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十三(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十一  十二


十三.

“老天爷,你的脸色可以直接去演Murnau的吸血鬼了。”Scarlet捏着他的肩膀。

“怎么回事?”Anthony坐在长凳的另一头,手掌不安地搓动着,“之前他的状态一直不错。”

“他的复查报告有提到过淤血块的问题,并且除了时间并没有别的办法,这一次正是因为血块挤压到了神经...”Sebastian用指头按住额头,尽力让剧烈的心跳平息下来。“James呢?”

“他不适合现在来,那又变成了新一轮的风波,而且Chris的状况已经稳定了。”Scarlet接过他的话,“不过Johnny Storm,我们刚签下的那个新人,”宣传主管扬了扬下巴,“他在哪儿?如果时间可行...安排他来医院探望下Chris。”

他倏然抬头,随即理解了对方的暗示。Johnny还是不打眼的新人,这显然是个博版面的良机。他蹙着眉思索了两秒,点头赞同,“说的对,Johnny刚录制完一部剧集,但是他应该来探望工作室的老板。”

这就是自己所身处的行业,任何事都可以拿来作秀以谋取利益。

Scarlet点头,坐到他的身侧,“干的不错伙计,这么快就为新人接到了工作。”医院内禁烟,女郎不得不拆了一片又一片的口香糖塞入嘴,现在还递了一片给他。

“并不是我的功劳,Johnny在和工作室签约之前就接了这份工作。但是我确实同编剧还有制片人沟通过——”他压低声音,却又抑制不住兴奋,“为Johnny加了一点戏份——他的角色原本就很有挖掘空间。”

Scarlet努了努嘴,“然后他们如此轻易就答应了你的要求?”

“不.....”Sebastian偷瞥了一眼正在滑动手机屏幕的Anthony,“我答应会让Bucky客串这部剧集的一个单元。”

“你置换了部分资源,”Scarlet了然地挑起眉。

“当然,我必须这么做。James是工作室运作最成功的艺人,而之后的新人难免要仰仗他的光环。不过虽然是客串,但是是有品质的剧集,角色很有趣,还可以保证Bucky在出柜事件过后有却也不夸张的曝光率——Scarlet....”

“噢甜心——”宣传主管围住他的肩膀,“我并没有说你做错了Seb,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选。”

“....你确定?”

“这是Chris在这么多年里一直希望你能够学会的——商人逐利,保护自己艺人的前提是能够盈利。我很庆幸在眼下这种境地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虽然Chris总觉得你太过感性——”

“Chris觉得我——”

“嘿伙计们——”走过来的Anthony打断了两人的对话,“Chris醒了。”

 

男人躺在病床上,只露出一颗棕色的头颅,眼皮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医生们还聚拢在病榻边做苏醒后的检查。

“体温正常。”“瞳距也没问题。”“替他抽一管静脉血。”

Sebastian靠在门边,每一个被确认的好消息都足以让他快漫出心房的恐惧降下一点点——他仍能记得在两个月前得知Chris发生车祸那一刻的感觉,就像瞬间被投进了最冰冷的湖,他几乎随着插满导管昏迷在床的Chris一同窒息——

“那么Evans先生,这次你的记忆有所恢复么?”医生中的一个沉声提问,他陡然抓紧了门框,抬起头。Chris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只是依旧毫无神采,干涸的嘴唇微微启开,“不...我还是只能记起上次车祸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没关系Evans先生,你脑内的淤血块没有消除,失忆的症状和血块应该是一致的——”

“所以下次还会这么痛么?”Chris试图抬起手臂按住自己的额头,而他在头脑做出反馈前就快速冲过去按住了对方的手,

“放轻松Chris,现在还痛么?”

“Seb?”男人眨了眨眼珠,再无半点儿往日的斗志昂扬,显得分外无辜,他忍不住弯下腰,哄孩子似的握住对方的双手,

“没错。是我,Sebastian,已经没事了。”

“那下次还会那么痛么?”Chris懦懦地重复了一遍。

Chris绝不是什么怕痛的男人。恰恰相反,在他有限的人生中,几乎从未见过有Chris这般强悍意志力的人了。即便同寻常人一样,也会有焦躁,低落和哀伤,会有身体上的不适,但是一旦投入到工作,Chris是那种可以调动一切能量让自己挺过去的男人。当整个工作室尚无任何声势的时候,男人既可以在酷暑时节守候在片场兼任James的助理,也可以一天奔波十八小时、提交十份策划来争夺角色和广告,然后服下一颗又一颗的止痛药来让自己的脑神经感到好受些。

在任何境地,Chris也是个可以咬紧牙挺在最前方的老板,自己早已习惯了对方的保护和指引,却甚少借出肩膀让对方休憩。

“没有下次了Chris。你在医院,会很安全,我们会想出办法让你感觉好受些。”他的指头划过男人泛红的鼻梁,最后落在唇侧。“你还是一点儿也没法记起车祸之前的事,对么?”

Chris仍蜷缩在被窝里,吸了吸鼻子摇头,“没办法Seb。”

“好吧,那并不着急,我们可以慢慢来。Scarlet和Anthony都在门外,你觉得现在可以见他们么?”

“James呢?”

