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盾冬】璀星 篇一(ABO!可以作为某篇的后续 我的豆芽长大了?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脑洞见此


璀星

 一.

Bucky站在长廊边,不动声色地打量这处典雅宽阔的宅邸。墙面细细贴了花纹繁复的壁纸,铜制烛台和裱画间隔装点在其上,地面洁净地不带一点儿灰——注意到此处,Bucky默默瞥了眼自己的双腿,因为途中遭雨,现在黑色长筒橡胶靴的外缘有几块斑驳的泥迹,他歪头想了下,掏出随身携带的一小块手帕弯腰清理起脏污的鞋面,走廊的另一端传来断续又熙攘的、类似舞会的声响,这大抵也是摇了铃之后仆人迟迟不来迎接的原因。他正晃神想着,前边就传来女性的呼唤,伴随着急速而来的脚步声。

“James少爷——”

Bucky抬头,仍旧保持弯腰的姿势,手中还握着已经脏了的手绢,看着一个仆人打扮的胖妇人快速挪着步子从走廊的另一处走过来。

“您——您一定是James少爷了——”

那个女仆已经来到他眼前,因为步伐动的过快急促促地喘气,圆脸庞上浮出一层汗,鬓角微卷贴在额边,

“您真是和先生一模一样——对了,我是Bella,Bella.Hopkins。”

Bucky迅速将手绢收进口袋,还未来得及寒暄,女仆已经提起了他的行李箱,微微弯腰示意他往前走。

“Elaine夫人看到您该有多么高兴,”Bella仍在絮絮叨叨,称赞他的长相酷似那位先生,他知道这指的是自己的Omega父亲,Elaine夫人的长子Thomas。

Bucky胡乱地点头应和、他的容貌的确极像Thomas,如出一辙的圆眼睛和漂亮的颚骨,鼻梁挺直宽阔,最动人的则是双唇——只是Thomas的棱角更为圆润俏皮些。总而言之,他的Alpha父亲像是完全没有洒下自己的任何基因似的,至少在外貌上是如此。Bucky敢打赌这让Curtis,自己的另一位父亲总有些耿耿于怀。

而眼下,被雨淋湿的衣服粘腻地贴在脊背上不太舒服,Bucky只想着能够快些被安排到干净的客房中进行洗漱。不过事不遂愿,穿过走廊后是小小的圆形前厅,而厅堂的另一边则是宴会室,眼下歌声袅绕,果然是在舞会。

Bellla替他将行李搁到一边,“Elaine夫人想见您,不过您瞧见的——”Bella伸出指头点了点宴会室,“她正巧在同一位新上任的议员聊天,只要在稍等一会儿就好。”

Bucky无奈地小声叹气,女仆拉过一把天鹅绒垫的椅子示意他先坐下休息后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他只得百无聊赖地坐在厅堂中等待自己的外祖母召见。

大概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在Bucky险些头脑昏聩就要栽倒在椅子上睡过去之前,Bella终于重新回到前厅,这回姿势仪态恭敬从容很多,“Elaine在楼上等着您了。”

 

上楼需要穿过宴会室,Bucky用一只手半遮掩住脸庞,匆匆从穿着燕尾服的绅士们以及长裙款款的淑女们间走过,一些念头从他的脑中跃出来,让Bucky在担心自己的绿色薄毛衣是否和这场合过分格格不入的间隙仍有余力抬头快速巡梭了一圈人群。

有几个金发,但不似阳光织成的纯粹,也有蓝色眼珠,但是瞳仁模糊,没有玻璃弹般的透明。那个人不在这儿,Bucky这么想着,一绕弯,迈上了通向二楼的阶梯。

 

Elaine比他所想的衰老多了。

Bucky在尚且年幼的时候见过这位外祖母。当时妇人的脖颈仍然舒展,下巴习惯性的高高扬起,永远站的笔挺又端庄。而现在,眼前头发花白的老妇松散的盘了一个发髻,身躯看起来瘦弱不堪,躲藏在厚厚的织毯下窝于椅中。

“那么,你就是James了?”Elaine开口,抬起眼皮用有些浑浊的灰蓝色眼珠细细打量他,“他真像Thomas——”

许久,Elaine才对着一旁的Bella开口,“只是个子更高挑些,Thomas没那么高?是么?”

