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复联全员】真人秀,秀真情 ——篇一.第一滴血(真人秀AU 主盾冬 副线锤基/虫绿)

篇一.第一滴血

1.

“该死!——”Harry掉落到地面的时候,Loki忍不住在心内暗骂,他的盟友在第一场房主争夺赛中就早早退出了。

但是可怜的Harry,的确不应该强迫他参与这样的竞赛。他的小细腿还比不过Thor和Steve的胳膊。

 

进入大屋后,首先是全员自我介绍。Loki由此分清了两个金发“尤物”。那个半拧着眉头,嘴角总是绷得紧紧的是Steve,一个警察,一个不隐瞒自己身份进入大屋的警察,真是个甜心。另一个发梢略长,散乱在肩膀,个头也更魁梧一些的是Thor,来自迈阿密的游泳教练,憨直的笑容完美定义了Loki心中的胸大无脑。

他已为两人计算好了比赛公式——Steve Rogers的是退场,Thor Odinson则应该留下,充当他的拳头。毕竟,头脑简单的人总是更容易控制。

 

不过现在他要集中精神,收紧手臂,将自己牢牢固定在香蕉的顶端,避免在第一场竞赛中过早的退出而成为靶子。

是的,没错,一个香蕉,一个大的要死的香蕉。

 

2.

Harry Osborne抱着自己仍然有些颤抖的手臂离开场地,坐到场侧的长椅上继续观看接下去的比赛。

这该死的比赛,该死的塞规,他毫无掩饰自己的失望,冷着脸瞥向仍然坚持在场上的选手们,一个个吊在一排比人更高的香蕉形游戏道具上,像一串可笑的猴子。

本场比赛的规则很简单,谁能在香蕉道具上坚持的最久,谁就是冠军。当然也没那么简单,因为在他们以可笑的姿势抱着大香蕉的同时,各种巧克力酱,奶油,番茄汁会从道具顶端喷射出来,洒在选手的脸部以及身体,增加道具的湿滑度,让他们更易掉落,另外这些粘稠的酱汁也会流进他们的眼睛,嘴巴,让人发狂。这显然是一个完全考验力量以及耐力的比赛,是他最不擅长的比赛。

Osborne的家族掌管着一家医药公司。今夏,Harry刚刚大学毕业,在正式进入家族企业工作前最后的疯狂是老Osborne允许他来参加这个真人秀。

所以千万不要让他才来一周,就打道回府,Harry咬紧了自己的双唇,他手臂的酸楚因为刚才的比赛愈发严重了,无法清洗干净的各类凝固酱汁也令人恶心——

“嘿伙计,你没事吧?”

离场边最近的一个大香蕉上传来安慰,Harry抬眼,他知道这个名为Peter Parker的年轻男人,在自我介绍中对方称自己还在大学就读。Peter同样不属于强壮体格,但是此刻,对方正打开灵巧修长的双手和双脚稳固地钉在香蕉上,身姿轻巧地如同一只蜘蛛。

没有任何房客的实力可以被轻易低估,Harry勉强扯开一个微笑作为回应,然后垂下了头。

 

3.

“你还能坚持多久?我觉得你可以这样做一天。”

Steve扭转过头,旁边香蕉上的红发女郎正压低了声音和他讲话。他记得对方叫Natasha,是一位模特经纪人,并且自己也有着堪比模特的S曲线以及夺目美貌。在比赛开始之前,他已将体态较小的女士归位了非体力型选手的类别,但是本场比赛到了眼下,Natasha意外地坚持了很久,表情也并没有太大苦痛,体能状态令人咂舌。

