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五(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17.

“这次怎么样?”结束又一轮的拍摄后,Sebastian立刻近前来确认效果,Anthony已经比出了OK的手势,

“非常自然,注意说话语速,下一条可以再快一些。”

“好,”Sebastian抬起手臂抹了把发红的脸颊,又对着健身房的室内镜调整了下发带,Chris适时递上矿泉水,“休息十分钟再下一组?”

对方语气轻快地回应,“好,没问题。”

 

Chris和Scarlet并没花费多少功夫就说服了Sebastian来进行她个人网页宣传视频的拍摄,这自然是一个好主意。他们凑在一块儿研究了些主流健身教练们在自我介绍时会用到的措辞和模块,然后拟好了稿子,很快敲定了租用健身房的时间——老Georgina们觉得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健身室的软广告,所以愿意免费支持。

Sebastian的课程主打是身体线条的训练和打造,而她本人就是一个完美典范,天生就极其舒展的骨骼比例再配合因长期锻炼而紧致的肌肉层就已有非常好的煽动力了,而接受了半年多的激素疗程后——Sebastian很坦荡地和所有人分享了这个,她的胸部已经开始发育,不是那些令人血脉偾张的大罩杯,只是像跃动的小小雏鸽,在健身背心的衬托下形状优美又健康——

他突然觉得有些羞怯和抱歉,毕竟作为异性,认真观察另一位女士的胸部无论如何都不礼貌。

 

“今天是周五了,所以晚上你们都打算去哪儿?如果没有合适去处的话我倒有个好主意,我们可以买上一些爆米花和草莓啤酒,加上海鲜泡面,然后把09赛季的洋基队复习一下。”Anthony边复核着之前的录影边漫不经心地问他们。

“如果你在个人时间只会永远看洋基队的比赛录像,那我猜你是很难找到自己的火柴小妞儿了。”Scarlet拍拍他们黑人新同事的肩膀,“今晚我得去做头发——而我们的Sebby,”

Scarlet都已经叫唤Sebastian为Sebby了,Chris暗自咋舌。

“而Sebby要换上新套装去看电影了——”

“等等,”Anthony用指头搓了搓鼻子,“这听上去像是个约会?”

“不,不是,我一个人去而已。”Sebastian走过来坐到他们身边加入了聊天。她的状态十分好,面颊红润,嘴角挂着浅笑,眼睛也是晶亮亮的,如同昏聩暗夜里的星星,“今天安妮尔有放映希区柯克的电影——”

安妮尔是他们街区附近的社区电影院,因为不在时髦的购物中心或者大广场里,因此客人多是社区中的老年人或者儿童,也承接一些社团的点映会。

“你喜欢希区柯克?”Scarlet和Anthony就盘腿坐在他同Sebastian中间,因此Chris不得不探出身体,捕捉到对方汗涔涔的脸,“我最喜欢迷魂记,你呢?”

“不....我其实只是喜欢看复古电影——”

“其实她只是想去看看Hanson。”Scarlet转过脑袋对他挤了挤眼睛,在Chris能得到更多讯息之前,Sebastian就像他所认识的任何一个被戳破了暗恋光环的十八岁姑娘那样猛地拍了下Scarlet的脑袋。

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为会因此喉头发苦,心脏则像被火苗舔了一下。

“Hanson是谁?”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是毫不让人兴奋的贫乏语调。

“我就说你邀请她去Scott的派对是个好主意。Hanson是安妮尔的放映员,也是一个电影论坛的主持人,Sebastian在你兄弟的派对上认识了他。”

“Hanson也是LGBT?”

“不,”这次是Sebastian亲自来回答了,她的眼皮温柔地下敛着,指头捏着灰色的运动裤,“Hanson只是个普通男人,但是据说安妮尔电影院经常会有一些点映会——属于我们这样人群电影的点映会,所以他也受邀参加Scott的派对了。”

Chris点点头,所以这位男士应该是一位对待LGBT人群抱有友好态度的普通男人,就和他一样——噢,细微区别在于,Sebastian对这个Hanson显然有了未宣于面的情愫。

“所以是Hanson邀你去看电影。”

“Hanson没有,是Sebastian在派对结束后自主自发地成了一名电影发烧友。”Scarlet接下他的问话,而Sebastian已经从地板上站立起来,侧面的脸颊红彤彤的,“对了姑娘,你今天打算穿什么?是那件桃粉色的衬衫,还是那套婴儿蓝的连衣裙?”

“桃粉色的衬衫Scarlet,”Sebastian对着多嘴的伙伴摇摇头,又温和地笑了笑,“你说那件会衬的我的皮肤更白皙些。”

“天哪,你们这些欧洲人真叫人讨厌,”Scarlet也从地上跳起,追到Sebastian的背后掐了一把对方柔韧的腰线,“你们原本就显得更白些——你的皮肤就和牛奶一样,不,是白雪一样,可以去扮演传说中的吸血鬼了。可是竟还要挑衣服衬的自己白皙些。我打赌,Hanson不可能没注意到这样一位美人,也许他周末就要约你出来喝咖啡了。”

”别闹Scarlet,我只是想每天看看他——”也许是猛然意识到了现场还有两位男士,Sebastian突然住了嘴,漂亮的绿眼珠在他和Anthony脸上晃了一圈。

“我不介意,我很想听听洋基队以外姑娘们的心思——”Anthony举起双手做了个欢迎的手势,Chris转过脑袋,拍一把同事的胸肌,“草莓啤酒和爆米花Anthony,今晚就决定是洋基队了。”

 

18.

