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ScottChace】共话纽约心 篇八(看Evans兄弟如何吃掉一对好基友)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八.

“性(和谐)爱不是子弹,不会伤害Sebastian。”Scott的单人寓所远比我和Sebastian的整洁,我团腿坐在沙发上,Scott从厨房端出碟子,上面放了咖啡和苹果派。

我合上眼前的笔记本电脑,声音尖利地反驳,“事实骗不了人,你瞧瞧这些言论——‘痛到无法走路’,‘低烧不断’,‘拉肚子’。”

“停止Chace,”Scott深呼吸拿过电脑打开,“你看的都是些什么?听我说,他们只是没有做好准备,哦天哪,这个家伙连润滑剂都没有就让他的男友捅进来,当然会出血——”

“Chris和他们不一样,相信我,他是个任何事情都喜欢充分准备的男人。”

这话使我更加无法接受,“你是说他准备好来操Sebastian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Scott塌下肩膀,挨过来靠着我,“你紧张过头了伙计,我的意思是如果Chris计划和Seb发展到那一步,他会很注意且小心,不会让Seb受伤的。”

“他又没有经验——”

“可是我有——”Scott打断我的话,浅蓝色的眼珠看过来,自如的微笑却让我觉得局促,“我是个很不错的top,没让自己的bottom受过伤,所以我会告诉Chris他需要注意些什么。”

“好吧...”我顿住声音,思路被对方话中的另一些线索带偏,“你有过很多经验?”

Scott已经离开我去厨房收拾器具,“我交过几个男朋友,单身的时候也会有性-经历。”

我瞪目结舌,“你....你约-炮?”

“什么?”Scott看我,用手指示意我快将热乎乎的苹果派吞进肚腹,“如果你是指一夜(和谐)情,偶尔,在单身的时候我也希望有性-爱体验。当然会很注意安全。”Scott显然也误会了我的指向。

“我总是用安全套,在口腔受伤的时候也会注意不要接吻和口交,还定期做检查。”

“我,我不是指这个啦——”天哪,这些词汇再正常不过了,再更年轻些的时候,男孩们之间还会很幼稚地故意大声谈论这些以彰显自己的“经验丰富”,但是现在我却在Scott的言辞冲击下闹了个大红脸。

“那你指什么?”Scott确实很好脾气,他笑笑绕回到我身边,递给我餐巾让我抹去糊在嘴角的果泥。

“不,没什么,”我使劲摇脑袋,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你看着不像约炮的人?那太不酷了。尽管Scoot Evans是个从不在工作场合随意搭讪的调酒师,虽然是个同志但是私生活的大部在健身房或者家中看碟度过,一点也不糜烂,他只是约-炮而已,每个纽约人都有性(和谐)爱伙伴才是合理的,千万别让那么不酷的想法被Scott发现。

“我是说,我也约-炮,偶尔。”我呛了一大口咖啡开口。

Scott瞧我,递给我一个这样挺好的眼神。我忍住气,回到公寓后把睡的呼噜呼噜的Sebastian从被窝里挖出来使劲摇,

“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容易弯吗?因为不约-炮啊!”

 

而第二天正面迎战Chris的场景并未如我所料的来临,Chris定了不错的烤肉店,邀请了我和Scott当然还有Sebastian一起用晚餐,我对敌方的出招思路摸不清,甚至隐隐为插足一对多日未见的情侣约会而感到不安。不过,事实证明“好莱坞完美”的战斗力依旧在线。

 

“嘿,baby,这个给你。”我瞪着Chris将一块烤到滋滋作响的酥香肉块夹给Sebastian,这个动作大明星一晚已重复数次,Sebastian有点尴尬地扶着餐盘瞧我,猛眨眼睛,意思是“其实我并没有那么享受”

“他大费周折定了包房就是为了不让人听见他这晚要叫唤的几十声‘baby’?”我将自己盘中的肉块扔到佐料里打滚,转向Scott,用四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地开口。

Scott低头努力咬住腮帮不让自己笑出声,Chris对我翻了翻眼皮,转过Sebastian的下巴搓揉,眼珠仍斜着向我,“Baby,你这里沾到酱了。”

Scott忙按住我要举出来的拳头,安抚性的替我剪下一大块羊排,然后鲜有用调侃的腔调憋笑对我道,“Baby,这个是你的。”

操,我要把Evans兄弟的脸按到烤盘上转三圈。

 

“烤肉战争”的后一天,我一早便到剧组报道,临出门时在仍眷恋梦乡的Sebastian脸上贴了便条,让他午后到Scott的酒吧等我一同用晚餐。然而到了午休时段,我端了剧组提供的午餐盒窝在化妆室填肚子时收到了混小子的短信,或者说Chris Evans的战书更合适。

【我在Chris的公寓玩牌,晚餐给你留了披萨。】

我险些打翻餐盒,

【你为什么在Chris的公寓?】

【因为我申请了咖啡馆的换休。】

我差点被对方文不对题的回答气死,立刻钻到走廊卫生间攻击另一位Evans,

“为什么Sebastian在你老哥的公寓?”

