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二(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篇一


篇二.

6、

Chris在操场的洗手池旁看到了Sebastian。远远望去,他只能瞧见男孩半猫着腰,双手不知在背后摸索着什么,直等到近前才发现对方洁白柔软的毛衣背后粘上了一大团尘土,Sebastian的双手胡乱擦着背,试图将这团泥渍去除,然而只是将灰色的污物抹得更开,Chris同情地瘪了瘪嘴,他猜对方一点儿不知道身后已经变成了怎样凄惨的模样。

“又是Joe那帮人干的么?”他将书包扔到水池边,弯腰掏出一方手帕。Sebastian听到声响背转身,脸颊憋到通红。

原来这件白色毛衣的正面绣了精美的鸢尾花,是花哨又不失清新的款式,衣领松垮地堆在对方多肉的下巴处,像松软的积雪托着一颗雪球。

“我是Evans,chris Evans,和你一个班。”他主动开口为满脸恍惚的男孩解释,伸出胳膊跃过对方的身体,将手帕甩在水池里沾湿,收回手臂时又忍不住瞥了眼那朵绽放热烈的鸢尾,Chris有两个姐姐,所以对这样的服饰一点儿也不陌生。

“Joe可真够无聊的。但是你为什么总穿成这样,是你妈妈教你的么?”他伸出指头划了个圈,示意Sebastian转过去,然后用湿润的手帕小心地拭去那些污渍。

“不是,是我自己喜欢这样。”Sebastian的英语还称不上流利,一字一顿又缓慢地答出整句句子,他撇撇眉毛,“那是够奇怪的,如果你不这样,Joe他们也许会让你好过些。”

毛衣上的尘土拂去了些,但仍旧留下了大片灰色的阴影,Chris从自己不算厚实地胸膛吐出一口气,自从父亲离开这个家,他便默默学会了成年人的叹息。他将那块揉成一团,糊上了泥土的姜黄色手帕塞到Sebastian手里,“现在好多了,但是还留有些泥土印子,我猜得用洗衣机才行了,你再自己抹一抹,对了——瞧,”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戳戳手帕用训导似的语气开口,“这才是我们该用的东西——男孩子该用的东西。”

 

紧隔一天之后,那块手帕就被叠成小小的方块整齐地码在他的桌面。Chris捏起布料,上头还留有一股子柚子味,他抽了抽鼻子,转向Sebastian的座位,对方今天穿的是白色衬衫搭配一条红色灯芯绒背带裤,男孩的脸蛋前横着一整册语法课本,但是Chris却敏锐地瞥见了那双隐在书册后的绿眼睛——

“这玩意儿是那个小变态放到你桌上的,我可瞧见了。”Joe惹人厌的尖利嗓音突然在他耳边炸开,Chris别过脑袋才发现对方已经捻着他的手帕站到第一排的座椅上,“这是Sebastian那个小婊子给Chris Evans的——”

“还给我!”他怒气冲冲地上前,想一脚把Joe从那把椅子上踹下来,但是他明白这样做的后果,所以只能攥紧了拳头,威吓似的地扬了扬,“把我的手帕还给我!”

“你的手帕?“Joe趾高气扬说话的模样比任何画面都让人恶心,”你的手帕怎么在那个罗马尼亚婊子那儿?”

Chris确定Joe甚至不知道这词汇的完整含义——只是恶毒的天性促使这混蛋用足每一个可以伤人的词汇,他猛地拽了下Joe的裤子,“这和你没关系!”

“我知道了Evans,因为你没有爸爸,所以就和Sebastian一样都变成了娘们了对么?”

