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十六完结篇(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Bucky虽然还未正式复出,但却已默默接手了新工作——回到阔别多年的剧场,演起了舞台剧,不过担的戏份不重,有几分状态缓冲的意思。他偶尔在工作室瞥见对方,穿牛仔衫,头发梳成小发髻,敞开腿坐在Chris的办公室同对方聊天,扬起的眉眼亮闪闪的。Chris也是类似的休闲状态,大部分时候只是白色卫衣和牛仔裤,衣袖向上挽起露出一截手臂,紧握着皱巴巴的剧本,讲到激动处总忍不住挥舞两下,于是Bucky就立刻爆发出一阵爽朗大笑,笑声渐微后两人的脑袋便又凑到一起,开始新一轮的话题。

 

Sebastian看到这样的场景,就忍不住怀疑这半年来的一切都只是虚梦而已。Chris没有出车祸,也没失忆。Bucky同样没有和Steve公开恋情,搅乱了整个娱乐圈。Johnny还未加入工作室,他自己呢,则依旧是个普通秘书,没有因为晋升为正式的经理人几乎忙成陀螺。所有的一切就和十年来不断在运行的一样。

噢,也有不同,他和Chris不再是情人了。

 

恢复记忆的Chris似乎抹除了他们曾经享有的那些隐秘时刻。不曾对这段过往提过一字,他也自然不可能主动提及。于是所有的一切仿佛只在最深的梦中了。他们相贴时蹭到对方皮肤上的汗液,亲吻时交缠在唇齿的喘息,和高潮时凝在眼角的泪,全部消融和飘散。

Sebastian学会了深夜盘腿坐在床边抽烟,然后捏一捏自己青白色的大腿,来确认这不是身处于另一个迷梦之中。

 

当然也有点滴的改变来提醒他一切真的是现实。

例如Chris常和Bucky去不同的剧场观摩,他们喜欢坐在二层高台的第一排,胳膊支在横栏处,Bucky会在脖子里挂一柄小小的望远镜,时不时举起,间或和Chris小声交谈。这是两人多年工作时的常态,不停地看场,讨论剧本,激发彼此对角色新一轮的热情和思考。只是现下稍有不同,两人的身侧多了一个Steve,总是穿白衬衫,身姿笔挺,在剧间休息的时候,Bucky就亲亲热热挽住恋人的手臂,脑袋靠在Steve颈侧,任凭一排照相机在暗处“咔擦咔擦”。

Chris交叠双腿,表情很坦然,甚至有几次可以越过Bucky,和Steve交谈两句,然后两个同样蓝眼睛的男人一块儿笑的前俯后仰——当然,Chris永远是更夸张的那位。

以前因为Bucky,Chris和Steve也经常见面,他们礼貌地寒暄和聊天,只是握在一起的手掌总有些虚浮,现在倒真有些老友的模样了。

八卦新闻的标题取的颇有“趣味”——【James认爱后首度亮相,Evans神采飞扬紧伴热恋情侣】。宣传女郎Scarlet冷哼一声,立刻动用雷霆手段去“攻打”报社了。

 

Sebastian无法深究Chris会有这些改变的原因。但对方经历了一场车祸,并且同时失去了对过往人生的所有讯息,最终又复原,也许想以此为契机重新开始——而自己,其实也属于Chris那待删除的、过往人生的一部分。

他并不觉得特别难过,这十年,Chris已成为心中的一个小小旋涡,从最初的揪心到后来的钝痛,再到现在,他早已可以举杯,把所有的酒倾倒在其中,让心也来醉一场。

Chris送给过他非常多的礼物,大多是零碎不知意义的——一本诗集,几张黑胶唱片,星巴克的一叠优惠券,往往上街时对方兴致来了便会随手买下塞给他。在定下回罗马尼亚机票的时候,Sebastian将所有这些打包封好留在了公寓,结果最后没有成行,箱子却没再打开,安静地在角落积下了一层灰。他每日清晨迷糊着双眼去刷牙,就会不小心踢到一脚纸箱,箱中的零碎发出“哐当”声响,他便用手背揉揉眼,站着发一会儿愣。

因为工作,这么多年Sebastian看过很多爱情剧剧本,对感情的描绘痛彻心扉或者百转千回都有,但如果让他自己总结,那大概就是,十年的爱恋,留下的也不过是发一会儿愣。