“....什么?哪位?Chace?是Chace么?”Scott显然才被我的电话唤醒,声音里都是迷糊,在我气的乱七八糟的表述中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嘿,Chace,我们说好的、冷静点。”

我咬牙切齿,“告诉我你哥昨天咨询过你什么?”

“.....不,他没有。”

我更发急,“操,他什么都没准备就想上——”我转头确认了下身边没人,才捂着手机压低声音说下去,“他什么都没准备就和Seb单独呆在一块儿?”

“好了好了,Chace,真的别担心,Chris是提到过,放心,他不会让Seb有事。”Scott迅速改口,我企图把他从电话的另一端拉出来做成蒜蓉法棍。

“所以他就是处心积虑地想上seb!他都准备好了!”

“天哪Chace,”电话那头传来对方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你在哪里?拍戏么?忘了Chris马上就要和Seb做爱这档子事——,让他们过点成年人的生活,就像你说的Seb不是Baby了。”

我握紧手机,“我不是拒绝他的性生活,我,我只是担心——”

“我知道,你只是担心Seb会‘承受’不住Chris而已,谁知道呢,也许Chris是个bottom?”

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不行,Scott,我觉得有一点无法接受.......”

对方贼笑,学他哥哥吊儿郎当的语气拖长音回答,

“怎么了,baby,你的Seb很强的——”

 

Scott的电话安慰让我略略宽心,努力收拾心情投入下午的工作,只是在开工前仍旧不死心地给Sebastian留了一条讯息,

【给我留了披萨?是吞拿鱼还是肉丸?】

这是我同Sebastian之间的一个暗语。吞拿鱼是他最爱的口味,肉丸则是我的,作为一对相识数年熟稔各自口味的好友,我们总是给对方留自己喜爱的那一款。

按照以往的习惯,如果Sebastian看到讯息,定会用加了三个大笑emoji表情的讯息回复,

【当然是吞拿鱼,傻瓜Chace,好好体会属于King Sebastian的味道!】

只要他看到,一定会如此回复。

然而下午戏份全部完成后,我迫不及待地捧起手机却仍未收到对方回复,我边欲哭无泪的思考Sebastian是被那个叫Evans的男人折腾成什么样了才能足足消失整个午后,边在心中对少年时代的邻居Roberson大叔忏悔——我曾和对方的女儿约会,并两次按掉了来自她父亲的电话,难怪自此Roberson就命令他家的德国黑背每日追-杀我........

此时的我便是一个得不到初次约会女儿任何信息的着急父亲,我想打个电话,却害怕在那头听到什么不该听的......我反复对自己念叨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干嘛担心两个成年男人的性爱呢。

“也许他们爽翻了天,换了五种姿势用掉一打套套。”我兀自灌了一大口马丁尼,撒泼无赖状拍打吧台,“你说是不是——”

Scott不知从哪儿找了一件风衣盖在我身上,“你能看好他么?”他和身边的另一个调酒师招呼,“我要出去一下——”

“你要去哪儿——”我拽住Scott的衬衫,没道理啊,Sebastian和Chris在做爱,Scott竟然也要扔下我一人。

“我还有些事要忙,别喝太多好么。”Scott半蹲下拍我的脸,

我把眉头拧成一团,连着打了两个醉嗝,“你要找谁,你老哥正忙着滚床单,总不是他吧——”

我佩服酒醉后的自己仍能抓住对方十分之一秒的迟疑,跌跌撞撞地跳起提对方的衣领,“你真的要去找Chris?”

Scott遮住脸不看我,“你能不这么敏感嘛Chace?”

