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十(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34.

“家里没有冰块,冷毛巾可不可以?——”

Chris歪在沙发上,听到Sebastian的声音由远及近,他的额头已被对方用纱布简单地包扎,视线受阻,于是只得转动脑袋,卖力抬起脖子,才伸到一半,下巴就被轻柔地托住了。

“真的不要去医院么?”Sebastian流水一般的嗓音中是无法遮掩的忧虑,而他居然为此暗自高兴——也许是脑子真被揍坏了。

“去拍个CT之类的....”Sebastian继续低声嘟囔,指头沿着他的下巴小心地上移,他兀自仰着头,享受对方的片刻关怀。

“虽然看上去严重,但是其实不会有大碍。给我冷毛巾——”Chris出言安慰对方,Sebastian将叠得方方正正的毛巾递给他,然后又帮着他将纱布小心拆开,伴随他“嘶嘶嘶——”的叫唤,

“这么痛么?”遮挡视线的纱布终于被扯掉,Sebastian饱满的脸蛋重新映入他的眼帘,对方微微蹙起的眉头和满是焦虑的双眸将他的心脏轰的砰砰乱跳。

“有一点痛,不过真的没事。”Chris龇牙咧嘴地扯开一个微笑,想了一下又道,“我本来还想和你一起模仿低俗小说——”

“啊哈,原来你还有这主意,”Sebastian陡然被他逗笑了,干脆侧身和他一同靠到沙发,曲起一条腿,“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很有信心当乌玛瑟曼,我喜欢她在电影中的发型。”

Chris一手按住敷在伤口的毛巾,一边审视Sebastian圆润的下巴,“唔——,乌玛瑟曼有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尖下巴的。”

“喂喂!这么说太过分了吧——”Sebastian少有不淑女地叫唤起来,但最终还是忍耐住,瞥了他一眼又伸手挠了挠自己的下巴,眼中满是懵懂的疑惑,“哪有道理一定是尖下巴才能剪那个发型?几年前我明明试过的...——”

Chris憋住笑,生怕出声会换来今晚的另一顿揍,“好吧,那不管怎样,今天你还高兴么?——”

“当然,”Sebastian微微侧过头,她还未来得及卸妆,但已经替换下了那条撩人皮裙——真有点可惜,换上了白色T恤和灰色运动裤充当家居服,她的寓所也同Chris想象的有很大不同,没有精致的粉色和暖黄装扮,也没有大面妆镜,仅仅布置了简单的家具,一摞衣物叠在一块儿堆放在沙发角落。

“今晚真的很不错,”Sebastian用手掌托住腮部,“我说过很喜欢穿高跟鞋跳舞的感觉,那是因为更年轻一些的时候,就是所有女孩子们都想着做些什么才能让男孩们的眼光黏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说到此处居然有点害羞地埋下头,羞怯地瞥了他一眼,“你,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吧——”

Chris的心脏现在就像一锅火焰上的牛奶不断“噗噗”冒泡了,这是他们重逢后的第一次,Sebastian愿意敞开心扉同他来聊聊自己,他忙不迭地点头,“不仅仅是姑娘们,事实上,从男生们十五岁开始,我们做的每一件事也是为了吸引你们。”

Sebastian的脸颊晕出一些粉红色来,腮帮微微鼓起,“总之...我也常那样想....然后我听到了某些建议或者是心声,从各样的网络论坛上——据说男孩子们都喜欢看姑娘们穿高跟鞋,如果她们能穿上高跟鞋跳上一支舞,那就更棒了。”

她顿了顿,手掌移动到他的伤口处,按住敷在上头的毛巾,让Chris可以垂下自己的胳膊休息一会儿,“所以我也偷偷买了一双高跟舞鞋以及裙子,舞鞋是粉白色的亮皮,裙子则是白色背心裙,很贴身,还挺漂亮的不是么?不过我从没穿过,那一切只在我的幻想中Chris——当我穿着高跟鞋随歌扭动的时候,那些男孩们的眼神里会飘出赞叹的光,这情景只会在幻想中,我知道这不可能实现。”