“我是警察,这对我来说没什么。”Steve小声嘀咕着,他并不想同Natasha过多讨论,虽然比赛的难度称不上高,但是还有几位同样强健的房客正在和他角力——来自迈阿密的游泳教练Thor以及那个叫Bucky的男人也同样是不费力的模样。Thor甚至还一直乐呵呵地试图和自己身边一脸辛苦的Loki搭话,不过后者显然无心搭理。另一个是来自德州农场的选手,Clint Barton,这位先生看上去没有那么年轻,个子也不高,然而黝黑的肌肤以及饱满的肌肉都显示出德州哥们也可以撑好长一阵子。最后,出人意料的不仅仅有Natasha,Steve不得不注意到总是跟随在众人身后的Peter Parker,一位害羞腼腆尚的大学生,男孩即使抱着一根香蕉,也是一副害羞腼腆的样子,但是却牢固的好像和香蕉完全捆绑在了一起一样。

并没有那么容易赢。但是必须得赢。

Steve知道,他从一进屋就已经被盯上,如果不能成为首个房主并利用房主的权利找到合适的盟友,他毫不怀疑自己将是第一个走出大屋的人。

你得做正确的事,Steve在心里默念。

 

“如果你可以保证第一周不提名我,我可以自己跳下去。”Natasha仍旧是一副轻松极了的样子,还可以分心和Steve讨论战术。

Steve对她颇为和善地笑了一下。

Natasha挑起眉,她已读懂男人笑容中的讯息——我完全不需要你来让我。

“你当然可以做这个一天,我毫不怀疑。但是我会给你带来一个新的联盟,你知道自己多危险吧?”Natasha朝Wanda 的方向努嘴,“我可以给你带来一个女性同盟,如果我们成为房主,也绝对不会提名你,当然作为回报,你也要帮助我们,姑娘们需要人帮助。”

这回Steve认真考虑了对方的提议——性别非但没有成负累,反而女性特有的敏感和锐利帮助了这个叫Nata的姑娘直切要害,他应该保存体力,也需要盟友。

Steve吁出一口气,臂膀用力,将怀中的香蕉抓得更紧了些,然后转过脑袋对Natasha点了点,成交。

 

4.

比赛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两小时,选手们像苍蝇似的一个接一个掉落。三名女性选手却意外地坚持了很久,最后一名姑娘Wanda落下的时候,Thor忍不住为她们叫好。

“干的好,姑娘们!”

 

这家伙就不能安静点么?Loki发出了很大一声啧以示自己的不满,他的位置在Thor的旁边,从四十分钟开始,这个大个子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同他聊天。Loki不喜欢话痨,但是考虑到对方是自己的潜在盟友,因此即使手臂已经处于完全麻木的状态,他也颤抖着声音和男人勉强继续。在最后一名女士掉落后,Loki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终结这场折磨了,于是毫不犹豫地从香蕉上跃下来,那些酱汁的味道几乎把他变成了一个热狗,衣服和裤子也湿答答的以一种很恶心的触感黏在身上,他的双臂毫无知觉,就连维护身体平衡的功能也已经失去,像只企鹅一样歪歪扭扭地移动到场边,也不知道现在还坚持在场上的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怪物。

 

Thor好笑地看着名为Loki的黑发男人艰难移动的背影,对方的尖挑下巴同绿色眼珠令人感觉机敏狡黠,并且明显不想和自己深交,维持着干巴巴的聊天大概是出于未来有结盟可能性的考虑,Thor并不介怀,这可能是因为Loki有一个形状完美的屁股。

他默默在心里吐了下舌头,自顾自乐开了花。这个年代,同志还很可怕嘛?

Thor Odinson并不准备刻意隐瞒自己的性向,如果有人问起他就会说,但是也没有必要在一开始就大肆宣扬,如果那个男人知道自己被同性惦记上了屁股的话,Thor忍不住恶劣地想象黑发男人露出惊恐表情的样子。

 

5.

