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ScottChace】共话纽约心 篇四(看Evans兄弟如何吃掉一对好基友)

篇一  篇二  篇三  

四.

Scott和我找到Sebastian的时候,后者刚点了一塑料杯的果汁软糖,浸泡在威士忌中慢慢地喝。

他的对面坐了一个穿牛仔外套的男孩正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Sebastian用吸管拨出一粒浸润够了酒液的软糖,咬在唇间,因为笑容鼓出的腮帮红彤彤的。

“两位,不是故意打扰,但是现在已经凌晨了。”Scott过去,用一种家长式的严肃口吻对着Sebastian和那男孩开口。这情景要是发生在高中时代更合理些,那Scott就是我古板不讲理的代数老师Jack。当然,Jack可没他那么辣。

Sebastian的五官皱成一团,“嘿——Scott,”他拖了长音,还有点大舌头。“谢谢你介绍我来这地方,这里很棒,Justin也很棒。”他猛地挥动胳膊,将半截身体靠到身旁的男孩身上,“他给我分享了好些故事,会对我的新工作很有帮助,你知道我得到了新工作对么——”

Scott打断Sebastian的话,将他从男孩身上拉回来,冲对方抱歉的笑,男孩的头发是亮金色的,皮肤白皙,笑起来很阳光的类型,

“没事,他还挺酷的。”男孩笑称。

他说话的腔调和故作镇定的姿态让我怀疑对方是否到了法定饮酒年龄,在这样的敏感地带招惹上未成年人并不有趣。Scott将“酷男孩”提到自己身后,回过头来看我,眼神里带点指责的意思,我不满地摊了摊手。

Sebastian不是我的私人宠物,我也无法时刻看手他,再说他是个还算讲分寸的年轻人,Scott未免紧张过头。

 

但我当时远未想到这样的“紧张过头”才刚开始。

在Sebastian离开我前往剧组两周后,我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好伙伴已经成了Scott口中的高频词汇。

一开始只是【Seb的新戏怎么样?】【一切都顺利么?】【什么时候回来?】这样例行公事的问候,基于我和Scott的共同朋友并不多,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然后之后一切愈演愈烈,Scott开始若有似无地同我打听Sebastian的一切,我不知道对方怎么自以为进行的滴水不漏。总之Scott希望知道Sebastian热爱的颜色,他喜欢的电影和作者,他对演艺事业的看法,在Scott终于问到Sebastian最喜欢的水果软糖口味时,我明白是时候来个急刹车了。

 

“Sebastian不是gay。”我边说边朝嘴里扔了小半包跳跳糖,耳蜗中立刻响起噼里啪啦的“滋滋”声。

“什么?”Scott反问我,今天我们没在酒吧碰头,我买了一组新的宜家柜,对方自告奋勇帮我来组装。

“你挺好的伙计,”我摸出一支烟在牛仔裤上擦了擦,决定先大发好人卡。“可是我们的Seb喜欢妞儿,他直的和电线杆似的,所以别在他身上花费太多心思。”

Scott失笑,“你以为我喜欢Sebastian?”

瞧,所有被戳破自己暗恋心境的家伙都是这幅态度,但是我决定给Scott下个台阶。

“可能是我误会了,因为你实在提起Sebastian太多回啦。”

对方耸肩,“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当然当然,”我微眯着眼睛点头,尼古丁味开始在房间中散开,我抬起胳膊挥了挥,“可是见鬼的,Scott,你下次就要问Sebastian喜欢用什么类型的套子了,我是说你对我的八卦程度还不及对Sebastian的十分之一。”

Scott发出了几声感叹词,我发誓这家伙心虚了。“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伙计,只是不希望你付出太多情绪后难过心碎而已。”

“”首先我没有喜欢Seb。”Scott将两块木板用螺丝拧到了一起,“我大概是有些关心过头,你知道他看上去确实孩子气。但是如果将话题绕到最初,假若我真的喜欢上了Sebastian,大胆地追求又有什么不好呢?”

伙计,你故意没用昵称,你做了个假设,这些技巧都不能遮掩你对Sebastian的感觉。我低头边研究图纸边回答他的问题,

“那很奇怪,我是说你们不是应该有自己的交友圈么?还是真的存在传说中喜欢掰弯直男的族群。”

Scott因我的话将手中的活儿停下,眼睛里又出现了那种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不喜欢你的说词Chace。”

他叫了我的名字,我开始感觉事情不妙了。

“也许存在你说的那种家伙,我不否认。可是大部分时间,人们只是遇上了令他们倾心的另一半,仅仅因为性别而放弃这不正确,尝试求偶并没有错误。”

Scott教育人的口气令我火大,于是我同样不客气的反唇相讥,“可是这应该建立在不打扰别人的基础上。”

他愕然,“我打扰到了Seb?”