他的脸刹时憋到通红,急促地呼吸几乎让他下一秒就要呕吐出来,Joe有些被他的面貌骇到,却又在下一秒彻底笑开,“天哪,瞧瞧你这傻样Evans,你爸爸没教你没事别大张嘴巴么?你看上去就像一条河豚——噢,我忘了,你没有爸爸了。”Joe从椅子上跳下来,将手帕甩到他脸上,脸上的轻蔑就像一团湿哒哒的海藻堵住他的喉咙。

Chris弯腰捡起自己的手帕,他放弃了为此继续和Joe争斗,而是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Sebastian已经不躲在语法书后头了,骇然站在走道中间,鼻尖和耳垂都通红——当他经过男孩身边的时候,对方柔软的指头触了触他的手肘,

“离我远些!”他狠狠瞪了Sebastian一眼,终于将Joe塞进的那团“海藻”咽下了喉咙。

 

7、

上一节的课程才刚结束,女学员们还叽叽喳喳地堵在课室的门前,Chris只得又心不在焉地做了一组杠铃,等到人群全部散去才下了器械。Sebastian背对他,穿整套宽松的蓝色运动衫,头发盘起,绑了一圈绿色发带,正在整理课堂用具。

“嗨,”他小小咳嗽一声清嗓,“听说你来这儿工作了?”

Sebastian转过身,几缕汗湿的碎发贴在额头,“请让一让Evans先生,”对方指了指他的身下,Chris慌忙跳开,才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块瑜伽垫。

“抱歉——对了,恭喜你。”他俯身帮助对方一同抬起垫子,“看来你的面试成功了。”

“谢谢。”Sebastian瞥了他一眼,垂下眼帘。Chris丝毫没因屡次的沉默气馁,一边移动步伐,眼睛凝在对方蓝色运动衫前胸的汗湿处兀自继续,“这栋物业的人们大多在这所健身房健身,哦对了,上次我有提到我也在这儿工作么?我现在是一名造价师——我们公司也有姑娘在你这儿上课,是她们告诉我你被录取了——我很高兴Sebastian,无论是再次见到你还是你面试成功——”

“就放这儿。”Sebastian打断他的毫无重点又唠叨的介绍,用脚尖点了点地,随后弯腰松手,将整叠瑜伽垫安置好后走向了屋子的另一端。

他依旧亦步亦趋,“我的好朋友Scarlet,也在你的课程里,她说你是她遇见过最好的塑形教练——”

“Scarlet?”Sebastian回头,终于不再是干巴巴地抛出几个词汇作为应答,也许是因为听到了对自己工作的赞赏,那张如同覆了冰层的脸庞显出极微弱的笑容,“你是说Johansson小姐?”

Chris敏锐地捕捉到了塑身教练的反应,立刻猛点脑袋,“我们公司的行政主管,也是我的好朋友——不管怎么样,她觉得你的课程棒极了,还告诉我所有学员都赞誉非常。”

Sebastian终于露出了一个真正的微笑,嘴角轻盈地上扬,牙齿像珍珠贝壳一样镶嵌在甜蜜的唇瓣后,“是么?我很荣幸,事实上Johansson小姐的身材已经非常完美了,当然多点肌肉会更有曲线美——”

“我也总这么说,”他不动声色地走进Sebastian,“在你来到这儿之前,这些姑娘们在塑型课上学到的一切都可以在任意一张亚马逊有售的光碟上见到——据说你还给了她们饮食建议。”

“其实我想针对各人有单独的方案更科学,”Sebastian的脸庞现在透出红润的光来,“但是我还做不到那么细致,在了解更多学员信息后也许可以考虑——”对方突然顿住声音,谨慎地后退一步,意识到自己已言辞过多,“我该走了Evans先生,我还有下一份工作——”

“噢这样,”Chris赶忙侧过身,他已经为今天这样的交谈感到满意了,“我知道,健身教练这一类的工作需要轮转在很多健身房,你的另一间工作室在这附近么?如果顺路也许我可以载你——”

“不,但是谢谢你的好意Evans。”Sebastian的绿眼睛望过来,Chris吞了吞喉咙,心虚不已地承接了那句“好意”——也许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就是感觉到了这句子后的冷酷讥诮,难堪地蜷起手指。

“我的下一份工作也不在健生房,事实上这儿,”Sebastian回头环顾屋子,嘴角又挂上了极浅的笑容,“这儿是第一家愿意接纳我的健身房,我也很高兴能遇上Johansson小姐这样的顾客,请替我转达我的谢意。”

他们站立在健身房的通道中央,非常多的学员们自他们身前或者身后穿过,Chris注意到了其中一部分人脸孔上的惊愕,他明白这是因为Sebastian今天没有遮掩的喉结和那条绿色的发带,然而Sebastian提起自己的帆布袋,几乎对着每一个人微笑,如同任何一位成熟而优雅的女士那样——

 

8.

