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九.暗招暗招(真人秀AU 盾冬,锤基,虫绿)


还记得人物么?有些遗忘的话先看下面的人物表——






章九.暗招暗招


Thor Odinson躺在沙发上翻阅家人与好友的来信,这是作为房主可以享受到的最大福利之一。

老Odinson在信中夹了好几张立得拍,家中两只豢养已久的金刚鹦鹉Hugin和Munin摆出超上镜的姿势挤在老爹的身边,而他的合作伙伴Fandral和Sif也在新建的泳池旁合影给他鼓励。

是了,Thor未把自己只设定成一个乐天派的、惹姑娘们喜爱的热辣游泳教练,他与同行兼好友的Fandral和Sif合作,筹备超过一年的游泳学校即将开业,如果说刚参与比赛时玩乐的心态还占了上风,斗到此时,赢得一笔奖金为自己的事业增加更多筹码的信念早已后来居上。

“六指计划——”他吐出Loki为联盟秘密计划取的名字,抱起提名盒走出房主套房,现下已到了每一步都可直定生死的境地了。

 

房客们早就在客厅端坐,每人脸上的表情各有精彩。Thor囫囵扫视了一圈,未在同盟们的身上逗留过长时间。

“嗨,伙计们,我只想说我爱你们在座的每一位,接下去的提名只是为了我的比赛,不针对任何人。”

“如果你能跳过这种我们听了都感觉糟心的寒暄赶快告诉我们提名会好的多。”Tony斜靠在沙发上,说完还得意的同身边的Banner教授挑了挑眉。

“伙计,不得不说,等到你做房主的那一天,你也会说。”

“不,我会说我不喜欢你们在座的每一个,如果我提名你,是因为我特别讨厌你,完全就是私人恩怨。”Tony学着Thor刚才的口吻反呛到,将屋中的众人逗得哈哈大笑,气氛轻松起来。

“好吧,伙计,”Thor抽出一张写有房客名字的卡片,上面正印着Tony Stark的大名,“给你,伙计,我爱你的证明。”

Tony跃起来接过卡片,“此刻我也爱你。”

首先拿到赦免权的Tony接替Thor抽出下一位被赦免的房客,卡片每抽出一次,剩余房客们的面色就更加凝重一分,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是没被放进提名箱中的两个名字之一。

 

Steve在焦躁,Bucky能切实地感觉到。尽管经过一次沟通,但是Bucky仍然没有选择让Steve知道目前他们的全部计划,毕竟这计划的一部分是自己要上淘汰候选席,而此刻则到了揭晓的时间。

最后一张赦免卡从箱中被抽去了出来,Peggy带着点疑惑将卡片递给了Banner教授。

“恭喜你,教授。”女郎缓慢的开口,目光滞留在本周的两位淘汰候选人Bucky Barnes以及Wanda Maximoff身上。事实上,每位房客都在若有似无的偷偷打量着两位,心中揣测着这次提名的意义。

Bucky看上去还算冷静,他甚至在提名结束后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游泳教练走过来同他握手,“亲爱的,伙计,只是为了比赛,你很强。”

Steve看上去倒是比中士本人还愤怒些,脸颊微微发红,大家都可以看到他克制地压在双膝上紧握的拳头。

而Wanda则完全吓坏了,可怜的姑娘在提名出现的那一刻就红了眼眶,Peggy和Nata坐在她身边安慰他,Banner教授也不解地同Tony使眼色,

“干嘛针对一个姑娘。”

Tony Stark鲜少地保持了沉默,摊摊手率先离开了房间。

 

“我要去和Thor谈谈。”Wanda仍旧红着眼睛,“虽然我已经预料到了,但真的被提名的感觉太糟糕了。”

“甜心,你现在情绪不好,你确定要现在去和Thor谈谈么,依我看你只是个人质,Thor真正的目标应该是Bucky或者Steve,他想拆散这一对盟友。也许你现在保持低调才是最准确的做法。”

“我明白,请不要担心,我会去和他随便说些什么,示弱或者是表忠心,告诉他如果我只是人质,我将不会责怪他的决定。”Wanda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Peggy无奈地拍她的肩,“好吧,亲爱的,如果你想那么做的话。”

楼下的悲情剧到了房主套房中则完全变成了另一番场景,Wanda耐着兴奋和Loki击掌,手握手在原地转了一圈。

“所以你们还是觉得这主意可行?”

“目前看来是的。”给自己取名邪神的男人将黑色的头发全部抄起向后梳理,“Peggy和Nata怎么看?”