他的指头顿住,舌根弥上一片苦意,“....我们觉得眼下James不适合在医院,恐怕引起骚乱,你想见他么?也许可以——”

“不。你们的安排很好。”Chris欠了欠身,“让James呆在公寓就好。”然后就在他还在为这回答愕然的当下,Anthony已经领着一位新探望者入内了。

 

“Evans先生——”Johnny站立在病房门边,蔚蓝色的眼珠透着些疲惫,眉头耷拉在一块儿,像一头落在雨中的幼犬——到底还是生嫩些,Sebastian顿觉有几分好笑,现在医院前已经有不少记者,对方肯定经受了一番“长枪短炮”的折腾,而哪怕平日再像一个嚣张的小破孩,在老板面前总有点拘谨。

“Evans先生,”Johnny的眼珠在两人身上转了一转,猛地抬起胸脯,“我来探望你——”

他侧过脸低声补充,“Johnny刚拍完一部剧集,刚好绕到医院来看望你。”

“你该让他多休息才是,否则很难应付之后的工作。”Chris勉强支起胳膊,头颅微微侧着,“Storm先生,接下去你准有大量的工作,你做好准备了么?James是一颗明星,而你,会比明星更耀眼。”

“Chris——?”Sebastian狐疑地和Anthony对视一眼,不明白这突入其来对话的由头。他又再次看向男人,对方只是漫不经心地耸肩,“James可不会生气,我们都知道,未来几年会是这些孩子们的天下。谢谢你的心意Johnny,稍后让Sebastian送你回家好么?”

“那你怎么办?”Scarlet也进入了病房,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挑起一侧的眉,“毕竟Seb还兼任了你的保姆——”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翻了翻眼皮,“我还有Anthony,”

一旁的黑人哥们吓得猛拍了下胸脯。“我还有酒吧要经营,你记得么Evans老兄?”

“你可以请Steve辛苦多照看一些,恰巧他最近也没法去城中的任何地方消遣。再说,那样的‘老头儿’能去哪儿消遣呢?”Chris显然决定彻底无视黑人好友的抗议,继续发号施令,“Anthony可以陪着我。而且Sebastian陪着Johnny,我才不会担心我们的新人应付不来那些记者。”

Scarlet吹了口口哨,步过来拍他的肩,“你瞧,他的脑壳恐怕就是被外星人的射线照了,也还是那个最出色的经理人。”

 

“Chris说我会变得比James还要出色,这是真的么?”回程的的士上,年轻男孩坐在后座扭捏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提问。

Sebastian敛住上扬的嘴角,故意放缓了语气,“他确实说了,那你自己又怎样想?”

“James Barnes几乎是过去十年来最成功的男明星,不仅是粉丝,哪怕是批评家们也总为他疯狂,称赞他‘如此英俊的外表又内藏了演绎的灵魂,而如此纯粹的灵魂又有那么耀眼的歪在’。不过我知道Evans的工作室并不会裹足不前,你们选择了我,当然我就可以做得到。”

“天哪Johnny,你真是完全不自谦。”他佯装不满地“啧”了一声,适才还夸夸其谈的男孩立刻闹了个大红脸,恨不得能躲到他背后把脑袋藏起来。

“S,Sebastian!——”

他“噗嗤”笑出声,终于去了逗趣的姿态,点了点Johnny的眉心正色道,“当然Johnny,你绝对有此潜质,所以Chris才会观察了你那么久。不过你必须得清楚,James有今日的殊荣,绝非仅是天赋所致,如果你想达到他的成就,还得十分的努力,现在可差得有些远。”

男孩因他的话不大满意地瘪了瘪嘴,“你事事以Chris为准,Seb——如果不是Chris发现了我,你会注意到有我这样的演员么?”

他仍旧停留在对方眉心的指头顿住,男孩的眼眸一动不动地凝着他,而眼眸深处是某种耐人寻味的情愫——那时他所最熟悉的、无数次,当他对镜发呆的时候都可以在自己的眼中所看到的情愫。Sebastian长长叹了一口气。

“Seb,”男孩未察觉到他神色的细微改变,已经抓住他的手,脸颊还是让人觉得可爱的红,“我,我可以叫你Seb么?他们都这么叫唤你——Chris也是...”

“Johnny,”Sebastian抽出自己的手掌,轻轻抚了抚男孩领处的衬衫褶皱。“我不会是个很严苛的经理人,并且会最大程度地支持你想做的一切,无论是事业还是你的人生。但是我有两个规矩,你必须得知道。”

“我一定遵守Seb!”

“嘘——”他摇动手指,“听我说完。第一,我不能接受我所带的艺人对我说谎。”

“我从没有!”

“是么Johnny?我要你再想想。”他回望男孩的眼珠,微微摇了摇头,“在合同签约做信息登记的那一天,我询问过你的性向,你是如何回答的?别怪我调查你Johnny,我得为你以及工作室负责。”

“Sebastian,听我解释,我是因为——”对方急切地张开嘴,眼皮都因躁动而泛红。

“听我说完,然后我会给你解释的机会。”他拍拍对方的肩作为安抚,“至于第二点,你必须明白,你一定会有一个很甜蜜的男孩儿做你的恋人Johnny,但那个人不会是我。”

男孩的瞳仁瞬间变大了,抑制不住的水汽涌上来,像蔚蓝海面泛起了雾——我让这孩子心碎了,Sebastian忍不住想。然而他明白,愈是虚假的幻象愈是需人戳破,若走入太深,便回首无路。

TBC


虽然似乎让Johnny掺和进来更狗血,但是我觉得以Sebastian的善良以及所遭受的伤心,他是不会愿意让Johnny再遭受的,所以在这里让Seb很果断地断了小火的念头(当然小火的存在还是会刺激阿桃的)。

然后我决定写篇小火的番外吧,嗯,给他个TJ(这样发展,难不成TJ要成了Seb的替身?无限循环替身?.....我先自己把自己拍飞....)

评论(70)

热度(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