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章六.反噬(真人秀老大哥节目AU 盾冬,锤基,虫绿)


章六.反噬

 

淋浴一直是大屋中一个让人苦恼的问题。

除了房主套房有单独敞亮的洗浴室外,其余的房客需要共用一楼的淋浴设施:两间隔断开的玻璃单间以及一个浴缸。出于绅士,男房客们把其中一间以及浴缸都让给了女士们,剩下的所有人分担另一间小小的单间。

除了本周的房主Banner教授和总是躲到房主套房享用单间浴室的Tony,剩余的6位男士每晚都如同军队中的一等兵一样,举着澡盆和淋浴物件排队轮流使用浴室。

 

Steve今天挤进浴室的时候,Bucky和Thor都还在,两人赤裸着上身,下身则围着一样的白色大浴巾,Thor挤在玻璃镜前检查胡茬儿,Bucky则在整理替换的衣服,两人还湿漉漉的赤裸的臂膀挤在一块儿,推来档去。

Thor从镜面的反射中心不在焉地观察Bucky,

“你的肤色真辣,伙计,是特别晒过的么?”他随口赞叹,中士的皮肤如同上好的奶与蜂蜜的调和,是极浅的、细腻的琥珀色。

Bucky懒懒的弯腰将脏衣物抛进洗衣篮,并不打算去接Thor的问话,他抬头用眼神朝靠在门框的Steve示意,“你要现在洗澡?”,Bucky侧身做了个让出空位的姿势。

“恩,”Steve沉默着挤进两人中间,这下一间浴室简直快被三个肌肉男挤炸了。

“那我先出去,”Bucky捞起洗衣篮准备晃出去,

“你不介意我在这儿再剪下头发吧?’’Thor不满地撩撩头发,对着Steve咕哝。

“”以后每次挑选房客都必须招募一个理发师,这太痛苦了,管它变成什么样,我只想让它短点。中士,你在军中学过理发么?”

已经一脚跨出浴室的Bucky听到问题退回来,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了下才拖着长音回答,

“我们的头发要剃的很短,基本不用剪,会用剃刀就可以。”

Steve已经脱下一套运动衣裤,只穿着内裤看着两人继续对话。

“那也行,你可以帮我剃下鬓角什么的,或者是后脑勺,我可以自己先将头发剪短。”Thor用讨好的语气对着中士说话。

Bucky似乎被他打动,退回浴室放下洗衣篮,围着Thor转了一圈观察他的发型,

“可以,我可以帮你将后面的头发剪短,鬓角和后面的发际推高,这样你可以凉爽很多。”Bucky对着Thor的脑袋比划了下,“还可以帮你剪个刘海,”

“这很不错,”Thor开心的将事先准备好的理发工具展开,递给Bucky。Bucky选了一把趁手的剪子,与Thor面对面紧贴在一起,仰头丈量怎样剪出合适的长短,当他眯着眼睛微微踮脚的时候,鼻梁似乎都要戳上Thor柔软的嘴唇。

“伙计们,你们猜怎么着,”一直在旁的Steve Rogers突然打断了两人,“我以前给人理过头发的。”

 

第二天当Loki满嘴的牙膏泡沫“噗嗤”一下喷在Thor的下巴上时,被女房客夸赞外貌如北欧神祗般英俊的游泳教练只是木然的用手指揭去,他一头原本如阳光般耀眼的金发长短不齐的扎在脑门儿上,后脑勺更是像被狗啃过一样,两边的鬓角也看上去造型奇特。

“别笑了,我他妈自己后来又修理了两小时,真是他妈见鬼了。我可以找警察局投诉吗?”