如果是以前,这场的冠军一定是他的。

Bucky Barnes的左臂已经开始有灼烧般的痛感,他不得不反复调整挂在香蕉上的姿势用以缓解。他的左臂在战时曾被碎裂的弹片炸伤,虽然得到了及时的治疗并保住了手臂——这已是非常幸运,但是由于后遗症,手臂的机能大不如前,他也因此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外派部队生涯,正式退役回到了布鲁克林的家。而现在,长时间的比赛让他让曾经的伤痛一点点地回到体内,汗珠开始不断的流下,和脸庞上的酱汁混合在一起,身体也开始轻微的颤抖。

 

“如果你坚持不住了,可以跳下去。”

“我不会提名你。”Steve注意到了Bucky的不对劲,轻声对他说。对方却只是疑惑地瞥向他,灰绿色的眼珠满是疑问。

“我需要盟友,”Steve继续耐心地劝说,“并且我相信你。”

Bucky对这个叫Steve的男人反复释放的友好有些难以言喻的不耐烦,这是个很难说信任的比赛,或者说比赛的精髓正是谎言和背叛,但Steve却不止一次地展现想要照顾他的态度,

Bucky是在第三小时的时候跳落的,不是因为那个叫Steve的承诺,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左臂,毕竟还有后面很多场比赛他需要一一应付。

 

6.

终于,全场唯剩两人了,Steve Rogers和Thor Odinson。

“如果你跳下去,我不会提名你。”现在是谈交易的时候了,Thor感觉自己也快到了极限,他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真正赢了Steve,因为对方除了脸色微微泛红外甚至都没有气踹。

“不,我可以做这个一整天。”Steve Rogers温和又坚定地微笑。

 

7.

比赛中房主的奖励是极其诱人的,除了至高无上的房主权利,可以掌握生杀大权外,还有独立的房主套房,华丽舒适,不用和其余的房客挤在一起休息。另外节目组会还会贴心地送上亲朋好友的鼓励信件,这也是很多房客能在比赛中坚持一路的精神力量。

Steve在第一场比赛中坚持到了最后,成了房主。现在,他正躺在代表胜利果实的柔软床铺上看着警察局同僚的鼓励信件,无非是一些哥们儿我们相信你,你能撑到最后的措辞。Steve抿嘴笑了一下,在这个对外隔绝,人人互相猜忌的大屋里,能感受到点儿正常世界的温情非常重要,这让他感觉心底柔软,并且可以将这样的柔情也传递给别人。

Steve转动脑袋,Bucky Barnes现在正靠在他的床上,平稳的呼吸着,似乎已经完全睡着了,对方已经经过清洗,没了恶心的酱汁,穿了一条白色运动裤,赤裸着上半身,左臂的地方有一些蜿蜒丑陋的疤痕。

在房客介绍的时候,Steve了解到Bucky曾是一名军人,男人在战役中受了伤,因此提前退役,这也许可以解释自己对Bucky无来由的好感,对待军人,Steve一直有种天然的尊崇和信任。因此他几乎没有做任何考虑就将Bucky列为了他在比赛中的盟友。当众人参观完房主套房,有几位房客磨蹭着希望和他谈谈接下去的比赛时,Steve只能礼貌地请他们先行离开。一是因为长达数小时的比赛也让他精疲力尽,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才能继续思考比赛。还有就是他注意到了Bucky比赛中明显的身体不适,他希望Bucky能留在房主房间,这个更有隐私性的地方来处理,而不是在第一周就把自己的身体问题暴露给所有的房客,这显然会让他成为猎人枪口的牺牲品。幸好,对方也同意了。

“你应该早点下来,兄弟。”Steve坚定却温柔的对Bucky说,“我会照看你。”

Bucky眨眨眼,几乎不可察觉地点了下头,第一次在比赛中接受了Steve的好意。过于劳累的男人在清洗结束后就靠到了房主的床上休息,很快进入了酣睡,熟睡中的的脸庞没了醒时的冷漠,反而因为天生肉乎乎的两颊和红的不像话的嘴唇,像一个大号的娃娃,赤裸的胸膛以及腹部都被形状优美的肌肉线条所覆盖,没有Steve那么夸张,却也是切实的力量的美感。