因着那日“横空出现”的Hanson,Chris便格外注意起了Sebastian的课后行动,而正如Scarlet所说的那样,除了要去便利店打工或者去一些新健身房面试时,剩余时间Sebastian均会打扮妥帖,到两个街道以外的安妮尔去看电影。

她穿的称不上隆重,但一定是用心修饰过,有剪裁得体的衬衫搭配阔腿长裤、连衣裙,或者是更俏皮些的白体恤配搭牛仔裤,头发也会吹成浪漫的波浪卷,再抹上鲜嫩的唇彩——总之,除却她尚未完全抛弃干净的男性体征,就和任何走在街道中的年轻女孩一样活泼又靓丽。

偶尔Sebastian在“南瓜车”更装结束,他们会凑巧在走廊相遇,Chris用和其余人一样的轻松语调打趣,“嘿,又去电影院了Sebby?”

唔,他默默借由Scarlet的由头,也将对对方的称呼进化了下。

Sebastian对此并没有很敏感,她的胳膊轻柔地搭在墙壁,抹了珠光唇彩的唇瓣像被露珠亲吻过的花蕊,“明天见Chris。”

既不反驳又不承认的婉转柔情,大抵就是心怀爱意的人儿才特有的姿态吧。

 

“那个Hanson到底靠不靠谱?”

“什么?”正在研究新款眼影的Scarlet抬头,Chris被对方画到一半的霓虹紫色震的一愣,讪讪说出下半句,“就是那个电影院的Hanson。”

“我并没有仔细追问...”Scarlet埋头继续摆弄眼影,突然又抬起脑袋一乐,“拜托,你紧张过头了伙计,他们根本还没约会——”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既然Sebastian对那家伙有好感...”

“我敢打赌Sebastian根本没想好下一步要怎么做,她很纯情——”Scarlet撇撇嘴,“她正在进行的是高中姑娘们为了橄榄球队的四分卫天天研究自己穿什么颜色的毛衣才最好看的那一套。但是要我说,这状态于她尤为珍贵。”

“珍贵?”

“当然,虽然她在某些方面和我们截然不同,然而从心理上来说,她是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有常人所有的需求,不过当我们在荷尔蒙爆发的时代玩那些青春把戏的时候,Sebastian应该并没机会好好享受。但现在,她突然有了信心和机遇,去对自己有兴趣的异性——我是指心理角度,Hanson对她来说是异性没错吧?”

“当然。”

“所以她开始乐于对异性展现自己的魅力,我觉得这状态迷人极了。”

“这和Hanson靠不靠谱没关系,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不是那个合适的家伙,万一他伤害到Sebastian怎么办?你也说了,Sebastian在这方面有点纯情——”

“那也得他们有了更进一步的交流后才能甄别,而不是在交往前就疑神疑鬼,那对交朋友没什么好处。”Scarlet拍拍他的肩,“放松点Chris,我有时候觉得你比Sebastian对这个世界更敏感和紧张,像我一直在强调的那样,你得相信她足够聪明和坚强,并且她能够走到今天,就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Scarlet的提点非常正确,他松下肩膀,觉得几日来压在心有的焦躁有了些微缓解。

“而且比起Sebastian,你还不如多关心自己——”

“我?”Chris眨眨眼,又戳了戳眼前的香蕉奶昔,“我很好Scarlet——”

“除了工作和你老妈的西班牙丸子,你是还不错。”

“嘿姑娘,注意你的语气。”他抬起桌下的腿轻轻踢了下Scarlet的。

“告诉我,你多久没有一次像样的长途旅行了?除了公司,健身房,还有披萨店会去别的地方么?你的双休日是不是除了吃Lisa的西班牙丸子之外无所事事——?”

“我有加班。”

“Chris Evans,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Scarlet对着他翻了翻眼皮。“我的意思是,你有些太封闭了,我不是评断这样的生活方式有什么不好——”

“你觉得我是个无聊的家伙?”他忍不住垮下脸,手指搓着奶昔杯边缘融化的冰水,“也许我也应该去当个什么电影论坛的主持人。”

“什么?”Scarlet茫然地回望他,随即很快重新进入自己的论点,“你不无聊,只是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做些更多会让自己放松的事,比如和Anthony一样,周末去和火柴小妞儿们喝一杯也很不错——你长了一张全美情人的脸,却没有感情生活。”

感情生活?指尖冰水的凉意似乎渗到他的血管里。以现在的年纪,如果有感情生活难免就会考虑到婚姻,但是婚姻——不,他不准备有婚姻,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陷阱。

“放心吧我的好姑娘,”他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相信我一定比Anthony做的好。”

TBC


拥有“往日”的并不只是Seb。

评论(29)

热度(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