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九(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30.

Chris觉得紧张感这玩意和自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在Sebastian答应同他一起去跳舞的时候是有节奏的“砰砰”萌动,在他们互发讯息确认时间和地点的时候,这玩意又被兴奋感抑制了,而当相约的那一天来临,他从舒适柔软的床榻醒来,一脚踏上才被老妈打过蜡的滑爽地面,紧张感就像一个恶作剧精灵突然开始猛烈敲击他的心房,摇摆着可恶的黑色尾巴说道,“嘿,我来了Evans,你准备好去拥抱Sebastian柔软的腰肢了么?”

 

妈的他不可能准备好。

 

Chris手忙脚乱地起床开始思考自己的穿着,然后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个原本能避免的愚蠢问题——他居然没约对方周五,因为这样不但可以利用“休闲服装日”的法则穿着轻便地去舞厅享乐,并且如果他同Sebastian有什么良好发展(只是如果),也大可不必担忧第二天还要到办公室准时报到。

但他居然约了对方周三,真是蠢透了。

所以现在他只能穿着衬衫和西装裤,还要老老实实地打上领带——幸好办公室留有一双运动鞋,即便如此,这样的配搭也一定很逊,而Sebastian又是如此倾心于好好搭配服装….

Chris为此一直唉声叹气到早餐时分,顺便告诉Lisa,“今天不用等我晚餐,我约了朋友。”

“真难得——”响应的是Scott,“我以为你的人生信条早变成了我爱工作,工作爱我。”

Lisa用锅铲教育了一下小儿子,对他的行程自然是毫无疑义,“当然亲爱的,你早就应该放松一下。我看到你用电脑的样子都会头痛。不过如果你和朋友们要在外用晚餐的话,我推荐赛丽路上的一家德国餐厅,那里的灌肉肠很不错。”

他老妈因为约会频频,早已比他更有心得,Chris默默将此记录到自己“可能会和Sebastian正式约会”的备忘录中,以期待在某天真的可以用上。

“我今天应该会随便找家餐馆吃东西….因为要去跳舞…”Chris含混不清地答复Lisa,餐桌的另一侧,他的老弟差点打翻橙汁。

“等等等等,老哥,你说什么?你说你要跳舞?——”

“嗯哼。”警戒心提醒他不要回答Scott的提问,但是又有一个声音提点他“怎么了,难道我就不能有一个正大光明的约会么?”

于是他梗着脖子给出了答案。

“哇哦——”Scott若有所思地看他,又瞥向Lisa,最后耸一耸肩,“好啦,这很有趣,我们等待你的汇报——”

 

31.

他的情绪在进入工作时段后也没得到什么缓解。整整一天他都如坐针毡,一封邮件需要看上三遍才能意识到内容,午饭时间更被胃部绞痛袭击,害的Scarlet和Anthony一直担忧“你最近的身体状况也太差了吧——”

Chris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坚持到在舞厅前挽起Sebastian的手,滑入舞池,先扭上一段经典的士高——他的心志原来如此不堪,一个Sebastian就轰的他神魂俱碎。

幸好所有一切在看到Sebastian的那一刻终于停止了。

他赶到舞厅前时,对方已经到达,身穿最经典的黑色连衣皮裙——天哪!是皮裙,Chris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叫嚣,配了同色的高跟鞋,棕色头发放下全部拢在一侧肩头,哇塞,他简直爱死对方的红色唇膏了,这红色让Sebastian的嘴唇看上去就像一枚饱满樱桃。

他所有的紧张与不安消失殆尽,眼中只余下女郎一人的身影,他走向前,像从梦中走向现实。

“嗨Sebastian,晚上好。”

“晚上好Chris。”Sebastian转过身,将那双多情的绿眼睛对上他,当她的眼睛眯起时,眼尾会扫上极细的纹路,就像海底母贝上碎裂的浅痕。

“你今晚很美。”他抬了抬胳膊,佯装自然地挽过Sebastian的右手臂,“我已经开始期待你的舞姿了。”

Sebastian的回答是侧过脸对他扬了扬下巴。天哪,谁能将这姑娘的迷人值下调一些呢。

 

32.

其实有太多比此地时髦的舞厅可以选择,不但舞池华丽,酒水也会出色。但只有这家的吊顶上悬了数颗真正的,自七零年代穿越而来的的士高球,在DJ的带领下闪烁出斑斓光彩,照的每个人的脸庞都有一层奇异光晕。

Sebastian和他的身体距离大约仅有两个拳头,因此Chris可以闻到对方身上那股令自己神魂颠倒的柠檬香味,并且在这股香味的蛊惑下做出各种同手同脚的可笑舞姿。Chris猜测Sebastian还不至于因此嫌弃他,因为对方的脸庞更多是甜蜜笑容,而胯部则灵活地跟随音乐摆动,她的腰部柔韧又有力,腿肚绷得笔直,做出任何动作都摇曳迷人。他们的脸庞也贴的很近,近到他的鼻尖有一两次直接撞上对方的。

“我喜欢你的唇彩。”

“谢谢,你的领带也不错。”Sebastian有微笑时抿嘴的习惯,这无疑会让她的脸显得更饱满可爱。

“我也喜欢你的粉色腮红,衬你的气色。”此段的音乐是轻快活泼,没有过分鼓噪,因此Chris只用左右摇摆自己的上半身,然后寻找合适的时机可以将双手放到Sebastian的肩部,那里有一双他有史以来见过最美的肩胛骨。

“Chris,”

“嗯?”

