣。”

我这次换作鼻孔出气,“为什么要弄这种莫名其妙的非洲辫子发型,根本一点也不酷。”

“还有这个,Scott和对方聊过天,不过只是打了招呼而已也没后续了,”这次调出来的画面是个看上去清爽的眼镜男孩,棕黑色的头发很美丽。

“这个其实还不错,为什么不继续聊了,我去问问Scott。”Sebastian很八卦地肘击我几下,我不满的砸吧嘴,虽然屏幕里的陌生人看上去很和善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攻击的点,

“太瘦弱了吧,根本营养不良。”

Sebastian“啪”的翻过手机,转过脑袋看我,我被瞧的心里直发毛,

“你发神经啊,我脸上有花?”

对方摇头,拍我的肩,语重心长状,“.....你很危险你知道么Chace——”

真的不能和Chris Evans多接触啊,连人话都不会说了!我忍无可忍,把Sebastian翻过去骑在他背上使劲掐他的脖子和肩部,那里因为近来舞台剧的形体锻炼,舒展又挺拔,手感....也不错。

折腾到一半,Scott推门进来,穿了Sebastian的黑色T恤和运动裤充当睡衣,因为身材有料,那件V领T恤显得男人胸前沟壑纵现,“你们在演闪灵?Chace你明天要去上戏,Sebastian有排练,还不快睡觉?!”

我们双双噤声,像是被主人赶回窝的仓鼠,争先恐后爬进被窝,

“姓Evans的真的很烦哎,你怎么受的了?”我小声冲Sebastian抱怨,后者阴恻恻地笑,“话不要说太早Chace Crawford——”

我愤然在被中使出侧旋踢,真是忍无可忍!Sebastian被我弄的咯咯直笑,入梦前咬着我的耳朵迷迷瞪瞪开口,

“明天再谈伙计——”

我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但是心情却在诡异地雀跃和不安间来回跳动,只能耐着性子等Sebastian为我展示魔术师帽中所藏的到底是兔仔还是白鸽。

只是到了明天,最先到来的既不是肥兔也不是扑棱棱的和平鸽,而是Chris Evans铺天盖地的绯闻。

TBC

篇十二


“Chace下课陪我唱K啊!”

“看你表现。”



评论(22)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