“所以你是低估了甜心警察的危害力,让我猜猜,你动了军花哪里,是摸他屁股了还是搂他腰了。”Loki笑的前仰后翻,边低下头冲去自己脸上以及身上的牙膏泡沫。

Thor吃惊地瞪大眼睛,’我什么都没干,我只是拜托Bucky帮我修理下头发,军队的哥们儿都会这招。”

Loki更吃惊的瞪大眼睛,“你竟然觉得警察会允许军花对你做理发这么亲密的事情。”

 

这天正是淘汰夜,游泳教练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把Loki的整罐发油全部都捣腾到了脑袋上才肯出门,但是已经收拾好自己行李准备打道回府因此多少有点阴郁的Harry看到他后还是彻底的笑翻过去,他拉过Thor,劝说他坐下来,

“别的事情不一定行,这种我还是有点经验的。”

Thor愁眉苦脸的对着镜子比划,“Peter说你吹干头发都要佣人帮忙,你确定你能搞定这个?”

Harry干脆的嗤了一声,手上继续动作着帮Thor整理头发,

“也许我需要佣人帮我吹头发,可是当我出席Prada发布会的时候,我还是喜欢自己摆弄造型。”

Thor努力忍住要冲破口腔的吐槽,向似乎是全世界最后一个可以拯救他的男人恳求,

“只要请你别让我在淘汰直播时看上去是个蠢蛋就行了。”

Harry咯咯的笑,“放心,coach,我会让你今晚艳压我们的警察和军花。算是我离开大屋前做的最后一点贡献。”

Peter走进客厅的时候,就看见Harry和Thor两人笑成一团,而Harry的双手正轻轻安放在对方的头发之上,他急急准备退出房间,一转身撞上了Bucky,

“你干嘛?”中士随手拍了下Peter的胸膛,走进房的时候也看见了Harry和Thor,

“哦......”Bucky眨眨眼睛,“Steve不是故意的,真的。”他对Peter说,留下后者满脸莫名其妙。

 

淘汰之夜完全称不上惊心动魄,毕竟谁去谁留在房客们甚至观众们心中已有定论,但是从主持人笑的快咧到耳根的嘴角上,Loki看出了大屋外的现实世界对于“荧幕情侣”的离散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果然,没进行几句寒暄话,主题就绕到了两位待定席位的房客身上,

“Harry,你知道今晚有多少观众关注你和Peter的故事么?他们都很好奇你们是真心实意的,还是一时偷欢,但是我得承认你和Peter之前一番关于各自要努力到最后的话语打动了很多观众,他们都要为你们流泪了。”

Harry耸肩,“如果我们的房客们也能这么觉得就好了,”

周围的房客们立刻配合着发出一阵稀稀拉拉的笑声,或者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

主持人转向Banner,“所以为什么本周你会死咬Harry和Peter,他们谁才是你真正的目标呢?”

Banner摊手,“他们的关系太亲密,让我们大家都很担心,我只是顺应房客们的心意。”

“那看来我们比Steve和Bucky要努力一些,所以你才选择了我们。”Harry立刻接过Banner的话语,紧追不舍。

温和的教授皱起眉头,显然并不适应Harry这样的咄咄逼人。

“噢,看来Harry你完全不惧怕投票,需要我提醒你现在对房主的态度可不怎么友善么?”主持人插入对话试图调和下气氛,还不等到Harry回答,又立刻转向Peter,

“Hi,Peter?”