Chris从来没沉迷过什么谍战片,他人生的第一次跟踪行径只是为了弄清楚Sebastian的另一份工作究竟是什么,他很好奇——同时也有点担心,显然对方叙述时的表情让他明白,那并不是一份像健身房教练那样能让Sebastian感到快活的工作。

车辆跟随着前方的身影缓缓前行,Sebastian已经换下整套运动衫,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穿白色阔腿裤,上衣则是石色的T恤,脖颈间的蓝色丝巾让对方的身姿像清晨拂过的微风,随后这道微风转了个弯,滑进一条小道。

Chris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跳下汽车,为自己即将收到的罚单哀叹。

Sebastian步入了一家街边的便利店——他忍不住蹙起眉头,难道对方的另一份工作是便利店的营业员?他如此思索着,不知是否该进入一探究竟,只得在街道的斜对面反复踱步观察。

幸而并未等待很久。

Sebastian的身影再次映入眼帘时,对方已经换上了整套灰扑扑的工作服,棕色的发丝再度被盘起,只是这次没了发带,Chris捕捉到了“她”脖间的一抹蓝,那条丝巾被整齐的缠绕、藏在制服之中。Sebastian正半弯着腰,从一辆货车上搬下整箱的货品,然后蹲下身,开始盘点和记录。

Sebastian的另一份工作是便利店的理货员,几个身穿同样制服的男人从货车上跳下来,其中一人在走过Sebastian身边时踢了一脚“她”的屁股。

Chris几乎要冲过街道却又忍住了,他听见那个留着胡子又挺着肚皮的男人从喉咙深处发出猫头鹰一样的怪笑,“这喜欢扮娘们的小子又来了——”

Sebastian仍旧埋着头,手指点住膝盖上的记录本,面目被纷乱的发丝遮挡住,让他无法辨别对方此刻的表情。

Chris咬住自己的嘴唇,也许无论在任何时空,永远都存在的其实是Joe那样的家伙——

 

9.

“嘿哥们,我可抓住你了。”Scarlet从斜后方刺出来,涂抹红色豆蔻的指头按住他的笔记本,“工作时间达令,你在做什么呢?”

Chris迅速合上自己的电脑,咳嗽一声后环顾周围,抬了抬眉毛,“知道么姑娘,最近你的身材可是很不错,瞧瞧你的小腿——”

“真的么?”Scarlet惊喜地转了个小圈。

“当然,看来你的健身课程非常有效。”

“我想我明白了,”Scarlet陡然停下,双手叉腰对着他摇了摇头,“你又要打听我们的新教练了不是么?”

“她是真的很不错吧?”

“她?”Scarlet用指头按住圆润可爱的嘴唇,“你知道我不管这些Chris,不过——”

“其他学员介意?”他紧张的蹙起眉,“你们在背后讨论过?她们对Sebastian的...打扮很吃惊?”

“不不,”Scarlet摇头,“事实上,在课程开始的第一天,她,Sebastian就对所有人做了说明。她的原话是这样——”行政女郎清了清嗓子,

“我不愿意耽搁你们的时间,之所以有这个简单说明是为了避免某些误会。我正在进行激素治疗——”

Chris倒抽一口气,Scarlet则继续模仿Sebastian悠扬沉稳的语调,

“我出身时是个男孩儿,但是在我内心从来就觉得自己是女性的一份子,目前我正在努力让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可以统一,我的头发留的有些长了,平时我会穿女士服装,甚至穿女士内衣——”

“那些学员们,”Chris打断她的模仿,他过于紧张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她们作何反应,她们有觉得惊讶么?有任何提问么?——”

“她们问Sebastian,”Scarlet耸一耸肩,“那么你究竟是上男厕所,还是女厕所?”

TBC


计划出本的调印链接:http://vote.weibo.cn/poll/138684331



评论(38)

热度(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