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ScottChace】共话纽约心 篇六(看Evans兄弟如何吃掉一对好基友)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六.

约会弄到有些晚,女孩子钟爱罗曼蒂克,在晚餐过后还去夜场花市逛了逛,带了一束开的很咋呼的荷兰菊回来。

Sebastian的房门半倚着,他习惯这样,方便我周末的清早进去取他的脏袜子和内裤。

而现在,我半夜溜进去,观察小混蛋靠在棉枕上的睡颜。他的脸颊饱满,在睡着的时候也像鼓着一个小包,唇角天生自然的上扬,眉头很舒展。看来今天的试镜经历并不糟,我长舒口气,挑了朵最大的荷兰菊放在他的脸侧,花瓣颤动刮到他的鼻尖,Sebastian噏了噏鼻翼继续酣睡。嗯,还是脸比花大。

 

第二天的早晨,Sebastian难得起的比我早,我走进厨房时,穿着浅绿色沙滩裤的家伙正背对我站在料理台前悉悉索索,我皱着眉头对着他的屁股蛋来了一巴掌。Sebastian吓的一跳,转过身对着我,眼角红红,嘴边还沾着蜜糖色的饼干碎屑。

“干什么Chace——”

我一把抓住他的腮帮,又嫌弃的松开,抹掉手指上的食物残渣,“你才在做什么?一大早就偷吃我的饼干?”

Sebastian将饼干罐头慌乱的往身后塞,我瞥了一眼料理台,小混蛋很会享受,他已经为自己烤了金黄松脆的吐司,刚刚捞出来一个还呼哧冒气泡的太阳蛋小心翼翼的覆盖到吐司上,牛奶也已经温好倒入马克杯,边准备早餐还不忘抱着我的饼干罐头先垫肚。

我恶狠狠地用手指捻起吐司片咬进嘴里,不顾对方委屈地快缩成一团的脸,“吃那么多,胖死你,这个归我了。”

被抓了包的家伙垂头丧气地跟着我从厨房出来,我打量他已算修长均匀的四肢——Sebastian在青少年时代有一叠可以被嘲笑体型的照片,是因为想学习戏剧才狠下了决心减肥的,坚持至今已经初具成效,有了姑娘们看到会流口水的腰腹,只是肌肉的形状还是松散,在欣赏肌肉男的美国社会自然要更进一步。

我担当了催促和监督的角色的,“晚饭只有鸡胸肉了。”

他撇嘴,抬脚搁到沙发上抠自己的袜子,我则开始像个老妈子一样盘问他昨天的面试。

“所以给了你一个电视剧的面试还有一个巡演剧场角色?”

“都没有定数,”Sebastian摸着肚子眼巴巴看我将剩余的吐司片还有鸡蛋都吞进嘴里,“但是他们觉得我之前的表现不错,如果能够得到剧场角色就再好不过了。”他言毕又有些羞涩的低头,“你说的对,我还要再严格些,那个剧场角色对体型要求很高。”

我还来不及欣慰地点头,对方又补充,“Chris也这么说。”

什么鬼?我跟在你屁股后面念叨了两学年,抵不上那个叫Chris的一句话么?我莫名想起德州老家农场里的肥羊羔,总在我精心伺候了一个暑期后,肥的屁股上的肉都打颤了,却被老爹拉去市集交换。

而现在,眼前这头二十一世纪的白羊咩咩叫着回房研究剧本了,我一踹脚,将沙发坐垫翻出去。

 

【恭喜我,再也不用当奶爸了。】

【什么?我从不知道你是有baby的。】

我将脑袋压到枕头里,看着闪烁的手机屏给Scott回复新一条的短信。

【大baby,Sebastian现在不用我陪试镜,也有新人督促他保持体形,感觉从爸爸学校毕业了。】

【?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消息?有时候我确实觉得你对Seb操心过多。】

我愤恨的敲击屏幕,觉得Scott完全不能体会这种你最好朋友对你需求度降低的痛苦。

【一直是我照看他伙计,Seb永远需要我。】

【你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孩子总要离开“爸爸”。】

【也许他需要,但是需要的不是我。】我确认Sebastian不是那种谁红就和谁玩一块儿的势利眼混蛋,但是他和Chris发展出的亲密程度远超我的想象,这的确让人不快,我开始感觉Chris从我这夺走了Sebastian的一部分。

【别这样,Chace,高兴起来。】

我很难高兴起来,见不到回复的Scott又发了一条讯息。

【既然解放不用当奶爸,何不换一种别的办法消遣?】

 

我蹲在球场边做压腿动作,看另一侧的长腿兄弟各自蹦跳和伸展,这就是Scott说的“消遣”了。我也觉得打网球不错,但是临出门才说要带上Sebastian,因为他仍在纽约的老哥要跟来一起“消遣”,于是双人下午运动会,变成了四人组。

鉴于Evans兄弟的身材优势,我和Sebastian一人分得了一个“长腿支持”,我有点不甘地瞪着球网对面的两人,Scott揣了几个球到裤袋,从后边跑上来拍我的脑袋,“在想什么呢?”