 

Johnny的事情也令人烦躁——他力推对方去争取的Dario Argento的大片有了眉目,然而导演怪癖颇多,面试飞了好几次,却探听不到任何进展,只好整日守着手机——弄得两人都有些神经衰弱。而Johnny在签约之前还留下了几份很有漏洞的工作合约,也必须赶紧补上。

Sebastian推门进入Chris的办公室,一心想着让对方签下下月Johnny的大笔置装费,一边哀叹今晚又要流连在办公室——最近两周,他几乎要在工作室搭起帐篷了。

“嘿,注意。”他险些撞上桌面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大摞文件——显然他老板的日子也不好过,Chris起身扶住文件,又靠回座椅。

“抱歉。”他心烦意乱地揉了揉眉心.,Chris的目光已经重新落回了电脑屏幕,

“没事Seb,对了,我多定了日料,要不要一起?”男人的脸上架了副黑框眼镜,抬起手拍拍困在纸堆里的几个纸盒,“应该味道还不错,在第三街区——”

“转角的那家,我知道了。”他笑着坐下,将眼前的文件收拢,腾出一小块空地,再将纸盒转移过来。Chris也摘了眼镜坐直身体,“让我看看,唔,有鳗鱼饭,鸡腿饭——给你鸡腿吧,”有点软和温热的纸盒被塞到手里,

“你不喜欢鱼刺,哪怕是鳗鱼这样的一点点都不行——天哪Seb,你怎么会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

他端起便当,默默接受这吐槽,却还有点忿忿,对方却已经挖了一块金黄的蛋卷,颤悠悠包裹着芝士酱汁,抚慰了他咕咚咕咚冒着酸气的心,“先来点甜味垫垫肚。对了,Johnny最近怎么样?”

“还不赖,但是Argento的那部片子始终敲不定。我让Johnny放松心态,毕竟能和如此级别的导演见过面,会谈过,便已是收获。”

“抱歉——”Chris含了一块鳗鱼含含糊糊地开口,“我应该多些关心,但是最近确实为另一些公事绊住了。”

“Johnny是我的艺人,原本就应该我来全权负责。”他耸耸肩,将蛋卷吞入肚,“我知道James最近的心思在舞台剧上。怎么?因为这个头痛。”

Chris咬住嘴唇,摇了摇头,“其实我早该和你说的。”

他放下便当,看依旧在扒拉饭粒的男人,无论是对方的语气还是内容都让他喜欢不起来。

“别紧张Sebastian,”Chris似乎被他紧绷的面部表情逗乐了,“我只是决定去做一件我一直在计划却始终耽搁的事。我要在洛杉矶开设新的工作室了。”

他花费了两秒来解读这个讯息,“新工作室?”

“我们很久之前聊起过。”Chris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又笑着埋下头,“纽约当然是个好地方,这儿有全美最酷的艺术家,电影人——但是我征服整个好莱坞的话,我得去洛杉矶。”

Sebastian掐住自己的手指,“那这儿怎么办?”顿了顿又道,“James怎么办?”

“让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Seb,”Chris伸出指头点了点桌面,“我和James仔细讨论过。在这十年间他已经尽可能挑战了所有想尝试的角色,现在到了该调整和沉淀的时候了。所以James开始想回归舞台剧,做一些专业训练,如果可以的话甚至会去国外进修,因此他的经济合约并不会很繁忙,并且我已经邀了一位擅长舞台剧的经理人来为他做辅助。而我呢,即使在洛杉矶,也会继续照看James。”

“所以Bucky不和你一起去洛杉矶?”

“不,怎么可能——天煞的,Steve Rogers在这儿呢。”Chris眨了眨眼,慢吞吞地吐出后半句,“至于纽约这间工作室....我想由你来主理就好。”

“我?”他甚至愚蠢地指了指自己,“我来管理纽约的工作室?”