“Hi,”Peter有些紧张的开口。他今天也穿了正装,浅灰色裁剪合体的西装,配的是白色衬衫和深灰色的领带,基本款的设计却显得年轻人的身材精壮修长。

Harry赞赏的瞟了一眼对方,看到Peter的额头浮起一层薄汗,想起对方告诉自己这套西装还是专程为毕业面试而准备时的好笑模样。

“我猜你出了大屋后一定会吃惊自己有多少粉丝。”主持人颇为甜美地冲Peter微笑了一下。

Peter现在看上去就足够吃惊了,“粉丝?”他惊异地瞪大眼睛,仿佛在确认这个词汇的含义是否是自己所想的。

“这是应当的,”Tony Stark在一边插嘴。

“让我来随意挑拣两条粉丝们在论坛上的留言,”主持人为Peter的惊讶反应感到好笑,她打开事先准备好的手稿开始认真阅读,

【哦,天哪,Peter Parker就像最最最标准的校草,连他的乱发都那么可可可爱!】

【Hi,Peter,我已经打听出了你的宿舍号,我们房外见,虽然我不喜欢太快在外面的世界见到你,但是同时又迫不及待了!!!】

【他帅到我把他正在做的那个项目的公开研究报告都读完了,那个什么粘合剂之类的玩意儿。我一个字都看不懂,只是为了这篇报告出自于他的手。】

Peter的脸越听越红,仿佛主持人读出的每一个字都会跳跃到他的眼前邀请他跳个舞那样害羞地垂着头。

Loki努力支撑着快耷拉下来的眼皮,跟Thor耳语,“他的粉丝都几岁,8岁?”

Thor回头,“亲爱的,你不能因为你已经30岁了,就去嫉妒一个刚满20的,长相讨喜的健康男孩所应受到的欢迎。”

Loki冷笑着滑动了下眼珠。

“噢,看来你真的很受欢迎啊,伙计。”Harry用手肘敲了下Peter的胳膊。

“所以Harry你会觉得压力很大么,看来你的竞争对手比房内更多。”主持人将问题重又抛给了Harry。

Harry嘴角向下翻着歪了下脑袋,“要我说,我需要竞争么?”

语毕,他拉过Peter的脑袋在后者浅色的、还微启的双唇上印上自己的。而后,在观众震天的尖叫和惊呼声中,缓过神来的Peter也反手搂紧了Harry的腰,加深了这一吻。

 

“你说他们两是不是节目组雇来增加收视率的?”Loki抱着胳膊问。

“你说的有道理,接下去警察和军花只能靠直播本垒打赢过他们了。”Thor歪着嘴巴,觉得牙都要被酸倒。

Loki斜倪了他一眼,“不是说我们要本垒打的么?”

Thor立刻摩拳擦掌,“只要你愿意我一定奉陪。”

“呵,先把你的头发长长齐再说。”

“........”

 

Harry离开大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伤感,这位骄傲的年轻人也没表现出更多的让人怜悯的姿态,他还是一样的趾高气扬,歪着的嘴角满满地嘲讽,只是最后离别时抱着Peter的手收的有点紧,

“我们屋外还会再见么?”Peter问他。

“当然,不过你得给我vip票,不能让我在你的粉丝大军里排队。”Harry凑上来完全环住Peter的脖子,将小小的脑袋搁在Peter的肩膀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凹坑。

 

第三周的房主权利争夺战在淘汰之后立刻开始,权势将再次更迭,而当所有人转移到屋后的庭院,看到节目组已经搭建好的游戏时,同时有三个人在心中默念了Bingo。

庭院内整齐地驾着一排BB枪,无疑这是个会利用到射击能力的游戏。

Steve Rogers是现役警察,Bucky Barnes出身军队,已经有不少房客的目光开始流连在两人的身上,似乎警察&军人的组合势必将再一次称霸大屋。

比赛环节并不复杂,作为上任房主而无法参加本次争夺的Banner担任主持人,他会随机抽取房客的姓名,被抽取中房客需要从剩余的人中再选择一名进行射击对战,PK失败的一方直接淘汰,然后Banner再抽取另一位房客,再重复进行同样的环节,一直不断PK,最后的胜利者就是第三周的掌权者了。

 

Loki拧着秀气的眉头,游戏本身并不复杂,也不像第一轮房主争夺赛那样折磨选手的身体,只是这个游戏的设置比起射击PK的表象,挑选对战选手的部分似乎直接是要点破大屋中的联盟局面,这才是最至关重要的一点,他开始有点紧张在没有时间和几位盟友商切的情况下,他们是否可以保持足够的默契,更何况还有一个他没来得及拉拢的Peter Parker。

 

“Wanda,”

