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十五(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进入会议室时,年轻男人才换上又一套的西服,常人难以驾驭的暗绿色条纹在男人身上却显得个性有趣,高高扬起的下巴则让对方像一只光鲜簇亮的雄孔雀。

“这件更好一点,刚才的太沉闷。”Sebastian正微微躬下腰,为对方打上领结,刘海上沾了一点汗撇到一边。

Chris移动目光,会议室后侧沙发上的各款服饰已经摞起一堆。“这是什么新工作?”他靠在门框,打了个响指,屋内的两人终于别转脑袋看过来,

“Johnny明天要拍一个MV。”回答问题的是Sebastian,他的秘书已经重新转回脑袋,注意力全在手中的两个领结,颧骨处大概因为热意晕着一层薄红。“是那个叫Idina的女歌手,不算知名,但是据说这张已经出了歌单的专辑被业内看好有望取得新人奖。Johnny要拍的是主打歌的MV,你觉得这个机会怎么样?”

他点点头,“多露露脸总是好的,也有炒新闻的空间。这是在挑选MV中的服装?对方没有赞助?”

“虽然有,但是制作经费有限,所以造型一般。那不如工作室亲自提供,还可以博得敬业的好名声。”Sebastian还是选了一枚黑色的经典款,在Johnny下巴比划了下,终于满意地点点头。

年轻的肉体是任何昂贵的衣饰都比不上的。Chris依旧倚在门边,抬起眼帘探寻Johnny的面颊,年轻人奶油般的肌肤上覆着一层浅金色的薄薄绒毛,像可口的蜜桃,又好像毛茸茸的幼犬,无论如何把玩都可爱的不得了。

“确实。”他干巴巴地接嘴,口腔弥漫着一股苦意,想转身离去又莫名地期望再磨蹭一会儿,“那MV在哪儿拍呢?”

这次给出答案的是Johnny了,年轻人的脸上是满是兴奋的红光,“在迪士尼Evans先生,就明天。”

 

Johnny合作的女歌手Idina比Johnny自己更年轻,深栗色的卷发一缕缕地搭在肩头,圆嘟嘟的唇瓣上涂了晶亮的唇彩,睫毛长又翘,搭配上粉色眼睛,像一个立在草丛里的芭比娃娃,再加上金发蓝眼珠的Johnny,几乎就是迪士尼的王子公主电影真人版了。年纪相仿,又都是才出道的新人,所以氛围也称得上轻松,Johnny讲了几个笑话,女歌手都配合地“咯咯”直笑。

 

“他们还算般配。”Chris和Sebastian作为艺人的工作团队站在远一些的保姆车边,一人举着一瓶冰水却还是没法压制住整个大地滋滋冒出的热气。

“过早炒绯闻不适合。”Sebastian听出他的暗示立刻摇了摇脑袋,随即又挂上一个浅笑,“而且Johnny不过是个孩子。”

你的“孩子”在夜店时可没少泡过妞儿——以及男人....Chris忍不住翻了翻眼皮,最终还是闭了嘴。签下Johnny前Sebastian特意申请了经费动用第三方公司对新人进行了调查,对比当初他称得上是脑袋一热便带回了James,自己秘书不知稳妥了多少辈。他从前时常觉得Sebastian虽然沉稳和细心,但也因为过于敏感显得束手束脚——毕竟娱乐圈的更迭太过迅速。但是如果配搭Johnny这样个性的艺人,那Sebastian则有了比他更明显的优势。

他以为对方是永远和顺温柔的情人,但结果也可以直直拍出一句“我们只是性爱拍档”。他以为对方是期翼安心在他手下处理繁琐杂事就满足的秘书,但原来早已有了野心和与之相配的能力——

“这鬼天气太可怕,我准备来个冰淇淋球,你要不要?”Chris收拢内心的小小感叹,眯起眼睛瞥了眼日头,提出建议。

Sebastian倏然转过头,绿色的眼珠里满是收到蛊惑的欲望,就连双唇都微微启开,虎牙露出一点,“这....会不会不方便?”又扫了一眼周围地带,露出一丝羞赧,“刚才过来都没看到什么冰淇淋车的——”这模样,百分百是十年前在他办公室门口磨蹭脚掌的那个大男孩,即便是微笑也总是小心收着,

“Sebastian,我中午去吃便当,要不要带给你一份三文治?”

“那....会不会不方便?——Evans先生....”

所以拨开所有的内敛和沉静,终究是他的那个笑起来会挤到脸颊的害羞秘书,他的Sebastian。

他已经扣上了鸭舌帽,拍了拍对方的脖子后颈,“这就得交给我了Seb,我可是有冰淇淋雷达的波士顿人。”

 

Chris一点都不食言,十分钟后,提着两份双倍球的冰淇淋回到拍摄地。尽管已将纸杯护在身下,但是炙热的太阳还是让冰球塌陷下一小块,弄的纸杯软塌塌的。Sebastian到还是兴头十足,掌心垫了纸巾接过纸杯,又额外扯了一张将他指缝间糖分的粘腻拭去,“哪份是我的Chris?”

