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局长

长夜漫漫,让我们沉沦

【Evanstan】染尘 篇九(来点狗血来点虐 失忆/替身梗 盾冬打酱油)

              


九.

他进入公寓时Bucky正靠在沙发上啃着新鲜出炉的紫薯松糕,专心用舌头舔掉指头上的糕点碎屑,一脸满足。

“Bucky....”Sebastian有点无奈,但是他的艺人就是如此,哪怕全城的记者因出柜和公开恋情的双重新闻日夜守候在楼下,而James Barnes还是可以笃定地坐在公寓沙发上享用下午茶。

进入门廊便是开放式的厨房,同时也是这所公寓最重要的所在,不仅是松糕,料理台上还堆叠着切成片的香蕉蛋糕,几杯鸡蛋布丁,以及一份棉花糖烤南瓜。

“我猜这里没有一样食品是在健身教练给你的食谱上的。”和多年来在荧幕上塑造的潇洒以及性感形象不同,谁能料到James Barnes私下嗜甜如命,稍有机会就往嘴里塞巧克力豆呢。

“我的好Seb,”Bucky知道怎样对付他,大明星盘腿窝在沙发上对他小声求饶,含着松糕的腮帮鼓起,“只是一块。我才刚结束上回的摄影,相信我在下次工作之前会恢复状态的。”

这倒是事实,天生骨肉匀称的身材外加勤跑健身房,不论多少高卡路里的食物进入肚皮,脱下衣服,Bucky始终有能让大把粉丝尖叫心跳的漂亮胸肌和腹肌,腰到臀的曲线也统统结实有力,怎么看都不腻。但也正因为此,Steve就额外纵容,在工作室规定的清淡饮食计划背后,不知塞了多少甜蜜糖分给自己的男友,现在料理台上的所有食物也一定是Steve像冬日松鼠屯下的口粮一般为这两日鲜少出门的Bucky准备的。

“说好的,只是一块松糕。剩下的布丁和蛋糕,还有棉花糖烤南瓜,我得打包回家。”

“Sebastian!——”

“可怜可怜我James,我可是忙了一整天还没用餐。难道不能施舍点好食物么?”正如Bucky知道怎么对付他一样,Sebastian也自信能哄好这个他人都觉得头痛的大明星。

果然,对方用自己所饰演的冷酷杀手般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重新开口,“那至少留两片香蕉蛋糕和一份布丁,我还想吃个夜宵——”

“成交。”他已经轻快地坐上沙发,伸手搓了搓Bucky冒出胡茬儿的圆润下巴。“说说你的打算Bucky,Chris放你大假,等到粉丝和媒体们都稍显冷静后再接工作,何不乘次机会去度个假呢?可以同Steve一起,对了,现在也是重新换间公寓的好时候,难道你们不考虑搬到私密性更好的——”

“我当然有正事要办,”Bucky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我正在挑选婚礼场地——”

“是么,那也不错——等等...等等,”Sebastian不可置信地别过脑袋,试图从好友的脸上看出一丝宣布重大事件的仪式感和郑重感,然后Bucky只是一脸漠然地用皮筋重新为自己扎了一个发髻。

“你要结婚?!——和Steve——”

对方像看白痴一样地瞧他,“不然?和你么?”

“可,可是你才刚公布的恋情——”

“所以正是好时候不是么?”Bucky耸耸肩,“在这之前的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没有公开关系,需要考虑到工作室的运转,我的事业,粉丝的接受度等等等等,而现在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了,为什么不干脆结婚呢?我和Steve准备领养三个孩子,希望有二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你也知道办领养手续需要等待多久,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噢操,”Sebastian通常不说脏话,这可能是他近十年来的第三句,“Steve也同意了?在这个时间截点?”

“不,”Bucky歪着脑袋一点,“我还没和他讨论。”

“Bucky——”

“可是我们肯定是要结婚的,在我六岁他八岁的时候我们已经玩过家庭游戏了。当时Steve就是我温柔贴心地小妻子了。”幼年在布鲁克林和Steve一起长大的岁月是Bucky最美好的回忆,明星勾起嘴角,“现在是我们把游戏变作现实的时候了。”

“是么?据我所知,现在的情况和那时有所不同,主要是关于‘妻子’和‘丈夫’的部分——”

“Sebastian,小心你的舌头达令。”Bucky眯起眼,但是脸颊处却有一抹红。

“所以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举办婚礼?”Sebastian果断决定岔开话题以保住自己的舌头完整,“又是何时注册?我简直不敢想象Chris知道了会怎样,可能会提前脑溢血发作,说真的你们就不能让他安心一阵么?他可才刚出院没多久。”

“你应该信任Chris野狗一样的恢复力。”Bucky抬抬眼皮,继续滑动手机屏幕,Sebastian可以瞥到画面正是一些婚礼会所的广告,所以这家伙是在玩真的,“至于婚礼时间,反正不会是在这个夏天,日头太毒辣,我的小妻子可会心疼我的——”

“呕.....别让我想揍人James Barnes——”

 

***

“今年的夏天实在太热,你可以交给宴会公司之类的承办。”

Sebastian惶然地抬起头,Chris正端坐在办公桌前看上月的杂志简报,眼珠仍旧钉在电脑屏幕,在未收到他的回答后有些疑惑的开口,“怎么了?”

