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ScottChace】共话纽约心 篇二(一对好基友在纽约打拼并恋爱的故事)

篇一


二.

刚启动的汽车没有足够的暖气,于是我和Sebastian极其不雅地将手掌垫在屁股底下以防身体仅有的热气被冰冷的皮质座椅吸取。

“我们去吃牛排好么?这儿开出去有家剔骨牛排味道不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Chris回头询问我们。

我当然不会有任何理由拒绝,毕竟另一个选择是Sebastian酒店房间里冰冷的披萨,事实上我的脑袋点的就像装了动力马达似的。而Sebastian则全心全意地沉浸在将自己的下巴彻底埋到高领毛衣的保暖诉求中,他听到了Chris的问话,对着微笑的明星眨巴了两下眼睛,

“你知道么Chris,现在我真羡慕你的胡子——”

我克制住了转身打他一巴掌的冲动,相信我baby,在那一刻“好莱坞的完美”的笑容真的僵在了脸庞。

 

接下去的路途开始沉闷,显然Sebastian和Chris日常的接触并没有多到让两人有足够的私下谈资,他们干巴巴地聊了几个拍摄进度的话题,而剩余的声响贡献则来自于专心研究路线的Scott。他反复开口问,“Chris,现在应该往哪里转?”

我不胜其烦,恨不得爬到驾驶座上做人肉导航仪,直到发现对方每次的插话都适时地奉献在我们的话题冷场时。

这样的尴尬氛围持续到下车,我带着濒死的胃和对晚饭气氛的深深忧虑爬下车,瞥了一眼Sebastian,小混蛋看上去倒足够镇静,甚至还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毛,我摸出手机——

【Chace,太糟糕了,我尴尬的快要跳车了!】

小混蛋,我呵呵一笑,步入餐厅。

 

其实距离晚餐高峰尚余时间,因此餐厅人数不算多,但是仍有眼尖的路人认出了只顶了棒球帽的Chris,他愉快地同对方打了咋呼,婉拒了签名和合影,我看出Chris的手势,大概是出于私人时间不想被打扰的意思,餐厅经理也来欢迎这位大明星,然后给我们找了靠在角落的座位,Chris和Scott背对人群,而我和Sebastian两个无名小卒则大大方方腆着脸面对前方。

餐桌的正上方有一盏光线柔和的挂灯,在其照耀下四人都面带金光,再配上颇为凝重的氛围,简直像演滑稽默剧,我暗下思考该如何破冰——要知道我常在酒局担任炒热气氛的角色,然而对面坐的可是Chris Evans,简直吓的蛋蛋都绷紧了——

“啪——”,Chris骤然一拍掌,把还神志飘忽在外的我惊的半死,Sebastian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珠瞪的像猎人枪口之下的麋鹿。

“噢,Seb,”男人叹到,“我真该给你洗脸的时间再出门。”

我不解地转头,才发现Sebastian脸颊上那一坨灰在灯光下尤为明显。

“Daring,”我忍不住调侃,“花猫想吃鱼么?”

Sebastian恼羞成怒,扮了大半天的安静模样终于破功,“嗷”的一声扑过来掐我的手臂和大腿。

Chris也被我们逗笑了,他拿过放在自己手旁的一方纸巾,健壮的胳膊越过餐桌在Sebastian的脸上蹭了蹭,“真是一只花猫。”

如果我能够更敏锐一点,就会知道一切将从此开始,源头便是这只横空冒出来的大胳膊。

 

从这之后的氛围轻松自然了许多,这得益于暖胃的热汤和唇齿留香的美味牛排,再加上Chris给我们讲了好些拍摄现场的趣闻作为餐桌佐料。他被自己逗得哈哈大笑前俯后仰,我和Sebastian在咀嚼牛排的间隙努力寻找笑点,只是节奏不统一,捧场时间间隔的过开,倒也构成了一种笑声此起彼伏的奇景。

相形之下,Scott Evans显得过于安静,我已经通过交谈知道对方是纽约一间酒吧的调酒师,也许由于并非圈内人的原因,Scott相较于自己的老哥更腼腆沉稳些,除了专心对付盘中餐,他唯一做的两件事是将面包盘从Chris横飞的唾沫下转移出来,然后在我艰辛捞水果色拉的时候将餐盘朝我的方向推了推。

我含了一块哈密瓜在嘴里含糊的道谢,

“不客气,”Scott用叉子戳了下自己的那份牛排,突然伸出手机,“留个联系方式么?”

“什么?”我晃了一下神才反应过来,在对方递过来的手机上输入了自己的号码,然后又用手指敲了敲界面上的那几个APP

“可以么?”