我的酒醒了大半,一百种可能性冲进脑袋瓜开起派对,踮起脚威胁对方,“说实话Scott,Chris才不会让你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出了什么事?”我舔舔嘴唇把下半句话加上,“Seb还好么——”

“他没事,我只是去拿些东西——送给他们——”

“什么?”垫脚的威慑力还不够,我努力拉长脖子,Scott不得不双手按我的肩膀来协助我维持平衡,他的脸变的通红通红,表情介于想打晕我和打晕自己之间,

“好好——伙计,如果你能冷静听我说,明白接下去的信息不代表Seb受到伤害了——”他把我拉到离吧台稍远一些的地方,一个远离人群的角落,

“唔——我只是那个,给Chris送些药膏,以防万一——Chris说,也许可能,会需要用到。”

我把正在脑海里开派对的可能性们通通轰了出去,却没找出答案,踌躇着开口,“其实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杀了我吧Chris——”Scott长叹一声,掏出手机迅速打了几个字,然后将他调至网页搜索页面的手机举到我面前,我眯着眼睛吸收了几个关键词——

“操——”

“冷静Chace,这很常见——”Scott慌张捂住我的嘴巴,将我一连串未出口的脏话堵死在嘴巴里,

“你是说,是说——”我手舞足蹈,无法将那几个字说出口,Scott和我处于同样的境地,我们憋的满面通红,最后双双仰天长叹,“天煞的Chris Evans——”

缓过神后的我防范性十足的紧抱住Scott的胳膊,“那我要和你一起去——”

“什么?你也要来?”

“事已至此,你不让我去?”我踩了他一脚,“我得确认Seb真的没事。”

“咳咳....”Scott拍拍我的脑袋,“可能Seb会觉得尴尬。”

“没事,”我大义凛然地抬头,“那小子的初夜过后买了麦当劳请客女友,结果没钱打车还是我去接他们的——”

Scott一脸复杂,“挺不错,毕竟很少有人能照顾到好友的两次‘初夜’.......”

 

Chris的公寓只是租借,作为他在纽约工作时的临时落脚点,因此布置并不充分,除了最基本的家具之外显得空落落的。

我在踏进门后才实实在在感受到了Scott所说的“尴尬”,在廊道中踟蹰了很长时间,反而Scott变得大喇喇起来,推门就叫了他老哥的名字,却发现屋内并没人。

我讪讪的笑,拉Scott的衣摆,跟随他在大明星的公寓中搜索,“可能他们爽完了感觉很好,出去游车河了——”

Scott扔给我一个“你是白痴么”的眼神,从口袋中掏出那管我看到就会烧耳朵的药膏扔到桌上,

“给他们留张便签就好。”他边说边随手从旧报纸上撕了一角俯身写字,我无聊地坐在对方身边踢腿,一只手伸进Scott的衣兜摇晃玩。

Chris推门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幅情景,他对着Scott挑眉,脸上写满“为什么这家伙也来了”。

“你去哪儿了?Seb呢?”Scott瞧见Chris只是撇撇眉毛,伸手将对方所需的递过去,Chris拿过药膏瞧我,

“Sebby在卧室睡觉。”

我注意到了这称呼,在心中给了对方一个回旋踢。

“我出去逛了一圈,看看有什么可以买给他吃,据说这种时候要饮食清淡——”Chris提了提手上的纸袋,声音小下去,还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

“你们整天都在游览什么论坛?”Scott边翻腾Chris的纸袋、边不可置信的摇头,再次抬头做加强强调,“你和Chace,别看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么?让Seb睡一觉就行。”

而后他拉着Chris到了一边,嘀嘀咕咕一些有没有开裂、出血或者红肿的话,我如同听恐怖电台,脸上一阵白一阵青。

“你想看看Seb么?不过他还在睡觉。”Scott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我摇着头后退,这太他妈尴尬了,如果现在我和Sebastian见面,那以后我可能都无法面对他的裸体了。

Chris瞥了我一眼,自顾自换了拖鞋剔剔挞挞地走到卧室,我靠着墙,听到里头传来Chris压低的声音,

“Baby,你还好么?哪里不舒服么?Baby——”

我抬头,Scott对我做“嘘”的手势,伸出胳膊围着我往外走,

“怎么了伙计,你不高兴?”出了公寓大门,Scott有些诧异地瞧我红起来的眼圈,抱紧我揉我的脑袋,“有那么糟糕么?”他抱了我好一会儿后忍不住苦笑,

“Chris有那么糟?或者,Seb变弯有那么糟?”

我撅着嘴巴摇头,Chris Evans当然不糟,Sebastian无论直弯都是我的好友,事实上直到今日我仍然猜不透那天在Chris公寓突如其来的坏心情。我想,我只是提前感知到了生活的阴影。

TBC

篇九

评论(47)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