“给你,薄荷奶油味。”他递出纸杯,Sebastian的指头所触碰的地方,轻轻柔柔,像洒过一阵微风。

对方已迫不及待地用指头刮下一小块含入嘴中,阖上眼皮赞叹,“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不不不,Seb,”他抬手亮出自己的那一份,像个恶作剧的孩子,“你必须得记住,冰淇淋的王者永远是奥利奥陛下。”

Sebastian的绿眼睛因为惊讶睁到格外大,“奥利奥?——这是你失忆前的最爱Chris,现在我知道了,你可以忘记妈妈的名字,但却不会忘记奥利奥。”

他眨动眼睛,探寻到这轻松话下的隐藏含义——别生气我的Seb,我记得奥利奥,我也记得你。只是现在,他还得保留着秘密一会儿。

“所以我以前就爱吃这个?”仅有一辆的保姆车要留给艺人和工作团队休憩,因此他们唯可享受的是从车顶延伸出的一截凉棚,于是干脆盘起双腿坐到了草地上,虽然屁股被烘的热乎乎的,但是包裹在身体周围的青草味却很宜人。而甜味也一定容易让人松懈,因为Sebastian放下了这段时间以来对着他便会有的谨慎小心,乐陶陶地晃了晃脑袋,

“当然Chris,你是个贪嘴的家伙。虽然你很珍视自己的身材,但是可抵御不了奥利奥的诱惑。你——”Sebastian仿佛不是吃了薄荷冰淇淋而是喝了薄荷酒,他的秘书挥舞着勺子像挥舞一柄利刃,“你总是耗费很多时间在健身房,吃健康食品,但是你拒绝不了奥利奥。你告诉我,‘Sebastian,奥利奥一定是上帝派来让我夜不能寐的小恶魔,每当我打开一个新冰淇淋杯的时候,你最好用P226对准我的脑袋!’,哈哈,天知道Chris,你的胸肌上都可以停辆卡车了,那些玩意儿祸害不了你,”说到此处,秘书陡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立刻阖上嘴,眼皮也有点发红,舌尖囫囵地舔了一圈挖勺,“抱歉Chris,我,我不该说这个——”

他们曾经手足相抵,赤裸着相偎——Chris才不会生气,他甚至有点高兴这事实依旧深刻印在Sebastian的潜意识里,稍不留意就会溜出来提醒他们。

“没关系Seb,拜托告诉我,后来你到底有没有用P226对准过我的脑袋?”他捏住对方的肩膀,克制住自己“嘭嘭”跃动的小心脏,决定先将这尴尬一带而过。

“你是我的老板Chris,”Sebastian瞥了他一眼,佯装可怜的模样,“当时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如果我的老板想吃奥利奥,拿我就会把奥利奥的所有产品都搬回办公室,然后看着你变成一个塞满巧克力和奶油的怪物——”

噢不,才不是这样。

他当然记得这一切。办公室的冰箱永远被Scarlet塞满奥利奥味的冰淇淋——他的宣传顾问总是乐意在他的健身路上设置些障碍。于是打开冰箱成了他每日最甜蜜也最负担的一刻。

“天煞的Sebastian,我要是动了一个冰淇淋杯,你一定要用P226崩掉我的脑袋!”

“可是C,Chris,我没有用枪执照....”他的秘书在背后支支吾吾道,这一定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秘书,一定是。

“.....那你就得监督我,每天只能吃一个冰淇淋球。”

于是Sebastian的日常工作多了一项。秘书探着脑袋在他的玻璃门外小心翼翼地溜达,计算着他吃冰淇淋球的数量。Scarlet踏着高跟鞋推门而入,冷着脸打趣,“你在办公室养了一只鼹鼠么Chris,他又钻出自己的窝了。”

James坐在办公桌前“唰唰”翻阅着杂志,“等会儿我要把你所有的冰淇淋球扛回家,你不能用这个折磨小Seb。”

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Sebastian扒着冰箱挡在James身前,“你不能这么干Bucky,Chris最喜欢奥利奥了。”

 

这就是他的Seb,他最勤勉的小鼹鼠,认真对待他的每一句话。但是他从来没认真对待过Sebastian,当他栽倒在追赶James的漩涡里时,他从没正视过Sebastian怯生生却坚定的爱意。作为老板,他也没正视过这个应有更好平台的下属——他也没正视过Sebastian的梦想,乔乔桑演的令人心碎,却只可怜巴巴地公演了两场。

Sebastian煨贴了他十年来心酸和痛楚的每一刻,他却用了十年让对方学会了舍弃——舍弃梦想,舍弃事业,舍弃爱情。

 

“你在想什么?”Sebastian用胳膊肘敲了敲他的,又指了指纸杯,“奥利奥快融化了。”

“我只是在想...”Chris低头看自己的最爱,现在那团巧克力和奶油的混合物把纸杯弄成了脏乱的一团,“如果回到十年前,你还会选择我的工作室么?你喜欢现在的自己么?我是说....——”

“我从没后悔过自己的选择Chris。”Sebastian转向他,Chris突然发现对方的眼尾已有了散开的浅纹,

“我知道这十年也许对我们来说都有些遗憾,但是我并不后悔。并且如果说有什么是我在这十年间学会的话,就是必须得热爱自己,所以我当然喜欢现在的自己——Chris,你塑造了此刻在你面前的Sebastian。”他的手被对方轻轻握住,

“我猜,你记起了一切,对么?”

TBC


评论(52)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