“她们觉得这是在针对Bucky和Steve,也许我该安静地做个人质就可以顺利度过这一关。”

“你瞧亲爱的,她们没有怎么为你担心,即使你上了待定席。”

Wanda抱起饼干罐从里面翻找吃的,Loki的话只从她的头脑中过了一半,她谨慎地忽视其中恶劣的挑拨部分,“但这让我有些担心,如果她们只觉得我是人质,也许不会有耐心去拉拢Peter为我进行否决权比赛的。”

“Natasha一直在考虑拉Peter入伙的问题,你的被提名对她来说只是展开行动的契机,Romanoff小姐的执行力可是惊人,这也是而我们要淘汰她的原因。而你,姑娘,你需要在脆弱和冷静之间找一个平衡的情绪表现出来,这可很考验演技,要我说你刚才在提名时的表现就很不错,考虑去读戏剧学院么?”

Wanda对于男人的调侃不满的翻了翻眼皮,Thor笑着走过去拍打了下Loki的额头提醒他注意分寸,“刚才Steve的表情简直是要杀了我。”

“当然,他还没把军花泡到手——你就要淘汰Bucky。”Loki转动黑眼珠。

“我以为Bucky会和Steve透露我们的计划。”Thor为难地摇摇头,“我还不想和警察对立。”

“他早晚会说的,要我说现在这样很不错,至少Steve的情绪很自然,对面还看不出什么来。”Loki抬手看了看表盘转头对Wanda开口,“好了,可怜的姑娘和房主沟通的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下去和你的盟友们‘汇报’最新‘线索’了。”

 

“Bucky,我从没要求过你像对待长官一样时时汇报线索,可是你至少该让我知道本周我的盟友要上淘汰候选席位。”

“伙计,如果你现在愿意冷静些,我会很乐意告诉你。”中士正趴在床上,耳朵里塞了耳麦听歌,棕色的脑袋随着乐曲轻轻摇摆着。

“所以我只能得到‘事后’?嗯?”Steve坐到床边,铺床的软垫随着他的体重压迫陷下一角,Bucky摘下一端的耳麦惊讶的挑眉,“你刚才是在和我说了个黄色笑话?Steve?Steve Rogers警官?”

Steve无奈地苦笑,“在你心中我和九十岁的老人有什么区别么?”

“当然,”Bucky意有所指的瞟向警官的前胸,那是块魔力之地,任何宽松T恤到了这都会变成紧身服。他的手指也顺着目光往上移,竖在那两瓣结实肌肉的中间沟壑处,“你这儿都可以挤出沟了。”

“你以为你不是?”Steve顺势掐了一把中士的胸部,那里的肌肉规模没有他夸张,但是也形状美好,紧绷又结实。

“真难以想象,”Bucky竟然害羞起来,遮住了自己的脸,“你当着几百万观众的面和我调情。”

“我们还当着几百万观众的面干过些别的,如果你需要我帮你回忆起来的话,”Steve离的有些过近了,就凑在中士的耳边,Bucky推档了下对方,“好啦,现在你不想听我的解释了,嗯?”

Steve皱着眉头退开,

“你们这次的真正目标是谁?我说过,我不是个不懂得转圜的笨蛋。”

中士咬着嘴唇似乎在做最后的争斗,他用拇指磨蹭着已经鲜红的唇瓣,在Steve忍不住要用自己的压上去之前终于开了口。

“我猜是Romanoff小姐,”

“Natasha?”Steve皱起眉头,“你们的目标是Natasha?你们觉得她的威胁很大?”

“Natasha很果断,并且善于操纵人心和结盟,你瞧,姑娘联盟是她拉拢的,你也是,还有Tony和Banner,她是所有人的连结线。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只是她手上的兵器,并不是她考虑留下走到最后的真正盟友。也许你承诺了Tony,但是你可没欠Natasha什么。”

“你以为我会无法下手?你是担心这个?”Steve的眉头拧的更紧了,“所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呀,我在你心里是个没有情趣又刻板的老古董,还优柔寡断,所以真的只有胸肌吸引你么?”

“我,我的天哪,”中士在整个节目中第一次结巴起来,“你在我心中是没脸没皮没羞没躁才对,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

“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Steve凑到中士脸前去做了刚才一直想要做的事,“还有每一个吻。”

吻毕他耐心地按住中士忍不住挥起来的拳头,“你说我们在Tony的联盟里不是核心,可是你认为我们在Thor和loki的联盟中就是么?我想对两边来说我们是一样的角色。”

Bucky垂下眼睑,“只是兵器。”

“这么说没错,”Steve摇摇中士的肩膀,“但是还有另一种看法,我们是两边都需要争取的人,目前来说局势已在不知不觉中割裂成了两大派,而也许我们正是他们中任何一方都需要争取的票数,所以得认真想想该如何走下去。所以,伙计,我不能再得到任何‘事后’了,明白么?你得学会和我分享。”

Bucky点点脑袋,“我很信任你,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Steve去揉他棕色的头发,“但是你需要将这份信任展现出来。”

“你们想选我参加否决权赛?”Peter狐疑地打量眼前两位女郎,Natasha正漫不经心地掐弄自己的指甲,Peggy坐的端正些,长卷发上别着一枚红色的宝石发卡。

“Wanda吓坏了,”Peggy率先开口,优雅地端起面前的玻璃杯抿了一口茶,“而你看到了,没有合适的人来保护姑娘们,Bucky一定会挑选Steve来参加比赛,而Thor作为房主也会参加,这几乎是屋子里最强壮的三个男人了,所以你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所以你们希望我能从这三个人手里争夺下否决票用在Wanda身上?”Peter手背交叠支撑着下巴,“这可有些难,除非我是蜘蛛侠。”

“不不不,”终于轮到Natasha开口了,“事实上,我们需要你的支持仅仅在于你能够出现在否决权赛中。”

“什么?”Peggy小声嘀咕了一下,“这和事先说好的不一样——”她转过脑袋小声对Natasha说,“我们不是为了让Peter参加比赛救下Wanda么?”