他的心被拽紧,如被极细的绳子捆绑住。他试图想象那画面,想象Sebastian有一套美丽的舞服,然后她也会像所有年轻姑娘一样忍不住去描绘自己穿上后在舞会时受到瞩目的模样,带着憧憬和喟叹,最后回归现实,将舞服收进柜子。她一次次拿出衣服,又一次次收回去。

“你知道,当我笑话你只会称赞我的妆容时,”Sebastian仍在继续对话,“从根本来说,也从未有男士认为我的眼影很美丽,我腮红很适合,或者喜欢我涂抹嘴唇的脸,大部分时候....”Sebastian垂下脑袋,睫毛在下眼睑处落下浓重的阴影,“大部分时候,他们并不那么接受。所以今天我很感谢你Chris,你实现了我曾认为是奢望的事情。”

“从今天开始也不再是了。”他捏住Sebastian的手掌摇了摇,“你知道我其实也能扮演好约翰屈伏塔的,只要你给我时间练习下舞步,我准能征服全场。”

Sebastian的嘴角扬起来,绿眼睛转了一圈,“好吧,那我们下次再约。”

“没问题,下次再约。”

“对了,今晚你睡在这儿好么?如果你有任何不适,我可以最快速度送你去医院。”Sebastian的目光落到他的伤口,忧虑重新从她的嗓音里透出来,“而且现在已经快午夜了,Evans夫人会担心你的模样。”

好吧,这不是Chris人生中所得到的第一个来自异性的“请你今晚在此入睡”请求,但是仅有这一个,让他险些从沙发上整个栽倒,栽到最美的梦里。

 

35.

“生日会?”

“没错,”Sebastian提了提背上的书包,那个沉重的包袋将他本就圆滚的肩膀勒出两道红痕,“是...是我的生日。”

“我当然知道是你的生日,难不成还是你老妈的。”Chris抬手示意对方将书包给他,他的胳膊远比小胖墩的结实,多负担一个书包不是问题。

自两月前他同Sebastian一起饮了葡萄冰又讨论了Scott的生日礼物后,他们的交往便进入了新的一层。Chris猜测,现下大约是可以用伙伴或者朋友这种词汇来描述他和Sebastian的关系了。所以Sebastian邀请他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也理所应当。

“周六么?”

Sebastian陡然瞪大了原本就很圆的眼睛,用力点一下脑袋,腮帮上的肉都因此颤了一下,“嗯,周六下午,你会来的对么?我妈妈会做很好吃的苹果派,对了,你可以带上Scott的。”

“我才不想带着他,他就是个麻烦精。”Chris啧了一下嘴,模仿成年人的语调说话,Sebastian因此“咯咯”笑起来,

“那,那说好下周六见咯?”

“嗯哼。”

 

Chris没怎么担心过会在Sebastian的生日派对上遇上什么麻烦人物。当然,Joe这样的家伙还在不断找Sebastian的麻烦,但是也许是逐渐适应了美国的生活,也或许是已经对持续不断的攻击麻木了,近来罗马尼亚奶团为这些破事伤心的次数减少了很多——是了,Chris已经为自己的新伙伴取了一个外号,百分百的匹配。

现在,Sebastian大部分时候都会默默抱着自己的书包,咬着腮帮走到离Joe远一些的地方去,Chris也告诉对方,不要搭理这样的家伙那处境就会变好很多。

并且以Sebastian目前的交友情况,Chris甚至怀疑派对上除了他是否还会有别的小孩,考虑到此,他便不由得开始认真考虑究竟要不要带上Scott还有两个姐姐一起为对方去充场面。对了,还有Sebastian的生日礼物,自上周四得到了邀约后,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挑选礼物上,并为此甄选了Lisa的意见。

“你的小伙伴?”Lisa最近的状态不错,Chris挺高兴看到老妈才去修了的新发型。

“你觉得我送些什么好?据说他的妈妈是钢琴师。”

“哇哦,也许我们可以邀请他们一家来家里用餐,你说他们刚从罗马尼亚搬过来,是适合交新朋友的时机,”Lisa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至于你新朋友的生日礼物,音乐盒怎么样?我们一起去选一个胡桃木的。”

Chris想了想Sebastian那些花边衬衫甚至是裙子,将把对方请到家中作客的念头赶出脑外,“等到生日会结束再讨论这个吧妈妈,对了,我喜欢音乐盒的主意。”

 

36.