他在军中应该很受欢迎。当这个惊人的想法冒出来的时候,Steve不受控制的脸红了,他的生活方式虽然有些过时,但是却也因为职业关系接受了很多信息。军中生活枯燥无聊,最重要的是一群年轻壮实的男人们聚集在一起却往往长时间没有任何女性的抚慰,因此屡屡传出一些不体面的新闻已是常事。当Steve开始心猿意马地揣测起Bucky在军中是否有些“密友”的时候,他再次被自己下流的想法震惊到,以至于对着熟睡的对方无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Harry仅穿着一条黑色内裤躺在房客宿舍中,他所在的宿舍有四个床铺。除了自己外还有Peter park和Bruce Banner以及Tony Stark。大屋的环境设施非常好,因为入了夏,所以长时间开着中央空调调控温度,可是Harry还是感受到一阵一阵的燥热几乎要冲破皮肤。他毫不顾忌的脱光了所有的外衣,不介意自己的身体暴露在镜头前。Harry非常清楚不可抑制的燥热来自于对比赛局面的焦虑。他在第一场争斗中第一个出局,这是非常大的危险。

是的,危险。

在第一周房客们互相并不了解,也尚没有结成牢固的利益同盟的情况下,房主为了不手上沾血,往往会选择最早出局的房客,而剩余的房客们也会非常有默契地进行投票。更何况第一任房主是那个看上去像学校中致辞优等生一般的Steve Rogers。Harry明白自己已经板上钉钉成为第一周的淘汰候选人了,他棕色的头发因为汗湿贴在圆润的额头上,衬的青绿色的眼珠子近乎透明了。

“Peter,只有你能救我。”Harry侧过脸,用近乎呢喃的语音对身边的男人说,他的声音湿润暗哑,听上去似乎下一秒就要小声啜泣起来,却也是意外的迷人的地方。

第一场比赛结束后,Harry立刻明白了现在每一个房客都是自己需要抓住的选票,任何一票的失误都可让他立马滚蛋,而除了一开始就已经结盟的Loki,一直围在自己身边打转的Peter显然也是很好的拉拢对象。

“Peter,我们还需要多几个人。现在人数不够,我只有你和Loki。不,Loki也没有你那么可信。”Harry蹭了蹭,抬起纤细的手臂环住Peter的脖子,手指轻轻的敲击着对方的脖子。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只穿着内裤的下半身和Peter的紧密的贴在一起,对方还穿着一条牛仔裤,粗粝的质地磨着他的大腿有点麻痒,轻微的不适感里却还有点该死的舒服。

“当然,Harry,我会帮你。”Peter的脸简直快烧起来了,脖子后被Harry碰触的那一块地方更是发烫,他的咽喉呜呜咽咽,似乎已经很难调理清晰的讲话,Harry棕色小巧的脑袋就蹭在他的脸下方,像极了以前家里养过的宠物。只是家中的宠物是全然的柔顺乖巧,而现在的Harry,Peter虽能感受到对方渴求保护的姿态,却在其中还隐藏了些别的什么。

“我和Stark先生谈过,他似乎很信任我,我在节目外参与了一个助学基金,原来是他的公司所做的项目。”

“Stark?他可谈不上信任。”Harry轻笑出声,他不怎么喜欢那个自大的矮个子,对方一副我完全不在乎钱,我只是知道自己能玩转这个比赛的样子有点让人不舒心。

“不过很好,如果你能让他投票留下我,我会非常感激的,我的英雄。”Harry又蹭了蹭Peter的下巴,他已经知道现在两个人的姿态有点太过暧昧了,他想象着这些影像被剪辑在电视上播出后、或者在网络上同步直播时,全美观众所会有的反应,这竟然令人有些小小兴奋。也许八卦报纸很快就会登出“Osborne家族继承人用肉体诱惑同性房客”这样的劲爆标题了。但是见鬼的,Harry才不会介意这些人的看法,他从来都不介意,甚至还带着点儿冒险的快感。而Peter,Harry抬眼望着头发乱呼呼的年轻人,年轻男人似乎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男人的身体僵硬,虽然自己几乎挂在对方怀里,但是Peter却连手往哪里放都不知道,一直尴尬地垂在身体两侧。