“你是我第一个遇见的会将姑娘脸上所有彩妆都夸一遍的男士。”

他因对方的话一个踉跄,“啪”一声拍上对方的肩膀。“对,对不起!”

“没关系,”Sebastian竟然将胳膊轻柔地搭在他的肩膀,于是现在,他终于得以扶住对方圆润的肩,他们的眼睛互相望进对方的眼中,身体的节奏也渐渐融为一体。

他们在共舞。

虽然他穿着很逊的衬衫,他脚上蹬着跳韵律操的球鞋,他的头发也没来得及补上摩丝,然而Sebastian就在他的臂弯内,像一头只为他舞蹈的母鹿。

 

“你真美——”这句话在今晚第十次滑出他的嘴唇,可是他根本抑制不住。Sebastian的耳廓就在眼前,Chris明白自己只需微微低头,嘴唇就可以碰触到那儿,他会像亲吻珍珠一样亲吻Sebastian的耳朵,而如果可以搂住对方的腰肢,或者按手在她的臀部——天哪,只是想象这画面就足以令人窒息了。

Chris猛吸一口气,用仅剩的理智给自己的老二下达指令,千万要保持矜持,不能随随便便就探出来和人打招呼——至于管不管用,说实在的,他现在还能正常呼吸,就已经是个小小奇迹了。

他几乎记不清自己上次如此心绪悸动是在何时了,若不是他此刻明晰这一切均是因为自己爱上了Sebastian,那么他大概真要误认为自己是得了心脏病。

 

33.

直到共舞三十分钟后,Chris终于记起自己尚未请约会对象一杯饮料,他结结巴巴地开口,询问对方是要橙汁还是干姜水,Sebastian惊异地撩一撩长发,

“Chris,我们是在舞池,拜托给我杯有酒精的饮料吧——”

天煞的,自己一定是那种约会黑名单上的人物了....他勉强让自己的双手离开Sebastian的身体,从吧台带回两杯菠萝啤酒,却见到在厕所门前徘徊不进的对方。

幸而他的脑袋还未完全生锈,Chris只消一秒就明白了Sebastian的困境——她想使用厕所,但是却无法走进女士卫生间,而男士的,则更加令人尴尬。

Chris扔下啤酒,挤到对方身侧,拍一拍Sebastian的肩头,“嗨——那个....”他用手指点了点厕所,“你想用洗手间?”

几位妙龄女郎从他们身侧走过,然后步入女士卫生间,即便他没有正视对方,也可以感知到停留在他们两人身上的眼神,他捏了捏拳头,又安慰地轻抚Sebastian的肩膀,

“我帮你进入男士洗手间看一看,如果里面没人,你就进去,我守在外面就好。”

Sebastian圆润的肩膀轻轻颤动,但很快点头,“多谢你。”

幸好,两位机车皮衣的男士走出后,里面真的空了人。Chris赶忙挥手示意Sebastian进入,“我就在门口。”

 

其实Sebastian解决的很快,但是这小小插曲在对方走出男厕时出了岔子,有一个穿着灰色T恤的高个男人挡在他们身前,Chris自己足够高,Sebastian也不逊于他,然而还是落下眼前男人许多。

“这里什么时候允许人妖进来了?”这位大鼻头三角眼先生刚开口说话,Chris已经想将对方的脑袋按到地中,但他努力掩藏住怒意,只是将脸色煞白的Sebastian微微拉到身后,低声要求,“请让一让。”

他不想毁了Sebastian的跳舞夜,他们才跳了三曲,还没等到的士高球转到两人期盼的粉色霓虹光呢。

“也许她不是人妖,只是一个想往男厕所里挤的骚货。”显然这个小岔子不会如此顺利地结束。大鼻头的手掌越过他的肩头,拍向Sebastian的脸蛋想将她拉扯过来,在自己的头脑反应过来之前,Chris的拳头已经砸到了对方的鼻梁。随后,便是大声尖叫和人潮涌动,他的胳膊一个劲儿地乱挥,脸和锁骨火辣辣地疼痛。

“如果你再碰她一下,我就把你的脑袋砸城肉酱!”随即他的脑袋就被狠狠砸了一下,Sebastian从后方扑上前,架住他的他胳膊,他东倒西歪,用已经痛到不行的拳头再朝对方那张恶心的脸轰过去,那个巨大的鼻头流出了鲜血,然后是破碎的嘴角和肿起来的眼睛。Sebastian紧紧抱住他的腰,用胳膊横在他的胸前试图能抵挡一些攻击。

不,他永远不要Sebastian再在自己眼前受伤,而眼前男人的脑袋在他模糊的视线当中渐渐变成了Joe,又渐渐变成了他自己。

Chris听到自己完全嘶哑走调的嗓音在说,对不起。他的视线模糊不是因为对方回击的拳头,而是因为他哭了。

妈的,他在一家舞厅,边哭边揍一个陌生男人。

在人群散去后很久,Chris才终于感知到了自己的胳膊,Sebastian冰凉的手指托住他的下巴,用湿润的毛巾轻按他的嘴唇。

“没事了Chris。”

他扬起脸,抬手抓住对方的手腕,“对不起,Sebastian。”

Sebastian的指头顿了顿,随后紧蹙着眉头俯下脑袋查看他的额角的伤痕,“Chris,这不是你的错。”

“没事了Sebby,我在你这边。”

如果人生能像玩游戏一样可以重刷,Chris一定在七年级时握住那个罗马尼亚小孩的手再也不放,“我在你这边。”

TBC


评论(30)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