Bella微笑,“大概是因为Curtis先生。”

Elaine又拉起他的胳膊,“好啦,也比Thomas壮的多——”

Bucky抿嘴,这句话的语气称不上称赞,反而有几分说不出的意味。

 

Omega不应该是强壮的,或者说比起体魄健康有力,柔软又甜美、性格温驯才是这种性征的人类应有的重要素质。

但他是在边远城邦的雪地和田野中长大的孩子。他的胳膊有力、可以拉出最饱满的箭弓,双腿修长、跑起来比林中的雄鹿更优美,皮肤在太阳的炙烤下像是附着了蜜糖和琥珀。Curtis和Thomas都不认为这些有什么问题,不过显然Elaine并不如此觉得,Bucky的外祖母以为将他接来好好学习城邦中Omega的所行所为才是合理的。

Thomas对此不屑一顾,指示儿子前去敷衍一下自己的母亲即可,因为那一封封城中拍来的电报实在烦人。

 

Elaine依旧牵着他的手和Bella轻声交谈,Bucky伸手捂嘴小小咳嗽了一声,在外祖母面前他到底显得拘谨,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插嘴时机,

“我不知道Steve在这里么?”

Elaine蹙着眉头回过头来瞧他,Bucky立刻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一个Omega,一个尚未被标记也未曾有合适对象的Omega哪能如此大胆地去主动追问别的Alpha呢?哪怕这个Alpha是他的表兄。

“你见过Steve?”Elaine开口问道。

“事实上祖母,Steve曾到雪国消暑度夏,在他十岁的时候。”

 

Steve是Elaine饱受宠爱的第二个儿子Douglas的孩子,也因此,对方自出生以来的体弱尤为让整个Hammond家族忧心。反正当八岁的Bucky遇到十岁的Steve时,这个虚长他两岁的表兄竟然矮了他一个头,过分瘦弱白皙的胳膊总是软绵绵的垂在身体两侧,经常性咳嗽,也无法长时间在外运动和跑步,甚至对方前来雪国的目的也是因为那年的城邦酷暑,家族担心这位小继承人的身体无法承载糟糕的天气才安排他前来避暑。

不过Bucky并不介意,尽管这位素未蒙面的表兄占用了他整个夏天的卧室,他们不得不挤在同一张床上。也让他挨了不少训,Thomas对这个侄子极为宠爱,例如卧室的窗帘总要时刻拉好,

“因为你的表兄吹不得风,也不能受阳光过猛的照射——”他的Omega父亲少有用严肃的语气告诫他。

但是Bucky不理解,他以为无论是夏夜凉爽的晚风还是白日阳光的热度都是对身体有益处的才对,毕竟他就是如此长大并且出其的健康。所以当Steve在他的挑唆下开窗睡了整晚随即高烧的时候,Thomas火冒三丈、拿着擀面杖追着他满屋跑,年幼的Bucky边哭边打嗝,扑倒在Curtis的怀里撒娇,他的Alpha父亲对他最没有办法了,用Loki叔叔的话说,Curtis永远不会对着你这张圆脸、尤其是还带着泪包的时候发火的。

但即便如此,Bucky也不会觉得Steve是个讨厌的倒霉蛋或者拖油瓶,他喜欢背着对方在茂密的林中探险,给Steve吃自己偷偷藏下的奶糖,在对方咳嗽时拍打那细骨伶仃的脊背。他最爱对方那头柔软的像织缎一样有光泽的金发,和总是沉稳如维察湖似的蓝眼睛。

