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十二(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十一


十二.

“戴上这个,款式很称你。”

“会不会太老土?这像电影里那些绅士们才戴的玩意儿。”

“这不是老土Johnny——你在很多正式场合都会需要口袋巾,我应该再买更多些款式给你才好——对了,那个站在立柱边的老头儿,披浅灰色围巾的那一位,你的目标导演,找到合适的时机过去寒暄一下,打个招呼介绍下自己,别紧张,我就在你身后——”

 

Chris站在离他们稍稍远一些的位置,但是仍旧可以听见Sebastian和Johnny Storm的对话,他待到那个年轻人离开了,才缓步走上前,“其实偶尔弄得没那么正式也许更适合。”

Sebastian侧过身,看到是他后舒了一口气。今日这位新晋的经理人也装扮的很隆重,标准的三件套,幸而浅蓝的色调瞧上去没那么沉重,相反,还衬极那柔软饱满的脸。

他又兀自低头抿了一口酒,“艺人的装扮同自己的气质匹配最好,你的那位小朋友——”Chris偏过脑袋对着Johnny离开的方向点了点,“还是不要太严肃的好。”

Sebastian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瞧过去,Johnny已经出了薄薄一层浅汗,正抓着自己的领结胡乱转动,顿时有些啼笑皆非,“谢谢你的提醒Chris,我确实弄得隆重过头了——”

“你物色的本子很出色,还通过内线消息知道了制作方已经邀请了Dario Argento当导演,所以特意弄到了今天派对的邀请函,想让Johnny在这位以辛辣眼光闻名的导演面前露露脸——已经是很高效的工作了,我得给你鼓掌Sebastian。”

那张饱满的脸孔露出一丝羞怯的笑,瞬间将这敞亮的过于堂皇的宴客厅衬的生动了些,“这是经理人该做的,还远远比不上当初你给到James的助力,幸好这些年我在你身边学到了很多,”Sebastian说到此处顿了一顿,半仰起脸,“说起这个Chris,你准备什么时候招聘第二秘书?”

“第二秘书?噢——我明白,当然,你有了Johnny会有很多额外的工作,你想要个助理...”

“首先Johnny带给我的不是额外的工作量,”Sebastian打断他的话,这让他有些略略吃惊,“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因为我是他的经理人,所有相关Johnny的活儿才是首位——但是我不想影响你的工作Chris,招聘一个第二秘书,我会尽我所能教会他来配合你的工作...现在工作室的声明在外,你也一向很宽待属下,并没有那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不Seb,”他握紧酒杯,才发现湿滑的触感是因为自己居然出了手汗,“现在这样的情况——”

“我当然不会立刻就不做这些活儿,”Sebastian抬起手掌握住他的手腕,嘴角是和煦的浅笑,然而语气却很坚定,“眼下你还没恢复,但是早做打算总是好的,交接期可以很长,半年甚至于一年,直到你觉得新任秘书可以完全胜任之前我都会在这儿。”

“Sebastian,不,你没弄明白。我希望我的秘书是你,而不是什么第二秘书或者其他任何人。我同意你担任Johnny的经理人不代表你就可以任意选择在工作室的职能——我仍然是你的老板。”

“你自然是我的老板,”Sebastian望向他,柔软的唇瓣像被花蕊碰触过,“让我们说的明白些Chris。在十年的工作后,我认为自己有资格晋升成一名经理人了,我也很感激你做了批准——但是毫无疑问,一人的精力是无法兼任经理人和秘书的,所以为了工作室能继续有效的运转,我给出我的建议——”

“我有不采纳的——”

“你有不采纳的权利,我很明白。但是如果你坚持要我身兼两职,我也有不接受的权利——我可以辞职Chris。现在冷静想一想,我是你培养了十年的得力助手,你要为一时的任性失去我?还是花费时间和代价培养第二名秘书和经理人,如果那来得及的话。”

“让我猜猜Sebastian,”他低头瞧自己的酒杯,只有杯壁还挂着几滴酒液,就如他枯竭的言语,“在我失忆前,你从没用过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Chris,你以为我会用这件事来要挟你?我会威胁自己困顿中的老板来谋求升迁?”对方的语调仍旧平顺,但他能感知到隐藏在其下的怒意,冷峻又锋利,和Sebastian以往散发出的每一点儿气息都不一样。

“不....我只是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即便我甚至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

“也许...”静默了两秒之后Sebastian吐出一口气,凝结在两人之间的冰层破裂了几分,“但是至少有些部分永远不会变。我忠于工作室也忠于你,Chris,至少这点不会变。”

 

***

“我忠于你也忠于工作室,别再和我纠结这个了Chris。”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他忍耐着心中翻滚的怒气,看着Sebastian将衣物扔进行李箱。如果不是Tom无意泄露,他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的秘书定了回罗马尼亚的机票。

“我和你说过,我今年想回罗马尼亚一次。”Sebastian不停地在各个房间间穿梭,将更多的私人物品聚拢在一处,“而现在是我的假期Chris,我不必要你批准我飞到哪里休假。”