“现在也许没有,但是将来就会,毕竟你们的性取向不同。”我下了总结语,对方仍然莫名其妙。

“我又不会立刻拉他去酒店开房,我是说虽然我的性向和你们不同,但是恋爱的节奏全世界都一样。如果我爱上一个家伙,会展开攻势,希望让对方同样爱上我,当然在此期间我会分清骚扰和健康追求的区别。”

对方的嗓门有点大,作为一个大个子的家伙,Scott比他的外表看上去温柔很多,讲话通常慢斯条理,而此刻我有些生气只因我的初衷是不希望Scott遭到Sebastian拒绝时会太伤心而已,但是对方却把我当做一个心智不健全的孩子教训。于是我搜肠刮肚试图找到一个恶狠狠的回击。

我找到了,不但气势凶狠,而且足够狠毒。

“也许作为同志的你的追求本身,就足以让Sebastian心情不畅了。”

 

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的大Doggy在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像是一只被主人抛弃的老狗,我让他心碎了,在那一刻一定是这样。以至于以后的很多年,只要我想起这茬儿,就忍不住去拥抱已经成为我丈夫的Scott。

偶尔Sebastian和Chris会在旁边看到,国际巨星立刻用高八度的嗓音叫出声,

“Chace抱了Scott,Seb我也要!”

我这辈子也不会适应这个叫Chris Evans的男人了。

 

在那个糟糕的下午过后,我再也没有同Scott见过面,客厅里摆放了他帮我组装好的橱柜,上面堆积了一些我和Sebastian买回来的影碟放着积灰,我几乎从不去翻动。这情况在Sebastian完成了拍摄工作回到纽约后也没有好转,他总是问我为什么不再去Scott的酒吧,我只能用白天的拍摄工作过于繁重做推辞,天知道那听上去多假。

唯一让人心情愉快的是寒冷的冬天终于要过去了,而我参演的剧集已经完成了这个季度的所有拍摄,收视不俗,我不但有了下一年度的工作保证,并且还收获了人生的首批粉丝。他们会在INS上给我留言,寄贺卡和形状奇怪的小饼干,大部分甜蜜又美味,Sebastian会热了牛奶端到我的床头,“请你喝牛奶Chace,让我吃一块你粉丝的饼干好不好?”

 

“我们今晚去Scott的酒吧好么?”Sebastian坐在地板上,他出演的电影还没上映,下一份也工作依旧没着落,于是乖乖地回咖啡馆端盘子。而天气愈渐暖和,这家伙想出去浪一浪的心情几乎要克制不住了。

我背对着Sebastian坐,看剧集论坛上的粉丝讨论,说实话,我已经找不出什么像样的理由来拒绝他了。

“说吧Chace,你到底和Scott怎么了?”Sebastian猛地从背后扑过来,用他才练出来的那么点小胸肌摩擦我的背部,“说嘛——Chace!怎么了?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和Scott的奇怪状态?真的当我是呆瓜嘛?”

对,你就是呆瓜,我的手绕到身后去挠他的痒痒,Sebastian被逗得直笑。

“说吧Chace,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不,恰恰相反,是你的混蛋哥们对不起Scott而已。

我抓住仍在身后捣乱的混蛋,看Sebastian红扑扑的脸蛋和絮乱的头毛,灵魂深处有万分之一的动摇想把这个家伙献给Scott换取对方的原谅。好吧,我承认,Scott对我来说比我自己所想的更重要。

当然,Sebastian对自己的贞操危险毫不知情。而他必然是上帝的宠儿,否则怎会事事顺遂人愿?到了傍晚,已有月余没有联系我的Scott突然发来一条短信,

【派对来么?】

我的心咚咚跳的极快,Sebastian正在厨房摆弄一个注定不会好吃的披萨。

“我们出去吃?”我用手去戳他的腰部,他反射性缩了缩脖子。

“我的披萨都做好了——”Sebastian搓着鼻子黏黏糊糊地开口,我还未接话,手机又震了起来。

【带上Seb。】

我眼皮一跳,一串无声的粗话已经冒出口,心脏如同黄石公园的迷你火山喷发口,咕咚咕咚冒着酸汤,所以偶尔被人惦记起,是因为“Sebastian监护人”的身份。

我准备按灭手机,来了最后一条信息。

【Chris来了,快带上你的珍宝出门。】

TBC

篇五


感觉发展到这分别是熊哥哥攻和忠犬弟弟攻啊.....

还有这么鲜嫩的小Seb,所以我桃这大灰狼忍不住很!正!常!




评论(35)

热度(320)

  1. Sober_xF局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