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往日无追 篇一(涉及性别认知障碍慎入)

  • 预警

身为造价师的Chris Evans收入丰厚,却被累累工作挤压到无法喘息。他有一个学生时代就公开出柜的弟弟,并且在弟弟因此遭到欺凌时以哥哥的身份将对方护在身后,也因为弟弟成为社区中LGBT人群的积极支持者。但是这样的Chris却隐藏了巨大心结,一个曾经的错误,直到他重逢了七年级时的同窗Sebastian,似乎终于找到了弥补的可能。

而在努力弥补的同时,他对Sebastian有了新的看法以及...情愫。


1.

在加班结束后还要去健身房,其实Chris是拒绝的。但是邀请人是项目小组的负责人,并不是可以一口回绝的对象,于是他带着已经被各种数字折磨到奄奄一息的大脑又在跑步机上昏沉地跑了半小时,出了一层虚汗,终于寻到理由可以休息一会儿。

休息片隅在健身房的办公室边,Chris自饮水机中为自己倒了一杯凉水,起身抬头,全透明的玻璃墙后,一道剪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似乎是位身材高挑的女士,穿浅蓝色条纹T恤,下身是一条白色阔腿裤,亮棕色的头发全部挽到一侧的肩膀,脸庞侧面的轮廓在弯曲发丝的衬托下令人印象深刻——也莫名有些眼熟。因这额外的熟悉,Chris便驻足在办公室边,瞧女郎同健身房的行政人员之一,老Georgina轻声细谈。她的坐姿也极其稳重,膝盖并拢,双腿微微曲向一侧,双手则交握搁在膝头。他试图绕到办公室的另一侧去一探对方的完整面容,但就在此时,谈话结束了。

老Georgina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她”迎面步出,同老Georgina轻声道了再见——而“她”的面容也如Chris所想象的那样别有风韵。绿色的眼珠是情人的眼泪,面颊柔软圆润,唇瓣上涂抹了一些橘色唇彩,像一枚饱满的果实,“她”侧脸一拢头发,瞥见了呆愣站在眼前的Chris,微微额首,“抱歉——”

“Sebastian.....?”

 

2.

“对不起,等等,你是Sebastian么?Sebastian Stan——”Chris知道自己不体面极了,他追逐着一位陌生女士直直冲出了健身房,连身后老Georgina的叫唤也没搭理,而眼前人则是下定了决心要躲避他,已经最快速度进了电梯,不断地按下关闭。

“是我吓到你了么?你好像我的同学,在罗格力斯。”他扒拉住电梯门,手忙脚乱地介绍自己,“我记得你从罗马尼亚转学到这边,我和你同一年级同一班,我是——”

“你是Chris Evans。”电梯内的女士终于开口,白净的脸上有凌冽的寒光,“我记起你了,我记得你。”“她”说。

他所有的热忱和激动一下因这话语平息了,整颗心被另一种情绪所填满,Chris松开了电梯门,“你记得我....?”

“难以忘怀,Evans先生。”Sebastian又开口了,同Chris记忆里总是黏糊绵软的口气不同,成年后男人的嗓音非常沉静,甚至有些黯哑,Chris瞥到了对方扎在脖颈间的浅蓝色丝巾。

“Sebastian,好久不见。”他尴尬不已地搓动双手,全然不顾自己完全阻隔了电梯,“你怎么会在这儿?哦对了,我在这工作,就在健生房的楼上——”

“我来这应征工作。”Sebastian抬起手,再次按下了电梯闭合键,“但是失败了,所以我想我们无法再见面了,如你所愿先生,就和小时候一样——”

 

3.

“Chris,你能在晚餐时放下手机么?”Scott用叉子柄戳戳他的手肘,又伸出手掌要夺他的手机。Chris侧过身体躲过弟弟那满手的西班牙肉丸味,“你就快和妈妈一样唠叨了Scott,快闭嘴,我有重要事——”

“重要事是不停地看手机发讯息?”Scott怪笑两声,脑袋挤过来,“你必须告诉我是在和谁——等等,Geor——gina?”

“你见过的,我们公司楼下健身房的老Georgina。”

“咳咳咳——”Scott呛了一大口番茄汤,拍着他的肩膀,“老哥,我不知道你口味那么重。”

“你的脑袋瓜里装的都是什么?”Chris嫌弃地把弟弟从自己身上掀开,“我只是在追问Georgina某个人的联系方式——”

“好吧,现在就合理多啦。说说吧老哥,你看上哪个辣妹或者是帅小伙儿了?”

“都不是,是我的一名同学——在很多年前。我今天在健身房遇见了他,他是来面试的。唔,据Georgina所说,他想来面试健身房的女子塑身课程教练,我们只是匆匆一面,所以我需要他的联系方式——”

“你的同学?”Scott疑惑地打量他,“我认识么?”