“我批准你的假期是因为你在James的问题上有太大压力了,但不是让你意气用事地飞回老家,眼下离开工作室一点都不合适,如果你真像你自己所说的那样看重于我,以及工作室——”

“关于James,”Sebastian烦躁地捋了下头发,“我以为我们有了定论,搞定自由报,不让那张偷拍照流出,继续捂着他是个同性恋且有长期稳定恋人的事实。在这之后还有任何需要我来完成的工作么?没有了,你和Scarlet可以搞定一切。”

“你仍旧在为这个生气,对么?”面前步来步去的男人让他的烦躁感如一盆加了油的烈火,他忍无可忍地“砰”一声敲击在对方的书桌,而Sebastian只因这动静停顿了半秒,“我简直弄不明白,你就是对于这件事的处感到不满,从接到Scarlet的那通电话开始,你就开始没头没脑地发疯——”

“发疯?”Sebastian停下正在折叠T恤的手,抬头凝向他,”你认为我在发疯么?其实我也弄不明白Chris,你为什么就不能干脆点承认这愚蠢的处理方式是因为你内心深处还没放开对James那些龌龊的念头呢?”

“Sebastian!——”Chris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那个从来就是紧紧挨在他身边的年轻男人,在他未曾察觉之时居然长出了如此尖利的刺,直刺入他内心最隐秘的那处境地。而Sebastian并不打算就此停下,男人环抱起自己的双肘,挺直了脊背,

“知道么,这样的你就像个捂住自己耳朵不愿倾听真实世界的可笑傻瓜。如果你真的爱James,为什么不干脆大胆点和他告白呢——”

“见鬼的Seb,你疯的不轻——”

“我来替你回答Chris Evans,因为你知道肯定会被拒绝,James的眼里没有一丁点儿关于你的碎片,而你从来就是个懦夫,你用了十年的时间也没准备好面对这个事实。”

“Sebastian,”他将已经湿润的双掌插入口袋,“如果我对James的是龌龊念头,那你对我的又是什么。”

Sebastian望着他,脸色猝然化为近乎透明的白,唇瓣却在轻颤,“很好,”

“很好,”对方又重复了一遍。“我承认,我还蠢过你,因为我还对你说了‘我爱你’。”

他倏然攥紧自己的拳头,回想起今年盛夏的那一晚,他们穿着像幼儿园孩子制服样的可笑睡衣,滚在一起。那几个字母组成的短句撩拨了他本就在暑气中沸腾不止的心,长久以来,两人间那层隐约朦胧的面纱被Sebastian就此挑落,而他却不知该做何回应,他只是抱着对方的腰更卖力地扎进那具肉体。

“现在,是时候停止所有蠢事了。”Sebastian低垂脑袋,合上行李箱,“我们都该冷静些,我会在罗马尼亚呆一个月,然后....然后再是然后的事。”

一滴水珠砸在那个黑色的塑胶箱上,Chris慌乱地抬起头,对方的眼角下是一道蜿蜒的水痕,他想起了Sebastian最后一次出演乔乔桑时,侧影对着舞台,抬高脖子望向远在另一侧、剧中的丈夫平克顿,通红的眼角处同今天一样挂着水痕,脊背微微颤抖,裸露在外的颈后肌肤泛着令人迷幻的红——像一只被扯碎翅膀的蝶。

而今天,这只破碎的蝴蝶再次出现了。

“Sebastian——”

“我们可以电话联系,如果工作室有什么紧急情况....”Sebastian绕过他的身侧,抬起那双永远蒙着水膜的瞳仁,又迅速敛下眉,“对了,你今天约了Richard谈他下一年的那个本子,很重要,别忘了。”

“我们再谈谈Sebastian,”他抓住对方的手腕,某些念头提醒他必须要这么做——必须要抓住Sebastian,

“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即便有,也不是现在。”Sebastian仍旧侧着头,静默良久突然转过身扑倒在他的身上,手臂挂在他的脖颈,

“Chris,我一直希望这样抱住你,正大光明的,不仅是在床上。”

他仓惶地伸出手围绕住怀中的身躯,“Seb,你想抱多久都可以——”

“好了,”Sebastian推开他,“去见Richard吧。再见,Chris。”

 

***

剧痛袭来时像拉响的警报,高昂刺耳,挑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好似从最深的噩梦里醒来又好像从没睡着过。

“操——....”Chris抱着脑袋跌跌撞撞地爬下床,试图深呼吸来让自己能冷静处理当下的情况——他拨打了107,在强忍着后脑的刺痛报完地址后才发现嘴唇已因忍痛咬出了血痕,但还得打电话给一名助手来处理所有的入院手续。

“再见,Chris。”他仿若又陷进了那个噩梦,独自站立在阴影中的Sebastian对他说,

疼痛感潮汐一样再次涌来,他终于沉入了黑暗。

TBC


评论(87)

热度(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