周三下午的课程结束的很早,而Chris鲜有地同自己的行星兴趣小组请了假——他约了Lisa一起去购买Sebastian的生日礼物。

已经上五年级的Scott在午餐时来到了高年级的教室,这个顶着蘑菇头的小甜心很害羞腼腆,通常不会穿越楼层来找自己的老哥。

“你下午想和我们一起去商场么?”Chris问弟弟,他知道对方下午有游泳课,但是也许可以偶尔翘掉一节课,说不定还能说服Lisa带着他们去看一场电影。

“那个,”Scott嘟嘟囔囔,眼神有点迟疑,“你最近有和什么人特别要好么?”

“什么?”他一时无法辨别弟弟话语中的暗示,“你是指什么?”

“我是指...最近你有和什么人整天黏在一块儿么?”

是Sebastian。

Chris抿住嘴,克制住险些脱口而出的名字,“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Scott的脚尖点着地,慢慢划出一个圈,“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听说...你知道那些高年级的家伙,他们说你最近和一个小婊子走的特别近——”

Chris瞪大了眼睛,震惊这样的词汇竟然是从Scott的嘴中说出来。

“谁和你说的?”

“.....”Scott低头搓了搓手掌,“你没和很奇怪的人呆在一起吧?”

“所以是谁?”他再次开口,语气变得不可避免得严厉起来。

Scott缩了缩脖子,嘟囔声也压得极低,“我只是想确保你没事Chris——”对方继续怯生生地抬眼,“我只是有点担心你。”

Chris所有的怒气和愤懑在一瞬间平息了,当然了,Scott只是在担心他而已,他的老弟一直是个最甜的甜心,可以义无反顾地替他顶罪,为他的恶作剧背锅——是他让自己的事影响到了Scott,这个小蘑菇头才五年级而已...

Chris伸手点了点Scott的额头,“我没事,你知道高年级的家伙经常会开些没谱的玩笑,不管是谁对你说的这事,你都不要理会就好。另外,千万别告诉Lisa,她最容易大惊小怪了。”

 

结束和Scott的谈话并没让他好受一些,而Joe那帮人随后的出现就像翻开了故事书中那些最惹人厌的章节。

“如果你再对我弟弟胡说八道,小心你的那张烂嘴。”Chris拉出自己的书包,用力拍上储物柜的门,走过Joe身边时却被对方狠狠撞击了一下。

“我只是实话实说,”Joe裂开嘴对他恶劣地笑,“你难道最近不都是和那个东欧小婊子呆在一块儿么?”

周围的男孩们发出一阵令人恶心的哄笑。

Chris攥紧自己的拳头,深吸一口气。别理这些杂碎,他在心内提醒自己,他还有一个美妙下午要度过,Lisa答应他先去购买礼物,然后可以开车去市区的冰淇淋店吃甜点,去看看橄榄球俱乐部最近的活动,然后再回家——

“你的老妈愿意让你和那小婊子整天厮混在一起么?我猜她不久之后也要知道了。”

一股寒气从他的整个脊背散出,几乎将他笼罩在一个无法透气的密封塑胶袋中,他一字一顿,每个单词都是从牙缝中挤出,

“这事和我妈妈还有弟弟,一点儿都没关系,如果你看不顺眼我——你大可直接来找我。”

他的宣告只是换来又一阵笑声,男孩们不明所以地望向他,交头接耳,好似他真的讲了一个大笑话。眼前的每一张脸都令人生厌,可是Chris却不知道拳头应该先落在何处,又或者,拳头真的有用么?

“这家伙真是昏了头了,”其中一个男孩开口道,鞠起的背瞧着就像一只虾米,“他妈妈一定觉得很伤心,丈夫和别的女人跑了,自己的儿子和人妖厮混在一块儿——”

现在Chris的迷思有了解答,他的拳头毫不犹豫地挥向了那个“虾米”男孩。

TBC

评论(18)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