“嗯哼。”Scott点头,我在得到允许后点入他的INS和Facebook,加了自己为好友。网络时代,交换社交软件才有诚意。

 

这顿饭最终成了我探班之行的唯一亮点,在当了几次社交谈资之后则彻底被抛到了脑后,毕竟名为Chris Evans的生活还是同我们相差甚远。而毕业季又已如同一头张扬舞爪的猛兽朝我和Sebastian扑了过来。

艺术学院的学生都会有传闻中让人连续三个月噩梦的毕业大秀需要准备,但是比此更磨人心腑的是完成学业后的何去何从。

我们当然都想去洛杉矶,去全世界电影工业的中心地,去尝试下小说中端端盘子都会有星探上门从此发迹的人生轨迹。然而现实是,由于在新泽西上学,我和Sebastian仅有的那些圈中人脉都集中在纽约城,奔赴洛杉矶意味着要抛弃已很薄弱的基础从头再来,而真正进入纽约城也远非我们所设想的那么容易。因此,无论是哪个决定都足以让我和Sebastian在毕业重压之下彻夜难眠。

 

决定最终在宿舍大门向我和Sebastian彻底关上之前一月做出。已多次试镜的一部戏确认给了我一个角色,随之寄来的是整本台本和已经转到银行账户下的预付金。

记住baby们,那是台本!装订版的,终于不再是仅仅一张A4纸就可以容纳的台词量!我迅速用预付金租了位于皇后区的一所小公寓,然后冲回寝室掀开Sebastian屁股上的被子,他正趴在床上研究新一轮的试镜素材。

“嘿宝贝!猜猜我们中谁要开始养家糊口了!”

 

接下去的一月尤为繁忙,我在毕业秀和新剧角色间切换的快精神分裂,并且还要催促Sebastian尽快将所有的家当整理妥当搬去新寓所,他在一开始有些别别扭扭,我知道小混蛋在想什么而不去戳穿,直到某天Sebastian欢欣鼓舞地告诉我他在曼哈顿的一间咖啡馆找到了兼职。

“我可以和你分担房租了Chace,但是可以分期么?”小混蛋滚在我新入的二手沙发上眨眼睛。

“当然,”我掐了下他的脸颊,不知他如何在一个成年男人的年纪仍然保留有一百分的婴儿肥,说实话这对演员来说不是个好消息。“分期的话你负责清扫厕所ok?”

Sebastian爆了一句粗口,我哈哈大笑,好吧,这就是Sebastian,我知道他在可以承担租费之前一定会磨叽的不肯搬进来,但是那又如何呢,总要有人养家糊口啊!

我们又一同去宜家采购了最基本简易的家具,买了五彩斑斓的烟灰缸以及两人谁也不懂的装饰画,搞定所有这一切后又换了三次滤镜,才终于把新家照片PO到了INS上。

 

【你搬到纽约了?】

收到私信时,我正在和Sebastian争夺最后一点松子酒,手机的震动影响了我的动作,小混蛋抱着酒瓶躲到厕所去喝了,我气急败坏的滑开屏幕,来信的那方不是熟人,我不得不点开对方的页面滑了几页才终于找到了一张自拍。

 

这个是,Scott Evans?

我有些讶异。我们在之前的饭局之后再无联络,甚至都没有最基本的社交点赞。然而出于礼貌和好奇,我仍旧很快给予了回复。

【yep,我正式成为纽约客啦,:)】

【那么来我的酒吧喝一杯么?为新纽约客干杯。】

我跑去厕所砸门,小混蛋躲在里面咯咯傻笑不肯出来,好吧,这不能阻碍我蹭免费酒的劲头,我裹上皮衣,扔下Sebastian出门了。

 

Scott所在的酒吧在曼哈顿下城,需要排队进场的那一种。对方很体贴地站在门口等我,仍然穿了白色衬衫和黑背心,我开始怀疑这是对方的工作服,不过就算如此,优良的遗传基因仍在他的身上作用明显。男人棕色的头发剃的极短,胡子也刮掉一点,配合原本就很不错的五官,看上去爽利又精神。我们当然是不相熟,但是在此情此景下的见面居然也有些兴奋,我跑过去和他来了个熊抱,脑袋只能搁到对方的肩膀。

“你有什么想喝的么?”Scott带领我一路走到吧台,我脱了外套搁在高脚椅上,“考虑到我明天一大早要开工,给我一杯醒来时不会头痛的就好。”

Scott挑眉,“看来有人找到工作了?”

我嘚瑟地大笑,将得到角色和搬入纽约城的前后往来同对方讲述了一遍。

Scott又给我倒了一杯深水炸弹,“所以你和Sebastian都准备留在纽约了?”

“不然呢,我在纽约,把他打包扔到洛杉矶?”

“也未尝不可啊——”Scott用玩笑的口吻道,我为这个不算特别有趣的调侃奉献了几声干笑。

 

数年后我才意识到了真正的问题所在,这所谓调侃根本就是Evans兄弟的真正内心!

我朝在沙发上玩游戏的Scott扔靠垫,“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对方全心全意盯着电视屏幕,一本正经地点头,“没错,一开始就是。”

.....我怎么多年后才会发现叫Evans的家伙其实都是一副德行?

 

然而彼时我和Scott却因此渐渐成了还算谈的来的伙伴。这家伙虽然有些闷声闷气,但是好脾气又善于倾听,我养成习惯在收工后到Scott的酒吧去坐一会儿,当然这里边还有别的原因。

Sebastian工作的咖啡馆离Scott的酒吧不远,我们都没有车,安排一辆二手车不算大问题,不过考虑到沉重的泊车费,我只好用一辆摩托来装酷。

于是每日剧组收工,去Scott的酒吧聊上一轮后,我便在日落时分准时穿戴上超炫的车帽去接Sebastian下班。

Scott用散发着消毒水味的湿毛巾擦过吧台,“又要去接Sebastian了?”

我“咔哒”一声扣上头盔,“妈妈时间到!”

TBC

 篇三


刚到纽约的嫩脸包,被人一见钟情还不知道的小花猫




评论(23)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