“不,不。你不认识他Scott,我和Sebastian只是非常短时间的同窗而已——”

 

确切来说,是七年级的第一个学期而已。Chris的嗓子从又尖又细突然变成一只小公鸭的那个学期,来了一位新转学生。

Sebastian,据称来自遥远的欧洲小国罗马尼亚。圆鼓鼓的身材配白皙的皮肤,极其安静甚至有些笨拙,巧妙地摒弃了在一群咋呼地、被荷尔蒙刺激的孩子们中间所有受欢迎的因素,但是这些并不是导致对方之后糟糕处境的真实原因。

最初是一块方巾,很多女孩子们喜欢的方巾装饰。鹅黄色或者是浅粉色,还有一些镶了蕾丝边,披在肩头,前缀垂下,在前襟处打成一个蝴蝶结。男孩子们都颇陶醉这样的装扮,在课间休息时最调皮的那些家伙会冲到女孩子身后拉一拉那枚布料的边角,就心满意足了。

但是在Sebastian来到罗格力斯的第二周,男孩也戴上了一块方巾,浅粉色的,在前胸处端正地打了一个蝴蝶结。说实话,那一点儿都不难看,Chris甚至觉得很配对方毛茸茸的额角和圆润的下巴,但是这始终是奇怪的,毕竟一个男学生怎么能戴上女孩子的方巾呢?

果然,到了第二节地理课结束后,终于有人忍受不住了。

“Sebastian。”率先出声的是Joe,一个敦实褐色皮肤的男孩走到Sebastian的座位前抬了抬下巴,“你偷东西了么?”

“什么?”Sebastian仰起头,双手握住阅读到一半的画册,和大部分男孩子们的课本不一样,Sebastian所有的书本都平整洁净,“你在说什么?”

“你的方巾。”Joe继续,“你偷了女孩子的方巾么?你没有姐妹。”

所有人的家庭近况都会在迎新会时剖白得一干二净,那是个令人尴尬和畏惧的讲台,Chris也是在那个讲台上承认了自己家庭中父亲的缺失。

“不是,这是我的。”Sebastian的面目出现了一丝疑惑,紧接着男孩握紧了胸前的配饰继续强调,“我妈妈给我买的。”

“你妈妈给你买的?”Joe一字一顿地反问,随后又环顾四周,围观的人群里已经有了稀稀落落的笑声,“你在开玩笑么罗马尼亚肥仔?这是姑娘用的,你不能用。”

“为什么?”更多疑惑挤到了Sebastian的眉间,男孩忽视了对方口中不友善的“罗马尼亚肥仔”,只专心为自己的方巾辩解,“我觉得这很好看,我妈妈也同意我戴。”

“那恐怕你小猪仔似的脑袋有点问题,包括你妈妈——”Joe突然抬手狠狠拧住那条方巾,Chris骇然退了一大步——

 

4.

“Sebastian?”

“我是,哪位?”

“我是Chris Evans——别挂电话,拜托!”

电话那头的沉默给了他喘息的时机,Chris推开窗将屋内的闷热散出去,又抹了抹脸,才开口继续,“我从Georgina那儿要来了你的联系方式。对了,Georgina就是今天面试你的那位女士。”

“我知道。”男人打断了他的话,“什么事?”

“嗯?”

“我问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Evans。”

“我,我——”Chris抬头看窗外挤在一块儿的墨绿色树藤,“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我应该给你挂个电话——我,”

“为了什么?”Sebastian的声音里已经多了一丝不耐,他连忙握紧手机,

“我觉得我应该和你说抱歉——”

“抱歉?”

“对不起Sebastian,”Chris深吸一口气确保自己有继续的勇气,“我知道过去很多年了,我只是想为当时的....行为抱歉。”

“哦?”Sebastian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呓语,随后似乎远离了手机,但是很快对方的声音再次平稳地传递过来,“我知道了,还有事么Evans?”

“我,你这些年如何Sebastian?我是说我们很久没见面了,我很想知道——”

“这就同你没关系了Evans,再见。”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微微苦笑,健身房中Sebastian的侧影又映入他的心,全女性设计的衣服在男性的身材上还未那么契合,却又有奇妙的美感,就像Sebastian在七年级时尝试过的那些方巾,绣花的毛衣,甚至是一条连衣裙,都有神奇的吸引力可以焦灼每一个人的目光。

 

5.

“我听说这件事了,他是什么情况,同志么?”

“不是,Scott才是同志,”Chris拨开堆在面前的所有化妆品,Scarlet已经被装点精致的脸蛋露出来,“他是性别认知障碍,虽然是男性的生理结构,却觉得自己是个女孩。也是LGBT人群中的一类。”

“你到对这些很有研究。”Scarlet抬了抬眉毛,又低下头去描绘唇瓣,“可是我不觉得我能插手这件事。”

“拜托,我们公司所有员工的健身卡都在这所健身房——”

“嘿,你是要我以大客户的身份去干涉一所健身房的用人章程?”

“不,我是要你以大客户的身份为自己争取利益——我和Georgina聊过,Sebastian有很好的受教背景来指导一节塑身课程。而你,以及公司的其余姑娘们多久没上过一节有质量的健身课了?不是简单抬抬腿伸伸胳膊那种,夏天就快到了Scarlet,你需要无袖装!”

“我现在也能驾驭任何无袖服装,”Scarlet不满地翻了下眼皮,随后又啧了一下嘴,“不过之前的那些教练确实令困惑....”

“正是这样Scarlet,”Chris加紧自己的鞭策,“我不是要求必须录用Sebastian,但如果仅仅因为对方的...性别认知障碍,就让你们失去一个好教练,是不是很可惜?至少争取一节试教课——”

Scarlet眯起双眼,“你很用心嘛Chris,他是你的,嗯什么来着,老同学?你们很熟悉么?是铁哥们那种?”

“不,不算是。”Chris摇头,然后又补充,“我们不是铁哥们,甚至不是朋友,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你全部,你只需明白这对我很重要——帮助Sebastian,对我来说很重要。”

TBC


评论(64)

热度(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