模特经纪人今天画了非常精致的烟熏妆,浓重的眼线让她看上去就像一个极具攻击性同时又魅惑十足的猫女,“事实是,Wanda呆在淘汰席上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

“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明白,你不想救你的盟友么?”Peter有点被她们绕糊涂了,挠了挠自己厚重的头发。

“明显Thor的目标是Steve和Bucky,只要Bucky还在淘汰席位上,Wanda就是安全的。在投票时我们会留下Wanda而不是Bucky。所以你的目标就是阻止我们的军花和警察先生中的任何一人拿到否决权票。并且,”经纪人重新掰弄起了自己的指甲,“如果Wanda下了淘汰席,谁会代替她呢?”

Peggy的脸色难看起来,“你是觉得——”

“毫无疑问,Thor会从姑娘里面再找出一个替代者。”

“可是我以为Bucky也会是你们的盟友之一?”Peter插进话来,他现在有些把事情搞明白了。

“我们也希望是,只是在Wanda和Bucky之间,我们当然会选择Wanda,因为军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也许没有他在,Steve会对联盟更忠心一些,而现在,铲除Bucky的血不用沾在我们自己手上了。”

“最后一个问题,”Peter开口,“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们?”

“你需要一个联盟。”这次回答的是回过神来的Peggy,“但是你难道还想和Loki厮混在一起么?看看你的Harry,得到了什么下场。”

 

“提问。”

“什么?”Thor好笑地打量刚洗漱完的Loki,湿漉漉的黑发贴着脑门,更显得那双浓绿色的眼珠分外明亮。这家伙的脑袋是装了电动马达么?就没有停止转动的一刻?

“Wanda刚才偷偷告诉我,Peter已经被说服了参与否决权赛,既然如此,我们就如先前所料般地掌握了参赛名单。你作为房主,军花和Wanda作为淘汰候选人必定会参加,而按照规则,你们三人可以再任意挑选三名房客参与,Bucky会挑选Steve、你会挑选我,Wanda则有Peter,那么现在到了答题时间,请问谁拿到这张否决权票会是最糟糕的局面?”

Thor咧了咧嘴,“我的SAT分数可不低,伙计,确定要考我么,Laufeyson先生?最糟糕局面的是我赢了,因为作为房主我没理由推翻自己先前的提名,这样Natasha就没了上淘汰席的理由,如果我一定要推翻则提前暴露了我们要对抗Tony的联盟,他们一定会保住Nata淘汰Bucky,得不偿失。”

“给你满分。”Loki吸了一大口可乐,他对自己盟友的智商已越来越满意。

“那最好局面呢?”

Thor抓着下巴想了一小会儿,“无论是你赢还是Steve,甚至Peter,我们都可以换下其中一人让Natasha上淘汰西,除非——Peter真的被Natasha说服,他赢得否决权票却保持原样?你之前说你有把握拉过Peter是真的么?”

Loki摇脑袋,眼珠无辜的快冒出水来,“是假的。”

“什么?!”

 

“你觉得Peter不一定会使用否决权?”Bucky带点疑惑地眨眼睛,脱到一半的T恤卡在脖子处缠绕成一团,Steve过来帮他将衣服从头上套出,“我是说最糟糕的局面,你们之前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Loki说他有把握说服Peter——”

“Loki说的话我从来都不信,”

“嗷!你干嘛?”Bucky嗔怒地打了下警察的手,揉揉自己被捏痛的腰。

“我在惩罚你竟然相信Loki Laufeyson而不是我,混蛋。”

中士对此的回应是翻了翻眼皮,懒洋洋地裸身靠到床上,Steve从身后覆上来,伸手绕到中士的肚脐处。

“让我提醒你下,这儿的摄像头都是红外线的,晚上也看得到你在干嘛。”

“唔——考虑盖床被子?”

“.....滚开。”

“好吧,言归正传,你得相信你的警察先生,也许Loki不能说服Peter,但是我能。”

“嗯?”Bucky吸吸鼻子,声音里已经带了浓重的睡意,Steve知道他疲倦了,此刻就像即将步入冬眠的熊,只得轻轻弹了弹他的耳垂抓住对方最后的注意力,“也许Peter和Wanda正是适合和我们一起成为最终四强的房客。”

 

TBC


评论(42)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