“从这点上来说,就有些过于老沉了。”Bucky一直记得Thomas对Steve那双眼睛的评价,而Curtis通常在此时提醒他维察湖是绿色的。

在那个夏日的某个清晨,他瞧着Steve坐在相较于自己身体宽大的椅子中,孱弱的胳膊握着一只炭笔在白纸上勾勾画画,金色的刘海挡下来,

“我能让Steve做我的Omega么?”他突然拉着Thomas的衣摆问,父亲因他的问话呛了一大口水,故作深沉的摸下巴,

“那么你要很努力才行,Steve一定是很优秀的Omega,至于你,你不太行,只知道在树林子里窜来窜去那哪儿行啊?养活不了自己的Omega吧。”

Bucky有些着急的嘟嘴巴,不知道怎样可以取得能够“养活Omega”的资格,用还保留着婴儿肥的圆脑袋去顶父亲的腰部蹭来蹭去,“我可以不去树林玩,我会养得起Steve。”

Steve听到他的话,随即抬头,白皙的脸庞有些红晕,Bucky立刻以为那是害羞,他快速跑过去抱住自己所认定的Omega,脑袋抵着对方的,Thomas不满地叫唤,

“臭小子,你把口水擦Steve脸上了啦!”

 

这段深刻的记忆一直根植于Bucky的脑海,他从未忘记自己的承诺,虽然那似乎是完全单方面的。因此当长到十岁的年纪终于发育出性征的Bucky被证实为Omega时,他饱受打击地在房中大哭了一天,倒不是因为他对Omega有什么偏见,而失去了Alpha的身份他如何去维护他的表兄,他的Steve呢?

至于又过了两年,性征发育晚于远远晚于同龄人的Steve终于成为一个Alpha的消息传来时,Bucky又在自己的房中哭成了一个大泪包,他童年的梦想和承诺果断碎成了渣滓,拼都拼不起来。

 

“Steve很快就会回来——”Bella回答了他的问题,将Bucky的思绪从回忆里拉出,免除了他和Elaine间相对无言的尴尬。

“他知道你来了,非常高兴。”

Bucky眨眨自己的眼睛,头一次在这幢沉闷的大屋中发自内心的笑起来,“他,他还记得我?我是说——我们很多年没见过了。”

他有些不安地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事实上当Bucky进入到城邦,就立刻意识到这热闹开放的城市远比雪国有趣味的多,有无数的新鲜玩意和各色人物,两相比较下,没人会觉得只有密林田野以及湖泊的雪国更值得鉴赏。而他的表兄又是如此举足轻重的家族的继承人,可以想象这些年对方所背负的期待和所得到的教育以及对待——既然如此,童年里那个总是脸蛋灰溜溜的表弟又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呢?

“当然是因为记得才会高兴的,”Bella的眼睛眯起来,“Steve少爷总说,雪国是个好地方,因为有很亮的星星——”

 

“Bucky?”

身后是快速跑来的脚步声和来自于成年男子小心试探的询问,他在八岁那年后再未见过Steve,也未再听过对方的声音,可是他就是知道。Bucky捏住胸前的衣襟,仿佛安放在那里扑通扑通的心马上就要蹦出来似的,他转身、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扑到来者身前想将对方揽进怀抱,就像八岁那年的夏天曾做过无数次的动作一样——

“哎?”Bucky愣了愣,发现自己被紧紧搂抱到一个强健的多的胸膛里,他认得这头金发,认得男人那双比海更透比天更蓝的眼珠,但是....

“Bucky,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来人依旧将他的脑袋压在胸前,嘴中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耳畔。

“你,你,”Bucky结结巴巴的开口,“你比以前大的多——”

TBC


篇二


我一直想写芽詹的,但是很难,可能因着这篇的机会可以略微尝试。

兄弟两要做彼此最亮的那颗星星呀~~~~

评论(52)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