“有什么问题么?”Chris耸耸肩,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绕着办公室步了一圈,“在我离开之后,你应该搬进来——但是我建议你将这儿先翻修一下,这间办公室实在是有些破破烂烂。你还记得么Seb,十年前,也是在这儿,我给你做了第一次面试。”

发丝戳着他的眼睛有些发疼,Sebastian抬头将刘海捋到后头去,“当然——Evans先生,”他抬起头,同Chris相视而笑,“那个时候我称呼你为Evans先生,而这间办公室只是刷了一层石灰,你的桌子甚至是椅子都没打扫过,灰尘呛了我好一会儿——”

“你几乎因为咳嗽没法继续说话。”Chris摸摸鼻子,“我在面试时对你说了什么Sebastian?应该是些听上去很可笑的空话吧?——”

“恰恰相反,”他只要闭上眼睛,依旧可以瞧见多年前的Chris,棕色头发剃得极短,蓝眼睛锐利又纯净,“你令我印象深刻Chris,你告诉我你对Bucky的感觉,告诉我他有机会大红大紫,而你将是主导这件事成功的人。”

“其实我脑袋里盘算的不过是账户上的余额能付几个月的租金和员工薪水,眼前这个罗马尼亚男孩儿的薪酬不高,似乎还挺听话,我得把他诓骗过来——只是这样而已。”

他微微歪了下脑袋,直视对方的眼,“是么?我当时在想什么呢?我在想眼前的这位Evans先生,他的嘴唇可真他妈性感。”

Chris因他的回答微楞,随即别过脑袋“噗嗤”一声笑开了,再转回脑袋,眼角就有点红。“当年没人觉得我能成功Seb。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当我更年轻的时候,没人觉得一个看上去肌肉发达的傻大个能有什么鉴赏剧本的能力。当我决定签约James的时候,也没人觉得从头开始当经理人能有任何动静,但是我都成功了,很多人说没有我就没有James,也许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只是他们不知道,没有你,也不会有工作室以及我的一切。”Chris伸出手掌握住他的,“我一直很后悔,从来没告诉过你Sebastian,你对工作室有多重要。”

“我知道。”

“你知道?”

“Chris——我想对于自己现在有能力做些什么,我是明白的。如果你希望我接下纽约的全盘工作,那我们需要的是签一份新的合约来保证——”

“那你知不知道我爱你。”

他抽回自己的手,埋下头深吸一口气才抬头,“我也爱你Chris,即便是现在。我同意接下纽约的工作,但是我们的合同不能再是雇佣制了,我会拟定一个合适的方案....”

“我想去追回你,当你决定飞回罗马尼亚的的时候。当然我没有成功,我出了车祸。不过现在,我已经很清楚无法再要求你和我回到从前——”

“Chris,”Sebastian止住对方的话,“你没有去见Richard谈本子,你驱车来机场,Scarlet都告诉了我——要知道在这之前的每一天,我都在期盼你的爱意降临,期盼到即便有一秒可以实现,似乎我的人生也圆满了。而这段日子,“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我时常怀疑过去的一切是否真实,我对你的倾心是真实的么?你曾经的拥抱是真实的么?我一直在揣测、在期待的你的那些暧昧的暗示是否又是真实的?谢谢你,至少今天你让我明白了这十年并不是一个梦,并且,我依旧爱你。”

我从未放弃过爱你,因为爱你已经深入骨髓,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他在心中默念,但是嘴上依旧挂着浅笑,“只是你要明白我们的从前很糟糕。所以你说的对,我们无法再回到从前了。我...我同意你去洛杉矶,你曾经是最优秀的剧本买手,你捧红了Bucky,而这一次也会和之前一样,你会彻底征服好莱坞,因为是你Chris Evans。”

“但是我的身边却没有你了Sebastian。”

“不Chris,我一直在你身边。即便你在洛杉矶,我在纽约。”他敛下眉,突然又嗅到了Chris身上惯有的柠檬味,悄然萦绕在他心间已经很久,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从十年前在这间办公室签下加入工作室的合同开始。

“Evans先生,谢谢你,我很高兴加入Evans工作室。”

 

“Chris,我会很高兴加入Evans&Stan工作室。”

时光的碎片拼了又合,兜兜转转,也许才刚是扬帆起航时。

 

The End


这篇狗血文结束了。于我来说,Chris最终发现了自己的爱意,更重要的是,他开始站在了Sebastian的角度来正视两人的关系,而对于Seb,他经历了很多伤痛,却站立了起来去努力探寻自己人生的新可能。

他们的爱意没有结束,才刚扬帆起航。

PS:至于篇名,低到尘埃,才开出花朵,这只是曾经的Seb,故事的最后,水晶终不再蒙尘。


结束完这篇,我要小小地休息下下,然后继续填坑坑哈~

评论(84)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