“不,只是,白色派对一直是我来主办的。”

 

白色派对最早是Chris的主意,派对时间均在盛夏,到场宾客需身着白色礼服,虽然表面仅是工作室承办的普通公关派对,但其实另有深意。

派对上的出席者很多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说作家和原创编剧,他们手上的作品也正是Chris的“猎物”。他的老板未放弃自己最擅长的剧本买卖,而且用另一些方法继续。派对上,Chris同这些作家以及编剧们用过餐食和酒,然后聊一些轻松话题以及介绍工作室的运转,最后再提出想要购买剧本或者小说改编权的意愿——当然名单是Chris早早准备好的,一些小说甚至是稿件仍在出版社的时候,已被迫不及待地纳入工作室的“愿望清单”了。

最后无一例外的,如果这些纸片真能成为电影,主角都会是James。

Chris倚靠白色派对,已经为James搜刮到了好几部优异原著,然后再拉来投资商,邀约中意或者擅长此类风格的导演,使得James根本无需再去争抢那些需要耗费巨大人脉关系才能拿到的资源。

因为长久“先行一步”,James的作品被业界评定为数质均上乘,风格各异又扎实稳健。

 

不过早先的工作室没有多余经费,因此都是Sebastian一手筹备派对的前前后后,而现在账面充盈,Chris已不是第一次提出可由外包公司接下这件任务。

“当然,自然还得由你来监督,但是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事交给承包商。”

Sebastian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回想上一次,再上一次,以往所有派对可能出现的疏漏,从饮食到服务员们,邀约名单到会场布置,还有余兴活动。

“怎么了,你面色不佳。”Chris终于察觉到他的反常,停下手边工作,转而走到他身前同他面对面坐下,“如果身体不适,你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你觉得我有什么失误么?”他斟酌再三,还是决定问个清楚。

“什么?”

“关于白色派对,你觉得有什么不足么?我知道去年那个模仿杰克伦敦风格的家伙嘲笑了我们的鸡尾酒,再上一年那个写出地矿三部曲的编剧觉得迎宾门装饰的一般...”

“噢Seb,”Chris的眉毛完全拧到了一块儿,“你觉得我是因为不满意你主办的派对才想交给承包商?”

“所以不是?”

“见鬼的,我可不在乎那些家伙对一杯饮品、或者是和他们根本不相关的玩意儿的意见。他们都是很棒的小说家和剧作者,我们在寻求合作的机会,仅此而已。你居然以为我会因为这些理由来质疑你的能力,你低看了我,也低看了自己Seb。”

Sebastian因这宽慰略略吁了一口气,“我们今年的现金流是没什么问题,但宣传费用是填不完的坑——所以,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又要在派对筹办上增加费用。”

“当然有理由,”Chris的脸就在他的眼前,挺直的鼻梁像是工匠的绝妙作品,“我不想让你在九十华氏度的天气再到处采购派对装饰,试菜,面试服务生——这就是理由。”

也许现下自己的脸蛋温度到有九十华氏度了。

“如今工作室可以负担这笔费用,我自然希望所有员工可以更轻松些,毕竟你们每个人的活儿都不少。”

Sebastian的心如被抛上高空又跌落平地,他为自己在刚才瞬间的某些“误解”止不住地尴尬,慌乱地拨弄起自己的手指,却被Chris伸出的手掌轻轻握住。

“更何况如果你还要为了派对通宵不眠,那我多少会有些心疼——,”

他怔怔抬头,盯着对面的男人。

Chris扬起的嘴角像最甜蜜的蜜糖,“而且我还希望夜晚你能陪着我——”世上大概仅有这一个男人能把下流话如此郑重其事地宣口而出。

他不轻不重地推了把男人的胸膛,“Chris——”

“我发誓这不是胡闹,真心实意。”Chris拖着他的腮部迅速凑过唇来印在他的耳垂,“所以我们不会再讨论这个了,今年的派对由宴会商承包,你只是监督。”

 

***

“其实最后,去年的夏天一点儿都不热。”

“什么?我是说今年的夏日可不行,秋天进行婚礼你觉得怎么样?”Bucky棕色的脑袋在他身旁歪来扭去。Sebastian用手掌托住对方的脑袋揉了揉。“秋天很好,我喜欢整个城市变成金色的模样。你的小妻子也不会‘心疼’你在盛夏穿厚重的婚纱了——”

“Sebastian Stan!”Bucky恼羞成怒地吼了一声扑过来压住他的肩膀,他笑着躲开,在挣扎打闹间思绪却又飘向了不可知的情境——在去年的夏日,无论是闷热气流还是蝉虫的鸣叫都没有让他心生焦躁,大抵是因彼时他怀抱一份缥缈升起的期待,或一个愈做愈大的虚梦而忘了一切的原点——在那一间小小的面试间中,那个男人开口道,“嘿,别紧张。”

也许他们擦肩而过就好了。

TBC


评论(46)

热度(473)