我咬牙切齿地回头,“我要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Scott发愣,“好啊,我哥的球技很烂的啊——”

 

Scott没有骗我,事实是,场上四人除却他剩余的都烂到不行,我在校园时期由于约会尝试过几回,而Sebastian几乎连正手和反手也搞不清楚,对比赛规则的了解程度仅限于不要出界,Chris因为体魄的原因力度不错,但是也仅是如此了。

破了对方两个发球局后,Chris要求休息,我的心情因着这位明星的阴暗脸色,愉悦指数有所上升。

 

“我说哥们,你完全可以一人对付我们所有。”我很狗腿的为Scott取来热毛巾和饮料。

“那你等会站到对边去。”Scott打趣,我翻了翻眼皮懒散地靠到休息椅上,Scott拍我的大腿帮助我放松肌肉,我咬着矿泉水瓶口看对面,Chris竟然带了香蕉,正拨开皮喂给Sebastian。

而后者,我养的那头肥羊摇着看不见的耳朵吃的很乐呵的模样。

我捏扁了水瓶。

Chris仍然献宝似的从随身运动包里掏出东西,橘子味的能量水。我皱眉,这家伙怎么知道Sebastian喜欢橘子味。Scott走过来打断我的监视,

“再多喝点盐水。”Scott把他那瓶淡盐水给我,我横了对方一眼,闷闷的开口,“你瞧,你老哥连Sebastian最喜欢的口味都知道,他未免太周到。”

Scott心虚地咳了两声,“他就是这样——”

我低头加固鞋带,更多念头冲进脑袋,Sebastian喜欢的食物,饮食的口味,他喜欢的电影和作家,闲暇时的爱好,甚至他苦恼体型一直努力增肌,我都告诉过一个人。

我再次抬头,Chris正拿了一条毛巾替Sebastian搓干净颈部的汗水,Sebastian的脸有点红,不是那种剧烈运动后的绯红,而是像少女喜欢的马卡龙粉红,甜的有些腻人,连耳垂也是一样的颜色,我不知道Chris是不是和我注意到了同一点,因为在动作的最后,男人用手隔着毛巾揪了一下Sebastian的耳垂,我腾地站起来。

“Chace!”Scott差点被自己脚前的运动包绊倒,他结结巴巴地开口,我头一回见对方如此仓皇和不安地神色,我恶狠狠地瞧他,声音从齿缝里磕出来,“跟我去下洗手间。”

 

我们穿过灯光阴冷的走廊,安静的像是打恐怖游戏。

“Chace,听我说——”

我猛然把对方推进厕所隔间,“哐当”好大一声,“Scott Evans,”我紧紧盯着Scott的眼睛,不让他回避,“让你的直男哥哥离Sebastian远点。”

“我可以解释——”

“所以那些打听都不是为了你自己对么?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接近我们是为了你的哥哥可以有些新鲜玩意儿?”

“不不不,Chace——”Scott稳住被我拍的摇来晃去的门,“Chris的确对Seb,我承认他有些另外的情感,但是Chris不是随意玩弄感情的家伙。”

“哦?好啊——”我向后靠到隔板上,“那让你的直男老哥出柜好啦,如果他承认自己爱男人,正大光明地追求Sebastian我绝没有疑问。”

“你知道这些事情没有那么简单。”Scott倔强地咬住嘴唇,“Chris不是我。”

“他如果是你反倒不错。在我所说的条件成立之前,他的行为是想让Sebastian成为什么样的角色?当红明星的地下情人?说实话这就是狗屎——”

Scott对我的爆粗很不满,他无奈地扶住额头,“冷静点Chace,我们都知道在演艺圈进行感情有多难,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有多少人的恋情是躲躲藏藏的?”

“所有人的恋爱都躲躲藏藏也不应该是Sebastian。如果他还没办法如正常恋人一样同Sebastian约会,如果他连这种最基本的场景都需要我们来作陪衬而不被狗仔发现,那他就应该自己滚蛋——”

“这只是他保护隐私的一种方式,”

“你我都很清楚这究竟是保护隐私,还是担心他的演艺事业因此受到影响——”

“拜托!Chace,演员并不是独立劳动者,他的背后还有经济公司,团队,赞助商等一整个团队,你不能一直用普通人的标准来要求我哥!”

“可是Sebastian只能谈普通人的恋爱!他不能连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我大吼一声,声音响到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只能满脸发烫的跑出去,Scott紧紧跟在我后头,

“求求你,Chace,别在这时候——”

我自然明白对方在担心什么,“算你帮我个忙,送Chris一个love game,让今天赶快结束吧。”

Scott在我背后停住步伐,伸出手摸摸我的脑袋。

我别过头不去看他,却还有一些疑问想得到解答,大概是为了我那点儿可笑的自尊。

“如果.....如果不是因为Seb,你还会和我成为朋友么?”

“你在想什么呀?”Scott苦笑,探口气勒住我的脖子,“我不是为了Seb,看来到你这儿我和Chris真成了步步为营的野心家。”

“你们现在都不值得信任。”我推他的胸肌。

“不,Chace,听我说。”Scott绕到我的身前来,强迫我和他面对面,“没有Sebastian,你也是Chace,我还是Scott,我们也会相遇的。”

我的心像一锅煮沸的汤,热烟滚滚,那咕噜冒出的泡正被眼前的男人逐一戳破,

“快回去吧,我不会让你老哥和Sebastian多呆一刻一秒。”

TBC

篇七


评论(26)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