超乎想象的单纯,Harry笑了,对方的状况让他有着奇怪的安全感,他喜欢这种感觉。

 

8.

Natasha将手中的香烟按灭。

“姑娘们,毫无疑问的,我们得让Osborne少爷马上走人,他和Loki是一起的,我不信任那个男人。”作为一名圈内颇有名望的模特经纪人,在黑发男人自称是个模特的时候,就已经上了她的黑名单,毫无疑问这是个谎言。

“那为何不直接让Steve提名Loki,我们可以告诉Steve他们已经结成了同盟。”

Wanda小声提问,她也是个很美丽的红发姑娘,高挑身姿,本来应该是男房客很喜欢的类型,特别是和她自己同年龄的男孩子们。这也是Natasha一开始就选择和女孩结盟的原因——在往届的比赛中,因为某些情感问题女房客控制男房客的情况总是不断出现。只不过历史重演到了这一季似乎出了些岔子,Natasha瞥了眼已经快贴到一块儿的Peter和Harry。这些孩子们,竟然也不知道关门。

“不能过早暴露,Harry第一个在比赛中出局,提名他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而失去了重要盟友的Loki则可以慢慢收拾,对么?Nata?”Peggy Carter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

Natasha流露出欣赏的目光,像Peggy这样已经浸淫职场多年的女人总是有种得体的敏锐,更何况对方还有非常迷人下颚骨曲线。

“非常精准Carter小姐。另外,我能感觉Steve的确想提名Harry,不过我还是希望能确认一下。那么,你愿意去做这件事么?”她还观察到自己的盟友对那位身材火辣的警察先生有些微小的情感悸动,Natasha很乐意当一个推手,去促成一对有利于自己的荧幕情侣。

“当然。”Peggy欠欠身,“稍晚我会去主屋和他谈谈。”

Peggy Carter妩媚地拨弄自己的褐红色卷发,并不介意在游戏中来一段罗曼史,更何况房主是一个看上去纯良、正直的小警察,简直可以当美国形象的代表。

 

9.

警察现在正对着房客的名单发愁。

“你会提名谁?”Bucky咬着嘴唇问他,大眼珠似乎覆着一层水膜,看上去湿漉漉的,卸下防备心没了肃杀气质的男人因为天生的五官而显得特别乖巧。

Steve强忍住去揉男人脑袋的冲动,把注意力集中在提名问题上。Bucky醒了之后两人一同吃了点东西又立刻腻歪到了床上,而对方在短短几分钟对话中数次舔弄唇舌的动作也让Steve一直在心中倒抽冷气。

正直纯良的警察现在觉得自己的下半身有些热意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稳定的女伴,也不是会出去找人随意发泄的个性,以至于曾经偷偷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生理问题。很好,现在他不用再为这个问题担心了。

Bucky套上了一件白色背心,用手肘推推Steve,瞥了瞥嘴好像在发问为何对方不回答自己的问题。他的胸肌鼓出,背心被撑得很饱满,可以看到胸前两点的凸起,腰线却又很窄,和臀部曲线连接的曼妙柔和。

Steve感觉自己呼出的气都快是热的了。

“Harry,我会提名Harry。”

Bucky耸耸肩,“他是个长的很好看的男孩儿。”用不带情感的语气很冷静地评论。

“你也很好看。”Steve脱口而出,然后迅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哀嚎一声将脸深深埋进了自己的手臂。

TBC


评论(31)

热度(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