Banner已经报出了第一个选手的姓名,Loki收回思绪,看着红发姑娘紧张的走上台。

“Wanda,请选择你的对手。”Banner提醒神色还有些迷茫的姑娘。

Loki焦躁地跺起了脚,她显然不能选择明面上的盟友,但是如果选择自己这一边的,也是同盟内耗,比赛的设置实在过于刁钻。

“Thor,”Wanda开口。

Loki微微舒了一口气,对方脑海中有着不可暴露同盟的概念让他稍感安慰。但愿Thor的枪法和他的块头看上去一样的迷人。

游泳教练看上去很镇定,几乎没有迟疑就走上前,两人必须同时进行射击,这也给了双方更大的压力。

Wanda五环、对于一个不摸枪的姑娘来说很不赖的成绩。而Thor在九环。

房客们中发出了几声哨声,在裸眼射击的情况下这是非常优异的成绩了。Loki也有些吃惊,他转头观察了女孩儿联盟以及Tony 的脸色,几人仍然很淡定,显然他们因为拥有警察和军人而特别从容。

“这一轮是Wanda淘汰。”Banner宣布结果,响起了一些零散的掌声。

“第二轮,Steve。”

“Loki。”警察几乎没有犹豫就开口。

Loki扶了下额,他走上前,稍微摆弄了下枪支,至少确认自己会使用这玩意儿,毕竟大多数时候他的手指是抚摸轻巧的纸牌而不是一把枪。

Steve的是八环,而Loki的,至少没脱靶,Loki想。

“第三轮,Bucky。”Banner继续抽取房客。

站在淘汰位置的Loki和Wanda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第三位盟友,又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Peter。”中士面无表情说出自己的选择。

Loki额首,聪明的选择,选择还没有明确加入任何一个联盟的Peter也不容易令人起疑心。

显然Peter更适合呆在实验室,Bucky毫无悬念用九环的成绩淘汰了他。

紧接着是Tony,他毫无疑问地选择了Thor,只是CEO平日一定把射击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安保人员。他被Thor淘汰了。然后同样下场的还有Nat,尽管异国血统的强悍女人打出了及其漂亮的8环,而Thor仍然是稳定的九环,Loki简直要怀疑游泳教练的真实身份了。

 

Steve再次被选中,Tony等人的表情凝重起来,Thor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原本以为房主是囊中物的一干人终于有了点儿危机感。而Loki却觉得浑身的筋骨都因为兴奋而抽动起来,他突然意识到,成为房主的想法似乎并不是不可实现。

Steve和Thor都是九环,Loki的心都纠起来。

因为平局双方再次对战,Steve仍然是九环,而Thor是十。

Loki用力抿住双唇以免自己尖叫起来。

Thor没有任何的疑问的继续干掉了Peggy。简直是一辆坚不可摧的坦克碾过了另一个联盟的每一个选手。现在只剩最后一个了。

Bucky走上前,和Thor并排站在一起,举起了枪。

“干的不错,伙计。”Bucky说。

“你也是,”Thor冲他眨眨眼。

Loki已经开始无意识的啃咬指甲了,突然间扑克选手意识到了一点,正是这一刻,看清Bucky真正归属的机会来了,因为这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适合放水退让的机会,主动放弃,让自己隐秘联盟的盟友登上房主之位,同时将自己继续藏在暗处。

Loki看到Thor和Bucky在射击前对视了一眼,只是他无法读懂枪手们之间无声的交流。

枪响了。

Loki在那一瞬间闭了眼,然后再睁开,冷汗已经从他的额头上流下。

他先移动视线去看Bucky的,中士的弹孔在无限接近十环的位置,九点八或者九点七环,他又迅速将视线移动到另一边,Thor的弹孔像一枚图钉一样钉在十环的圆心。

Loki知道,反噬另一方的机会终于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到来了。

Thor上前和每一个人击掌,如同他成为房主后的荣光将分赐给每个人般。最后他才走到Loki面前,两人重重地击掌,手指交握。

“宝贝儿,准备好我们的本垒打了么?”

 

TBC

虫绿线正文结束,继续刷副本,这两章盾冬线都是隐藏线,大家感受到了么~

剪发前的锤哥和被Harry拯救过的锤哥







评论(34)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